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未来理想的居住模式,是「城乡结合部」

图片:《山河故人》

在大城市之外的中小城市、小镇、乡村甚至山水间,未来能带给我们怎样的居住可能?

袁牧,职业建筑师

这个问题的提出,不只是关于大中小城市和村镇,也不是只关于居住。我更关心的,是整个城镇体系演化的影响。

居住,则是这种城镇体系的产物和细胞。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小处着手之前,需要大处着眼。小到个人买房择业定居,大到产业发展国计民生,都和城镇化发展紧密相关。尤其是对于没有历史包袱、还可以自由选择居住城镇的年轻人。

所谓男怕入错行,然而更怕的是选错城镇,因为行业是依据城镇体系进行布局的;居住,则依赖于行业布局和城镇体系两者,也同时是两者的重要指针。从居住,能看到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情况。


当然这一次我们的主要话题是未来的居住(及其生活方式)。

所以这里只简要说一下我的看法,未来城镇体系对居住有何影响。(具体论述或以后另文详谈)

1.首先,特大城市仍然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发动机。

自 1750 年代工业革命(蒸汽动力)开始以来,城市(本质也就是生产力资源的集中)就是人类工业化和社会发展的核心,1850 的电气化,1950 的计算机自动化以及目前的互联网信息化,仍然高度依赖大城市。我相信即使到了 2050 的智能化,仍然不会改变这个基本判断。大城市仍然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核熔炉,高效高能,也高温高压。互联网只会促进大城市的提升,而不是削弱。

只是目前的技术手段和社会组织力,限制了大城市的密度和效率提升(面积扩大不算是效能提升),特别是交通效率和安全防灾,所以出现大城市对外来人口的种种限流乃至反向疏解人口。

这些技术限制短期内看来很难解决,所以也就给了中小城镇以机会。

2.但是围绕大城市的中小城市乃至村镇,始终是提升大城市(及其城市带)的关键支撑。

大城市不可能独立生存,必然依赖外界物质能量输入,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这种支撑不只是食品、电力、燃油、工业品这些物资支撑,其实更重要的是产业链、人力、生态环境以及空间容量支撑。这种小城镇群围绕大城市共同发展的方式,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已经存在,并造就了一波经济学城市化问题的争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江苏南部的乡镇经济,史称“苏南模式”(费孝通先生命名)。而与之类似又有区别的,则有“温州模式”和“珠江模式”。按照产业集中度的排序,可以认为 温州模式 - 苏南模式 - 珠江模式,集中度逐级上升,对大城市的依赖也逐级上升。温州模式以个体家庭为单位,苏南模式以乡镇集体经济为单位,珠江模式则以政府大规模工业经济为单位。

产业模式也决定了城市形态的发展,温州的村镇带形态仍有乡村特征,苏南已经是密集的小城镇网络,广深地区则直接连成一大片城市带。

3.城镇结构的形体,首先是个几何问题。其中最关键的两个要素就是空间和交通,这两者是互相对立的。

大城市通过集中获得效率和规模,进而带来综合的集聚效应。

集中就需要尽可能短的交通。但短的交通线显然会造成空间不足。

高层建筑,高容积率地块,就是为了在尽可能短的交通里,获得尽量多的面积,最极端的 就是香港。北京那种摊大饼的模式,虽然获得了更大的空间面积,但造成了漫长的交通线,效率提升有限。上海的城市更加密集紧凑,效率更高,但也更加拥挤,建筑功能和交通效率的压力也更大。——而目前两者有趋同的趋势。

4.因而,如何平衡空间面积和交通效率是大城市规划建设的核心。

破题的关键在于,交通效率不只取决于远近,也取决于交通方式的承载量。大城市鼓励公交,发展地铁,就是因为公交尤其是地铁的交通承载量远大于小汽车(以及步行和电动自行车)。

但一切交通方式都是有极限的,地铁也不例外。

一个城市的空间面积是明确的,人口规模和所需要的交通量是明确的,小汽车、自行车、电动车、公交地铁的总交通量也是有限的,所以每天上下班多少时间,总交通时间也是可以计算并且难以降低的。到了一定程度,大城市自然达到饱和,不但集中度和集聚效应无法无限提高,空间面积也无法无限增加——简单的把整个河北划给北京市没有意义的。交通效率决定了城市规模。

