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有时候,你甚至可以把黄油当少女漫画看

图片:蓝莲安 / 知乎

蓝莲安,冷·酷,但还是要恰饭的。

很多年前,黄油界还不像现在这么萧条的时候,隔三差五就要有人问一个问题:怎么还有女玩家玩黄油。

现在,没什么人问这个问题了,因为男性黄油玩家也不多了。

我个人至今依然坚持一点,不同于轻小说,黄油这种“玩家自己通过选项决定结局“的剧本与玩家间的互动方式,是无可替代的。除却部分纯粹为了社保而存在的游戏,为了全处全收而来玩游戏的代入狂,大部分人玩大部分黄油的目的,归根到底是来亲身体验故事的,这无关性别或是性取向。当然,故事类型和画风的确会对性别做一定筛选,比如我今天的这篇游戏不用玩,介绍的就是一部普通女性也能享受其中的男性向黄油——『PARA-SOL』。

看呐!女主角多可爱啊!!男主角多帅啊!!这构图多少女啊!!

但这真的是一部男性向游戏。

『PARA-SOL』是 ROOT 发售于八年前的游戏,但它的 CG 今天来看也不会觉得过时。稍微有点阅历的黄油玩家应该对 ROOT 旗下大名鼎鼎的『无颜之月』与惊天大雷『桃华月惮』非常熟悉。『PARA-SOL』秉持了 ROOT 每一作都男帅女靓的传统,还有着高质量的配乐。本文最初也是为了在《二次元音乐》上做它的音乐赏析才写的。

可惜的是『PARA-SOL』的风评也继承了前几作的情况——比较微妙。其反人类之处体现在很多方面。首先整个游戏的核心是一个名为 chronicle 的系统,内含游戏的诸多名词解释和须知,这些内容将几乎默认为已知条件开展剧情,也就是说,如果没找到这个系统或是没读完里面列了八页的注释条目,会完全对游戏内容不知所云。其次,本作的所有线路剧情是完全一样的,区别是通关后对应的女主角在 chronicle 会新增 event(内容你们懂啦),而在 chronicle 读完关键隐藏剧情后,才会触发本作类似于谜底的内容“谷田部东吾的日记”。也就是说,谈恋爱的剧情和主线的分开的,这一点其实有违我上面提到的“玩家选项决定结局”,不过,第一女主和男主角的恋爱发展还是非常少女的,可以说是站对 CP 狂吃糖,站错 CP 只能吃屎……也不至于,还是能在 chronicle 里吃糖的。

从剧情质量来说,『PARA-SOL』一直在强调“家人”(其实就是把后宫说得好听点而已吧!)这个概念,所以有大量日常剧情,但是日常和打斗相结合的效果又稍微有点混乱,读完下文的流水账可能感觉尤为明显,但如果自己去玩的话,其实情况倒还好。本作从可攻略角色到配角都有自己的鲜明特色,男主角木讷又脱线的性格也有可爱的一面,最大的问题在于,兜兜转转一圈打到结局,『PARA-SOL』依然有许多设定挖坑不填,依然有部分内容未经解释。假如大家看完全文还有一头雾水的地方,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将锅全部推到 ROOT 身上的。

老样子,这次搬运去掉了音乐介绍的部分,由于要配合 BGM 的感觉,剧情介绍的部分依旧会写的比较矫情(来自 N 年前的我矫情 ver.),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了。

直接跳过字看 CG 也行的,讲真。

—————————————————正文分割线————————————————

【龙之麟乃】

注:本文每段落标题为原作选项章标题

皮肤黝黑双手染血的男人,是为阿辽沙。

美丽无暇垂死的女人,是为姬音。

母亲,他这样称呼她。而他,刚刚亲手杀死了她。

神情恍惚间,阿辽沙遭遇战斗,失败,重伤,坠落,他在海里慢慢下沉,带着母亲临终托付给他的“东西”,让他作为哥哥好好守护的“东西”……

上岸,报告,垂死,绝望,阿辽沙这个男人的一切,便在此处终结。

雨夜,筑波空无一人的公路上,随身带着伞正驾驶着车辆前行的男人叫藤田小次郎。他正面临着两名人狼的追赶。战斗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以车辆报销的前提轻而易举地取得了胜利,但却让中意此车、负责接应的少年管家夏姆不满赌气,于是只能步行前往目的地:世界企业夏洛克(S 社)创立者谷田部幽谷孙女们所居住的大宅。

