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在游戏里「截图」,他们年入 600 万

图片:Duncan Harris

游戏摄影师靠「截图」年入 600 万,这是什么职业?

爱范儿,报道未来,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这两天北京重度雾霾,整座城市像是个蒙着一层黄光的蒸笼。我们的主编何老师告诉我,雾霾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拿出 PS4 ,横穿《荒野大镖客 救赎 2》的西部世界,欣赏当中逼真的绝美风光。

随着游戏画质和细节被不断进步,不少人进入游戏的目的已经不再是打怪升级,里面史诗级的风景已经足以让玩家流连忘返。

就像最近口碑爆棚的《荒野大镖客 救赎 2》,开发经费高达 8.4 亿美元,打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西部世界,一些玩家甚至通过这款游戏制作了风光延时摄影,4K 的画质可以媲美专业摄影师的作品了。

实际上在游戏圈里,还真有一个叫做游戏摄影师的职业,他们更像是游戏中的旅客,重点是拍摄游戏中的有趣画面而非玩游戏,而这种「拍摄」更准确来说是在游戏中截图。

给游戏截图真的能成为一门职业吗?还真能,甚至有职业的游戏摄影师每年收入高达几百万,不过这件事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游戏摄影的兴起

2006 年,玩家 EVA 和 Franco Mattes 在游戏《第二人生》中拍下虚拟人物的肖像照,这幅作品叫做《十三个最美丽的头像》(Thirteen Most Beautiful Avatars),是最早被公认的游戏摄影作品,此后游戏中的截图摄影开始上升到艺术表达。

不过游戏摄影(In-game photography)为人所熟知还是近几年的事情,游戏画质的提升和游戏内相片模式(Photo Mode)的出现,加上互联网的普及,给玩家的参与和游戏摄影的传播都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逼真的游戏画面

其中制作越来越精良的沙盒游戏是孕育游戏摄影最肥沃的土壤,这类游戏往往节奏轻松,没有大 Boss 、通关和升级等任务,而场景又极具观赏性,对于只想在游戏里当游客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在《十三个最美丽的头像》推出后第 2 年,在另一款沙盒游戏《盖瑞模组》(Garry’s Mod)中,14 岁的玩家 Vioxtar 就通过搭建场景并拍摄成为圈内小有名气的游戏摄影师。

Vioxtar 作品

2009 年发布的《我的世界》(Minecraft),在诞生了一大批「游戏建筑师」和「游戏工程师」之外,也受到了一大批游戏摄影爱好者青睐。

▲ 《我的世界》的玩家耗费 3 年在游戏里搭建起故宫全貌

不过现在最热的沙盒游戏莫过于被称为神作的《荒野大镖客 救赎 2》,里面庞大且逼真的细节不时让人与现实世界混淆。

游戏角色倒在泥地后衣服上的泥迹和皱褶,会随着云层移动而变化的阴影,太阳光和水面的折射,甚至连游戏中马的马蛋也栩栩如生。

有网友对比了 2005 年以来几代《荒野大镖客》的画面,画质的提升十分明显,4K 的画质让那些游戏摄影作品的精细程度可以媲美摄影杂志中照片。

截图工具的匮乏让很多游戏摄影爱好者头疼,2005 年,《 GT 赛车 4》 成为第一款包含适当的游戏内照片模式和滤镜以及完全控制相机的游戏,但游戏中照片模式的普及还有很久才到来。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少玩家开始使用英伟达 Ansel 这类为游戏玩家定制的截图工具,玩家可以暂停游戏启用自由镜头,选取不同的角度、位置、焦距和景深进行截图,还能进行后期处理。

这几年越来越多厂商开始意识到,精美的游戏画面能吸引更多玩家前来,在游戏中加入照片模式基本成了标配。另一神作《战神》也在 1.20 版本追加了这一模式,厂商也逐渐鼓励玩家进行漫无目的的「步行模拟」。

画质的提升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解锁了游戏摄影师们的技能树。现实生活中要拍摄火山和南极等极限场景,对摄影器材和拍摄条件又有比较苛刻的要求,这在游戏中都不存在。

▲Leonardo Sang 游戏摄影作品

游戏摄影中的迷人之处在于,玩家足不出户就能以现实中难以取得的视角和角度,拍摄出令人惊艳的场景。

不玩游戏拍游戏,游戏摄影师的世界

在游戏中一逛数小时,只是为了拍一张满意的照片,游戏摄影师可以说是最佛系的玩家了。某种程度来说创作游戏摄影作品的过程与传统的摄影师并没有太大不同。

33 的游戏玩家 Rasmus Furbo 玩了大半辈子的游戏,在一个夏天开始迷上游戏摄影,他表示这跟在现实生活中拍照没有太多不同,但能更好地控制周边环境。

如果我自己去旅行,我真的提不起勇气去向陌生人询问是否愿意配合我拍一张肖像,但在游戏里不用担心这些。

身为平面设计师的 Furbo 很快掌握了游戏摄影的技巧,他的《漫威蜘蛛侠》游戏摄影中对蜘蛛侠的打光,让游戏的 UI 设计和用户体验负责人 Gil Doron 都为之震惊。

▲ Furbo 作品. 图片来自:Twitter

《战神》系列是 Furbo 最喜欢的取景地,已经在这款游戏里拍摄 5000 多张照片,他十分享受穿梭在战火中拍摄照片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就像战地摄影师一样,虽然这些照片并不是特别好,但某种程度上却更加写实。

