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 朕要你率百万大军 - 陛下……百万?

图片:《琅琊榜》

古代中国,真能拉出百万大军吗?

大内义兴,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古代东西方在理论上,都能拉出百万大军,但有一个充分条件之一,就是有足够的动员时间。

如果皇帝下诏书,命令打 X 势力,要出动 50 万军队,看上去的确没问题!但是,皇帝不可能今天命令动员 50 万军队,明天这 50 万军队就整装待发了。

毕竟集结军队要很长时间,那需要多长时间呢?两汉时期,全国动员集结 30 万军队,是“一年尚未集合”,也就是大约需要 1 年时间。

(注)汉书王莽传:莽将严尤谏曰......发三十万众,具三百日粮,东援海代,南取江淮,然后乃备。计其道里,一年尚未集合,兵先至者聚居暴露,师老械弊,势不可用,此一难也。
  • 朝廷发布命令,各地传达,要是国土面积有 100 万平方公里,少说几个月时间。
  • 地方郡县接到命令,让衙役挨家挨户地征调壮丁,筹集口粮,又是几个月时间。
  • 壮丁上路,近者 100 多公里,远者超 1000 公里,每天一二十里,还是几个月时间。

理论上,各项条件实现,都能拉出百万大军,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些条件在古代,几乎很难全部实现。光动员时间长,就能让军队集中时间产生了多变性,以至于“兵先至者聚居暴露”。

还有其它条件,比如壮丁前往目的地时,沿途逃亡、疾病、饥饿,都会导致大量减员,以至于抵达目的地的实际兵力数字,与原先的计划数字相比,而大为缩小。

所以仅仅以动员时间长短来看,中国历史上,但凡匆忙开始,又两三个月匆忙就结束的战事,却记载数十万,乃至百万数量的军队,都可以认定存在巨大的兵力水分。

因此下面就从动员时间来切入,剖析彭城之战、昆阳之战、淝水之战的兵力数字水分。

彭城之战号称 56 万,刘邦 1 个多月强行军 1100 多公里,实际兵力约 55000 人

《史记项羽列传》记载彭城之战,刘邦有 56 万大军,似乎已成定论,殊不知刘邦出发时,才“步卒五万人,骑五千”,而这数字同样出自《史记黥布列传》。

(注)史记黥布列传:项籍死......上折随何之功,谓何为腐儒......随何跪曰:“夫陛下引兵攻彭城,楚王未去齐也,陛下发步卒五万人,骑五千,能以取淮南乎?”上曰:“不能。”随何曰:“陛下使何与二十人使淮南,至,如陛下之意,是何之功贤於步卒五万人骑五千也。然而陛下谓何腐儒,为天下安用腐儒,何也?”

项羽死后,刘邦平定功劳时,嘲讽随何是腐儒,随何进行回击,当初 4 月彭城兵败,当月刘邦派随何带 20 人去策反英布,结果任务成功,完爆刘邦带领的步兵 50000 人,骑兵 5000。

可见,刘邦动员时间才 1 个月,出发时才 55000 人,56 万大军是号称,然后刘邦又在 1 个月里,从陕西出发,强行军 1100 多公里,到江苏彭城。

(注)汉书高帝纪:二月癸未(5 号),令民除秦社稷,立汉社稷。施恩德,赐民爵。蜀、汉民给军事劳苦,复勿租税二岁。关中卒从军者,复家一岁。

前 205 年 2 月 5 号,刘邦设立汉社稷,并宣布在关中动员士兵。

(注)汉书高帝纪:三月,汉王自临晋渡河。魏王豹降,将兵从。下河内,虏殷王卬,置河内郡。至脩武......南渡平阴津,至洛阳,新城三老董公遮说汉王曰......于是汉王为义帝发丧,袒而大哭,哀临三日。发使告诸侯曰:天下共立义帝......悉发关中兵,收三河士,南浮江、汉以下,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

前 205 年 3 月,刘邦从陕西古临晋,渡过黄河,魏王豹投降;然后到河内,俘虏殷王卬;再到洛阳,为义帝发丧 3 日,并再次宣布动员,征调关中壮丁(雍、塞、翟为三秦),以及三河壮丁(河东、河南、河内)。

(注)汉书高帝纪:夏四月......羽虽闻汉东,既击齐,欲遂破之而后击汉,汉王以故得劫五诸侯兵东伐楚。到外黄,彭越将三万人归汉。汉王拜越为魏相国,令定梁也。汉王遂入彭城,收羽美人货赂,置酒高会。羽闻之,令其将击齐,而自以精兵三万人从鲁出胡陵,至萧、晨击汉军......汉王西过梁地,至虞......随何往说布,果使畔楚。

