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 送你本奇幻小说,带点魔幻 - 这是玄幻小说吧,带点科幻

图片:《霍比特人 3:五军之战》

魔幻、奇幻、玄幻、科幻文学作品有明确的分类界限吗?

丁勾,一个暴跳如雷的死傲娇(╯°□°)╯︵ ┻━┻

有件事是这样:去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引来不少争议。我写了篇回答支持《北京折叠》获奖。有篇回答反对我的回答,除了说《北京折叠》没资格获奖,还直接冲着我来:“丁勾你就不能去好好回答音乐类问题吗?!”

哈~哈~哈~哈~~~~~~(干笑)这就有意思了。我从九十年代初接触科幻小说——谁还记得叶永烈的《金明科学探案集》系列?那是我的童年读物——是1994年至2008年《科幻世界》、04年至今《科幻世界 译文版》忠实读者,90年代中国科幻文学黄金期、老王和大刘的崛起,我算是众多围观群众之一。假设:每期《科幻世界》至少登载四篇短中篇小说,每期《科幻世界 译文版》至少登载三篇短中篇小说,你认为这二十多年来我看过多少篇短中篇科幻/奇幻小说?这些小说有国内的有国外的,有获奖的有提名的,有好的让人拍案叫绝的,也有差到叫我咬牙撕书的。感谢《译文版》,近几年雨果、星云、轨迹、世界奇幻奖的获奖提名作品,我没有看过全部,至少也看了大半。所以我想,对于一篇短中篇幻想小说的质量,我还是有点发言权。

因为是个死宅,除了身边好友,我鲜少与人交流兴趣爱好,也没去贴吧、豆瓣之类的社交网络上找同好。闷头看了二十多年幻想文学,上网一看,就发现画风不对了。《三体》大红大紫且不说,不知道哪里冒出一群科幻原教旨主义者,动辄给人扣帽子:“不够科幻!““不够硬科幻!”“伪科幻!”“不够清真!”(大雾)——我去!九十年代还没这群人啊!我记得九十年代末于向昀的“星座”系列,当时读者对它的批评是“披着科幻外皮的爱情小说”,这已是很严厉的批评了。但《科幻世界》还是登载了好几篇,也没人说它是伪科幻。实际上,科幻小说看得越多,科幻的定义于我就越模糊。我很好奇科幻原教旨主义者除了《三体》、阿西莫夫(为啥他们提得最多的是阿西莫夫,而不是罗伯特-海因莱因和阿瑟-克拉克?后两者国内也引进了不少作品。又一个不解之谜)、“海伯利安”系列之外还看过哪些作品,能够如此自信的为科幻作定义。

回到问题。魔幻、奇幻、玄幻其实是一类,即“范特西”fantasy。奇幻是大项,包含了魔幻和玄幻子项。魔幻,除了“魔幻现实主义”这一原始含义,延伸含义为史诗奇幻。比如《指环王》或者《神战 权力之眼》的宣传词:大型魔幻网络游戏啊不对动作片!“魔”字暗含了高魔设定,即肯定有魔法,肯定有炫目的魔法,肯定有炫目的毁天灭地效果的魔法。都市奇幻被无意识的排除了,比如“暮光”系列、“哈利-波特”系列和《美国众神》便很少见“魔幻”标签——当然也有。

玄幻是中国特色词汇,即以中国古代武侠为背景的奇幻类型。目前玄幻似乎和修仙文结成牢不可破的关系,自带高魔设定:肯定有法术,肯定有炫目的法术,肯定有炫目的毁天灭地效果的法术。于是我就琢磨:“九州”系列算不算玄幻?九州并非一个神魔满地走的高魔世界;而且九州诞生之初,是以《指环王》为目标,精神内核是史诗奇幻。换言之,不够“仙”。所以给“九州”系列盖“奇幻”标签就行了。

魔幻、玄幻范围相对狭窄,比较好识别。而奇幻这个大项和科幻的界线越来越模糊。连科幻文学研究者都说不清的问题,我也没本事三言两语说清,只能尝试举例说明。

科幻,science fiction,原指基于科学预测的幻想。但因为“基于科学预测”——完了,科幻原教旨主义者就要求“科幻”必须准确预知未来,或未来必须与现实相对应。比如有知友批评《发条女孩》的理由是“为什么小说中不使用原子能?这算哪门子现实主义?”,差点儿让我抓狂...…我必须再次重申:科幻小说从来不承担预测未来的沉重任务。如果以“现实能否实现”作为科幻小说要素,那这世上绝大部分科幻小说都是“伪科幻”。科幻小说最重要的是啥呢?其实和奇幻小说一样:设定自洽,构筑一个不会“跳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想怎么摆弄设定都行,就算把设定/技术搞成魔法一般、现实完全不可能实现也没关系。

有几个基础设定,如果幻想小说带上它,便默认为是科幻小说: 反乌托邦/无希望未来、太空冒险、外星文明、时间旅行、生物科技(包括超能力)、赛博朋克、平行宇宙....基于现实世界的架空历史也算,既有未来架空,也有历史架空,比如《高堡奇人》,2008年雨果奖最佳长篇《犹太警察工会》——你知道国内读者怎么评价这本书?“不够科幻。”哈!如果蒸汽朋克基于现实世界,那就是科幻,比如经典的《差分机》;如果基于架空世界,好吧那是奇幻中的“新怪谭”。