藤田小次郎名义上的身份是谷田部姐妹的远亲,实际为 S 社开发中的量产型生化人,此行他的目的是作为“家人”加入谷田部家帮助谷田部家姐妹,缓解她们、尤其是姐姐谷田部乃爱的压力。由于几天前乃爱因妹妹美海被欺负的缘故,在学校植物园失控暴走伤人,小次郎的行程被紧急提前。

这一计划完成的并不顺利。“不谙世事”的小次郎的行为逻辑总是超越常人的理解范围,所以乃爱对他这个一进门就抱起美海的“可疑人士”有着强烈排斥。妹妹美海倒是一见小次郎就分外亲昵,可却唤他为阿辽沙——一个他极力想撇清关系的名字。

地点不明的宫殿和用途不明的放映机,是一个正与自己对话的奇怪剪影,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最后,他让“我”看自己的手机。

液晶屏幕上写着:Save our Ship。

【令生命进化之物】

对小次郎来说,阿辽沙是他为了完成作为家人的工作而不得不被“移植其记忆”以借鉴经验的人。阿辽沙是第一代同时也是第一个被称为“阳伞”的寄生士兵,“阳伞”一般都拥有不同于普通人类的特殊能力和战斗力,然而阿辽沙最初并未表现出明显的特殊能力而被视为失败品。多年前,在爱马仕这一秘密组织旗下各企业(主要为 RS 社和 ME 社)的一系列明争暗斗后,阿辽沙成为了谷田部家的护卫,被谷田部夫妇收为养子,视作家人看待。

世界上一直流传着一种名为流星病的疾病,其诱因为宇宙间的维亚·诺亚线,患者受其影响轻则神经错乱,重则发生变异,谷田部夫妇的女儿美海由于心灵感应能力太强因而饱受其害,但只要阿辽沙在她的身边,她就可以安然无事。于是阿辽沙作为东吾的养子入住,谷田部夫妇将之视如己出,直到某日阿辽沙接到袭击 ME 社的任务。按照计划阿辽沙本该带回在 ME 社内的母亲姬音,可最后他却成为了杀母罪人并死去。谷田部夫妇则因为一场飞船空难双双身亡,仅留下美海一人因为被隔离在特殊装置内而幸存。

接着,便是这多年后的“重逢”。

尽管乃爱对于小次郎莫名其妙的入住愤怒不已,表示一定要将这个一进门就自说自话的陌生人赶出家去,但实际上她并不知道,每晚跟自己通过手机通信,相当于她心灵支柱存在的“卡匹先生”就是小次郎。

与寡言少语总是戴着耳机的美海不同,身为校园偶像的乃爱一直缺乏对“家”的实感,总是通过给物品贴上自己的名字来寻找安慰。她被告知自己在三年前的事故里受伤失去了记忆才会产生这种现象。实际从暴走状态清醒过来后乃爱也会失去记忆,所以她从不知道自己拥有惊人的攻击力。为了平稳一直生活在不安中的乃爱的情绪,东吾的手机被作为遗物交给了乃爱,自此她开始了与联系人列表里归类为家人的“卡匹先生”每天的短信交流。尽管自我认知还不完善的小次郎只是笨拙地模仿着谷田部东吾的口吻给乃爱答复,可这对乃爱而言已是极大的安慰。

吵吵嚷嚷间,谷田部家新的一天开始了。

【过去人类诞生于之】

以家人的名义,小次郎在搬入的第二天便伪装成学生和乃爱及美海一起上学,早上还亲自给全家熬了麦片粥,但非常难吃。在校期间他接到夏姆的紧急联络,告知一名十分危险的第一代阳伞米沙正在接近学院,同时学院进入紧急防护状态,通知所有学生进入教学楼的教室避难。由于美海因为戴着耳机没有听到通知,外出寻找她的乃爱与美海还没来得及躲进教学楼便遇到了米沙。

