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误 · 来吧,一起永生

图片:《银翼杀手》

为什么人类不把永生技术放在第一位?

泱央,狗央,就这样

“你知道吗,从理论上来说,人类是没有衰老这个设定的,所谓的衰老,实际上是人体不断地被破坏导致机能下降并最终死亡的过程。”

“那破坏的源头是?”

“线粒体产生的自由基,它们不断的破坏我们的身体,不断的氧化我们的身体。只要能控制线粒体,我们就能克服衰老,不,人类将不再会有衰老一说!”

“你是说,永生不死?”

 

2030 年,日本生物制药公司菲涅斯的自由基阻断项目宣布取得重大理论突破,有望实现人体寿命延长,该项目获得巨额投资。

2032 年,菲涅斯正式立项开启人体自由基阻断技术与线粒体编程技术的应用研究,项目名称为“许赋”。

2038 年菲涅斯完成动物实验后宣布开启人体实验,国际著名投资公司摩登银行董事长菲尔克劳斯自愿成为第 0 号受试者。

2043 年,经过 5 年长期观察,菲涅斯宣布自由基阻断实验初步成功,有效减缓受试者衰老进程。

2045 年,0 号受试者菲尔克劳斯在家意外身亡,其巨额遗产以及公司继承权引发三女一子纠纷。最终其子卢克克劳斯获得绝大部分继承权,并加大对菲涅斯“许赋”项目的资金支持,计划开启批量人体实验。

2047 年,菲涅斯宣布线粒体编程项目获得初步成功,将开启大批量测试,并在全球范围内公开募集受试者。

同年,全球各地出现大批涅菲斯的反对者,称生老病死是生命正常过程,菲涅斯的反自然行为必将招致人类的毁灭。并呼吁各国政府立法禁止相关研究。

2048 年,全球共计有超过十万人报名参加涅菲斯的人体线粒体编程实验项目其中仅有 2000 人通过筛选。反对菲涅斯的民间活动愈发激烈。

包括印度在内,全球多地爆发宗教危机导致大量人员伤亡。

 

2048 年—2055 年,参与涅菲斯人体项目的 2000 人中,有 47 人身亡,其中有 39 人被证实死于谋杀。

2055 年,包括中美英法等在内的 33 个国家将线粒体编程技术定义为违法行为,并通过立法禁止在其国内进行线粒体编程技术的人体应用及相关实验。

2060 年,菲涅斯公司宣布已完全攻克线粒体编程技术,通过掌握线粒体编程技术以及自由基阻断技术,人类已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永生。同时菲涅斯正式将该项目投入商用。

菲涅斯的巨大成功使得其投资人卢克克劳斯财富暴涨,一跃进入全球富豪榜前十。

2061 年,菲涅斯公司开通寿命延续服务,接受线粒体改造价格为 3 亿美金,每 5 年需进行一次价格 5 千万美元的自由基阻断维护。

同年,首批接受该服务者人数为 4152 人,被改造者个人总资产占全球财富总资源的 17%。

2070 年,全世界共有 353714 人通过线粒体编程实现永生。这些人占有全球 87%的财富资源,贫富差距达到历史最大值,并在进一步扩大中。

2072 年,经济学家张一来发表文章—《阶级冻结,神与人的格局已经形成》

人口在几个特大城市中大量聚集。

同年,全球多地爆发示威游行,抗议菲涅斯公司线粒体编程过高的定价,示威人群多为城市中产人群。

2080 年,全球总人口为 57 亿。

2083 年,著名反菲涅斯政客,英国伦敦市市长文森特斯通,在访美期间死于飞机坠毁。文森特为下一任英国首相热门竞选人。

 

第二天,纽约曼哈顿的一个咖啡厅里,在店内靠中心位置,有两个人相对而坐,一个穿着衬衣外套风衣,衬衣上打着精致的领带,典型的商务人士,对面的人却是牛仔裤卫衣,背着斜挎包一副大学生的打扮,两人坐在一起略微有点违和。

两人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份报纸《英国伦敦市长兼首相热门人坠机身亡,是意外还是阴谋?》

大学生模样的男子率先开口,

“好怀念啊,没想到这年头还有报纸。”

“李先生,这是您这次服务的报酬。”说罢,他从随身的公文包内,掏出一个小黑盒子放在咖啡桌上。

“服务?你说话还真是会挑字眼。”

“您的自由基阻断治疗已经安排好了,这是您的卡,去服务点直接刷卡就行。”

“好的。”

“先生,我能冒昧问您一个问题吗?”

