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今天的「秒杀」,始于这款《传奇》公元前的古董网游

图片:《红月》

这款名叫《红月》的科幻网游,影响了后来的电商和法学界

游研社,看懂游戏,研究快乐。
在早期的网游时代,《红月》是不少玩家接触的第一款网络游戏。逃课去网吧,省下饭钱买点卡,宛如初恋。

文 / 蛋挞

21 世纪初,在中国网游市场的萌芽阶段,韩国网游就开始进入国内。

从 2000 年《黑暗之光》的试水失败,到 2002 年《传奇》以超过 50 万的同时在线一统天下,在这之间,韩国网游也有一段短暂的割据纷争的时期。《传奇》之外,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千年》/《龙族》/《红月》三款游戏。

它们分别对应了武侠、奇幻和科幻三个题材,上市时间也相差无几,后来也经常被放在一起回顾。

在那个上网条件和信息通道并不发达的年代里,很多人都是通过一些偶然的机会结识它们,并留下了初恋般的记忆;它们也为《传奇》等后续产品培育了市场,韩国网游在中国的壮大,离不开它们的探路。

在这三款游戏当中,《红月》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武侠,奇幻题材网游多如牛毛,但提到科幻网游,我们一下子能想起来的也就是《EVE》《星际 OL》等零星几款来自欧美厂商的作品,中韩厂商很少去触碰这个硬核小众的领域。

而《红月》的特别之处可并不止于科幻题材。

漫画改编

韩国游戏开发商 JCE 创立于 1994 年,这一年里,宋在京(之后的 Nexon 创始人)开发的韩国第一款商业化 MUD《侏罗纪公园》才刚刚上市,做为韩国网游业的创始公司之一,JCE 这家公司被大量中国玩家所熟悉,还是靠 10 年之后的《街头篮球》

1994 年,金阳辛创办 JCE 前身 Chung Media,2000 年更名为 JC Entertainment

在成为体育类网游制作的佼佼者之前,JCE 也有一段“摸索期”,从 MMORPG 到虚拟社区,他们都有尝试。

1998 年,他们上线了自己的第一款 MMORPG《War Bible》。虽然惨烈的未来宇宙战争背景搭配可爱的卡通人物造型显得有些怪异,但值得一提的是游戏丰富的职业,有宇宙警察、机械人、科学家、超能力者等 8 个职业,对应不同的技能和分工。

《War Bible》也是韩国首款科幻题材网游,国内曾由九城短暂运营

当时,漫画改编游戏在韩国游戏界蔚然成风,首款图形化网游《风之国度》,以及同期推出的《天堂》都是出自漫画改编,漫画的影响力也为游戏助长了人气。

JCE 决定依托《War Bible》的经验,套用一部流行的科幻漫画,再做一款全新的游戏,最后他们选择了漫画家黄美娜的作品《Red Moon》(红月)。

《红月》发表于 1993 年,曾获得韩国今日漫画奖并被国家图书馆收藏

黄美娜的作品多以纯情为主题,而《红月》以超现实科幻为背景,糅合了冒险、浪漫、权力、争夺等元素,也呈现了很多暴力内容。此外,该作的另一特色便是数量可观的登场人物。

制作组在还原原著世界观、场景等内容的同时,也舍弃了传统的职业称谓,玩家将直接扮演漫画中的 9 位人物,《War Bible》的一些职业模版也被加以运用。

《红月》中的 9 个人物

在《红月》的职业系统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红蓝名”,即正负荣誉值的设计,角色红蓝名对应不同的技能。这种做取舍的思路,一定程度上借鉴了《War Bible》中职业道德心的设计。

《红月》中的 9 个人物

间接入华

1999 年,《红月》在韩国运营,次年,通过圣教士在中国台湾上市,迈出了韩国外市场的第一步。

2000 年,大陆有一家叫亚联游戏网的网站整合了很多个人网站,形成了一个综合游戏网站——亚联游戏,并被上市公司海虹收购。当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网游迎来元年,亚联也决定开展网游业务。

起初,毫无游戏引进和运营经验的亚联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自己去接触韩国公司,还引进了一个小型网游《对战俄罗斯》,只运营了一个半月就停止了。

