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我给这部电影半颗星,只因它竟然拍出来了

图片:《断片之险途夺宝》

如何评价葛优、杜淳、岳云鹏主演的电影《断片之险途夺宝》?

阿郎,写字阅读看电影

作为一部喜剧电影,“断片”这个概念本身就能充满了喜剧性。

远在 2009 年,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拍出了《宿醉》,影片的触点,落在了他们风俗习惯中的婚前派对上,简单地说,就是一场喝大了所引发的鸡飞狗跳。

“断片”是中国人都能心领神会的一个词,似乎也只有在乙醇的鼓励下,人才会和自己和解,只不过和解的方式,让人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但这部名叫《断片》的电影根本没在断片这件事作些许停留,一两个镜头之后,影片摸着下巴开始关注的是断片之后该怎么办。

和科幻电影一样,喜剧也是对逻辑要求非常苛刻的一个类型。

本质上讲,喜剧是逻辑的游戏,它首先要求的是喜剧的生态建设,是植物生长之间的合理性,然后在合理的基本规则下怎么突破规则,制造喜感。

所以,《断片》的问题是,喜剧效果只能在小范围内发作,或者说,它的喜剧没有建立起一个长远的喜剧逻辑,都是一对一的短打,本质上,这是小品的套路。

电影需要一个叫美学的东西,把这种小范围内的高潮串联起来,并可以规整好发力的方向。

起码,不能各自发力,然后互相抵消。

演员有葛优、岳云鹏等其他省略了说名字会令我胃不舒服的名字。几位喜剧演员的表演方式都有自己的一套,这不是问题,甚至这些不同互相撞击可能引发出火花。

但《断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在一部电影里,不同的喜剧表演方式,原来,他妈的,可以,互不干扰,就像各自都附带了一个结界。

对于中国喜剧来说,是时候需要提高点分辨率了。喜剧是直面尴尬,不能简单地理解为黄段子,或者是耍狗驼子。

在技术上,是节奏的紧绷,在态度上,是艺术的坦荡。

喜剧是一个电影词汇,不仅仅是小品肢体上的花招,也不仅仅是相声语言上的杂技。喜剧是悲剧的母亲,是对悲的出世,是对喜的入世,但所谓悲喜,最后终究不过是规律的震荡回归。

看似溢出了规律的框架,可还在规律的框架末端,是将坠未坠的那一刹那。

我给《断片之险途夺宝》半颗星,因为它毕竟拍出来了。我给《断片之险途夺宝》半颗星,因为它竟然拍出来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看到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就精力充沛的人,可不要只是羡慕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