如果一部幻想小说中出现神魔设定,且无法像《光明王》般基于科学解释,那么可以认定它为奇幻——也就说,《光明王》是科幻小说。但也有例外。比如...克苏鲁神话。克苏鲁神话基于现实世界,众神是外星文明,这个设定很科幻。还有杰克-万斯的《濒死的地球》系列,发生在现实世界的未来末日,地球由魔法统治。一般认为,克苏鲁神话和“濒死的地球”系列归为奇幻。我个人意见是无所谓,既然公众意见是奇幻,那就是吧。

当一部作品奇幻/科幻成分互相参杂,将它归类就比较困难。举个例子,漫威宇宙中的众英雄:钢铁侠、绿巨人、蜘蛛侠、美队、黑寡妇等人属于科幻范畴的;银河护卫队,也是科幻(太空歌剧嘛,科幻传统主题);但雷神和奇异博士明显是奇幻领域,两者一结合——《复仇者联盟》系列应该是...是...奇幻吧....我也不确定。《蝙蝠侠大战超人》是科幻片:超人是外星人,蝙蝠侠是地球人,毁灭日是生物科技,好的很科幻。但把神奇女侠和海王加进去,《正义联盟》就是奇幻了。

有一个笑话:如何让《星球大战》粉丝和《星际旅行》粉丝打起来?让他们辩论哪个系列更“科幻”。在科幻小说初创年代,有不少基于太空冒险的科幻小说。当时人类的脚步尚未进入太空,对太空充满了——以现代眼光看来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就是“太空歌剧”的雏形。太空背景是科幻小说中的一个大类,包括太空冒险、异星文明、星际战争乃至《银河英雄传说》这样的架空历史。这个主题经久不衰,无数科幻作家,从凡尔纳、威尔斯,到三巨头,到厄休拉-勒古恩、乔治啊啊马丁、雷-布拉德伯利、阿尔弗雷德-贝斯特、罗伯特-索耶、弗诺-文奇、《沙丘》、《三体》、《海伯利安》、《安德的游戏》、《银河系漫游指南》...乃至2016年雨果星云双奖长中篇《贝蒂》(Binti),都在为这个题材贡献作品。所以《星球大战》和《星际旅行》系列是科幻吗?当然是了。太空背景自带科幻属性,《星球大战》和《星际旅行》的设定也很自洽,原力可以用“超能力”解释,“超能力”也是科幻元素之一。你可以说科幻元素在《星球大战》和《星际旅行》中是陪衬,但不能说《星球大战》和《星际旅行》是“伪科幻”——这个词儿都从哪冒出来的,看着能让我吐血。

有设定不够自洽的作品吗?我想了想,真的有。举两个例子。《科幻世界》1998年第10期的《风之子》,这篇小说当年引起不小反响。你可以说它是一部有关时空穿越的...爱情小说。它的文笔不错,爱情描写细腻,很受女读者欢迎。但是...小说中有迈克尔-杰克逊——是的,就是那个迈克尔-杰克逊...而且女主角和迈克尔-杰克逊成了好朋友.......看到这我就崩溃了:这和YY有什么区别....过了将近二十年再看,《风之子》真的是部充满YY的小说:碧眼妖瞳、帅破天际、模特身材、来自未来的男主角,爱上有才又文艺的女主角;女主角和迈克尔-杰克逊、比尔-盖茨(是的,就是那个比尔-盖茨)成为朋友...我现在可以确定,作者是基于对迈克尔-杰克逊的狂热写了篇科幻YY文...

另一篇是罗隆翔的《寄生之魔》,这一篇应该有不少读者。抛开它犹如中学生的文笔不谈——我数了数,全文出现了50次“然后”——最崩溃的是那只能说人话、性格傲娇的九尾猫...“就算是外星人/生物,设定也不能那么随便吧!”我的内心咆哮道。阅读中我一直留着心眼,看作者如何圆这个设定,然而并没有,就这样算了...

但我不会说《风之子》和《寄生之魔》不够科幻或伪科幻。这是设定瑕疵,没必要扣那么大帽子。

早在八十年代,中国科幻文学界就有“科幻小说姓科还是姓幻”的争论,过了这么多年,老调重弹,可见历史是悲剧的循环。我应该感谢上帝,现在没有政治力量的干涉。星云、雨果早就科/奇双修,甚至尝试吸收主流文学——《犹太警察工会》作者迈克尔-夏邦拿过普利策奖,算是主流文学圈的人。两相对比,什么是画地为牢?什么是作茧自缚?你可以说《北京折叠》设定瑕疵、文笔不佳、其他提名作品更好(看了其他提名作品,我不认为他们比《北京折叠》更好),或者直接说你讨厌它,但以“不够科幻”为理由——搞笑嘛这是!我也有讨厌的获奖作品:《贝蒂》是种族牌;2015年星云奖最佳短中篇《夏威夷水果指南》包含女性视角、吸血鬼、跨种族爱情——我最讨厌的几个要素再次神奇的汇集一处;我不喜欢刘宇昆的作品;谁来告诉我《缓慢雕塑》到底表达了啥?!但我讨厌他们的理由和“是否科幻”无关。

总之,包容心态很重要。多看作品,多尝试新类型。我最近看了杰弗里-福特和迈克尔-斯万维克的短篇后,对新怪谭又有了兴趣——“新怪谭”是奇幻还是科幻?啊,这说起来就复杂了……国内有引进相关作品,去看看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试着这样穿搭,温柔的感觉扑面而来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