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少女失踪 6 年,与父子生三孩并精神分裂,暴露了哪些问题?

图片:陈雷柱 / 澎湃新闻

TEDCJK,法律

圣诞节刷到这道题,确实是一件很令人心情沉重的事。尽量从法律专业角度讲两句,抛砖引玉。

开篇前先做个说明,悲剧的发生除了直接作恶的恶徒外,还源于各方的失责缺位。本题会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尽可能对各方处置的合法性进行分析,答案以新闻报道基本真实为前提,不设立场,主要讨论现行制度下避免悲剧的可能性。

以下正文:

1、少年辍学

新闻原文是:

2011 年,她因犯罪被判入狱。此后,小茉辍学,在一家服装店里打工卖衣服,一个月有 800 元工资。那一年,小茉 13 岁,小学还没有毕业。

我国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持续至初中阶段。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第五条 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   
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   
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   
社会组织和个人应当为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创造良好的环境。

失踪少女 13 岁辍学,显然还在义务教育期间;登记在册的学生中途辍学,其所就读的小学以及当地教育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未有辍学,少女是否就不会因家庭矛盾离家出走?

如果未有辍学,是否即使兄长隐瞒实情,就读学校方面也足以发现失踪、及时反应?

如果警方提前介入,是否能够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可惜的是,这些问题由于学校及当地政府机关的缺位,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2、兄长隐瞒

这一部分,其实责任是二分的。

法律上,有一个概念叫「困境儿童」

事发地在驻马店市,按照《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做好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工作的通知》:

具有本地户口,年龄在 18 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本身重病或重残的困境儿童以及父母双方不能或不能完全履行抚养或监护责任的困难家庭儿童。具体包括:   
1.自身患重病或重残且家庭困难的儿童。 
2.父母双方均失踪、服刑、戒毒或残疾或患病且家庭困难的儿童。   
3.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服刑、戒毒、失踪或残疾、或患病且家庭困难的儿童。
4.父母一方失踪,另一方服刑、戒毒或残疾、或患病且家庭困难的儿童。

其中第四项指的就是本题失踪少女所面临的情况(父亲失踪,母亲服刑)。

按照《通知》:

(一)落实好困境儿童生活保障制度   
1.家庭生活困难的困境儿童全部纳入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2.事实无人抚养、无人监护的困境儿童,如符合孤儿条件的,要办理孤儿手续,纳入孤儿系统予以保障。   
3.事实无人抚养、无人监护,但不符合孤儿条件,无法完善孤儿手续的困境儿童,纳入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给予全额救助。

按照《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

对服刑人员、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缺少监护人的未成年子女,执行机关要为其委托亲属、其他成年人或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救助保护机构监护提供帮助并履行手续。

案中少女理应得到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全额救助,不清楚事实上足额提供了没有,但按照新闻报道「在服装店打工,一个月有 800 元工资」的描述,我对此并不乐观。

同时:

如果相关部门评定后认为其兄有监护、抚养能力,应当为少女委托其兄监护并履行手续,这种情况下问题有二,一是部门评定是否失职,二是负有监护权及抚养义务的兄长隐瞒实情,未尽照料是否失责。

如果并无「评定并委托有能力提供帮助的亲属、机构代为抚养监管」这一过程,则相关部门很明显疏于职守。

3、郑氏父子

如果郑氏父子违背少女意愿与其发生关系,则可能构成强奸罪。

如果郑氏父子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限制少女返家,则可能构成非法拘禁罪。

之所以加上「如果」,是因为仅凭新闻描述不足以证明前述行为的确实存在,少女现年二十岁,按照其长子「是个男孩,已经四五岁」的新闻报道,倒推出其受孕时间大于十四周岁,不能够适用奸淫幼女的相关规定。因此无论是违背少女意愿与其发生关系,亦或是限制少女返家,这些指控能否成立都依赖于后续的调查和证据收集。

(新闻报道提到少女已然精神失常,不过暂未有正式鉴定,若果确已精神失常,其陈述效力存疑,能否定罪并不乐观)

4、户口登记

一些意见认为,失踪少女的一女二子均未非婚生子女,理应不能进行户口登记;其实在这个问题上,相关部门倒是没有做错。

早在 2015 年,国务院就针对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颁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随后河南省及驻马店市据此分别制订了《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及《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驻马店市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工作细则的通知》,其中规定有:

(三)1996 年 1 月 1 日(含)后出生,有亲生父母,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无户口人员   

