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全心全意教导我的人了

图片:《爆裂鼓手》

你导师是如何嫌弃你的?

空空,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我本硕都在母校,导师其实本科就给我们带过专业课。由于排斥本专业,外加一度无感严谨较真型的老师,当年从来没认真听过他的课。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有一次课间有个男生因为社团活动要出去,向他请假结果被原地教育了好几分钟才放出去。由于平时上他的课光顾着看小说去了,期末考试前尽管通宵背书,还差点没及格。对这个老头子实在欣赏无能。

跨专业考研失败后,又调剂回本校本专业了。调剂生复试时,一看主面试官是他,心理咯噔一下,顿感调剂也无望了。没想到这次他特别通情达理,说:“XXX,你跨专业了,是不是没好好复习咱们的初试科目?”我一听大喜过望,赶紧凑上说:“老师,跨专业太难了,大三大四这两年都在准备,根本一眼都没看过本学科的知识了。”我想这下话说死了就安全了吧。

接着他让另一个老师问了我其他的问题(本人考的是交叉学科),我吧啦吧啦一大堆自我感觉头头是道。就在其他两个面试官微笑点头的时候,他又说“那你本科总是有过四年的功底,我问你,本科所学的专业课几年,你最喜欢学哪门课?”(这个问题暴露了他的情商),我一琢磨,这简直是送分题嘛,于是我心一横就微笑地转向另一个考官道“我最喜欢 X 老师带的 XXXX 学。”然后我就和那个老师言谈甚欢,留下他无语加落寞的闷坐在那一言不发。事后,我还一度骄傲我的反套路战术真是棒棒哒呢。但眼看着面试时间到了,他还被我无情地剥夺了出场机会,十分惧怕他卡我成绩,于是佯装无辜地问他:“X 老师,您不问我我这个姓氏的起源吗?”(导师对民俗地方志等颇有研究,由于本人姓氏极其特殊,以前很多老师上课都问过。)果然,他顿时就笑了。

后来,我就成他的学生了。我一直很害怕他,能躲就躲,但是上课是躲不过的。导师是个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人,对我们期望很高,但是我们散漫的学习态度时常惹怒他,他在课堂上经常看着我们叹气并投以死亡的凝视。一起上课的同学一到他的课都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我们课后共同的话题就是吐槽他怎么上个课跟上刑一样令人痛苦。我是最被嫌弃的那个,这个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据我观察他对我叹气的次数比其他人多几倍不止,但是很少凝视我。

后来由于发现我压根没有专业功底,比跨专业进来的还业余,他就让我去听他给本科生带的课,让我重学一遍。尴尬的是我经常坐在第一排与他大眼瞪小眼,听的一知半解,他还老提问我一些本科生会而我不会的问题,让我在这群学弟学妹面前丢尽了颜面。

这样的日子让我很鄙视自己,于是我就买了很多专业书恶补,上课拼命观察他的语言习惯,琢磨他的逻辑思维。功夫不负有心人,研一最后一学期我在课堂上的进步已经很明显了,有时还能在他脑子短路的时候接下话,偶尔还能异口同声地表达一致的观点。这时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可能在这时,导师对我的嫌弃好像也没那么明显了。

与导师关系真正缓和应该是去年五月份的一次实习。我们一行人在野外步行了半天累的实在不想动的时候,他的车就突然开过来了,然后累瘫的我们看到他从车上慢慢下来,微笑地挥手跟所有人打招呼,周围顿时有好多人惊叹,这个时候的院长竟然莫名地透露着帅气。当然我是没感受到这种帅气的,我甚至还隐隐有种怒气,因为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压根没搭理我。

晚饭时候领导们和为数不多的男生一桌,我们女生一桌。大家吃的满面油光都十分尽兴,这时候班委突然示意我们应该派代表去给领导敬酒,说完她们看了看我和另一个学姐,我连忙塞了一块兔肉抹抹嘴然后端着酒杯就过去了。我过去的时候导师明显因为我的突然上道感到欣慰,但是接下来我又原形毕露了,学姐敬酒的时候,我跟着领导们一起喝了,那个领导就说“小姑娘,你学姐敬的酒你怎么跟着喝了?”我就说我喝忘了,那我再倒一杯。然后轮我敬酒的时候,我端起杯子又要喝,那个领导就说,你是不是应该说点啥啊,我脑子一热,“不说了,都在酒里了。”然后导师就愣了一下,向别人解释这娃性格直,周围人都笑了。饭后我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摇来摇去跟同学聊天,导师走过来坐在我旁边问我:你们那地方的人是不是习惯睡前都要喝点酒。我说还好吧,不过老师您啥时候想喝酒了倒是可以给我打电话。