结果是北上广深人满为患,交通拥堵,一房难求,房租房价飞涨,都是为了争夺那有限的城区资源。

简而言之,交通既影响城市本身的规模,也影响到城外进入城市获取资源的规模。

5.交通效率最大的机会,则在于科技创新。

历史上每一次交通科技的革命,都带来了城市的大发展,小汽车,地铁,都是如此。早期的苏南模式就较为松散,各个乡镇的经济也较为独立,虽然整个长三角连为一体,但集中度不如珠三角,生产效率尤其是制造业显然不如广东,GDP 也长期低于广东,没有巨无霸企业的产生,跟这种分散性可能也有关。

但科技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性。除了互联网加强了分散空间的实质性联系,代替了一部分交通的功能,高铁(及其变种)也极大的提升了交通效率,势必带来城镇体系的新的可能性。

目前已经有很多人在无锡苏州居住,在上海上班,造成无锡上海端高铁票紧张,正在筹建沪宁二线,京津也有类似情况,这一点其实很多人已经注意到,高铁会改变整个国家的城镇格局,进而影响到产业格局。这种影响不是单向的,而很可能是,让更偏远的城镇资源向大城市集中,过于拥挤的大城市又向周边扩散,让经济和交通自己形成一种平衡,这种平衡点很可能就在二线城市 - 或者说这种平衡会催生出一批二线城市(如合肥的崛起)。

另一个情况则是自动驾驶技术对汽车交通的改进,虽然理想的自动驾驶还有点遥远,但定制化封闭路线和特定车型的自动驾驶已经不是难事,特别是城际快速交通,完全可以依靠自动驾驶,比如东京的地铁。类似地铁又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低的成本,这同样会对城镇结构和我们的居住方式带来巨大改变。

6. 在此基础上,我设想未来的城镇格局,应当是以大城市(北上广深和一部分强二线城市)为核心,中小城镇网络为主体,利用未来科技的高自由度、高速高效城际交通链接,配合互联网信息强化,形成的大规模疏松高效城镇网。

这种城镇网,不同于美国式的郊区化。

那是依赖小汽车交通形成的早期机动车城市,并且城市总规模不能太大,城区停车面积需要足够多。虽然总规模因而扩大,但城市密度不足,或者密度一旦提高又造成长期拥堵,例如旧金山和洛杉矶,这显然不是一种理想的状况,多年来饱受学界批评。

这种城镇网,也不同于传统规划上说的卫星城。

北京回龙观这种卧城潮汐交通拥堵的失败典型自不必谈,上海的产业卫星城模式也同样有其不足,因为产业一旦分散布局做成分中心,同样会造成集聚度不足。苏南模式的小城镇集群,同样有此问题,各城镇各自为政,集中度和城镇之间的联系无法继续提升,规模效益有限。只有珠三角的模式是最接近的,既有高效的链接,也有足够强的集聚密度。但这种网络仍然是多中心方式的,其密度仍然可以进一步提高。

7 .高效城镇网的结构,不是为了形成多中心,而仍然以某种意义上的“单中心”为目标,并且是高度密切联系、交通效率极高的“类单中心

只不过这个单中心是分布在很大的空间面积和交通线上,因而可以有极大的规模。这样势必要求极高效率的交通线,就像拥有了任意门一样(大误)

拜大城市堵车所赐,其实我现在在苏南开车出门到隔壁城市开会,已经比在帝都城内坐地铁还快还方便了。。。。所以这并不算是空想。

在此基础上,必然将有相应的居住模式。

甚至,居住模式的变革,也是支撑这种大规模单中心城镇网络的关键部分。

也许有一点白日梦,但我们不是在谈论未来么。


那么,未来的居住会有什么样的可能性?