前 205 年 4 月,刘邦先到外黄,遇上彭越,并让他去梁地,然后抵达彭城,刘邦开庆功会,在齐地的项羽听说后,率领 3 万人,也强行军闪击彭城,刘邦惨败,逃亡虞地,派随何,即功劳完爆“步卒五万人,骑五千”的那位,去策反英布。

(注)汉书高帝纪:五月,汉王屯荥阳,萧何发关中老弱未傅者悉诣军。韩信亦收兵与汉王会,兵复大振。与楚战荥阳南京、索间,破之。

前 205 年 5 月,刘邦抵达荥阳,而刘邦在 2 月动员的关中(长安)士兵,经过 1000 多里路程姗姗来迟,在 5 月抵达荥阳,还大多数为老弱。捋一捋时间表:

  • 前 205 年 2 月:2 月 5 号,刘邦宣布,动员关中壮丁。
  • 前 205 年 3 月:刘邦率 55000 人,从陕西古临晋,开始强行军,一路扫荡河内、河南。
  • 前 205 年 4 月:刘邦强行军超过 1100 多公里,终于攻占彭城,但不久惨败,逃亡虞地。
  • 前 205 年 5 月:刘邦抵达荥阳,而 2 月动员的关中老弱,也在行军 1000 多里后,抵达荥阳。

可见刘邦动员时间,才约 1 个月时间,再 1 个多月强行军超 1100 公里,时间是非常紧张的,即使沿途获得 5 国诸侯的军队,也只能是一小部分军队,当刘邦抵达彭城时,大量诸侯军队还落在后面。

刘邦军队真实数字大致就是,随何口中 55000 人 + 一小部分 5 国诸侯军队,56 万大军不过是夸大 10 倍的号称。

  • 下图为刘邦 3 月 -4 月,1 个多月强行军超过 1100 公里的行程:临晋(左冯翊)→怀县(河内)→修武(河内)→平阴(河南)→雒阳(河南)→外黄(陈留)→彭城(彭城)→沛县(沛国)→砀县(梁国)→虞县(梁国)

昆阳之战,王莽账面有 42 万人,但才动员 1 个月,实际不到 10 万人

刘秀的成名之战 - 昆阳之战,发生于公元 23 年,而王莽的兵力数字,历史爱好者耳熟能详的数字是 42 万人。其实捋一捋时间表,就知道水分很大,而且不少史料也明确记载了,王莽军队不到 10 万人。

(注)后汉书光武帝纪:三月,光武别与诸将徇昆阳、定陵、郾,皆下之。多得牛、马、财物,谷数十万斛,转以馈宛下。莽闻阜、赐死,汉帝立,大惧,遣大司徒王寻、大司空王邑将兵百万,其甲士四十二万人,五月,到颍川,复与严尤、陈茂合......时莽军到城下者且十万,光武几不得出。六月己卯,光武遂与营部俱进,自将步骑千余......
(注)汉书王莽传:四月,世祖与王常等别攻颍州,下昆阳、郾、定陵......遣大司空王邑驰伟至雒阳,与司徒王寻发众郡兵百万,号曰“虎牙五威兵”,平定山东......邑至雒阳,州郡各选精兵,牧守自将,定会者四十二万人,余在道不绝,车甲士马之盛,自古出师未尝有也。六月(可能错误,疑为 5 月),邑与司徒寻发雒阳,欲室宛,道出颍川,过昆阳......严尤、陈茂与二公会,二公纵兵围昆阳。

结合《汉书》和《后汉书》,时间表整理如下:

  • 23 年 3 月,刘秀等人攻下昆阳、郾、定陵等地。
  • 23 年 4 月,王莽开始动员全国州郡,计划 100 万人,最终决定 42 万人。
  • 23 年 5 月,王莽军队开始从洛阳出发,不久抵达“到城下者且十万”。
  • 23 年 6 月,6 月初一,王莽军队就开始被刘秀......

昆阳(今叶县)距离洛阳不远,但时间表一列,就知道王莽出兵仓促。

全国范围内动员 42 万人,少说要花费 1 年时间,结果 4 月动员,5 月从洛阳出发,路比较近,当月差不多在昆阳了,但这么急冲冲地出发,有考虑其它州郡的感受吗!

