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几十辆大货车连环爆炸,张家口这起事故有些耐人寻味

图片:央视新闻 / 新浪微博

张家口化工厂爆炸事故已致 22 死 22 伤,现场救援情况如何?事故原因可能是什么?

孙亚飞,分子美食家/专栏http://zhuanlan.zhihu.com/renchouduodushu

一上午都在翻阅关于这一事件的各种信息,实在是揪心。

照例还是先了解了一下企业的相关情况(在官方途径搜索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就图方便直接用了软件,转帖出来应该不涉及侵权吧?)。

这是涉事企业的基本情况,可以看得出来,主营项目是氯碱工业以及相关上下游产品。

在一些关于这家企业的介绍网页上,提到该企业是全国石化企业 500 强。年报中显示该企业参保人数达到了 1466 人,也足以看出,的确是一家大企业。销售额与利润,企业选择不公示,网络上的一些只言片语提到是在十多个亿的销售额,利润不明。考虑到近些年 PVC 过剩的行情,估计亏损的可能性大。

企业的股东只有“昊华资产管理”这一家,而“昊华”的股东又是“蓝星石化”,但是

实际的股东应为“中化工”与“泰康”,也就是说,属于国企性质。

不过,网络上对于该企业,依然有很多是以“重点民营企业”称呼。

所以,我们大致能够看出,该企业原来是个地方性民营企业,但是在经营压力之下,将企业卖给了国企,管理团队由中化工集团委派。

了解了企业的相关情况,我们大致可以做一些推测。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可能性很多,推测不可能面面俱到,被打脸的概率很大,所以我想借此重点说说安全生产的事。

首先,涉事企业主营产业是氯碱,最核心的工作很简单,但也是化工业基础之基础。简单来说,会做这么几个工业:1、电解浓食盐水,两极分别得到氯气和氢气,并得到浓碱溶液,这个是高中化学中的经典考题,一步得到三大基本原料,也是“氯碱工业”这一名称的由来;2、氯气和氢气除了分别销售之外,另一大用途是合成氯化氢,氯气通入氢气中燃烧,这也是高中化学的考点;3、氯气和烧碱可以得到次氯酸钠;4、从煤矿工业采购电石,也就是碳化钙,由碳化钙与水反应,得到乙炔;5、乙炔与氯化氢反应,可以得到氯乙烯,副产物为二氯乙烷;6、氯乙烯经过聚合,得到聚氯乙烯,也就是 PVC……

以上便是氯碱工业的基本流程,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涵盖了该企业的经营范围,剩余的芒硝、石膏等,基本是尾料处理之后的产物,并不是核心反应。

这些产品中,容易发生爆炸的主要有:氯气、氢气、乙炔,以及电石。

在相关新闻报道中,都有一个明确的词语是“厂区附近”或“厂区外”,并将火灾源确定为“危化品车辆”。一般来说,工厂自己生产的产品往外销售,那么运输车辆应该是在厂区内装货,然后离开厂区;而外购货物,车辆会在外面等候,等到允许进入之后,才会进入库区卸货。

由此可见,运输车辆并不是在装卸货的时候发生爆炸,那么只有可能是在刚装满货物外出或等候时发生爆炸,并且更可能是后者,也就是说是运输车在等候时发生了爆炸。

但是,由于涉事企业已经是最基础的工业了,除了电石以外,其他货物都没有必要外购,只可能是对外销售。而电石虽然也很危险,但也是遇水易爆,而出事的时候张家口的天气非常干燥也非常冷,除非人为泼水,否则不会出现爆炸。

这样看来,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仍然不能排除的一种可能性是:危化品运输车在装满货物之后,已经离开厂区,但是因为防静电措施没有做好,产生火星并引发火灾。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盛华化工并不是涉事企业,因为车辆是在厂区以外,并不一定就是给该企业运输货物,无论是进是出。因此,我检索了一下实际地形,发现在该企业的东北方还有另一家化工企业。

实际距离不足一公里,估计两家企业的院墙是相邻的。

同样,查阅了一下该企业的经营范围与实际控制人。

可以看到,主要经营产品是氨水和液氨,以及一些乙酸的副产品,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看名字应为父子二人。2017 年,该企业有过一次变更,经营范围从氨水(食品用)一下子扩增到现在这样,产品线丰富了很多。不过,考虑到该企业的规模,乙酸应该不是自己发酵或生产,而是买的粗产品,经加工提纯后,用以生产酯类,估计相关的醇类也是外购。