“别总“先生”“您”什么的,你这些上流人士的假礼貌我可受不起。”

“。。。”

“问吧。”

“您到目前为止积累的财富,已经够您做一次永生手术了,为什么您却选择只是不断地做自由基阻断,明明一次性手术才是一劳永逸的,而且价格更低。”

“我怕我会后悔。”

“后悔?”

“衰老和死亡,说不定也很有趣呢?我可不想自己没得选。”

“好的我理解了。”

“下次有活干记得再来找我~”

“好的,您慢走”

“怪人一个”风衣男对着咖啡店门外远去的背影暗自嘟哝了一句。

 

2091 年,永生者通过议院选举方式组成上帝之手协会,进行全球统一管理,各国政府名存实亡。

2095 年,获得上帝之手成员资格的永生者成员为 23572 人,其中议会成员为 300 人。上帝之手成立世界安全理事会,负责协管各国政府,并具有一定的军事权利。

2097 年,菲涅斯成立基因改造计划项目组,旨在通过对胚胎基因进行修改以求规避基因缺陷。

2099 年,全球所有国家通过无核化公约,通过全球安全理事会在全球范围内设置 10 个核武器安置所,将全球 90%核武器弹头被分配至 10 个安置点保存。

2100 年,菲涅斯公司将基因改造技术已趋于成熟,并开始投入商用。通过基因改造工程对原有受精卵进行编程而诞生的人类,具有更高的智商,更强的体能,对现存的大部分病毒免疫,且天生具备永生能力,被称为“新人类”。此举引发永生者内部争议,部分永生者认为“新人类”违反自然,后患无穷。

 

“我们已经永生了,为什么你还想要后代?”

“正因为我们永生了,才需要后代,难道你就不希望有人和你一起享受这永远的天堂吗,卢克?”

“天堂?你确定这是天堂?”

“我们掌握着一切。”

“我父亲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2125 年,传闻称“上帝之手”之上存在更高一级决策组织“光照会”该传闻遭到上帝之手官方否认。

2130 年,全世界人口下降至 23 亿,劳动力大量缺乏。

同年第一批成长起来的新人类开始进入“上帝之手”。

 

“这个提案完全没有必要!”

“劳动力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已经有大量新型公用机械在逐渐取代人力,劳动力问题的解决不过是时间问题!”

“也有很多领域是机械无法替代的,而且按照目前的人口死亡率,在机械完全替代人工之前,您可能就要自己去下地劳作了。”

 

2130 年,上帝之手在非洲建立大型工业园区,南非成为全球最大智能重型工具产地。

2132 年,为解决劳动力匮乏问题,新人类代表在会议中提出“类人项目”,通过基因改造工程生产出大量高服从性低智力人类作为劳动力补充,为区别“新人类”,生产出的低智能人类被冠以“类人”之名。

此提案引发大量争议。

 

2133 年,上帝之手理事会三名资深成员共同投资在东亚建造大规模休闲别墅,传闻称此举涉嫌秘密转移财产。

 

“克劳斯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

“有必要推进类人的项目了,我们手上的资源还不够多。”

“克劳斯怎么办,他手上掌握着最多的军事资源。”

“我知道,那老狐狸是个大威胁,要利用一下南美和东亚的那群穷鬼。”

 

2138 年,第一批“类人”投入生产。

2142 年,上帝之手在南美及亚洲成立天堂生活区,将 16 亿贫困人口进行统一管理。

2144 年,类人+机械的组合替代了现有的大部分劳动力需求,劳动力危机基本解决。

2146 年,新人类取代旧人类夺得上帝之手实际控制权。光照会被证实实际存在,并被立即解散。

2147 年,美国休斯敦全球航空航天技术局(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遭遇炸弹袭击,大量航空技术人员伤亡。

2147 年,上帝之手内部分化,旧人类永生者遭捕杀,大量旧人类出逃。

2148 年,新人类领导下的上帝之手更名为“超越者”,以菲涅斯公司作为总部,向南美东亚地区联军宣战,大量 民用类人被征召进入军队。

2148 年,以卢克克劳斯为首的永生者抵达南美洲,与普通人类结成“抵抗者”,并负责提供战略资源,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

2148 年夏,南美天堂生活区成为抵抗者联军重要军事基地之一,因存在大量生活设施,A 至 D 区被改造成战俘营用以收容战争中俘获的敌军。

 

天堂生活区,B-12 营区,5 条狭窄的过道将整个营区切割成 6 个长条形区域,每个区域被一道道水泥墙隔成一个个正方形的房间,每个隔间里都坐着 5-6 个肌肉发达但又略比常人矮小的人。成百上千人挤在这小小的营区里,却没有一丝躁动。

营区上方 10 米处的控制台里,两个人隔着玻璃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身影。

“见鬼,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人权?!”