但亚联很快迎来了转机,他们与台湾圣教士建立了关系。圣教士由曾就职于第三波、智冠的台湾业界资深人士石体源在 1999 年创办,初期曾引入大量投资,除了自主研发,他们也积极打通海外代理渠道,从韩国代理商 Aozora 手中获得了《千年》《红月》的台湾和大陆代理权。

2001 年上半年,圣教士授权亚联,先后将这两款游戏引入大陆市场。

《红月》上市发布会场景

尽管当时市场宣传手段十分有限,但网游作为一种全新的娱乐方式,本身就散发着很强的吸引力。优美的画面和音乐,再加上 PK 等新奇刺激的内容,《红月》很快聚集了一批玩家,成为市面上备受关注的一款韩国网游。

网吧偶遇,朋友在玩,游戏杂志都是早期玩家发现游戏的途径

为剁手提供新花样

“秒杀”对于游戏玩家来说自然十分熟悉,也很受剁手一族的喜爱,而这个词汇流行的开端便是《红月》。

早期的韩国网游设计单调,杀怪练级就是玩家主业,而《红月》恰恰是一个等级上限高达千级的“变态”游戏,怎样提高练级效率呢?

《红月》的职业有力气、意志、敏捷、骨气四种属性,玩家需要根据不同怪物的骨气等属性,分配角色的四围点数并配好装备,从而达到能一瞬间杀死敌人的效果,提高练级速度。

《红月》角色属性

秒杀的说法起源于日本,是《周刊职业摔角》在 1993 年报道一场格斗技比赛时创造出的词汇“びょうさつ”,形容在比赛中用极短时间终结对手。

《红月》上市之初,一些大陆玩家跑到台服论坛中查阅攻略资料,台湾玩家在讨论时会说“把 xx 秒了”,于是这个形象的说法也传到了大陆,秒杀也在网游中流行开来了。

至今仍可在台湾论坛上搜索到当时的秒杀攻略

当时的《红月》玩家非常热衷于研究秒杀,经常可以看到总结各职业“秒杀系数”的攻略贴。《红月》的秒杀并非无脑的数值碾压,而是有针对性的克制,秒杀在增加了爽快感的同时,也拓展了玩法的深度。

2007 年,秒杀成为教育部公布的汉语新词,游戏以外,在电商、体育界也在广泛的使用。

给法学界出难题

《红月》不仅给网购提供了新花样,也曾给严肃的法学界出了个难题。

2003 年,一位名叫李宏晨的《红月》玩家因其账号被盗与官方协商未果,以及日后官方以非法复制为由删除其装备,将北极冰(亚联重组后的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北极冰赔偿其装备和精神损失费 10000 元。

这是国内第一起虚拟财产纠纷案件,当时我国法律对虚拟财产可以说是“一片空白”,本案也产生了很多争议。最终,法院判决运营商为李宏晨恢复装备,但驳回了精神损失费等其它诉讼请求。

该案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该案一审判决一周后,成都的 19 名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提出虚拟财产立法的建议,之后类似纠纷也屡有发生,引起了法学界大讨论。关于虚拟财产性质和所有权,物权说、债权说、知识产权说等各种理论众说纷纭,一直也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认定。近几年,比特币等虚拟币又火了起来,虚拟财产的相关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直到 2017 年两会通过的《民法总则》,首次将虚拟财产列入民事权利,但具体的相关法规应该还尚需时日。

《民法总则》关于虚拟财产的规定

时代的缩影

《传奇》一家独大后,《红月》在内的韩国网游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红月》的衰退也是早期代理时代的一个缩影。

在很多玩家看来,《红月》衰退主要是运营中后期版本更新不合理,以及官方不负责任的举措所导致的。

比如,在一次版本更新中,将 1000 级的等级上限直接提高到 5000 级,一下子浇灭了玩家的练级热情;又如,将攻击和命中修改,药效由立即恢复改成缓慢恢复,在怪堆里难以生存秒杀;再如,亚联将生化装备等珍稀品与充值卡捆绑售卖,对外挂和问题 bug 处理不利等等,这些都严重破坏了游戏生态和平衡性。