暑假去实习回来,看别人都给自己导师带了小礼物,就顺路在茶卡盐湖景区给他带了只小兔子盐雕(导师属兔)。回来给他,导师特别开心,和我聊了很多,顿时觉得原来以前错怪他了,老师其实挺慈祥可爱的。令我感动的是,有一次去他办公室,发现他把我送的小兔子竟然放在电脑桌中间。为这心情愉快了好多天。

在高中教育实习了一学期,那里条件十分艰苦,冬天更是冷的手都能冻伤。有一天下午正在上课,拖了几分钟堂。学妹就急冲冲跑上楼来说 X 院长来了,要见你,问你下课了怎么还不见人。等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他站在风口里,后面跟着一堆人,包括实习基地平时难以露面的两个校长。一副明显等了很久的样子,吓得我赶紧跑过去。他打量了我一眼,笑着说:丫头还知道上课时间关机,长大了不少,终于有个人民教师的样子了。

研究生最后一场实习结束后,没过几天就要到寒假了,这个期间我显得异常欢脱,沉浸在学习任务完成和找到工作的无限完满感中,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好些天。虽然偶尔因为睡多了脑子昏昏沉沉的,但是依旧挡不住追剧的热忱。因为在正能量人民的眼中未免太颓废,所以没胆去找他报告行踪。

寒假前被召见过一次,导师一直提醒我该准备毕业论文了,说寒假太冷,就不让你留校了。假期在家一定多看文献,多写初稿。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他,他会帮我解决。然而我并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什么都没写,从小到大,我难以在家完成跟学习有关的任何事情。毕竟我一直笃定,家是栖息的港湾。

导师在寒假里隔三差五地给我发文章,发心灵鸡汤,无一不暗示我该爬起来写写论文了。我一直装不懂,成天给他回复嗯嗯好的收到没问题的各种各样的花式表情包。后来他觉得无趣,也就不发了。

开学心虚不敢见他,尽管提前来了一周在图书馆拼命凹论文,但是进度堪忧,我也终于痛恨了自己的愚蠢懒惰,后悔不迭,经常熬夜满嘴起泡。某天,我又在图书馆费力码字,微信消息来了,我一看平时不太联系的学委问我论文写到哪一程度了,如果有问题一定要记得找他,他要帮助我,还鼓励我加油写,态度关切且用词十分小心翼翼。没过几分钟。两个师妹又微信我,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有什么难处一定要跟她们说。我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于是我都婉言谢绝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跟导师发了消息,让他别催我了,我正在拼命写着,后天肯定就完了一定去给他看。这才安静了。

修改毕业论文的过程是痛苦异常的,时常见他一次被骂一次,问题挑的多了我记不住他就让我录音回去一遍遍听,改完继续去找他骂,骂完再改。有次周末中午他来学校要给我改论文,打我电话我没接到,给我发消息说中午别休息了,来办公室改论文。半个小时后我睡醒才看到。吓得急忙去他办公室,发现他一个人坐在那,撑着脸都快睡着了。

有时候意见不和,不经意间就会和他争辩抬杠,他也不生气。笑着说,你这丫头在家是不是也经常怼你爸妈,我就说我爸妈说话也这样,我爸妈也不会说的,可能习惯了。他就回怼,那肯定是被你气的不想搭理你……

以前我总觉得导师他不喜欢我,我对自己的自我认知就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但是同专业的人都说,老师提起我还是开心,哪怕是我答对一个问题、认真做了一件事情,他都倍感欣慰。在我面试成功给他打电话时,他比任何时候都高兴,学妹说他在课堂上告诉她们这个消息时,满脸的以我为荣。所以说,没有导师不疼自己的学生的,如果你觉得他嫌弃你,只是因为你或许没达到他对你的期望值。而这份期望的源头正是爱啊。

现在面临毕业,有限的师徒缘分也即将结束,但导师对我的恩情让我终生难忘。是他教我治学,更教我做人。在今后的人生里,可能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全心全意教导我的人了。我只希望能时刻铭记他的教诲,做一个言行由心,能够主宰自己人生的人。方能不负师恩。

只愿从此各安天涯,多多珍重。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我不知道这块屏幕能否改变命运,至少我曾在他们的生命中驻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