基于上述预想的大规模类单中心城镇网络,我想理想的未来居住方式,至少应该具备以下要点

1 充分的人均居住面积

目前中国人均居住面积是 40 平方米。按户均大概 120 平方米。而我知道东部农村户均宅基地面积是 250 平方米左右,折合大概 700 平方米的户均面积。至于大城市,呵呵。

折中一下,比较理想的,大概乡村 300,城镇 180 算是比较充分的。目前我老家的房地产市场,新房大量的 180 平方米起步,改善型为主,毕竟房价便宜,几千块一方,也就是建筑成本的两倍。中小城市很多是这种情况。只是,缺少大城市的高端服务、商业、医疗和教育以及就业资源。

2 良好的居住环境。

至少南方 ,多数小城镇和乡村的居住环境还是很不错 的,空气好,污染少,安静,宽松,不堵车,不限行,不限购,没有雾霾和沙尘暴,基本生产生活服务也不错,吃喝玩乐也都有,不少地方还山清水秀堪比风景区——比如我们的九华山、黄山、武夷山项目,房价还便宜。只是,缺少大城市的高端服务、商业、医疗和教育以及就业资源。

3 所以,关键不是面积和环境,而是高端服务资源和就业机会,当然还有相应的清廉高效的政府治理。

目前大概也就是有限的十几个特大 - 大城市,具有这样的条件。只是,房价高企,空间拥挤,人满为患,交通堵塞,而且还挤不进去,拿不到户口,摇不到号,买不了房,享受不到那些资源。

4 更进一步,未来的居住还应该有更多的进步,比如自由的迁徙,说走就走;创造的空间,想干就干。

这种居所,目前大概只有少数自由职业者、艺术家之类的工作室,乡间别墅具备。城市的众创空间,创意园区,也做着类似的白日梦,只不过,基本实现不了。人还是被捆绑在特定的工作和特定的城市中。


我想象中的未来,居住解决方案可以有上中下三策。

1.下策很简单, 继续提高大城市居住密度,部分利用周边卫星城和近距离城镇,延续现有城镇化思路。

更高的容积率,更高更密的高楼,更精巧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和建筑物设计,更严格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法规、道德、纪律约束。甚至如柯布所言,整体地面以上三层立体交通成为中心区标配,高密度地铁轻轨成为郊区标配。光辉城市也好,立体城市也好,都是这样的思路。最后,整个城市会趋近于一个单一人工智能化控制的巨大机器。

这样的好处是不需要太多革命性的措施,可以循序渐进,没有变革压力,但实际上成本会逐步高企,直到无法承受,其中的人也更异化,形成更加远离天然人性的社会型类机器人格。好还是不好,见仁见智。但这种方式,看来会是主流。

2.中策比较麻烦但是可行,也就是多居所模式。

大城市里,尽可能建设集中、高效、小面积、低总价的公寓,可买可租,类似于香港和东京。

在郊县购置大房子,周末或者不忙的时候住,尤其是方便老人和孩子的生活。由于地铁和高铁的一体化发展,南方好些大城市的远郊已经非常方便宜居。

这种方式高度依赖便捷的交通,往往是私家车和地铁共同编织成交通网。需要更高密度更高效的地铁,更多的接驳停车场和郊区停车配置,以及更灵活的办公方式。但这些似乎并不是非常困难。

这类似于发达国家的郊区别墅,只要未来人口增长放缓,城市化速度降低,房价稳定,高速路和高铁地铁运力充分,尤其是从地铁到门前最后一公里的驳接,可以通过共享单车或者自动步道 + 商业街的形式解决。这种方式还是很不错的。大城市的资源也能分享,乡村小城的舒适性也有保障。

配合上互联网办公辅助,很多职业都可以灵活办公,压力就更小,效率也更高。

虽然有些资源仍然是大城市中心区更好,但我所见发展的好的小城镇区域的人民,却有一种自信和自强——绝大部分美好的东西,是可以同类人群自己聚集自己创造的,不需要去大城市追名逐利。一味依赖大城市的资源,那是小市民。对这些城市的人们来说,财富,就业机会,社会地位,美好环境,教育医疗资源,他们自己聚集在自家城镇里,也就创造出来了。好比一堆牛逼家长扎堆烂校,就能生生把烂校生生变成名校。

这种方式下的关键是这样一种态度:如果现在的世界不够美好,那就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好的(俞挺名言)。对城市带来说,这倒不算难。大家都选择去不那么拥挤的新大陆聚集,新大陆就会成为更美丽的新世界。

只不过,很显然,这种方式虽然可行,高铁发展和产业扩散也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毕竟并不完美,技术含量也不高,所以不是本文白日梦的重点。