米沙是一名拥有小孩外表,行为举止都如野兽一般的“阳伞”,但奇怪的是他却称呼乃爱为妈妈并对她相当亲近。在属于“阿辽沙”的断断续续的回忆里,也有与米沙交战的记忆。出于保护乃爱的缘故小次郎与米沙展开战斗并负伤,但战斗很快被乃爱制止。米沙本打算在乃爱身边做更久停留,却因察觉到“不好的气息”突然撤退。事后,小次郎向乃爱隐藏了事实,称米沙只是普通的流星病患者,乃爱则对米沙的病情非常担心。

经历了种种事件后,乃爱最终决定接纳小次郎。谁知第二天家门口又多了一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藤田和香,她自称是小次郎的表妹,并表示会担当起一切家务。和香同样称呼小次郎为阿辽沙,她的真实身份实际为第一代阳伞玛嘉,拥有“能够砍断一切”的剑。和香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活泼开朗的人格不过是“演技”,没有心的少女玛嘉才是她真正的状态。多年前阿辽沙在执行任务时曾与她相遇,并赠与她爱心发饰作为两人羁绊的证明。那次任务之后,和香被谷田部幽谷的旧交竹内虎次郎收留于竹内农场,此次她正是为了小次郎才突然出现在谷田部家。

虽然小次郎对于不时会在脑内冒出的阿辽沙的记忆非常抗拒,但他还是将和香作为“家人”接纳了下来,由于厨艺精湛的和香几乎是救星一般的存在,乃爱也出乎意料地爽快同意了这件事。就此,“家人”又多出一名成员。

【使吾从人变为神】

在每周谷田部家例行的身体检查中,小次郎向藤田博士的孙女,负责检查的立原翠提出备份自己的记忆,以便于下一位作为接任者的“生化人”使用。立原翠对他的决定很不以为然,但还是接受了下来。

闲来无事时,小次郎经常会去学校的植物园帮忙,那里的顾问老师田丸优芽同样是阿辽沙的旧识,她认识 S 研的许多重要人物,同时与立原翠也有着协助关系。在植物园的内部其实还有其它构造,连同深处池塘里那成分奇特的水一起,都让小次郎心生抗拒。

小次郎来植物园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保护美海。与拥有着亲密好友蕾切尔,正忙着筹备与 ME 社创业者家族成员朱利安竞争学生会长的乃爱不同,讨厌人多的地方、觉得说话很麻烦的美海经常一个人躲在植物园内的大荷叶上睡觉,并被园艺部的成员们爱称为妖精。某日,优芽在自己关闭的实验室里发现了之前她一直寻找的小狗,但它已经因为误食阳伞细胞而发生变异,它对眼前所有人展开攻击,此时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美海恰恰处于离狗最近的位置,而小次郎所站的位置离美海又太远,危急时刻陷入暴走模式的乃爱从外面冲入,但狗和乃爱的攻击均被一个陌生男人拦下,同时赶来的还有拔出剑的和香。

最后狗被制服,乃爱清醒过来,男人自称是新来的法语老师裘斯塔,告诉乃爱她因为遭到狗的攻击,掉入池塘受惊过度所以暂时失去了这段记忆,乃爱对裘斯塔成熟优雅的言行举止产生憧憬。同时小次郎则认为这个男人并非只是普通的老师,考虑到他和朱利安似乎是从属关系,很可能他也是一名阳伞士兵。

