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世界厕所日,回看这些藏在古代马桶里的秘密

图片:UNC Department of Classics

Nature自然科研,思想常新者以自然为其可靠之依据

导语:通过探索早期厕所和下水道遗迹,考古学家终于得以了解罗马社会和其它文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大约 2000 年前,罗马最豪华的宫殿之一有一个天花板很高的房间,里面人来人往,气味刺鼻。在这间潮湿的房间里,一张长凳沿着墙壁延伸,上面打了约 50 个餐盘大小的洞。这可能是给罗马社会底层人员如厕使用的。

阿尔及利亚提姆加德的一处古罗马公共厕所。来源:Ethel Davies/Robertharding/Getty

今天,这个房间已经不对外开放,不过考古学家 Ann Koloski-Ostrow 和 Gemma Jansen 曾有幸在 2014 年研究过罗马帕拉蒂尼山上的古代公共厕所。他们测量了长凳的石基高度(43 厘米,较为舒适的高度),洞之间的距离(56 厘米,相对靠近),下水道的深度(最深可达 3.8 米)。他们推测了冲刷下水道的水的神秘来源(可能是附近的洗澡水)。公厕入口的涂鸦告诉我们,这里曾排着长长的队,长到人们有足够时间写写画画。而公厕所处的地下位置,以及红白两色相配的墙壁,意味着使用者社会地位较低,可能是奴隶。

1913 年,当意大利人 Giacomo Boni 挖出这间房时,厕所还是个说不出口的话题。他在报告中将打洞的长凳误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他推测长凳是某种精密装置的一部分,可以抽水为上方的宫殿提供动力。Jansen 说,Boni 拘谨的思维让他辨识不出眼前这个东西,“他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厕所。”

一个世纪后,厕所不再是不可接受的研究课题。越来越多的考古学家、传染病专家等开始补缺遗失的厕所史,美国布兰迪斯大学的 Koloski-Ostrow 和荷兰独立考古学家 Jansen 就是其中两位,他们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纵观到中世纪,尤其关注罗马社会。

他们的调查使得我们能够以全新的方式了解古代人的饮食、疾病和习惯,尤其是不受考古学家重视的下层阶级。研究人员推断,罗马人民上厕所的时候是颇为不安的,部分因为迷信,部分因为老鼠和潜伏在下水道中的其它害虫非常危险。虽然古罗马以其复杂精密的管道系统而闻名,但对经年粪便的现代研究发现,这一系统并未能改善人们的健康。

纽约亨特学院的考古学家 Hendrik Dey 说:“厕所能告诉我们很多——远不止说人们怎样上厕所,去哪里上厕所。”

厕所女皇

虽然对古代厕所的研究已不再受限,但研究它们确实需要一定的坚毅精神。Koloski-Ostrow 说:“研究这个课题,你必须非常坚持自我,有很强的幽默感,因为无论是朋友还是对手,都难免嗤之以鼻。”她在近 25 年前开始研究这个课题,当时古典主义者 Nicholas Horsfall 在罗马美国学院的图书馆把她叫了过去。“厕所。罗马厕所,”Horsfall 喃喃念叨,“还没有人认真研究过这个。”Koloski-Ostrow 接过了这个挑战,现在,她说,“在学校里大家都叫我‘厕所女皇’。”

已知最早用水冲洗的厕所之一就在克里特岛克诺索斯的宫殿里。来源:UNC Department of Classics

公元前四千年晚期,美索不达米亚出现了最初的一些简易厕所,即深约 4.5 米的坑,不可冲洗,内衬直径约 1 米的空心陶瓷圆筒。使用者或坐或蹲,粪便留在圆筒内,液体通过环绕的穿孔向外渗出。

英国剑桥大学的考古学家 Augusta McMahon 说,学者们最近才开始对这些厕所有些兴趣。“美索不达米亚的考古学家看着它们,‘这是个问题啊:它能切入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据她所知,还没有人仔细挖掘过美索不达米亚的厕所,她希望在有合适的潜在目标和足够的资金时,能去完成这件事。

美索不达米亚人自己也似乎对这种革命性的技术兴趣平平。去年,McMahon 出版了一本书,书中一个章节调查了不同街区的厕所数量,她介绍说,虽然厕所使用方便,便宜又易于安装,但并不常见。“拥有厕所的人家非常非常少——1/5 或 2/5 的样子。”其他人可能都靠便壶或蹲在田里解决如厕问题。

