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看破这一切之后,这部电影看得我很难受

图片:《摘金奇缘》

彩玻璃下的红灯笼:《摘金奇缘》中的讽刺与西方中心主义

Wanda

《摘金奇缘》这部电影的英文名是Crazy Rich Asians,和其中文译名相差甚远,但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其实觉得这个中文名翻得挺好的——《摘金奇缘》,《风中奇缘》,这种听起来就很迪士尼王子公主动画片风格的名字与这部电影展现内容的实质多么的相似——纵然它披着中国人的外衣、把事件设定在新加坡,但它仍逃不掉美国当代理念正确的迪士尼奇幻风。更糟糕的是,这种奇幻风还是以歪曲甚至贬低中国传统理念达成的,让我在美国观众的阵阵欢笑之中看了之后竟觉得有些悲凉有些难过:全球化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深处一种文化里的大众居然对另外一种文化的发展陌生如斯,居然觉得2018年的中国人还生活在那样一种心态和情境里,真的不得不让人去给“全球化”这个概念打一个问号:它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如果对美国动画片有所了解的观众应该知道,一般来说,其动画片的套路是,主角秉承着无比正确的理念,比如《冰雪奇缘》体现的女孩子要无畏地追求本真的自我,比如《花木兰》中展现的女孩子不要受到社会上男女不平等观念的影响而要和男孩子追求一样的东西,比如《精灵旅社3》中表现的大家要放弃成见、用平等的心去接纳与己不同的人等,而在展现这些正确理念的同时,一定要有一些人物和事件作为错误理念的代表等着受到正确理念的感召并最后痛哭流涕地跪在正确理念面前说,我错了我有罪我不该这样那样我该那样这样,比如《冰雪奇缘》里其他人对奥莎女王、奥莎女王最初对自己的误解,比如《花木兰》中的逼婚群众和军队里最初秉承着“女子不如男”的将军,比如《精灵旅社3》中的无论是非黑白都要消灭妖怪的博士和他的重孙女。

而我之所以说《摘金奇缘》也是一部类美国奇幻动画的原因也是因为这部电影依然延续了以上套路:正确的理念是什么?新时代的富人们应该摒除家族门户观念、勇敢追求自我——这个自我包括自己的真爱和随心所欲的自我。所以,在电影结尾,如果不努力工作就得回家继承家产的翩翩佳公子Nick在象征着平民阶层的经济仓里掏出了亮瞎人眼的大钻戒求婚了,所以,那个纵然家里有十四栋公寓楼却为了维护一个出轨穷老公面子的Astrid踹掉了凤凰男并且极具象征意义地戴上了之前藏起来怕被她老公知道的、价值一百二十万不知道啥钱的耳坠子——这个象征意义真的很直白,直白的就像用“如履薄冰”来形容小心翼翼地在薄冰上行走的人一样。讲真,看完影片的结尾,我倒觉得这片改名叫《超级孔雀家族的选择》更贴切一点。

而正确理念的代表则是Rachel和她妈妈,尤其是她那被富人阶层鄙视了的妈妈。Rachel妈说,她当时在中国的时候,老公对她不好,然后她就遇到了Rachel的生父,怀孕生女之后怕被被戴了绿帽的老公知道,逃到美国,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成功养了一个聪明灵秀的女儿,自己觉得又骄傲又自豪——看吧,有了美国梦的加持,Rachel妈把一个婚内出轨的故事讲得如此梦幻动听——可是,要知道,在西方正统理念中,婚姻是神圣的,婚内出轨是丑陋的;当然,你可以在婚姻持续期间爱上别人,但正确的做法是,先和你的原配离婚,否则就是婚内出轨,就是无比丑陋。但Rachel妈在电影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同其原先的丈夫离婚,而揭露这段丑闻的Eleanor,就是杨紫琼演的那个角色,反倒成了一个需要被批判被修正并接受正确的个人至上理念的反面角色——这个婚内出轨却成为正面角色的现象说明了什么?对外国移民的美国主体价值观的改造要高于西方传统婚姻观念的,Rachel妈接受了这个改造之后,其对婚姻不忠的这段黑历史是可以被抹去的,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编剧,或者原书作者,并没有一视同仁地以本文化圈的标准来Rachel妈这样的外国移民,而这看似宽容的背后则隐藏着深刻的不平等。

而这种不平等的本质还是西方理念高于非西方理念的偏见。对Rachel背景身世斤斤计较穷追不舍的Eleanor代表的就是在美国个人主义看起来“邪恶”的东方理念:她无比自豪地说,自己也曾经是剑桥的学生,但为了结婚和照顾家庭,从剑桥退学;她依然秉承着婆婆的教导,认为结婚的双方必须门当户对,而爱情什么的也就是“呵呵呵”的东西。显然,她最后妥协了,要不然Nick也不会跑到经济舱求婚——所以,她的妥协就意味着本不能做价值判断的东方理念在西方理念面前的低头。于是,电影就在这里讲述了一个,“哦!个人主义万岁!”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美国得不能再美国了。

与上面这个偏见配套的是这部电影里的画面设置和人物形象。Nick好朋友的婚礼是在教堂中举行的,为了体现中国特色,教堂里布置得非常具有东方情调,过道里挂满了红灯笼,有一个镜头拍的是教堂的全景:上面的部分是象征着西方精神文明的拱顶和有宗教意味的彩色玻璃,下面的部分是象征中中国日常生活的红灯笼——西方象征着精神,中国象征着物质,而西方的精神文明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中国的物质文明,孰高孰低、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下图)

