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现在,请你拿好你的键盘,离开我的回答

图片:Aleksandar Cvetanovic / CC0

键盘侠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张昕,发展心理学

关于互联网上的礼仪讨论,此前我受 @知乎小管家 之邀,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阴阳怪气展”(真的是一个既可爱又阴阳怪气的展!),谈了谈“杠精”行为模式的具体表现及其背后的心理机制。前日,我看到小管家在“知乎者也”视频中又提出一个关于“键盘侠”的话题讨论,所以我也想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和大家聊聊。

键盘侠:他们在生活中,可能碌碌无为,胆小怕事,但只要拿起他们的大杀器——键盘,就如同摘了眼镜的克拉克·肯特、被蜘蛛咬了的彼得·帕克、驾驭蝙蝠战车的布鲁斯·韦恩,立即化身大侠。他们在网络上占据勇气高点、道德高点、智慧高点以及一切高点,对社会的各个方面指点江山、谈笑风生。

我曾看到过有人提问:从大多数键盘侠所展现出的阅读理解能力、逻辑思辨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来看,他们上学时应该都是躲着老师提问的那类人;但是为什么进入网络世界,他们踊跃发言到令人闻风丧胆了呢?

可能因为网络上,没有了班主任的凝视吧。

一、勇气制高点:缺乏班主任的凝视

键盘侠之所以成为键盘侠,和网络的匿名性(anonymous)有很大的关系——我想骂谁就骂谁。2013 年发表在 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 上的一篇文章就发现,如果一个人越觉得网络是匿名的(自己做的事情永远不会被发现),他们就越容易做出各种网络暴力行为

这种现象在心智不成熟的儿童中比较多见。例如测试儿童作弊行为的经典实验。

实验过程:

1、我们先让儿童猜一个密闭盒子中装着什么东西;

2、告诉儿童“我现在要出去一会儿”,继而离开房间;

3、通过监控观察儿童是否会在无人在场的情况下偷看。

▲ 结果发现,如果在一个盒子上放上一个大眼睛玩具,儿童就不太敢出现作弊行为。

类似的,如果告诉键盘侠,其实你在网络上发表的任何东西,都会被人追根溯源,有一个无形的眼睛盯着你,那键盘侠有大概率就会三思而后言了。

▲ 我曾经是个王者,直到遇见了警察……

二、智慧制高点:上帝视角的小机灵鬼儿

曾经鹿 sama 在某话题下讲述过我们的一个亲身经历。

她有段时间经历了一连串重大打击,一直处于高压负能的情绪下,直到有一天突然晕倒,并出现了心悸胸闷窒息四肢发麻等症状,跑了几家医院,抽血、X 光、脑部 CT、心电图等各项检查结果卷显示正常。

一方面家人觉得她无病呻吟,另一方面她的症状日益加重,那段时间我工作之余就是跑医院,买药,安慰她。有一天她说感觉自己快死了,我脑海中突然闪现“濒死感、惊恐发作、无器质病变、急性焦虑”几个词,于是去翻书(虽然同为心理学范畴,但我是发展心理学领域,对于惊恐发作的认识其实也只是大学教材的那点记忆了),发现她的症状及发病的前因后果很符合「惊恐发作」的症状,于是帮助她一起调节情绪,很快她便恢复了健康。

但她把这个经历发布以后,却被很多人抨击。

“我大三就知道惊恐发作了,医生会查不出来?我严重怀疑你编故事目的是什么?”

“老婆晕倒之前你怎么没发现?老公当成你这样真是够了。”

“惊恐发作明明是生理疾病(编者按:真不是,是出现了生理症状的心理疾病),你老公如果真是学心理学的会连这个都不懂?”

鹿 sama 气得和他们辩论,说他们怎么都这么“睿智”呢?

鹿的医生朋友劝解她说:“他们如果真的做过临床,被虐过几年,大概就能学会心存敬畏,不敢这样大言不惭了。他们是已知「惊恐发作」,再去对应症状,当然觉得显而易见,但临床上大量不同疾病的症状是相似甚至相同的,在患者只言片语的描述中是不能轻易下定论的。”

是的,屏幕外的围观者总能比当事人获得更多的额外信息,得出一个最佳答案自然比身在此山中的人要简单得多。

“他要强奸你,你为什么还让他上楼?”