▲ Rasmus Furbo 在《战神》中拍下的照片

而英国的 Chris Dicks 在 Instagram 上创建了一个专门用于展示游戏摄影作品的账号,他是一名业余摄影师,但却几乎不玩游戏,这不妨碍他爱上游戏摄影。

▲ Dicks 在《地平线 :黎明时分》用俯瞰角度拍下角色 Aloy

Dicks 通常会在《地平线 :黎明时分》中的广袤大地上寻找满意的拍摄的地点,有时是森林,有时是山顶,《地平线 :黎明时分》也被众多戏称为 PS4 上最好的摄影游戏。

现实中摄影师可能会在伦敦徘徊一整天来寻找拍摄好照片的机会,在游戏中也是如此。

其实游戏摄影不止是玩家自娱自乐的业余爱好,游戏摄影里也有职业选手,圈内也有着像电竞大神李晓峰 (Sky)一样传说般的游戏摄影师。

其中不得不提巴西的游戏摄影师 Leonardo Sang,他把暴力血腥的《侠盗猎车 5》拍了城市风光大片,最令无数玩家羡慕的是,Leonardo Sang 依靠游戏摄影年收入高达 80 万美元(约 626 万 RMB)。

▲ Leonardo Sang 作品

Leonardo Sang 与另一位游戏摄影师 Robert Overweg 发起了一个虚拟现实摄影(Virtual Reality Photography)计划,通过对游戏截图的再创作达到类似真实摄影的艺术效果。

「游戏中的汽车后座」(Backseats in Games )是 Sang 最著名的一个摄影系列之一,他以游戏中的汽车后座为视角,将公路摄影的风格应用在游戏摄影中。

Sang 本人也是一名电影摄影师,他在游戏摄影中会参考电影大师库布里克的单点透视构图,也会对图片进行比较大幅度的后期调整,甚至故意会增加颗粒感让照片更接近胶片的质感。

除了「汽车后座」, Sang 也创作了不少有意思的摄影系列,比如有一个系列就记录了游戏中不同角色的鞋子。在 Sang 看来游戏摄影是一种新摄影类型,游戏摄影能拍摄到现实生活中难以捕捉甚至不存在的细节。

至于为什么游戏摄影师能这么赚钱,看看另一位圈内大神 Duncan Harris 就知道了。游戏记者出身的 Harris 依靠出色的游戏摄影技巧,现在同时为索尼、EA、B 社、SE 等游戏厂商提供服务。

▲ Duncan Harris 为《街头霸王 5》做的游戏截图.

游戏摄影师为游戏厂商提供精美的画面截图获取收入,但这有可能带来一些副作用。一些过度修饰的游戏摄影作品已经严重偏离了原作,玩家被这些图片吸引购买才发现上当,这种游戏截图被玩家称为「bullshots」(screenshot+bullshit)。就像《游戏市场与公关》一书中指出的:

一幅好的图片抵得上评测人士的千言万语,而这纯属欺骗。

但这也同时说出游戏摄影的艺术和商业价值。

游戏摄影不只是一帧帧精美的截图

如今大部分游戏都加入了照片模式,这意味着给每位玩家里配备了一台傻瓜相机,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在游戏里拍摄,看似简单,但就像传统摄影一样,业余玩家和职业玩家之间仍有着很大的差距。

上文提到的 Duncan Harris 曾表示不少人低估了游戏摄影师的工作难度,他以一张图为例介绍自己的创作的过程。

看上去这不过是一张普通的截图:一个女孩一脚踢向着一个持枪男子的画面。但 Duncan Harris 在拍摄这种图之前,需要调节两个角色的光线和阴影比例,确认画面不同部分的占比,确保没有类似「脚穿过头」的穿帮镜头,使用适当的前景粒子和前景雾来突出空间感……

Harris 称自己做的工作和《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的最大区别,只是游戏中的场景可以不断重温。

另一位职业游戏摄影师 Berduu 获得了 游戏厂商 EA 的职位,为了获得理想的游戏截图,Berduu 采用了大量专业的工具来调整游戏中太阳光、时间段、雾气、光源、角色动作和特效,《战地系列》和《星球大战:前线 2》都是 Berduu 的代表作。

▲ Berduu 作品

Berduu 透露提供给厂商的游戏截图通常要先研究游戏的原画和设定,并和游戏艺术总监沟通,选出最佳的角度和场景,但作品很少一次就达标,花费几天制作一张图也是常有的事。

不过除了用于游戏宣传,也有游戏摄影师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讨论一些更严肃的社会问题。

比如都柏林艺术家就通过《侠盗猎手 5》拍摄一个名为「洛圣都的下沉」(Down and Out in Los Santos)系列,记录了游戏里那些无家可归和穷困者的境况,并与真实世界中的洛圣都贫民区对比。

用这种方式探讨这个话题避免了在真实生活中拍摄遇到的道德问题,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在虚拟现实的背景下对人类的所有权这个问题本身提出质疑。

▲ Alan Butler 作品

游戏摄影已经逐渐成为一种亚文化,有人把它视为一种新媒体艺术形式。但也有不少人艺术应该是从无到有的创作,从游戏厂商制作的游戏中截图不能称之为艺术,不过艺术又应该由谁来定义呢?

在 AI 创作的画作都能拍出 300 万的今天,游戏摄影为什么不能是一种艺术创作呢?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弑母小学生被释放返校读书,唉,无可奈何.jpg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