所以是Crazy Rich Asians——要注意,这里crazy rich在英文中既可做形容词,也可以做副词,所以,这里既表现亚洲人的暴富程度,同时也在形容亚洲富人的精神状态——亚洲人因显然低于精神的物质、或者说是物欲而疯狂,这是一种多么具有动物性的生存状态,而这种靠物欲驱动的生存状态被电影里的一首歌赤裸裸地表现了出来,那首歌每一句都是以物欲横流的“我要——”开场,这种从精神高于物质而暗示的西方高于东方的偏见尽显无余。故而,只有亚洲人是疯狂的,而不是crazy rich Englishmen, crazy rich Americans, crazy rich Germans,哪怕他们富疯了,在西方文明基督之光的照耀下,他们也不会因物欲而走火入魔。

而对亚洲人的craziness的表现还在于,这部电影中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小丑一般既滑稽又古怪的,甚至,为了让这群疯狂的亚洲人显得滑稽古怪,编剧们不惜让角色们在荧幕上堂而皇之地展现违背公共道德的事情。比如说Rachel闺蜜的单身哥哥。为了表现中国人喜欢给人介绍对象,Rachel去闺蜜家吃饭时,闺蜜家的老爹老妈就开始给Rachel和闺蜜的单身哥哥介绍,然后单身哥哥就想中了邪一样,哪怕妹妹说Rachel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他也坚定地认为自己爱上了Rachel,并且以明目张胆的偷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这种偷拍显然已经触及到的道德底线——要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日本为了防止偷拍,所有手机的照相功能都需要配有声响——而美国编剧竟然把这种明目张胆的偷拍行为作为好玩幽默的桥段放到电影上。中国人就不是人?就不需要受到人类社会中“偷拍就是变态”准则的约束?这真的好吗?至于其他人,要么是代表东方理念的大反派等着人来纠正和批判,要么古怪奇葩得像闺蜜哥哥一样,要么喜欢在公共场合丑态毕现(比如无时无刻不表现做爱的那一对),要么智商在海平面以下:比如Rachel和一群羡慕她和Nick在一起的拜金女一起去海岛玩,那群拜金女因为太过羡慕嫉妒恨了,把一条死鱼扔到了Rachel的床上——Excuse me?你们一群成年女性表达羡慕嫉妒恨就是把死鱼扔人家床上?高中生都不这么玩了好么?真当中国女人从《金枝欲孽》到《甄嬛传》再到《延禧攻略》是白看的?都不努力挑唆一下二人的关系?你扔死鱼到Rachel的床上都不问问人家乌拉那拉氏皇后同意给酒店赔枕头床单床垫子钱了吗?搞这么小儿科的东西,是编剧蠢还是观众蠢?其实谁都不蠢,因为真正光辉正常的形象只有Rachel, who is a Chinese AMERICAN.

纵然这群富人们在电影里丑态毕现,但他们依然是富人,但你真得以为这部电影展现给西方人的是中国经济的腾飞?好像并不是这样。虽然接下来的分析和引申我觉得稍显过度,但也并非全无道理。首先,这部电影除了上面讲到的“我要——”那首配乐之外,还反反复复地播放周璇的《夜上海》。诚然,这首歌是一首非常具有近代中国风情的歌曲,在展现中国风情的电影里出现并不奇怪,但若结合这部电影表现的内容和这首歌表现的内容,奇怪的东西就出来了。《夜上海》发行于1947年,但却表现的是民国时期的上海,歌词如下: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

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也生活,都位了,衣食住行

酒不醉人人自醉

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

晓色朦胧,倦眼惺忪,大家归去

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

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

回味着,也生活,如梦初醒

看完这个歌词,问题来了:民国时,除了上海,中国其他地方是个什么情形?学过中国近代史的都知道,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中国一直处于饱受内外煎熬的状态,外有列强欺凌,内有官员无能贪污,自然灾害频发,民不聊生。而上海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在那个年代是个奇异的存在,表面繁荣的背后其实蕴藏着深刻的社会历史问题。那么,在电影里,《夜上海》这首歌和中国的富人阶层有什么关联呢?是否可以认为编剧其实是用一种托寓的方式把中国的富人阶层比喻做民国时期的上海进而加以讽刺?所以受过良好教育的富人也是如前文所说的丑态毕现?再有一个情节是在Nick奶奶家的宴会上,大家一起去看昙花——众所周知,昙花一现,纵然这个情节本身是带有中国文化的风韵,但如果问,为什么电影中的富人阶层要去观赏昙花呢?昙花开得热烈,但之后迅速凋零,是否有一种对中国经济繁荣发展有如昙花一现般的讽刺之意?再结合《夜上海》的歌词——纵然民国时期的上海再繁华,也只不过是黑夜里摸黑的繁华,是内心苦闷、蹉跎青春的繁华,而真正的清醒、真正的繁华是“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那么,你现在该知道,如果这部电影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话,这个“新天地、新环境”指的是哪里了吧?

所以,这部在故事性和艺术性上并不出众的电影,其本质还是在表达一种傲慢的西方中心主义思想。而至于呈现给普通美国观影群众的还是一种西方人对于东方的异域想象:他们认为东方是什么样的,电影就给他们more than enough地展现出来他们想象出来的东方,让观影群众获得一种虽然是情理之外、但却也意料之中的心理满足。这就是电影院里的欢声笑语,电影院外的高分影评,以及观众们看不到的高额票房。

看破这一切之后,这部电影看得我很难受——这是一种类似于花了十万块钱买了一款外国中国风奢饰品包,拿回来之后才发现,鲜红的缎面上印满了“寿”字。不过现实生活中,情节反转得比电影还快,在我被这部电影骗了7刀的电影票钱之后,我又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本原版书;大概的意思是想在脑子里找作者理论一下:你这么写是几个意思?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这块屏幕,真的可能改变命运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