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没有人真的需要 512G 的 iPhone,但苹果需要「回到 2007」

视觉中国

苹果的创新能力是否进入放缓阶段?高定价的 iPhone 是为了弥补市场份额不足吗?

张慕之,你瞧,黄四郎脸上还真有个四

直到看完 13 号凌晨的发布会,我才明白苹果在去年推出的 iPhone X,可能意义不仅仅在于「十周年特别款」(今天看来又多了个绝版纪念的属性)。iPhone X 之于 iPhone 产品线的存在地位,可能一直被我们所忽视。

事实上,iPhone X 的重要性不亚于 2007 年横空出世的 iPhone 1 代。

1

今天人们在吐槽「iPhone 越来越贵,两个肾都不够割」的时候,可以回溯下低配版 iPhone 在 11 年里的价格变化:iPhone XR 仅比 2007 年的低配版 iPhone 1 贵了 250 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是人民币 1700+ 元)。而按照中国区的定价,iPhone 1 售价 4999 元,iPhone XR 售价 6499 元,两者仅相差了 1500 元

贵吗?可能并不贵,问题其实出在了高配版。

高配版 iPhone 十年间的价格变化,以 SE 为分水岭出现了陡峭的走势。iPhone 1 的高配版售价为 599 美元,iPhone XS Max 高配版的售价为 1499 美元,两者相差 900 美元,这个差价再凑 99 美元就能买一部 iPhone XS 低配版了。

这样的差距不仅体现在价格上。iPhone 1 低配版容量为 4G,iPhone XR 低配版则为 64G,相差 16 倍

iPhone 1 高配版容量为 8G,iPhone XS Max 的容量为 512G,差了 64 倍

现实中真的有人会需要用容量和电脑一样的 512G 手机吗?明显不会,甚至 256 G 都基本没有人能够用满。

2

想要理解苹果为什么执拗于把容量提到 256 G 甚至 512 G 这个恐怖级别,需要把时钟拨回到 2007 年。

2007 年 iPhone 1 代面世,机身 4G 的容量虽然现在看起来小得可怕,但在当时可以说十分显眼。彼时摩托罗拉、HTC 等大厂的安卓机还挣扎在 128MB 的存储空间上(此处勘误,之前写的 2G,感谢读者指正),需要靠 TF 扩展卡才能增大容量。iPhone 1 直接自带 4G 容量,甚至高配版达到了 8G,在当时吹一波是完全没问题的。

iPhone 的横空出世,也倒逼了安卓厂商提升机身容量,然而差距还是以 2 倍存在:iPhone 4 低配版 16G 面世的时候,同期三星 Galaxy S 的容量恰好提升到了 8G。

然而好景不长,安卓机在达到可以抛弃存储卡的存储能力之后,发展速度之快杀得苹果措手不及:三星 Galaxy S2 在 2012 年迅速普及 16GB,彼时 iPhone 5 面世,低配版同样是 16G。随后安卓机的容量逐年翻番,甚至一些厂商上半年还在主推 32G 的旗舰,下半年就直接推 64G 了。

而苹果直到 2015 年的 iPhone 6s Plus,仍然坚持将低配版控制在 16G 的容量。16G 的尴尬今天我们都懂了,更新系统需要先移除 App,照片存两百张可能就无法拍照,这些吐槽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会把它当做一个无奈的笑话。

在苹果看来,这些吐槽或许根本不应该出现。iPhone 一直坚持底线为 16G,是因为 iCloud 可以为用户提供云端存储空间。5 个 G 的容量如果满了,用户可以付费获得更多额外的云端空间。6 元 / 月可以换到 50G,使用两年花 100 多块,甚至比直接买 32G 的 iPhone 更合适。

但是苹果完全将中国市场的消费者理解错了,人们更愿意手机一步到位,定期为容量付费直到今天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比较夸张的。国人没有养成为在线服务付费的习惯,即使它是苹果,也无可撼动。于是小米、华为等国产厂商纷纷掐准时间点介入,争抢 64G 和 128G 的首发时间点。

于是,在 2016 年 iPhone 7 短暂将低配版容量定为 32G 之后,从去年开始苹果将 iPhone 8 低配版容量定为 64G,同时拉大容量梯度,取消中配版,高配版直接上到 256G。这与当年 iPhone 1 的容量策略如出一辙。

不过此时的 iPhone 不再是引领者,小米在 iPhone8 发布前一天就推出 mix2,高配容量同样为 256G,价格也直逼 4000。今年华为 Mate 系列保时捷设计款 256G 售价直接开到 9999 元,512G 直逼 13000 元。

3

因此,iPhone X 之于苹果的意义,和十年前的 iPhone 1 代同样重要。它不仅标志着以全(liu)面(hai)屏为主打在视觉与交互层面的自我革命,同时也是苹果与安卓对机身容量与价格区间的重新定义与争夺的开始。

在存储容量上,iOS 系统的特殊性完全能够确保 iPhone 存储空间以隔年 4 倍地程度增长,但同时在价格上也必须与安卓旗舰机拉开一定的距离。安卓旗舰机凭借与高端品牌的合作款才能做到限量款 512G 开口 13000 元,苹果仅靠自身光环加持就能做到量产 512G 大屏手机,又有什么理由不做呢?

但是拉开不等于完全放弃低价区间,对于当年意外囿于 16G 又不舍得高价再入坑的用户们,iPhone XR 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过渡。有人将它比作当年的五彩塑料机 5C,我认为它所承担的「使命」比 5C 更为沉重。

而苹果选择在「重新定义 iPhone」的重要时间点仍然推出三款刘海全面屏的手机,即使它现有的能力离真正实现全面屏并不遥远,但它仍执拗于此的理由便不难理解:苹果的创新能力表面上的确在放缓,但苹果始终相信无论其他厂商如何想尽办法做到全面屏,升降摄像头、甚至倒退到手机滑盖时代来屈尊,真正 100% 全面屏的机皇仍然要交到自己的手中来定义。眼下苹果需要做的,是靠「各方面的最」来重新稳固自己在全球手机市场的头把交椅——最阔的屏幕、最大的容量、最炫的金壳、最贵的价格——刘海继续梳下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iPhone X 用刘海屏,将智能手机的发展带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期。刘海标志着等待,也为愿意等待真正全面屏的苹果消费者打上了一个独特的「标识」。这个「标识」短期内不会消失,甚至会成为智能手机发展史上一个独特的注脚。

4

面对万亿市值,苹果选择重新「回到」2007。iPhone XS 的发布会后,华为副总裁余承东凌晨 3 点在微博发了两个字:稳了。

稳了吗?这个疑问的答案,可能亟待下一个「重新定义 iPhone」的时代,方能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