申报材料:群众提供的证明材料,监护人或本人书面申请;补办的《出生医学证明》;父母双方或一方的《居民户口簿》及居民身份证;父母《结婚证》或者非婚生育说明。   
注意事项:此类人员户口登记根据无户口人员实际年龄分为,六周岁以内的由常住地派出所直接录入;六周岁(含)以上至十四周岁以内,常住地派出所受理后,报县(区)公安局(分局)治安户政部门审批;十四周岁(含)以上的,常住地派出所受理后,报县(区)公安局(分局)治安户政部门审核,审核通过后,报市级治安户政部门审批。

常住地派出所只做书面材料审查,未必能够发现隐情,只从户口登记来看,不足以说明郑氏父子当地派出所疏于核查。

5、警方调解处理及各方陈述

单就新闻报道来看,警方面对可能存在的强奸案件无动于衷,甚至主持调解的行为明显是玩忽职守的。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目前所有的报道,均来自少女母亲及兄长的单方陈述。

为何面对可能存在的性侵幼女,母亲最初只是对殴打行为提出立案,并在郑氏父子作出不殴打承诺后即接受了调解,除了对郑父令人发指的恶行的不知情,是否也有「尽管郑子亦可能有涉强奸,毕竟女儿已神志不清,需人照料,顺水推舟未必不是良配」的妥协;为何幼妹失踪如此大事,前后过程不过是「离家出走」几字一笔带过,既无报警记录,亦无旁证;所谓「网瘾要钱」是实情还是另一个为开脱责任的避重就轻,这些问题其实是有疑点的。

如果说警方自始至终都不知实情,那恐怕在归责上亦不好全然归咎警方;当然,面对疑点未能深究,至少有怠慢之过。

至于进一步的展开,必须等待更多信息的披露。

Alice,肉包可爱多

嗯,发生的地点是我的家乡,在我家,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

每个村子都有几个娶不到媳妇的光棍,从外省“买”疯疯癫癫的女人回来,没有人知道这些疯女人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人在乎,她们就这样被强奸被家暴被监禁生孩子。

(对地域敏感的人请不要跟我杠,我并没有故意针对地域,我个人也没有任何家乡荣誉感)

小学的时候住在外婆家,每次上下学回家都看到,蹲在门口吃饭的邻居,他们一家 6 口住在破瓦房里,房子的砖头是泥和草混合糊起来的,一家人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几乎是村子里最穷的。某天收到他们结婚请帖,说大龄单身儿子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外地买的媳妇。 结婚当天“新娘”穿的也是破破烂烂,一看就明显感觉智力不太正常,反应迟钝,有妇女嘲笑着问她家在哪哪里人,她也说不上来,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

那天村里去的男人都喝了很多酒,几个男人红着脸醉醺醺哄闹:“会压蛋吗?我们教教你啊!” 总之除了那天智力不正常的“新娘”面无表情之外,其它人都很开心。

第二天,村里妇女们聚在一起闲话,我听到她们说,洞房的时候“新娘”倔脾气不听话,被“新郎”打了一顿,几个人按着“新娘”才完成了洞房过程。又过了几个月,女的怀孕了,生了个男孩,期间也跑过几次,每次逃跑都被这家人追回来,他们会联系街坊邻居一起追,大家都很乐意帮忙。追回来之后就把她关屋子里绝食,再打一顿强奸怀孕,她就能安生一点。

我见过他们给她注射不知道什么药,也见过她的脸和身上都是被打的伤痕。

又过一两年,女人连续生了三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智力有问题,长相也和男人一样丑。

村子里的人很爱讲他们家的事,但没有人同情这个女人,也没有人觉得这是违法行为,大家觉得花了钱的就是自己家的人。甚至当时在 10 岁的我看来,这件事也顶多是“奇怪” 没有更多其他信息。直到我长大了,明白了结婚不是娶妻,不是买卖,注射药物和殴打强奸都是犯罪,我才知道整个村子有多魔幻。

但,如果你也生活在那个环境里,你根本没有“帮助”的意识...大家都觉得这很正常啊,她就是别人家的媳妇,哪怕她未成年哪怕是智力缺陷哪怕被拐卖,但她还是他们家媳妇,就应该为这个家做牛做马。所以,我没什么想说的了,我觉得生活在这块土地上里的人都很惨。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什么男生开玩笑总要当对方的爸爸?女生也没有要争着当妈啊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