因此,McMahon 说,厕所技术对健康的促进作用受到了限制。虽然坑厕能有效地将人与排泄物分隔开来(此标准可用来衡量卫生系统是否合格,良好的卫生系统能够防止疾病通过粪口路径传播),但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研究表明,首先让 75%的人口有厕所可上,才能普遍改善民众健康状况。

大约 1000 年后,地中海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人给厕所增加了冲洗功能——不过只有精英阶层能够享受。希腊建筑学家 Georgios Antoniou 研究过该国的古代卫生设施,他告诉我们,第一个已知的例子是在克诺索斯的宫殿里,人们会把厕所的秽物冲刷到宫殿的污水系统中。

从那以后,厕所技术开始突飞猛进。公元前 1000 年,古典时期的古希腊人——尤其是在随后的希腊化时代,发明了大型公共厕所(基本是一个大房间,里面设有横排长座,连接排水系统),并且让普通中层阶级家里有了自用的厕所。“当时社会更加繁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更追求舒适。”Antonious 说。

罗马奥斯提亚古城遗址上的公共厕所。来源:BROKER/REX/Shutterstock

厕所在罗马人当中流行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Koloski-Ostrow 说,大约在公元前 1 世纪左右,公共厕所成为罗马基础设施的一大特色,就像浴室一样。几乎所有城市居民的住宅都有私人厕所。不过,Ostrow 说,考古学家对这些厕所的使用方式和人们对它们的看法知之甚少。一个原因是,在罗马时代,很少人写过有关厕所的文章,即便写了,也是讽刺讥笑的,因此很难解释其中的意味。

然而,Koloski-Ostrow 和 Jansen 向我们表明,这个话题值得认真讨论。在即将出版的关于罗马首都厕所的书作中,两人和其他二十多位考古学家分析了分散在该城市各处的 60 多个厕所,其中大部分从前从未有过撰述。这包括城墙上的卫兵厕所,以及一栋公寓楼里的双人厕所。“我想这对许多考古学家来说都是新闻,他们曾研究过各种罗马建筑,却不知其中一些设有厕所。”Koloski-Ostrow 说。

罗马的公共厕所传承了古希腊的特色:一排排的房间,内置石头或木制长凳,长凳下方是下水道。排泄孔位于长凳顶部,一条窄窄的切口在钥匙孔形状的边缘向前和向下延伸。人们可以把裹着海绵的长棍伸进切口进行清洗。小排水沟通常沿着地面与厕位平行,研究人员推测,当时的人们可能是用排水沟中流动的水冲洗海绵。厕位之间没有隔离措施,不过,Koloski-Ostrow 说,因为人们衣服较长,房间窗户较少,所以还是有一定程度的隐私的。

Jansen 说私人厕所和公共厕所不一样。在住宅中,便桶通常放在厨房或附近,这样做很方便,因为便桶也可以用于处理残羹剩饭。虽然人们用水桶装水冲洗厕所,但厕所很少与下水道相连。Jansen 说,当坑满的时候,人们会把它清空,要么用来给花施肥,要么运到城外的田里。

Koloski-Ostrow 表示,下水道——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罗马文明的最高成就——实际上并不像曾经想象的那样普遍,也可能不是非常有效。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她思考了罗马下水道是否合乎现代卫生工程的任何标准,包括定期通风以及具备控制固定废物沉积的功能,这两项有助于减少臭味,改善空气流通。从很大程度上来说,罗马的下水道并未达到这些标准。Koloski-Ostrow 在不久前考察罗马城主下水道 Cloaca Maxinma 时发现,一些管道一年之内就会被淤泥完全堵塞。起码,这些下水道需要定期的清洁工作——既脏乱又危险。

罗马厕所也有许多不足之处。一个主要问题是厕所下方没有弯水管——或 S 型管道——来防止苍蝇进入。牛津大学的环境考古学家 Mark Robinson 和埃克塞特大学的 Erica Rowan 分析了一个闭合下水道保存完好的内在结构。该下水道连接着赫库兰尼姆城(因维苏威火山爆发而被毁)一栋公寓楼里的几个厕所。在粪便和其他被丢弃进去的垃圾中,Robinson 发现许多易碎的矿化蝇蛹。由于能够轻松接触人类排泄物,苍蝇很可有可能将污物和病原体转移到人类身上。

为了了解古代卫生系统的优点,剑桥大学古病理学家 Piers Mitchell 分析了有关在多个时代的考古遗址中发现的寄生虫的研究。与他预期相反的是,从青铜器和铁器时代到罗马时期,蛔虫和鞭虫等肠道寄生虫(可导致营养不良)的流行趋势并没有下降,而是慢慢升高。这可能是因为罗马人用人类粪便作肥料,导致寄生虫虫卵进入食物中。“厕所、下水道这些并没有让罗马人的肠道更健康。”Mitchell 说。