所以,我比较怀疑,媒体在报道时,可能只注意到位置在盛华附近,但是没有确认涉事车辆到底是装的什么货,也没有确认他们是给哪里送货。其实相对来说,鼎富涉事的可能性更大,起火车辆给他们运输的是液态易燃物(很可能是醇类),运输过程中导致灌口出现松动,有一些原料出现滴漏现象。停车等待时,原料在一个地方蓄积,并且挥发性较高,密度较大,靠近地面位置的可燃物就越积越多,等到排队完成,车辆准备启动卸货,一打火,就发生了爆炸。

以上所有猜测,均是基于所有程序全都符合正常流程,且没有人为作死的现象。如果存在人为因素,那就更难判断了,在此不做恶意推测,比如危化品司机会不会抽烟这种情况。

如果事实与我所猜的接近,那么说实话,我觉得这个事对企业而言挺冤枉的,但是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首先一点是危化品车辆的管理问题。多年前我父亲曾经应聘过危化品车辆司机,是运送二氧化碳气体。他很早就拿了 A2 驾照(早期的 B 照),估计当时的生涯驾驶总距离超过 200 万公里,所以很轻松就应聘上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于是拿着危化品的简介就打电话给我,问我“二氧化碳”的情况,还问了句为啥“非易燃无毒气体”也是危化品。我当时一听就急了,跟他说了几个事:一、爹啊你也没危化品的证儿,上路也算是“无证驾驶”,被逮住是要坐牢的;二、二氧化碳运输的时候是高压状态,也是会爆炸的;三、虽然二氧化碳无毒,但是浓度高了一样会死人。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项工作,因为考证对他来说实在有些为难,尽管这一工作的薪酬是我当时的好几倍。

这件事告诉我一个事实,国内危化品运输业真的很缺人;但是也给了我一个警示,这个行业真的很混乱,有些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物流公司,只要付高薪就敢用非专业人士。更可恶的是,只管发工资,不管培训上岗。

我不知道这次的事件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

另外一点是,企业的应急方案真的是很有必要完善。因为出事的地点是在偏远的工业区里,很难说这些运输车和附近的企业没有任何关联。而在这附近,我只搜到这两家企业,所以只能默认和他们两家有关。

即便事件像我所说,是运输车辆发生泄漏,然后非人为故意的前提下打着了火,这事也不能和企业的关系摘干净。任何一个操作之前,都要有巡查员确认,何况是这么大的运输车辆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方面的工作估计是缺失了。这么多车在现场,但是事故源应该只有一个,为什么在爆炸范围内会有那么多人,也是有些奇怪的,是否和天津港事故一样,存在救火不当的问题导致二次爆炸?我觉得是很值得深究的。

先写这些吧,等有了更多信息再更新好了。


11 月 28 日下午五点更新:

据评论区 @自此我拥有了你,涉事企业为附近的海珀尔新能源公司,查了一下,微博已经有一些相关的信息,不过尚未确定。

照例还是了解了一下涉事企业的情况。

在地图上并没有找到这家企业,于是还是用软件查找。

具体信息如下:

可以看到,该企业是 2017 年下半年才注册,所以在地图上查不到也正常。

根据微博零星的一些报道,涉事车辆运输的是乙炔。但是海珀尔的经营范围是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股东有好几个,其中两个大股东“亿华通动力”和“张家口勤达行”分别是做氢能源汽车方向和数据存储方向,并且后者的大股东也是“张家口海珀尔”的法定代表人。此外,还有两家小股东,其中有一家名为“北京海珀尔氢能源”。

如果以上信息全部属实,那么这个事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我没有直接从事氢能源,但是毕竟也是做的新能源方向,对相关技术有点了解。在我所知的技术中,氢能源产业并不需要用乙炔作为原料,因为乙炔的分子式为 C2H2,氢元素的比例很低,单价又高,从乙炔气中提取氢气,显然不划算。并且,涉事企业的经营范围是技术开发、咨询和转让,并没有生产这一项,那么什么样的技术实验需要运来一车的乙炔,匪夷所思。就算是现场装修需要乙炔焊,一车也有些太夸张了,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多车受损,可能还不止一车。

所以,如果情况最终被核实,该企业可能要面临非常严厉的调查,是否超出经营许可范围,挂羊头卖狗肉,这是值得关注的。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我不知道这块屏幕能否改变命运,至少我曾在他们的生命中驻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