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在富士康工作两个月,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图片:李狗嗨 / 知乎

富士康普通工人的真实工作状态如何?

李狗嗨,欢迎关注公众号"科研狗" 微信ID: researchdog

我有幸在富士康工作了两个月,之所以说“有幸”,是因为这两月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本科双非学校,大三的时候被学校以实习生的身份派到了烟台的富士康工厂实习(学校那年也因为这件事火了一把,上了央视新闻,所以我这届也是最后一届派去过富士康的,以后学校再没敢,我在这就不揭短了)。

为了证明,放一张我当时的员工卡。那年是 2013 年,中间换手机,很多照片都丢了,这张因为给别人发过,所以才留了下来,现在我将其视若珍宝。

刚到的时候,是新奇的,因为毕竟富士康在前几年的负面新闻太多了,总会有些好奇工厂里的工作和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没想到,一个月不到,我就有点坚持不住了,倒不是吃不了苦,主要是看不到希望

工作

我在富士康的岗位称为检测员,暴走大事件火了之后,我常常戏称自己是“三号流水线质检员李全蛋”。其实检测员和质检员是两个不同的工种,检测员在生产线上或线下进行工装夹具及产线的维护,身着浅蓝色工作服;质检员则更多地关注于流水线上的产品发生故障后的评价与报备,身着淡黄色工作服。

我当时工作的流水线主要任务是生产 Sony PS4 游戏机,一台 PS4 的各个零部件从电路板到外壳的组装,再到功能测试,最后下线装箱只需 10-20 分钟。虽然在到那之前我都不知道 PS4 是什么对象,甚至刚到时一度以为是 Photoshop 的某个版本,但最后我们也竟成了当时最先看到 Sony PS4 成品实体的一批人。线上所谓的“生产”,实质就是组装,生产线整条都是从日本引进的,我们仅仅是提供廉价的劳动力。

有多廉价呢?当时是一个月基本工资 1650,夜班 1.5 倍工资,周末两倍工资,小长假一般是 3 倍工资。但是,加不加班并不是你说的算,生产线如果有一半的人想加班,你就得上,否则得扣工资了(这个不同的厂情况不同,我那个厂当时是这样)。每月的 10、11 或 12 日将上个月的工资打到卡上(因为如果发工资的日期是星期六或星期天,那么工资会在礼拜五发。)这就有点恶心,因为如果你想离职,还得再把这个月的至少前十天都得干完,否则拿不到上个月的工资,富士康相当于押了你 12 天的工资。我还记得每到 12 日晚上的时候在 ATM 机前会排长长的队伍,那时移动支付远没有现在方便,大家只相信银行卡和现金。看取钱出来的人们脸上的表情,你能感觉到那种因为上个月的钱拿到了手上而长舒了一口气后的片刻安心与幸福。

平时一天工作的时间大概是 10 个小时,早上七点去接班,晚上六点下班,中间有一个小时吃午饭的时间。上班时,浩浩荡荡的人群从生活区跨过天桥到达厂区,每百米就会有安保人员维持着秩序,进入厂区后,人群如被分馏一般,被分成数条,大家到达各自的厂房,开始一天的工作。下班时,人群又像小溪一般,在到达天桥之前汇聚成一股,从厂区迁回到生活区。

在进车间前需要换静电服,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个薄薄的外套,手机等东西需要存到楼下的储物柜里,储物柜每个人会分配一个,过电子门时可能要摘眼镜和腰带,有个人会拿着金属探测仪扫一下,手机带不进去。而且绝对禁止拍照等行为。

午饭就在食堂里吃,大概花个 7 到 10 元钱,刷员工卡,钱会直接从工资里扣。一般我们会在半个小时吃完,然后赶紧回工厂休息一下,回不了宿舍,因为回宿舍至少得 20 分钟。产线上椅子都是固定数目,有的活需要一直坐着干,而我们检测员需要来回巡查所以没有分配座椅。因此,一到午休的时候,就会出现人多、椅子少的情况,所以我们一般在休息时候都就地而坐或卧。当时是夏天,所以中午午休时工厂开空调开挺大,地上冷,我们就到处找硬纸板铺在地上,裹紧静电服,就是么躺着,不过当时觉得躺的还挺惬意,居然还能睡着,可能是因为站的时间太长了。