“他们只是工具。”

“工具?当初你将我们投入这个所谓「天堂」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么?”

“那不是我的提议。。。”

“但是你有权反对吧?”

“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上,你就会知道,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那我应该永远到不了你那个位置。”

“谁知道呢。”

“以工具之名诞生,以工具之名生活,以工具之名去死。这就是你们吗?”

隔离间里,一个类人抬起头来,目光呆滞的望向高台。

 

2149 年,抵抗者南美基地战俘营出现大批战俘死亡。

2149 年秋,超越者军与抵抗者在南非交战,抵抗者溃败,超越者全面接管南非,与败逃后固守津巴布韦的抵抗者军形成对峙。

 

抵抗军南美基地指挥部。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了那么多战俘?”

“报告长官,目前原因还在排查中!但初步检查没显示出任何异常。”

“死亡人数呢?”

“381 人,还在上升中。”

“传令下去,做好应急处理,尸体全部运到北区集中掩埋做暂时性处理,处理位置必须远离水源地,派一队人负责尽快设立焚化炉。调集医疗人员做好防疫情准备。”

“没那个必要”

在一片焦虑的目光中,卢克克劳斯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不用太担心,这只是他们的正常死亡。”

“你疯了吗,那么多人,一下子全死了,你说这是正常死亡?”

“死的应该是第一批投入类人。”旁边的中年人推了下眼镜,看着年轻的军官。

“怎么回事?你们知道些什么。”

“这位是托马斯教授,他参与了类人项目的研发。”卢克头转向旁边的教授示意了一下。

“类人原本的寿命设定就只有十年。”教授往将军方向略微靠近了一点,开始解释:

“现在死亡的这一批根据时间推算应该就是第一批投入使用的类人。”

“你们只让他们活十年?”

“不是我们,是那些。。。新人类。在项目立项之初,他们就要求基因项目组在类人的基因中植入早衰基因,当一个类人脱离培养基,开始独立生存后,在成长到十岁左右,他们就会极速衰老,然后死去。”

“为什么,让他们当工具不是应该让他们一直活下去么?”

“活太久需要耗费的资源太多,这样会侵占了永生者的资源。而且科技的进步总有一天会进步到不需要人来充当廉价劳动力,既然会没用,那就没必要让他们过那么久。没了再造就是了,他们大概是这么想的。”

“仅仅只是这样吗?”

“当然不只是这样”一旁的克劳斯接过话,

“还有就是,他们怕,需要操作工具,参与劳动,就不能让他们的智力太低,智力不低的情况下,生活在正常人类的社会中。这些东西早晚会进步。”

“所以是为了以绝后患?”

“以绝后患。”

“混蛋。为什么……”

“因为这世界就是这样。”

 

2149 年 10 月,抵抗军与超越者军在韩国釜山、东非、越南胡志明展开交战。

2149 年 11 月,抵抗军釜山战区指挥官里维史密斯身死殉职,釜山道路争夺战以抵抗军失败告终。

超越者军在东非发动蜂群袭击,大量小型遥控无人机参与作战,抵抗军伤亡人数达 3 万 2 千人,东非基地沦陷。

越南战区演变成持久战,抵抗军节节溃败。

2149 年 11 月,抵抗军突袭香港,与超越者军团展开激战,在巨大的优势下抵抗军全歼敌军,宣布战役取得局部胜利,并全面接收香港。

2149 年 12 月,香港郊外山区,抵抗军士兵排成两列。向着山腰处一片别墅群前进。队伍的中间两名士兵望着前方的别墅,交谈着。

 

“你说,那个卢克克劳斯是怎么跑出来的?那些新人类不是很聪明吗,又夺了权,怎么就让他跑了呢?”

“哼,再聪明又有什么用,你也不想想这货活了快两百岁,勾心斗角的经验是那群聪明的小怪胎能比的吗?”

“可,再有经验这也?”

“一百年前,这货就是连自己老爸都敢杀的狠人,更何况这百年的经验,论阴险,没人能跟他比。”

“什么?你说他杀老克劳斯那件事是真的?!”

“蠢货,除了他还能有谁?”右边的士兵白了一眼,继续说道:

“你说那个老克劳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赚了那么多钱,又那么怕死,最后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离永生一步之遥的地方,哐当一下,死家里了,人一死,他儿子就撇下几个姐姐,拿了几乎全部家产。说不是他干的,谁信啊?”

“可这,为嘛呀,自己老爹都杀,至于吗?”

“至于。他老爹不死,那他那么大个集团,那么多钱,不就落空了?他爹要是正常人那还好说,这东西早晚有一天是他的,现在他老爹要一直活下去,他等了一辈子的公司就这么没了,你能忍?”