“车主被困车内殒命,为什么不砸玻璃逃生?”

“这种概念都不懂,这个专家还不如让我来当!”

“这种比赛也能输,这个教练还不如我来当!”

站在上帝视角,知道了后果,再去逆推前因一定是最容易的,甚至他们推出的前因后果也未必正确,但是他们自己并不清楚这一点。让他们设身处地位于当时情境之下,他们并不会更高明。

这与键盘侠的自我认知偏差有关(cognitive bias)。心理学家 Kruger 和 Dunning 于 1999 年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Unskilled and Unaware of It: How Difficulties in Recognizing One's Own Incompetence Lead to Inflated Self-Assessments, 来探讨这样一种认知偏差:

研究者让被试完成一系列任务,来衡量他们的实际能力,和他们自我评估的能力之间的差距。结果发现,越是能力差的人,越是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

▲ 这个现象被称为 Kruger – Dunning effect. 两位研究者还因此获得了搞笑诺贝尔奖。

Kruger 和 Dunning 对该效应的解释认为:那些能力差的个体,之所以高估自己,是因为:1)他们缺乏正确回答问题的能力;2)他们甚至不能分辨谁的答案是对的。

而那些能力强的人反而会低估自己,因为他们往往会高估其他人的表现。所以有时候学霸说自己没考好,不一定是矫情,他可能真的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自己所犯的错误别人不会犯。

三、道德制高点:情绪的奴隶

最后,说到键盘侠的另一个显著特点:他们的情绪一直很高涨

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研究发现,对个体决策系统起影响作用的有两个:情绪系统(热系统,hot system)和逻辑系统(冷系统,cold system)。二者同时影响我们的判断能力,而往往情绪系统对决策质量会有负面影响

键盘侠往往就是经常调动热系统、很少调动冷系统的一类人,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很容易对煽动性的内容一呼百应。而且,他们的思维风格可能还停留在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论阶段:

“都天灾人祸了你怎么还晒娃?”

“中国队都输了你怎么还晒娃?”

“你女朋友偷税了你怎么不发微博?”

“你好朋友吸毒了你怎么不发微博?”

“你好朋友吸毒了你怎么不骂他?”

“你好朋友吸毒了你竟然骂他?”

对键盘侠来说,他们最需要的是“一看二慢三通过”式的冷静 + 辨证思维。即不要被自己的情绪带歪,再仔细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可能就不会那么激动了。

其实,键盘侠喜欢当批评家,但有些批评却不一定真是由当时讨论的事件引起的,而可能是他长期压抑的负性情绪的投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撒邪火

在情绪心理学中,“沙赫特 - 辛格”理论认为,很多情绪都有相同的生理反应,但所处环境不同,可能引发不同的主观情绪体验。#比如你走过一个独木桥,心跳加快,实验助手问你心跳原因,你会觉得是害怕。但当实验助手换成一个美女,她来问你心跳原因时,你会觉得心跳加快是“一见钟情”。#

所以键盘侠是真的爱国吗?是真的对各种社会现象义愤填膺吗?真相可能是他们被老板骂了一天积累了一肚子气,晚上回家刷微博、刷朋友圈,让他一下子有了情绪的爆发点——

“开日本车招摇过市?活该被砸!”

“领口这么低裙子这么短?活该被摸!”

“医生不让剖腹产?活该挨打!”

他可能觉得自己是义正词严的一方,其实他并不知道,这只是自己压抑了一天的情绪的出口。

不负责任、张嘴就来的批判,不仅最容易,还往往自觉最正义,拥有审判一切的权力。要不怎么说“侠之大者,唯键盘尔”呢。

如果从上述阐释中你还不能 get 到键盘侠的奥义,那么 Papi 酱的这段视频可以说是对键盘侠进行了非常形象的演绎。

视频来源:papi 酱

▲ 视频来源:papi 酱 《传说有一个键盘侠,后来他炸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试着这样穿搭,温柔的感觉扑面而来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