官方发行的宠物卡曾被炒到几百元一张

“游戏是好游戏,就是代理太垃圾”,这句话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玩家心声。当时的运营商们的确缺少能力和经验,经常乱来,但放到更大的背景下,不可忽视的一点就是开发和运营不平等的关系。

早期国内公司选择代理游戏,掌握技术的韩国公司只是把中国市场当成一个倾销游戏的下游产业链,把中国公司当打工仔,再加上韩民族骄傲自大的性格特点,他们在合作中都表现的非常强势。

这种不平衡关系带来的种种问题和矛盾,也是诸多代理公司走向失败,或者再困难也要搞自主研发的重要原因。

盛大与 Actoz 当时也闹得很僵,《传奇世界》就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

实际上,版本更新,游戏未来走向等重要规划都是掌握在开发商手中的,代理商也只能提供建议,一些运营活动、技术问题解决也需要开发商的支持。开发商是否愿意配合,共同把游戏运营得让玩家满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受制于他人,被玩家痛骂的运营商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红月》的合作比较特殊。通过圣教士引进,起初也由圣教士主导,圣教士资金断裂倒闭后,亚联才算全盘接手运营,时常在官方公告中强调对玩家的重视,汇报和韩方沟通做了哪些努力,但实际效果甚微。

至于中后期变着法子圈钱,也和公司经营状况密切相关。亚联母公司海虹作为上市公司,本身有业绩压力,曾斥巨资引进和推广另一款韩国网游《A3》(关于这款游戏,见《中国网游史上的一场性感骗局》),最后打了水漂,自然也要从现有游戏中榨取更多收入来维持财务状况。

回归到《红月》游戏本身和大环境。尽管科幻题材、丰富的职业,乃至超高等级、复杂的战斗计算方法都称得上特立独行,但也给早期玩家设置了较高的门槛,后续开发中的平衡性也较难掌控,稍不留神就可能翻车。反观《传奇》用简明的职业、极小数值等朴实设计,轻松征服了市场。

因题材小众等因素,《红月》的体量并不算大,衰退也比其他韩游更快一些

玩家和时代都需要一个培养和进步的过程,优秀的游戏也需要合适的契机才能发光发热,之后收割市场的《魔兽世界》《英雄联盟》都在证明着这个道理。

尾声

对游戏版本和运营的不满,很多玩家离开游戏,或者辗转于各种私服,而在《A3》上彻底失败的海虹,也逐渐打消了投资网游运营的热情。

2005 年,《红月》国服停运,2006 年初,《A3》《千年》也相继停运。随后记者曾去到北极冰公司进行探访,发现早已人去楼空,留下一地鸡毛。

成人网游《A3》成为压垮海虹网游业务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服也因为相同的问题,从 2003 年开始人气急剧下滑,2006 年下半年停止服务。此时的 JCE 已经将主要投入放到了大获成功的《街头篮球》之上。

2004 年问世的《街头篮球》为 JCE 开辟了新纪元

国服是否有人达到 5000 级满级不得而知,但好歹办过随机 5000 级的体验活动,韩服确定是没有一名玩家达到满级。在服务行将结束之际,原作者黄美娜曾要求一个满级角色作为酬劳,每当感到无聊的时候,就拿着满级角色玩游戏。

《千年》《龙族》也停运过,但后面都有运营商接盘并存活到现在,一些《红月》的忠实玩家也期盼过游戏能再度复活,但未能如愿,只能在浪迹于私服中。在如今经典端游 IP 纷纷改编手游的大潮下,他们又期待真正的《红月》IP 能在手机端重现。

在游研社此前发布的一些老网游相关的文章里,也有提到过《红月》,尽管都是一笔带过,但还是有读者看到后激动地留言。

《红月》是很多玩家接触的第一款网络游戏。逃课去网吧,省下饭钱买点卡,大家都对曾经的游戏和那段青葱岁月无比怀念。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的初恋网游又是哪一个呢?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13 岁少女肢解同窗好友,也许我们都小看她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