“可是。。。”

“立正!”队伍前方的军官大声吼着:

“全部人!按队伍排列,十人一组,每一组负责一栋别墅!前后门!一二楼!分别两人把守!阳台院子!分别一人把守!技术员进入地下室完成操作前,严禁擅离职守!清楚了吗!”

“清楚!”底下的士兵齐声应答。

 

2149 年 12 月,抵抗军接收卢克克劳斯香港元朗别墅群,获得其预先安置在此的大量战略物资。

2149 年 12 月,抵抗军东亚总部地下指挥中心。

宽广的指挥室呈阶梯布局,大屏幕前的会议桌上 10 个人分列两边,仿若两队人在进行敌对谈判一般。会议桌被三面大阶梯环绕着,每一面阶梯上都有 5-10 名军官或在通过耳机对话或在紧张的敲打着键盘。

两边的出口各自有两名持枪士兵守卫。

中心会议桌上两边的中心,分别是抵抗军总司令艾德布利尔以及战略顾问卢克克劳斯。

“香港战区指挥官陈洛贤要求接入”一旁的女通信官看着闪烁的屏幕大声报告。

“批准,信号投到大屏幕上。”会议桌左侧的军官应到。

会议桌前的墙面开始亮起,一个皮肤黝黑的男性出现在屏幕的另一边。

“报告,抵抗军上校香港战区总指挥陈洛贤在香港战区发回战报!”

“情况如何?”

“敌人基本全歼,已抽调部分人力现在正在城内进行搜查,战略目标元朗别墅群已经接收,正在清点地下室物资。”

“重点目标是 13 号,14 号,23 号,24 号这四栋的地下室。”

“上述目标已初步确认,物资类型与情报一致,正在清点数量。”

“那好,清点完之后,开启改造进程,以别墅群为中心,这里的建筑在设计之初就以具备军事功能。”

“了解。”

“半小时内,汇报清点情况,现在先这样吧。”

“是!”

屏幕闪烁中,慢慢变暗。

“那现在开始吧。”司令官压低了声音,眼神示意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副官。

副官得令,头转向一旁面向周遭的通讯员:“会议开始,无关人员全部离场!”

二十多名通讯员纷纷摘下耳机,从两边的通道往外走去,在确认室内无其他人之后,四名卫兵走出门外并关上通道门。

“香港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攻下来了,现在可以说说地下室的物资到底能怎么样拯救我们了吧?克劳斯先生。”

司令官如质问一般,眼神直盯自己对面的卢克克劳斯。

“在这里,我对此次战争中逝去的英灵致以万分的敬意,他们的牺牲必将成为人类反攻胜利的基石。”克劳斯交叉着双手,低头致意。

司令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球下方的肌肉似乎有些抽动。

克劳斯抬起头继续说,

“目前的局势,新人类拥有绝对的优势,虽然我方持有全球超过一半的军事设备和相关资源,但大部分的设施和资源都处于超越者的控制范围。虽然没有我的钥匙他们没办法打开,但同样的我们也没办法使用。”

“第一要务是保证生存,我们军备方面虽然暂时处于劣势,但差距还没大到立刻决定战局的地步,问题就在于超越者们的三个武器。”

“核弹?”

“这是第一个。”

“在核安全计划时期,上帝之手从各国收集的核弹有接近百分之 50%被销毁。剩余的分置在 10 个安全区中,被销毁的弹头其中有一部分被我拦截下来,带到了这里。”

“您给我们带来的帮助,是我们这场战争之初得以存活的基础,对此我们心怀感激。”

“合作罢了,杰。”他朝旁边的年轻人点头,对方从地上的公文包中拿出三份文件放在桌上。

“这是上帝之手的核储备,应该说是超越者了。在我离开之前,他们的核弹数量是 26731 枚。具体当量、类型,文件中都有。”

“接近 30 比 1 啊。。。”

“核武器的问题不在多少,而在有没有。”年轻人提醒道。

“超越者主要人员集中在东京和纽约,是两个非常大的目标,对于核打击而言再好不过,但按照我们现有的军事力量,以及他们的防备情况,即便进入核打击,我们也不占优势,核弹很可能在进入射程前就被激发引爆。”克劳斯指着桌面上的分析图。

“而他们也同样没办法对我们下手,我方的阵地分布分散,且隐蔽,没有一个足以让其发动核打击的目标,而无差别攻击显然是他们不乐意的,他们仍然需要地球上的资源。只要保持这个共识,双方核战争还打不起来,我们也就有了喘息的机会。”