由于王莽军队才动员 1 个多月时间,其它州郡压根就没有到,就从洛阳出发了,所以昆阳城下有个屁的 42 万人,而《后汉书》直接记载“莽军到城下者且十万”,最多 10 万人。

(注)东观汉记:诸将遽请上,上到,为陈相救之势。诸将素轻上,及迫急,上为画成败,皆从所言。二公兵已五六万到,遂环昆阳城作营,围之数重......

此外,《东观汉记》记载昆阳城下的王莽军队才“五六万”,说明实际兵力数字浮动很大。王莽军队 5 月抵达昆阳,6 月初一就开始露出败像,9 月王莽就被砍死了。

淝水之战,从动员到兵败才 110 天,前线的秦军,不超过 20 万

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百万大军,差不多有 112 万大军,可惜又是个动员仓促的军事行动,从开始动员到兵败淝水,最多 110 天。

(注)资治通鉴卷一百五:秋,七月(7 月),郭铨及冠军将军桓石虔败张崇于武当,掠二千户以归......秦王坚下诏大举入寇,民每十丁遣一兵;其良家子年二十已下,有材勇者,皆拜羽林郎......八月,戊午(8 月 2 日),坚遣阳平公融督张蚝、慕容垂等步骑二十五万为前锋;以兖州刺史姚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州诸军事......甲子(8 月 8 日),坚发长安,戎卒六十馀万,骑二十七万,旗鼓相望,前后千里。九月(9 月),坚至项城,凉州之兵始达咸阳,蜀、汉之兵方顺流而下,幽、冀之兵至于彭城,东西万里,水陆齐进,运漕万艘。阳平公融等兵三十万,先至颍口......冬,十月(10 月),秦阳平公融等攻寿阳。
(注)晋书卷九孝武帝纪:八年春二月癸未(24 日),黄雾四塞......八月,苻坚帅众渡淮,遣征讨都督谢石、冠军将军谢玄、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等距之......冬十月,苻坚弟融陷寿春。乙亥(10 月 20 日),诸将及苻坚战于肥水,大破之,俘斩数万计,获坚舆辇及云母车。十一月庚申,诏卫将军谢安劳旋师于金城。壬子(11 月 27 日),立陈留王世子灵诞为陈留王。十二月庚午(12 月 15 日),以寇难初平,大赦。
(注)资治通鉴卷一百五:癸酉(10 月 18 日),克之,执平虏将军徐元喜等。融以其参军河南郭褒为淮南太守......十一月(11 月),谢玄遣广陵相刘牢之帅精兵五千人趣洛涧......秦步骑崩溃,争赴淮水,士卒死者万五千人......玄等乘胜追击,至于青冈。秦兵大败,自相蹈藉而死者,蔽野塞川......丁亥(11 月 2 日),谢石等归建康,得秦乐工,能习旧声......乙未(11 月 10 日),以张天锡为散骑常侍,朱序为琅邪内史。秦王坚收集离散,比至洛阳,众十馀万,百官、仪物,军容粗备......十二月(12 月),秦王坚至长安,哭阳平公融而后入,谥曰哀公。

112 万大军是个诏书上的账面数字,而结合《晋书》和《资治通鉴》,时间表整理如下:

  • 农历 383 年 7 月 x 日:苻坚下诏动员,百姓 10 丁抽 1 人。
  • 农历 383 年 8 月 2 日:苻坚任命苻融、张蚝、慕容垂等人率领 25 万军队为先锋出发。
  • 农历 383 年 8 月 8 日:苻坚出发,账面兵力是戎卒 60 多万 + 骑兵 27 万。
  • 农历 383 年 9 月 x 日:苻坚到项城,凉州兵到咸阳,蜀兵走水路,幽冀兵到彭城,苻融到颍口,用漕船 1 万艘。
  • 农历 383 年 10 月 x 日:苻融攻克寿春(备注 1)。
  • 农历 383 年 10 月 20 日:谢玄在淝水,大破苻坚。
  • 农历 383 年 11 月 2 日:谢玄回到建康(备注 2)。
  • 农历 383 年 11 月 x 日:苻坚逃回洛阳。
  • 农历 383 年 12 月 x 日:苻坚抵达长安。
(备注 1):《晋书》和《资治通鉴》的一些时间记载并不一致。《资治通鉴》记载苻融攻克寿春,是在 10 月 18 日,而《晋书》记载 2 天后的 10 月 20 日,谢玄便在淝水击败了苻坚。
(备注 2):可同样在《资治通鉴》里,洛涧之战和淝水之战都发生在 11 月,而 11 月 2 日,谢玄就回归建康,显然说明《资治通鉴》的时间记载违反逻辑,所以问题多半出在《资治通鉴》上。

