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几十年前的香蕉品种近乎灭绝,所以,你现在吃的是……

图片:Scott Webb / CC0

我们今天吃的香蕉,跟 1950 年以前的香蕉,根本不是一个品种!

钱程,技术型吃货

你一定吃过香蕉风味的软糖,布丁和饮料。你知道这些食品里面添加的是香蕉香精,而不是真的香蕉。你也可能疑惑过,为什么香精的味道,跟真的香蕉比起来差那么远。

你是对的,它们确实差太远了。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是香精的问题,而是香蕉品种的问题

我们现在吃的香蕉,跟上世纪 50 年代时的香蕉根本不是一个品种。

原来的香蕉品种遭遇了灭顶之灾,近乎灭绝。

今天带给大家的,就是有关香蕉的故事。


1. 大麦克和香芽蕉(华蕉)

人类栽种香蕉的历史几乎跟人类文明史一样长。早在 5000 年以前,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著,就已经开始驯化野生香蕉了。但是那时的香蕉里面有很多很硬的种子,不仅不太好吃,还会硌到牙齿。

野生香蕉

大规模商业化的种植,还要到大航海时代以后。那时的葡萄牙商人,把香蕉从东南亚带入中美洲,经过不断的选育,香蕉终于变成了今天这样籽少肉多的模样,开始大规模种植,并走向了商业化的道路。

在 20 世纪 50 年代以前,最广泛种植的香蕉品种一直是「大麦克(Gros Michel)」。这种香蕉长得和今天的香蕉很不一样,它香味浓郁,而且皮很厚,耐得住漫长的储运过程,当时深得各个国家的人们喜爱。

当时流行的大麦克香蕉(Gros Michel)

然而,一场疫病的到来,毁灭了几乎整个品种。

疫病的病原体是一种称为「尖孢镰刀菌」的真菌,它寄生在香蕉根部,释放细胞毒素,引起香蕉细胞成批凋亡。只要染上这种病,香蕉树很快枯萎。接下来,这种疫病会一棵接着一棵地传染,直到蔓延到整个香蕉园。

当时,人们把这种病称为「巴拿马病」。但它还有一种更加可怕的名字:「香蕉癌症」。这是因为这种病无药可治,抗真菌药物对这种病毫无效果,蕉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的香蕉被传染,枯萎,死亡。

受疫病感染枯萎的香蕉树

现在,我们把这种疫病称为「Tropical Race 1」,翻译成中文是「黄叶病热带第 1 型」。

「巴拿马病」所向披靡,很快统治了当时世界几乎所有的香蕉庄园。疫病所到之处,到处都是枯萎的香蕉树,蕉农们颗粒无收。而香蕉在那时候,很快成了有钱都难以买到的「奢侈品」。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香蕉对疫病的抵抗力如此之差?其实,这本质上是基因决定的。

「大麦克」属于三倍体香蕉。这种香蕉的好处是种子完全退化,吃起来不会硌牙,而且果实长得比较大,肉多。但它有个致命的缺点:无法进行有性繁殖。

大家知道,无性繁殖产生的所有后代,基因上基本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基因随机突变)。

而有性繁殖才会引入基因的变化,开启基因的多样性。

因此,全世界所有的「大麦克」香蕉的基因都几乎完全一样,当然也都没有针对这种病的抗性,「一旦感染,全家死光」。

这就是「单一品种栽培」的风险。

好在,在科学家和育种专家的不断努力下,抗病的香蕉品种终于被培育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种。1947 年前后,标准果品公司从这些品种里面选出了最适合大规模种植的品种:香芽蕉(Cavendish,又称华蕉)。

左边是「大麦克」,右边是「香芽蕉」

从此,蕉农们纷纷放弃大麦克,改种香芽蕉,香蕉终于摆脱了「完全灭绝」的命运,又一次走向了世界。现在我们在超市、水果店买到的香蕉,绝大部分都属于香芽蕉。

「大麦克」并没有完全灭绝。它仍然存在在东南亚一些零星的小规模种植园里,这些种植园目前暂时没有被黄叶病感染。

但是,它从此很难再大规模、全球化地种植了。


2. 留存在香精中的记忆

但这些,又跟香精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大麦克和香芽蕉不仅在抗病性上有区别,它们的口味也是有区别的。