到了一点钟,就开始下午的工作,工作难度不大,都是些拧螺丝、拔插头的活(没有丝毫夸张的成分,因为真的是拧螺丝、拔插头)。比如 PS4 游戏机,在流水线前端组装完毕后,会进行电路和功能的检测,其实就是将 PS4 放在一个工装上,台湾话称为“治具”,工装上的气动缸会自动将电源线、USB 线、HDMI 线同时插到 PS4 上,然后进行信号检测,但这经常出现插头对不准的情况。所以我们要拿个螺丝刀,看到哪个插头对不上或者插不进去的时候就去拧一拧、调一调,如是而已。但是,此工作并不轻松,因为治具的可靠性实在是太差了,前后 20 台治具排成两排,不间断地会有 PS4 运过来也有 PS4 运出,期间又不停会有插头插不上去的情况,所以现场一刻都离不开检测员。

除了我们这些实习生充当的检测员,线上还有富士康的正式员工,都是 20 岁左右的小伙子、小姑娘,来自山东的各个职业学校,他们大二或大三会有一整年的时间在富士康实习,富士康会给学校提成。学生毕业后有很多也就直接来这边上班,他们正式员工的工资能高一些,大概能到 3000 左右。和我合作的几个小伙子的工作是在所有插头都插上去之后,按顺序往 PS4 里塞光盘。每个光盘都完成特定的检测程序,如果发现其中有问题,因为有数据线通过 USB 口和电脑连接(每台治具对应一台电脑),电脑上会显示报错,然后质检员会根据这些报错将 PS4 送到下一程序,进行拆解、维修等等。他们每人一天能塞上万张光盘,橡胶手套一天内就需要换一次,因为光盘塞的多了也割手。

当时每一条产线一天组装几千台 PS4 不在话下,有的产线长为了绩效会刻意提高产线的运行速度,我见过最高的记录是一个白班组装 5000 台 PS4,每台 PS4 的光盘检测至少都得 4 张,也就是说,塞光盘的产线工人 10 小时需要塞两万张光盘!我有时看他们忙不过来会帮衬着去塞些光盘,他们在忙得过来的时候也会帮着我去调节一下治具,我们就这样无声地合作了 2 个月。这些痛苦的经历导致我现在也没玩过 PS4,看到 PS4 的广告都觉得恶心!

其实这些还好,两班倒是真受不了,学校一开始承诺不让学生上夜班,然鹅,3 周后还是倒了夜班,上了夜班后真的能够理解医务工作者的艰辛。我们学校下属的一个三本学院,当年强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学生进入富士康实习,不参加实习者将不予发放学位证。所有的学生都会被派到富士康流水线做高强度的廉价劳动力,很多女学生在上夜班后都出现生理期紊乱的问题,男生则是各种长痘或其他各种病。后来被央视曝光了,校方称:“主要让学生认知社会、体验生活。”而我有幸亲眼目睹,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过说真的,我确实是“体验到了真实的生活”。如果一个宿舍的舍友正好和自己分别上白、夜班,一个月都见不上面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那俩同住一室。

生活

因为平时工作站着实在太累了,所以一有时间基本就是睡觉,我们这些实习学生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顶多是去海边走走。刚入职的小夫妻为了攒钱,周末几乎不休息,因为工资能多一些,不过他们也说,天天加班,就算赚了钱没时间花,想买个心水了很久的物件,钱早就攒够了,却没有时间和对象去市里逛个街。而对于厂子里稍微年纪大一点的,结了婚的都在操心孩子的吃饭、上学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年纪再大一点在担心后面公司会不会裁员把自己给辞退了,聊天内容都是满满的负能量,所以一般也很难和他们聊得开心。

当时最开心的可能就属周末大家一起去旁边的麦千车超市购物。当时感觉这就是生活,对生活的要求就已经那么低了。我也是在那里第一次看到了生活与生存的区别,而那段时间应该就只是在生存

虽然生活区和厂区之间只隔了一条街,但生活区的治安状况实在堪忧,尽管生活区有很多警察和保安,但是打架斗殴时有发生,晚上我们都不敢在外面逗留,经常会看到一帮乌合之众拿着钢管不知道想去找谁麻烦。后面事实是确实发生了打架斗殴致多人死亡事件,当时我们刚刚实习结束回校,具体死亡数目到现在都是个迷。

