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神奇,学生的申请费用减少了一点点,收入却增加了很多

图片:《心灵捕手》

月亮与六美元——申请制度的小小变革如何改变贫困考生的未来

Manolo,只知逐胜忽忘寒

教育关联国计民生,又关乎个人发展:让教育普惠不同家境的青少年,当为政策设计者不断努力的方向。实践中,阻碍家境一般者逐梦的障碍很多,有的颇为明显,有的相当隐蔽:一道低矮的程序门槛,或一笔微薄的申请开支,足以拒许多青年于优质教育之门外。Pallais[1]2015 年的研究佐证了这一点:仅仅是为申请大学的高中生免去 6 美元开支,便足以让其中相当部分申请者进入录取要求更高的学校。平均而言,每人毕业后的收入将因此增加约 1.1 万美元

图 1 不同年份毕业的高中生投递申请成绩单的数量。蓝色代表投递 3 份的比例,紫色代表投递 4 份的比例。政策变化始于 1997 年

美国有两类高考:ACT 和 SAT。两类高考的成绩均通用于大学入学申请。1997 年秋季以前,ACT 考试机构免费为学生向最多三所高校寄送申请成绩;第四所开始,机构将收取 6 美元 / 校的投递费用。1997 年秋季起,考试机构推出“特惠”:免费寄送成绩单数量“喜加一”,前四所均免费。同一时期,SAT 考试没有发生类似变化。如上图所示,这一特惠极大改变了考生投递志愿的数量:之前,超过 80%的考生只申请三所;之后,近 70%考生选择申请四所

图 2 不同年份毕业的家境不同的毕业生,最终录取高校的中位点 ACT 分数。红线代表低收入家庭,蓝线代表高收入家庭;方形代表录取分数较高的学校,圆形代表录取分数较低的学校

原文结合 ACT 成绩及投递选择、各校入学调查等数据估计了以上变化的影响。控制个人特征及时间固定效应等变量[2]后,作者发现:首先,无论家庭收入高低,投递申请的数量都因特惠上升了约 20%;其次,来自低收入家庭的申请者,最终录取学校的 ACT 成绩中位数因此上升了 0.25(满分 36)。与之相反,特惠对高收入家庭申请者的录取产生了轻微但不显著的负面影响;最后,结合已有研究,可算出低收入家庭申请者的未来总收入平均上升 1.1 万美元[3]

[1] Pallais 做了许多非常有趣的研究,是一位特别值得关注的经济学者。以下文章均出自她的手笔:Bursztyn, Leonardo, Thomas Fujiwara, and Amanda Pallais. "'Acting Wife': Marriage Market Incentives and Labor Market Investment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7.11 (2017): 3288-3319,简介见于Manolo:女性,为何要藏起你的事业心?——来自顶级商学院的证据;Mas, Alexandre, and Amanda Pallais. "Valuing alternative work arrangement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7.12 (2017): 3722-59,简介见于Manolo:要你加班,我该多给多少?——来自大规模实验的证据;Glover, Dylan, Amanda Pallais, and William Pariente. "Discrimination as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Evidence from French grocery stores."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2017): qjx006,简介见于Manolo:歧视与忽视,以及歧视的循环

[2] 具体而言,文章使用了以下两种回归设定:一是控制个人特征与固定效应后,在仅参加 ACT 考试的学生中做回归;二是将仅参加 ACT 与仅参加 SAT 的学生纳入回归。在第二种设定中,后一类学生相当于前一类学生的“对照组”。无论是对投递申请的数量还是对录取结果的影响,两类模型设定均得出了相近的结果,这验证了原文发现的稳健性。同时,第二种设定下的结果否定了对研究的以下质疑:参加 ACT 的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录取结果改善,或许主要源于 SAT 录取结果的恶化。此外,作者也分析了录取的外蕴边际上的变动可能造成的影响:部分本来不会选择上大学的考生可能因为这一变动选择上大学,理论上看,这一点确实可能扭曲正文所述的结果。然而,这一扭曲不仅要求外蕴边际上的变动幅度非常大,也要求这部分考生在录取中的整体表现优于那些本来就会选择上大学的考生。这两点都与现有的实证结果不相符。

[3] 具体而言,以下经典研究已定量研究了录取学校中位分数的高低与未来收入间的正面关系:Dale, Stacy Berg, and Alan B. Krueger. "Estimating the payoff to attending a more selective college: An application of selection on observables and unobservables."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7.4 (2002): 1491-1527(被引超过 1000 次)。借助其中结果,以及本文所得的不同家庭申请者中,所录取学校及录取学校分数线的变化,即可直接计算前述特惠对学生终生收入的平均影响。有两个结论值得特别指出:首先,作者在估算时都尽量选取了保守的假定;其次,这一发现也与近年来“行为教育学”方面的进展,乃至“助推”方面的研究相关——哪怕是在非常重大、以至攸关终生成就的决策上,个体仍时常受制于认知方面的弱势。恰当的政策变革,可以因解决以上问题,而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参考文献:Pallais, Amanda. "Small differences that matter: Mistakes in applying to college."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33.2 (2015): 493-520.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冒着风险说一句,现在所谓的「音乐排行榜」,简直可以承包半年笑点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