饮食细节

对古代罗马人来说,将厨余扔到厕所里是不太卫生的事,但这些废弃物的参与现在却成了丰富的信息来源。Rowan 对赫库兰尼姆下水道中食物的质量和多样性感到惊讶,尤其是这些下水道连接的公寓中,住的是大量穷苦民众。“我们一直以为,在古代除非是精英阶层,否则食物是没有那么多样、丰富的。”Rowan 说。但赫库兰尼姆下水道中的证据显示,社会各阶层的民众吃的食物都有几十种,最常见的是无花果、鸡蛋、橄榄、葡萄和贝类。调料有小茴香、薄荷、香菜和芥菜籽等。“这些东西很健康,他们能获得人体必需的营养。”

Rowan 还根据下水道中的物质,发表了对食品与能源经济的见解。大量的厨房垃圾表明,人们在家做饭比从前预想的多;从发现的鱼骨数量来看,区域性鱼类贸易规模比学者们猜测的更大。Dey 说,这样的发现是罗马考古学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从前,大多数学者只关心精英阶层居住的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但现在关注点已经转移到较下层民众。“罗马考古学家开始认识到,如果你只研究那顶尖的 1%,是无法了解整个社会的运作方式的。”Dey 说,“我们想更好地了解罗马社会的运作,就要研究更广泛的东西,尤其包括不那么光鲜的,厕所就是其中一部分。”

罗马人相信命运女神福尔图娜(右)能够让如厕者免受危险。庞贝城的这幅壁画上的铭文警告如厕者要小心。来源:Luigi Spina/Electa/Mondodori/Getty

对于 Koloski-Ostrow 和 Jansen 来说,厕所为了解罗马社会的信仰打开了一扇窗。罗马人认为恶魔无处不在,一些罗马文献认为有恶魔潜伏在厕所里。“恶魔会对你施咒,遭咒后的你会丧命或生病。”Jansen 说。

罗马作家 Claudius Aelianus 在他的《论动物本质》(De Natura Animalium)一书中讲了一则关于章鱼的故事,章鱼每天晚上从厕所的下水道中游出来,食用腌制的鱼。这个故事可能是杜撰的,但啮齿动物、昆虫和其它生物可能潜伏在厕所里,入侵人类的家园。发洪水时,粪水就会向上流动。

爆炸性气体也是一个问题。Koloski-Ostrow 推测说,“你可能会走进厕所,发现某个厕位在冒火,因为下水道里积聚了许多甲烷气体。”

Jansen 说,这种对厕所的普遍恐惧,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公共厕所里面的涂鸦比其它地方少。谁都不想在厕所里多待一刻。同样也是这种恐惧,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厕所里供奉着命运女神福尔图娜的神龛。Jansen 解释说,人们认为命运女神可以保护如厕者免受致病恶魔的侵害,以及其它不好的事情的影响。

随着研究人员在全世界各地开展厕所研究,我们将进一步了解古代人的生活方式。Rowan 正在研究土耳其的一处遗址,Mitchell 则在不久之前检查了中国一处 2000 年之久的厕所的相关证据。但厕所研究进展缓慢,考古学家们并不十分热衷这个课题。虽然它不再被视作边缘课题,但研究人员仍然难以获得研究资金。Mitchell 说,“似乎没有其他人有此烦恼”,一个原因可能是书面资料缺乏以及物证有限,这使得它令人望而生畏。

但对于像 Koloski-Ostrow 这样的研究人员来说,最近的工作引发了各种关于古代社会的问题。女性是否使用公共厕所?厕所是聊天、社交的场合还是一片安静?外国对罗马厕所产生了哪些影响,厕所文化是如何在首都和遥远城邦之间传播的?Koloski-Ostrow 说这些问题很难回答,但自从她开始研究以后,这些问题似乎没那么古怪了。

Rowan 表示赞同:厕所终于成了主流研究课题。“现在谁发现了一个厕所,会想到去取样,去仔细挖掘。他们知道,这里面蕴藏着很多价值,而不是说,这就是个厕所呗。”

Nature|doi:10.1038/533456a

The secret history of ancient toilets

原文发布在 2016 年 5 月 24 日《自然》新闻特写上,作者:Chelsea Wald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如需转载,请邮件 Chinapress@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18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在日本,熊猫是一种信仰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