我们前面提到了,大麦克比起香芽蕉,「香味更浓郁」。其实,从风味化学的角度上,大麦克这个品种含有更多的「乙酸异戊酯」。

而乙酸异戊酯,就是制作香蕉香精最主要的原料。

乙酸异戊酯的结构式

当时,人们最初研制香蕉香精的时候,市场上还是「大麦克」的天下。人们发现乙酸异戊酯与「大麦克」所带有的特征香味很类似,世界上第一支香蕉香精从此诞生。

现在常见的香芽蕉,乙酸异戊酯的含量比较低,吃起来跟「大麦克」的风味已经不太一样了。为什么我们会觉得香蕉香精的风味和香蕉差很多?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变的不是香精,而是香蕉本身。

我们已经忘却了香蕉曾经的味道,但是香精竟然代替我们,承载了关于味道的记忆。


3. 不同的品种,同样的命运

人类的水果种植史,其实也是跟各种疫病的斗争史。

「大麦克」的遭遇,在历史上不是第一次发生,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香芽蕉虽然是现在最流行的抗病香蕉种类,但它也不是「完全免疫」的。因为,黄叶病也在不断进化

上世纪 90 年代,人们发现,一种新的黄叶病类型——Tropical Race 4,能够同时感染大麦克和香芽蕉品种。

香蕉产业再次面临灭顶之灾。

到目前,亚洲、中东和非洲的香蕉种植区都已经相继感染了 Tropical Race 4,从而大幅减产。美洲暂时还没有感染,但这些地区的香蕉同样毫无抵抗力,感染是早晚的事情。

国际香蕉主产区感染疫病种类分布图

为了对付感染,科学家们想了不少办法。

物理隔离当然是第一道防线。目前,那些还没有受到感染波及的地区,都贯彻了非常严格的检疫措施。任何香蕉制品、种子,甚至香蕉种植园的泥土,工具,都要经过检疫机关的严格检疫。

为了防止疫病扩散而设立的隔离区

但是,哪怕只要有一个缺口,物理隔离也就快速失效,没有什么能够真正阻止疫病的蔓延。

寻找、培育别的抗病品种?这也是科学家一直在干的事情。但是这条路也不是很简单的。因为香蕉品种的杂交和选育,是基于二倍体野生香蕉的基础上的,比较复杂。如何在抗病的基础上,还能兼顾口味,是比较有挑战的事情。

有没有别的方案了呢?

好在,人类还有基因工程。特别是目前基于 Crispr Cas 9 的基因编辑技术日渐成熟,通过直接改造基因来获得抗病品种,越来越容易了。

现在有很多科学家在研究利用基因编辑技术使香芽蕉获得抗病性。这些抗病香蕉目前正在非洲进行小规模试验。一旦成功,就可以迅速推广,取代现有的香芽蕉品种。

甚至,我们可以研发出含有抗病基因的「大麦克」香蕉,让留在过去的味道重回人间。

在非洲试种的转基因抗病香蕉

但是,目前很多人对于基因编辑技术不了解,有一部分人对于基因编辑技术,以及转基因食品带有不信任和恐慌的情绪。(注:基因编辑和转基因的定义有些许不同,前者不一定会转入外源基因。)而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这项技术在香蕉中的推广。

然而,那些厌恶转基因技术的人不知道,这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木瓜也曾经遭遇了一模一样的事情。还好,我们的转基因技术,拯救了木瓜,也拯救了爱吃木瓜的吃货的世界。

没错,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木瓜,都是转入抗病基因的

无论何种方法,我们只希望,在下一次和疫病的斗争中,人类的技术可以取得阶段性的胜利。

这样,至少可以给世界多留下一种好吃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技术型吃货」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陪孩子写作业,有人出家,有人顺便考了教师资格证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