【但远古,一切的“成果”】

和香为大家准备的便当让竹内虎次郎的孙子桃太郎和他的朋友兵武的大加赞赏,众人无意间聊到不知乃爱是否擅长料理,这让乃爱决心挑战做饭,其结果是整个厨房遭到毁坏。

修缮厨房需要时间,虎次郎提议谷田部一家去他朋友处进行温泉旅行。这原本该是非常快乐的一天,但晚上旅馆却遭到人狼(第二代阳伞)的包围袭击,和米沙一样,他们同样称乃爱为“母亲”并试图带走她,在小次郎的奋力迎击及玛嘉的救场下,纷争总算被暂时平息。面对乃爱的疑惑,小次郎依然仅称那些都是流星病患者发病时说的胡话而已。同时,小次郎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得不听使唤。

每周例行的体检后,小次郎遇到了名女演员,同时也是第三代阳伞阿贝耶,她看起来神经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同时告知小次郎他的死期已近。

流星病高发时段满月的日子到来,桃太郎出于对人狼之类传说的热爱和兵武外出调查,遇到袭击后被一名神秘女子相救。第二天这名女子出现在植物园并与小次郎相遇,她的真实身份是第一代阳伞琉达,与阿辽沙同样是旧识,如今直属于 RS 社,来此是为了给参与流星病计划“欧洛伊奈斯 2”的相关人员担任警卫。自温泉事件后,筑波正在变得越来越动荡。

某个雨天,小次郎、乃爱、美海、和香和夏姆一起躺在客厅睡觉休息。待大家醒来时夏姆依然处于沉睡中,同时筑波发生了大面积停电。实际夏姆的真实身份是量产型生化人,没有性别,他单方面与拥有抵消维亚·诺亚线能力的半生物欧洛伊奈斯以心灵感应相连接,是欧洛伊奈斯作为人类积累经验的终端。这一次短暂的休息,让夏姆第一次体验到了睡觉的感觉与被摸头的温暖。

【之后,无例外的死灭】

七夕到来,谷田部家准备矮竹和短册写上各自的愿望,美海的愿望是大家能一直在一起,这给了小次郎很大的震撼,同时却又让他不安。大家都在逐渐融入家庭之中,就连之前每晚都会在院子里砍碎树叶来发泄的和香最近也停止了这种行为,但小次郎却始终怀有心事。看了小次郎写下的愿望的夏姆点穿了他的犹豫,告诉他一个家庭里担任父亲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早死是不行的。当晚,在乃爱通过翻旧照片发现了属于自己的某个“真相”。

乃爱开始变得心事重重,同时校内开始蔓延她与裘斯塔走得很近的传闻,蕾切尔也私下找小次郎谈话,担心乃爱要去和裘斯塔告白,小次郎听闻此事变得心神不宁,回家后因为这件事与乃爱起了冲突,实际乃爱只是因为遇到烦恼去找裘斯塔商谈而已,小次郎的做法让两人陷入冷战。晚上小次郎接到乃爱发给卡匹先生的消息,询问他是否就是阿辽沙。

整整一天小次郎都在犹豫该如何回复这条短信,明明只要简单的否认即可,他却无法做到,乃爱也因为卡匹先生第一次没有回信而变得无精打采。在小次郎又一次握着手机踌躇不定时,身体忽然因为最近到了负荷的缘故一下变得麻痹无力,偏偏此刻乃爱又发了一条消息给卡匹先生,听到短信铃声后,乃爱得知了卡匹先生的真实身份就是小次郎。

最后乃爱决定直面自己的心情,她告诉小次郎自己对卡匹先生一直抱有恋心,而得知小次郎就是卡匹先生时其实感到非常高兴,面对乃爱的示爱,小次郎明明知道自己无法给她未来却依然没能克制住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给这个家庭制造回忆。

再做否认已经没有意义,小次郎发现,自己正在越来越害怕死亡的到来。

【其真正存在的理由为何】

学期结束,乃爱成功当选学生会长,暑假开始。小次郎为了不留遗憾将整个假期安排满了各种活动。在大家一起去室内海滩聚会的时候,蕾切尔宣布了她将出国深造的消息,乃爱虽然感到寂寞但还是对她表示祝福。

