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假如你能看到别人的生命长度,你会告诉他们吗?

图片:《源代码》

如何评价《奇葩说 第五季》第二十三期「假如能看到别人的生命长度该不该告诉他们」(半决赛)?

张慕之,你瞧,黄四郎脸上还真有个四

不得不说,黄执中本场的表现十分亮眼。这种带有话剧感且富有感染力的沉浸式辩论,是决定短时间选票摇摆方向最有力的呈现方式。

但刨除掉所有感情色彩的部分,第一个假设的论点有逻辑漏洞,其实更适合正方来当矛用。相比之下,第二个论点反方用起来更有说服力,但论据铺得不够开。

分别说一下。


第一个假设:假如「生命长度」是跳动的数字,这个数值是由一切随机、混沌、细小的决策,以及漫长的因果链所导致的。也就是说,全世界人类行为的随机交叉所产生的无数种可能性,将会导致这个数值时刻在变动。

打个比方,你看到朋友的生命长度只剩三年,你转头再回头,发现数字变为了两年,原来是朋友打算不去明天公司组织的每年体检了。

于是,你出于不忍心和关心,把事实告诉了他:「好兄弟,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告诉你,可我想了想觉得说出来是对你好……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了,该享受的福利都享受吧,也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别留下什么遗憾。」

在你脱口而出的瞬间,朋友头顶的数字瞬间跳成了三天,他先是十分震惊,然后草草应下,回到家里精神逐渐崩溃,茶饭不思,滴水不进,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三天后在家中跳楼身亡。

朋友原本的三年大限,可能是因为两年后得了绝症,可能是因为三年后某一天的意外,但他最后只活了三天,却是因为你告诉了他「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他选择了消极应对,于是数字瞬间发生改变。

既然「生命长度」是可以被蝴蝶效应所影响的,数字变少显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努力将数字变多:在告知朋友之后,开导他、陪伴他、帮助他树立积极的心态,最后陪伴他走完三年余生。

甚至有可能,如黄执中所举例的,一款新药在两年后研发成功。朋友每天坚持服药,随着治疗的进行,头顶的生命数字不断 +1、+10……这,难道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你又会说,这是跳动的数字,朋友服了药,就保证他不会意外而死吗?

是的,他可能就是这么不走运,治好了病但意外遭遇车祸去世。

但正因为你的出现,他的大限之日、致死原因,甚至生命存在的价值,完全有了可以提前量化的指标。

所以,如果「生命长度」是跳动的,你能告诉他们吗?你能,你看得到,也可以说出口。

但为什么黄执中说不出口?一个没有明说的原因是,他坚信生命长度是不会因人们对生命的可预知性,以及他人的一己之力就能改变的。

这也正是如晶之前谈到的——「我不该说,因为不想背上所有人的生命责任」——一个只属于先知者的「宿命论」:你毁灭,与我何干。


现在来到第二种假设:「生命长度」是固定的,无论人们的行为和认知如何改变与交错,这世界每个人的「血量」就那么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个假设就完全进入了我们所熟悉的《三体》里「毁灭你,与你何干」的宿命论场域。黄执中的论点是,「我们的自由意志和想法,对一切事情都无法改变。」

这种「宿命论」细思更恐。

打个比方,在你出现之前,有人能活到 80 岁,有人几个月后因为意外而死,有人刚出生就夭折了。

你出现之后,如果选择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每个人头顶的数字,世界将一切安好。

但如果你告诉了一个人,只需一个人,这个生命值查阅系统将会直接宕机。

为什么?

首先记住,现在是「宿命论」在时间意义上的前提假设,即一个人的生命长度不会因任何变量而改变。

假如一个人的生命长度是 80 岁,在你没告诉他之前,他的一生是走过了风风雨雨、好不容易躲避了无数意外,才安稳地活到了 80 岁无疾而终。

但在你告诉他之后,他这 80 年的生命意义瞬间发生了变化:无论他是跳楼、爆头、被捅几百刀,他都不会死亡。因为任何外界因素的改变都不会影响他的生命长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80 岁之前的他就是永生的。

你可能会说,就算跳楼不死也会瘫痪,成植物人,这种所谓的「永生」有什么意义呢?

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三天,我告诉你你只有三天可活了,你会首先挑战「花式作死老子就是作不死」这种玩法吗?

如果你是个性本善之人,知道了自己弥留之日不久,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多做些有意义的事,不枉来过这一生。

但如果你性本恶,甚至只是对社会有那么点小偏见,对权力有那么点小渴求,既然只有三天时间,挑战这个社会的底线来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的欲望,显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简单点的,全力透支所有信用卡、花呗、P2P,反正也不用还了。

一般点的,去偷个路人,劫个美色,抢个银行,反正能躲就躲,收网还达不到这么快。

复杂点的,我杀几个人要毙了我?不好意思我现在死不了……

进一步,我们试着把这个命题推导到极致:你同时告诉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长度。

有权有势的人,得知自己不幸命短活不长,选择挥霍一切,绝不给其他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无权无势的人,得知自己有幸命硬活好久,选择挑战一切,绝对要让世界留下我的恐怖行迹。

你希望看到的是,人们在得知自己的生命长度后,会把余生过得更有意义。

事实上你看到了,人们心中欲望的「核按钮」,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被按下。

宗教、哲学,这些人类引以为豪的「人与神的联结」将在瞬间分崩离析,「巴别塔」在天性的驱使下被齐力推倒。

既然「毁灭我,与我何干」,我们彼此毁灭,也与你何干。

无论是哪种宿命论,它们的底色都是悲凉的。


今天这场,正反方都可以从负向角度,来聊一些生命长度告知与不告知的假设后果,但双方都没有这样选择。也许他们都设想过这些最坏的可能,或许正如蔡康永最后的总结,「没有来自悲观的乐观,永远不是真正的乐观。」

最后,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了我的生命长度,请告诉我,我想做个好人。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在日本学驾照,我被教学片感动哭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