上策是,也许未来的理想居所,是移动的居所。

一切房屋,只是移动载具的一种特殊形式 / 低级形式。

我们不但要自由的灵魂,还要自由的躯体,以及自由的居所。

1 当自动驾驶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建设专用高速线路,只供给专门标准的自动驾驶车辆,高效联系大面积的城镇网络。这早不是新脑洞。需要被创造的新脑洞,是自动驾驶的住宅。

当然不必是整栋可移动住宅,比较可能的是类似于小公寓的住宅局部,一个大号房车的体积。

在小城镇和乡村,购置大面积的独栋别墅。其中一部分可移动,可与别墅对接,主要有卧室和餐厅就够了。然后每天凌晨,卧室自动出发前往分布式中心城区的某个节点(其实是另一个小镇)。等起床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站在门口,门外已经是公司所在产业园区。到傍晚回家的时候,餐厅已经自己来到园区门口来接你,吃完饭,也就到家了,带老人孩子玩玩好睡觉。

不同城区节点之间的商务往来,有自动驾驶的办公室穿梭,提前半个小时启动,还没做完手头的事情,就跟客户的会议室对接上了,出门就开会,开完会一边办公一边回公司。

周末出游,假期旅行,同样可以在自动驾驶的卧室里睡着觉,起来的时候,已经跟山清水秀的风景区酒店对接上,出门就是千岛湖。这种自动驾驶房屋的活动范围,可以至少达到 3 小时经济圈,甚至卧铺的通达范围。而且自动驾驶的效率要远高于人工驾驶,特别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浪费时间,吃吃睡睡玩玩,就到目的地。

各地的房屋也不需要重复建设,甚至可以考虑办公居住空间合一,白天把房子开到公司上班,晚上开回家休息,周末开到景区娱乐。各地只需要建设停房场地和必要的管理设置即可。而目前的居住模式,必然是有一半房屋是空置的,对空间和建筑的消耗是双倍的。

甚至于学校,医院,商业,都可以进入(局部)可移动模式,通过 AI 计算选择当天的最佳区域,夜间驾驶到当地,一早自动和预约用户的房屋对接,完成整个服务再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模块化的建筑可以分割租售,自由定制,随时增减,分头运动,也可以只有一部分移动,自由组合。

需要依赖前提的是高效可靠的自动化交通道路,以及密度较低的城镇节点。利用交通的高效率以及智能化控制的灵活性,提升聚集度,而不是在同一地点堆积高密度的建筑物来实现。

2 当然,也可能的是轨道交通模式,轨道化自动驾驶更容易实现,只不过这样乡村不容易铺设,是灵活性略低,成本略高,可以作为自动驾驶房屋的一个变种,用于城际主干线。当高铁建设充分饱和的未来,不再以集中车次发车,而是随到随走,类似于缆车和摆渡船。高铁车厢实现小型化多样化,地铁高铁一体化,也可以把自家车厢接入,提供公铁两栖房屋类型,智能化系统统筹控制运行。

实际上由于人口增长放缓,与大城市空间不足、密度过高相呼应的是三四线城镇乡村人口不足,资源不足,空间过剩,产业荒废。将大城市和小城镇 / 乡村密切联系,取长补短,动态互通,应当是我们可以预期的未来。


结语

在小型飞行器普及之前,地面交通自动化和房屋移动化,也许就会给我们的未来居住带来不可思议的变化,当然还有住宅本身的模块化和多样化。

不再是三生三世三代人供一套房,也不再是千军万马挤北上广。

而是巨大的智能输送网络、超多小规模节点相互链接,模块化、多样化、小型化、自动化的居住载具自由运行,实现整个社会生产生活的无缝连接。提高效率,节约资源,降低成本,提升聚集度和规模效益,整个城市带形成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人和资源、房屋在其中自由穿行。

这就是我设想的未来居住,它需要靠整个城镇 - 乡村体系的一体化来实现,需要未来交通和建设科技的大发展,如果万一实现了,这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更加理想城镇网络,衣食住行中最后一座大山的房子不再稀缺,大城市的资源普惠全民,一个全新的世界。

开个脑洞,仅供参考,谢谢阅读。

(图片来源多样,仅做示意,出处多有水印,侵删)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地动仪为什么会被从教科书中删除?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