此时朱利安突然出现向乃爱告白,他表示自己很快就要出国,希望乃爱能和他约会一天留下回忆。小次郎对此竟然表示支持,于是乃爱赌气答应了朱利安的约会要求。

约会当天,小次郎等人布下天罗地网监视整个约会的行程防止朱利安对乃爱不轨,不过一整天都没发生什么问题,临近告别时,朱利安忽然发作流星病,小次郎追出后发现他已经变异失去人形,后被赶来的战斗生化人 RO·R 制服。

学期开始,琉达告知小次郎爱马仕的大小姐诺拉近期到了筑波,“欧洛伊奈斯 2”的计划是由夏洛克和 ME 社同时展开的,夏洛克社由于几年前谷田部东吾的死亡而进度缓慢,ME 社依靠具有预知能力的阿贝耶的手段已经进入最终实验阶段,对此恐怖组织潘多拉为了破坏这项计划的进行正蠢蠢欲动。随后裘斯塔告诉小次郎在他前往谷田部家的那个发生流星病的雨夜,实际是为了掩饰他们将阳伞细胞培养机“生命之树”带入筑波的事实,而裘斯塔怀疑阿贝耶正在策划着什么可疑的事情。当小次郎问及为何裘斯塔要告诉他这些时,他仅以“因为你是被母亲选中的人”作答。之后,裘斯塔辞职离开了学校。

【吾已解开其中奥秘】

以想成为好妈妈为由,美海向和香要求帮忙做饭,结果切到手指,小次郎见状指责和香不该让美海拿刀,和香受到打击。当晚,发生和香持刀夜袭美海事件,美海告知小次郎,她能感觉到和香的心在哭泣。无计可施的小次郎打电话给竹内虎次郎让他带回和香。虽然他认为这个决定是为了和香好,但很快便感到了后悔,因为这不是对家人该做的事情。

次日清晨,和香如往常一样摆出开朗的笑脸,和大家一起上学放学,只是显得心不在焉,最后甚至笑着哭了起来,心疼的桃太郎突然向和香告白然后脸红着离开,众人不欢而散。晚上,虎次郎以小次郎竟然让和香流泪为由来接走和香,此时和香已经恢复到当年没有感情的空洞状态,和香走后,小次郎看见了她掉在地上的心型发饰。

在被桃太郎因为和香的事情揍了之后,小次郎做了一个梦,梦里恍惚间他来到竹内牧场探望和香,他听见自己心底的另一个声音不断地嘲讽自己,说他赶走和香不过是在自我逃避,因为和香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关于阿辽沙的事。转过头去,他看见了染血的心型发夹,和不断蔓延的血迹……醒来后,他试图去喝一杯水镇定情绪,结果在院子里发现了衣着单薄正在淋雨的和香。

取下绷带的和香气若游丝地问小次郎,“猜猜我是谁”。这是之前和香最喜欢跟小次郎玩的游戏,尽管这根本是没有悬念的游戏,会来后院散心的一直都只有小次郎和和香而已,但这却是不停模仿着他人人格的和香证明自己存在的凭借。在雨里,和香向小次郎哭喊着明明她的心在滴血,却没有人会为她包扎伤口,阿辽沙明明说过自己会成为和香的剑鞘,可为什么她最终依然是独自一人。小次郎最终决定直面自己所逃避的一切,将和香重新接回家中。

【在吾未成龙之前】

变成豹形态的米沙突然袭击谷田部家,小次郎与和香外出迎击,他们感觉到米沙正被别的“东西”控制。同样身为最强第一代阳伞的和香与米沙展开了一场恶斗,虽然和香拼死抵抗,可战场依然陷入僵局,同时,小次郎感觉到了远方有一道令人恶寒的视线正注视着此处。

和香快要不支,夏姆驾车前来将米沙撞到一边,下一瞬间从那股视线的方向射来激光,刚好击中夏姆和米沙,米沙的身躯渐渐消解,车的残骸里浑身是血的夏姆平静地要求小次郎最后再摸一摸他的头。夏姆死亡,和香重伤,立原翠等人赶来将他们回收,小次郎则飞驰回家确认乃爱与美海的安危。