生活区有警察厅、有医院,我有次上夜班上吐下泻,被两位富士康的同仁带到的医院,把医生从睡梦中叫醒,给我开了一剂止泻药。那两个同仁,一个名字叫文超,另一位叫伟鹏,文超在富士康工作了 3 年,而伟鹏则是在富士康工作了 6 年的员工,当时他们是“师二”。富士康有很明确的等级划分。员一、员二、员三,师一、师二。。一直到师十几。普通员工社招进来是员一,专科毕业进来是师一,本科是师二,研究生是师三,后面就看本事慢慢往上什。

文超是专科毕业,所以进来就是师一,而伟鹏则没有读过大学所以是从员一级做起的。他们和我年纪相仿,加上同为 5 号产线的检测员,没多久我们成了好朋友,他们对我的经历很感兴趣,在后面我准备考研,他们会问我考研都考些啥玩意,他们能不能考。后来我说要考数学、英语、政治和专业课,他们说其他太难了,就政治还凑合,在没事的时候偏要拉着我给他们讲政治,我一不小心成了他们的马哲老师。

为了让他们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背下来这些马哲,我尽量地去找现场实例,也花了些心思,当然对我自己理解马哲也带来了很多好处,比如,我会跟他们说,资本主义里的剩余价值,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告诉他们“剩余价值是指剥削劳动者所生产的新价值中的利润(劳动创造的价值和工资之间的差异),即‘劳动者创造的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的劳动’。”他们对这些特别感兴趣,因为他们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天天被人剥削的劳动者,去创造本应该属于他们却被资本家夺走的剩余价值。除此之外,他们还学会了很多,甚至会用里面的原理来“教训教训”我,比如,我说我想看看其他流水线生产了多少,但是现在走不开。他们会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去看,我帮你盯着。每每想起这样的对话,就觉得很有意思、值得回味。到最后他们竟也知道了物质第一性原理,以及质量互变规律等等。他们也是如此好学,却因为生活所迫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现状,因为没有留下他们的电话,后来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因为富士康有大部分基础设施,所以平时生活基本不需要走出厂。可以完全脱离外界是世界。渐渐的,有的人会和外面隔绝联系,成为尚且还有思想的“机器”,放弃了梦想,渐入麻木的状态。

对我的影响

在富士康工作了一个月后,我坚定了考研的目标,因为当时觉得如果以后这样下去,自己铁定废了。

我害怕等我到 40 岁,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被富士康这类的劳动力廉价且密集型的企业辞退,到时候我只会在生产线上拧螺丝,身无长物,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那时的自己和家人,我也理解为什么富士康会有那些负面的新闻了,因为那种绝望感我当时能深切体会到。对于那些选择轻生的富士康员工,有人会说:“对自己和家人不负责”之类的话,但是这些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说这话的人肯定没有体会过那种灵魂被抽空的绝望感。

不过还好我及时认识到了这一点,知道要去改变现状,而当时我能想到的改变自己的方式就是考研。虽然本科成绩还行,但本科学校没有保研资格,所有学生都只能靠考的方式。

和我一个宿舍的几个一起去的同学也开始了考研复习。

我抓住工作休息的间隙背考研政治,后来有一次被人看到,还被奚落了一番,这反而更加激发了我的斗志。

从富士康回去已经 9 月 14 日。考研时间是第二年的 1 月 4 号和 5 号。已经剩下不到四个月时间了。但每当我想放弃、想缓一下的时候就会想到工厂里冰凉刺骨的地面、会想到那个往 PS4 里塞光盘的 20 岁小伙子无奈的眼神、会想到那个嘲笑我背政治的产线长鄙夷的阴笑,我就又焕发了精神,这种刺激是持续性的,所以那不到 4 个月的时间里效率奇高,光数学全书就前前后后做了三遍。

后来我考到了西安交大的机械专业硕士,再然后硕博连读,现在公派留学到加拿大 UBC 进行博士联合培养,我很喜欢也十分珍惜现在的生活。富士康的那两个月就这样决定了那之后我这五年的路,我大概是被富士康逼成了现在的模样

(说一下最后的考研情况:班上大概 20 个人到了富士康实习,后来 4 个考上了 985;3 个 211;还有其他 5 个虽然没有进理想的高校但也读了研,是学院有史以来考的最好的一次。)

看到很多人说,在富士康工作一段时间让他最后奋发图强了。给那些想考研又没动力的支个招,不如考研前一年或半年去趟富士康实个习,说不定会事半功倍。(手动滑稽)

有人想听的话,我继续补充,没有的话就到此为止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如何停止喜欢上那些错误的人?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