苻坚在 7 月下诏,在全国范围内动员,命令 10 丁抽 1 人,但前秦核心领土,包括幽州、冀州、凉州、益州等州,差不多 200 万平方公里,因此光诏令传达到各个地方,就要几个月时间。

在诏令传达后,地方郡县政府就要按照 10 丁抽 1 人的比例,挨家挨户地抽调壮丁。而与抽调壮丁同时进行的,还有征集粮草、准备衣物、辎重车辆等等,这些事情又需要几个月时间。

幽冀二州的先头部队从 7 月下诏,经过数十天时间动员行军,9 月就抵达彭城。而最远的幽州距离彭城近 2000 里,说明幽州壮丁还没动员完毕,就仓促出发了,这人数是非常少了。其余凉州、巴蜀的情况也差不多。

而苻融督张蚝、慕容垂等人的前秦先锋 25 万人,从 7 月下诏,到 8 月 2 日就出发,肯定是让集结完毕的军队率先走水路出发,而后续军队还在集结中。

9 月,苻融等人从水路抵达与淮河交汇的颍口。但调集先锋 25 万人所需要的约万艘船,需要大量时间,可以参考一下解放军 27 军在渡江战役,花费 1 个多月,征集数万军队所需 800 多艘船只的情况:

因此 8 月 2 日,所谓苻融 25 万先锋在出发时,不但是后续军队在集结,连船只也在征集中。此外,颖水也并不宽阔,这约万艘船要是在颖水上航行,其船队长度至少连绵几百公里。

所以前秦先锋 25 万军队的情况就是,当苻融的先头部队在 10 月围攻寿春时,中间部队还在淮河、颍口、颖水不断水路跟进,后续部队却还在等待上船。由于颖水狭窄,又很容易引发水路堵塞。

苻坚就尴尬了,9 月他统率后续大军抵达项城时,引发水路堵塞,军队只能停滞不前。但这哥们在 10 月听闻苻融攻克寿春,就“留大军于项城,引轻骑八千,兼道就融于寿阳”,把大军抛在项城,只率领 8000 轻骑兵,改走陆路,强行军 600 里,赶到寿春。

  • 下图为苻坚把部队丢在项城,赶至寿春的示意图

10 月 20 日,前秦就兵败淝水,所以前秦 112 万大军的兵力水分,总结如下:

  • 前秦从动员到兵败,才 110 天。
  • 苻融先锋 25 万人走水路,由于船队太长,只有先头部队抵达寿春。
  • 大量船只集结,导致颖水堵塞,延缓行军速度。
  • 苻坚 10 月在听闻攻克寿春,把军队壮丁丢在项城,亲率 8000 轻骑赶到寿春。

所以前秦在淝水主战场,寿春 - 淝水附近的军队 + 壮丁,估计总人数不会超过 20 万人。

总结:形成数十万大军,足够的动员时间,是重要因素之一

其实诸如足够的动员时间等,一些客观条件要得到满足,理论上是能够拉出数十万,乃至百万大军的,但在历史上的残酷现实是,这些客观条件很难得到满足。

古代统治者往往等不及 1 年左右的时间,通常是这个月下诏动员,下个月或下下个月,军队就出发了,例如彭城之战,昆阳之战,淝水之战,都是这种匆忙出兵,匆忙结束的情况,这就导致实际兵力数字,与战前诏书上的计划数字相比,大为缩水。

再举一个生动的例子,五代十国的后唐末年,契丹南下,李从珂 10 月下诏北方全国动员,假定后唐约 1000 万人口,差不多 210 万户,按照 7 户出 1 兵的标准,就是 30 万军队。

(注)资治通鉴卷 280:(936 年)冬,十月,壬戌,诏大括天下将吏及民间马,又发民为兵每七户出征夫一人,自备铠仗,谓之"义军",期以十一月俱集,命陈州刺史郎万金教以战陈,用张延朗之谋也。凡得马二千馀匹,征夫五千人,实无益于用,而民间大扰

可此时后唐已接近崩溃,到 11 月,1 个多月时间才聚集 5000 人,马 2000 匹,不到李从珂计划数字的 2%,还闹得“民间大扰”。

所以在不考虑政府执行力、士兵逃亡、疾病、饥饿的情况下,光动员时间就能分辨古代数十万大军,或百万大军是否存在水分。

欢迎关注我的历史专栏:修正汉末三国和一些历史的偏差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如何停止喜欢上那些错误的人?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