此时乃爱和美海已被阿贝耶带走,小次郎根据琉达提供的线索前往 ME 研究所,在那里他遇到了阿贝耶和外形如小丑一般的阳伞萨沙。萨沙的能力是增殖细胞,只要有阳伞细胞就能造出同等能力的分身,并能以心灵感应做链接,依靠这个能力,RO·R 的士兵均被阿贝耶控制,局势压倒性的不利。为了将小次郎逼到绝路,阿贝耶被当作弃子抛弃,她操控着士兵杀死自己后,留下让所有士兵杀死乃爱的命令,美海奋不顾身地阻挡在乃爱身前,焦急间小次郎不知为何在乃爱和美海身前形成了一层防护罩,然后昏死了过去。

【闻吾声者速速前来】

小次郎陷入回忆之中,一切前因后果终于被揭开。很久以前,爱马仕一直在寻找名为龙鳞的圣物,但这件东西却被名为巩特尔的科学家盗走,由此,他获得了神的智慧,一手创造了壶研究所,以及同时兼具美貌与智慧的女神、阳伞、生命之树和欧洛伊耐斯。后来该机构被爱马仕击溃,巩特尔被杀死,这些研究成果被分散到了各个会社之中。

姬音和表面为爱马仕大小姐的诺拉同为女神,前者作为阳伞们的“母亲”,拥有支配通过自己诞生的阳伞的能力,引起诺拉的嫉妒,于是诺拉在多年前通过心灵感应操控阿辽沙杀死了姬音,而最终姬音托付给阿辽沙的东西就是乃爱。

东吾的妻子也曾是“壶”的女神之一,在阿辽沙前往执行最后的任务前,东吾等人感受到宇宙空间站的呼唤,于是举家向宇宙进发接着遇到空难。实际那名召唤者就是巩特尔,他同时也是贯穿全作,通过欧洛伊耐斯与小次郎建立了连接的“放映机中人”。

弑母事件后,继承了姬音全部能力的乃爱被夏洛克回收并被设定为美海的姐姐,直到她在七夕当晚发现家人过去的合影里没有自己之前,她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另一边,RS 社使阿辽沙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将其与欧洛伊耐斯的终端安放在学校植物园中的水下,通过欧洛伊耐斯增幅阿辽沙的心灵能力从而使得阿辽沙能够远程操作小次郎的身体,不过阿辽沙出于弑母的罪恶感陷入封闭,被心灵感应力强大的诺拉玩弄于鼓掌之中。

恍惚间,阿辽沙看见美海出现在这片精神领域,她将阿辽沙从自暴自弃中抽醒,告诉阿辽沙他正在和乃爱战斗,乃爱已经扣动进化的扳机,很快就要超越人类的负荷变成非人形态。在美海的帮助下,两人一同逃离了精神领域内诺拉的囚禁。阿辽沙夺回了自己的肉体,只是为时已晚,身负重伤的乃爱已经长出翅膀,失去了人的外表。小丑带着当时杀死夏姆的怪物出场,但被阿辽沙用自己“护盾”的力量弹回,一切终于恢复平静,但是潜伏在筑波居民体内的阳伞细胞正在发生暴动,为了阻止这一切,乃爱消失在光芒之中。

在漫天飞舞的白色羽毛中,小次郎和美海一点点的找寻着乃爱的影子,最终将她接回了家。

游戏尾声,配合着羽毛飞舞的纯白画面,很有一丝光芒和神圣之美,一切终于归于平淡,但却是明媚而温馨的。小次郎撑起伞,带着美海走过一个个乃爱停留的地方,车站,公园,坂道还有家。打开门,回忆的画面慢慢浸入,过去阿辽沙第一次来谷田部家时谷田部夫妻的音容笑貌此刻与现实重叠在了一起,这里变成了星的海洋。小次郎轻轻蹲下,举过伞,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会有人找到她,迷路的孩子在这里终于回到了家。

关于他们幸福的家庭故事,将从这个新的起点,一直继续下去。

结果到最后也没写少女漫画在哪里呀!

好奇的话,大家试着玩玩看好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如何停止喜欢上那些错误的人?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