“这个我们都知道,那后面那些呢?”一旁年轻的军官抬了一下下巴,指向另两份文件。

“这就是这次会议的重点,《天幕计划》和《杀人蜂项目》”

“这是。。。。”司令翻开手上的文件,显然有些吃惊。

“天空母舰,一种研发中的航空武器运载平台,你可以把它看做是天上版的航空母舰,不同的是,这个要大得多,而且自身具备相当强的作战能力,可以说是一种空中堡垒”

“动力呢?”司令左侧较为年长的空军军官额头开始冒出点点汗滴,用一种艰难的语气问道。

“核动力驱动,具备多组独立涡轮发动机”

“说重点吧。”克劳斯面无表情,轻声打断了旁边越说越兴奋的年轻人。

“火力、速度、数量,这东西都具有非常强大的优势,但这些都好说,最大的麻烦是。。。”

“制空权”

“对,这东西一旦发射,就在空中永远运转,其设计飞行高度最高达 2 万米,搭载军事侦察模块,多种激光制导远程武器,计划通过 24 个这种东西,形成一个覆盖全球的打击网,这就是天幕计划。”

说完,左边的五位军方高层都桌上文件中的设计图,霎时间说不出话来。

“现在,他们这个计划到哪一步了?”

“就我所知,目前是搁浅状态。”

“有技术问题无法攻克?”

“不,因为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都死了。”

“休斯敦的那次爆炸是你们搞的?”

“我们能杀死研究者,但我们没办法毁掉知识,距离休斯敦那件事已经快三年了,目前他们进展到哪一步,我们毫无头绪,但我们必须抢在他们前面,具体要怎么做就要交给在座的诸位了。”说完,克劳斯叹了一口气,反复放下了什么。

“我了解了。”司令官看着文件,眼神久久无法移开,沉重的慢慢点头。

“那这个杀人蜂项目是?”最右侧的军官指着他面前的文件问。

“肖先生?”

“好的,诸位好,我是原美国空军研发设计师肖进,现任抵抗军联合部队武器研发顾问,接下来这部分将由我来进行说明。”最左侧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回应着克劳斯的话,探过身去将最后那份文件另一边的军官面前拿过来,放置在会议桌的中间。

“此次突击香港的行动,取得了重大成功,但我想问一下,相应的牺牲是否在预计之内?”

“不,伤亡远超预期,原定的东非,越南,韩国战区用以吸引火力,为突击香港做掩护,但对方火力之强超过我们的预料,其中东非战区近乎全军覆没。”

“造成的原因想必你们也十分清楚吧?”

“火力,军备,对方那种新型的无人机攻势十分有效,那种低空巡航搭载轻火力的无人机在前线对我方造成的杀伤非常大。”

“好的,这就是接下来我们要讲的杀人蜂项目。”

“你是说那种无人机?那种无人机虽然确实有效,但还不至于左右战争吧?”司令副官翻开文件,看着无人机设计图。

“是的,那种无人机名为雀蜂,搭载改进型 5.56 口径自动步枪,榴弹发射器,预计重量可承载 70 发 5.56 子弹外加 4 枚榴弹,长宽约 60×40cm,全机重量 26.5kg,最高时速 50km,虽然棘手,但仅限于战场之上。但是。。。”

“但是什么?”对面突然的停顿,使得司令不安的抬起头。

“但是如果这东西变得虫子一般大小怎么办?”肖先生边说边将文件翻到中间,一架结构截然不同的无人机设计图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超越者军团最新的无人机—杀人蜂。机体长度不足五厘米,垂直升降,集合小范围军事侦查模块,内置 N5 型炸弹,有效杀伤半径 3-8 米。”

“这就是杀人蜂么……”众军官看着眼前的设计图,恍惚间仿佛无法理解对面在说什么,三秒过后面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眉头拧在了一起。

“你们应该已经想象到他的应用场景了吧?”

“这东西已经实现量产了?”

“很不幸,是的。具体的应用场景各位应该能想象到。”肖进腾翻过一页,吸引着对面军官的目光。

“侦察、暗杀、即便是在正面战场,这个大小也很难击中。”

“嗯,非常麻烦,极高的机动性,极高的隐蔽性,而且目前现存的常规武器中并没有能够有效反制这个杀人蜂的存在。”肖现身接过对面的话继续说道

“飞行源动力系统,具体结构?”

“蓄电池,通过设计图可以看到这种无人机采用三段式结构,头部用来信号接收和处理器,中部是蓄电池和升降式发动机,中部上方是方向调节,尾部是搭载的 N5 炸弹。”


公众号:泱央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看到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就精力充沛的人,可不要只是羡慕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