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离开权健吧,妈妈

图片:Sasha Freemind / CC0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其产品和销售体系是否合法合规?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匿名用户

我是有资格说话的,去年我妈被拉去做权健火疗,治疗什么疾病,她说效果很好,打算长期做下去。后来就被不断的洗脑,成患者变成了推广者,乃至现在成了权健工作室的一员。之后我也发过烧,不断的让我去她们工作室体验火箭,一个什么鬼火龙液走遍天下,麦芽精包治百病。当然,我毅然决然的自己去了医院,并且苦口婆心聊了很多就是感化不了我妈。

后来,我就觉得神奇,就被逼着去盐城据说是权健总部美名曰是考察。一天半的时间,各种会议,也就是那些人疯狂鼓掌,疯狂高喊老师治好他们的病,带他们致富,听的头打,基本一半就偷偷溜出去。对了,还有他们的总部,可以说是富丽堂皇,简要的说就是假大空,正常有点文化的都可以看的出来其中的猫腻。无非就是打亲情牌,感恩牌,很简单的一些惯用的直销技巧。但是,一个大厅里大多都是跟我妈一样四五十岁没有什么文化的中老年妇女啊,他们很容易就被那些假大空,感恩欺骗啊。而他们一旦陷入,就如同那毒瘾,那赌瘾完全戒不掉,并且他们想靠着权健治疗自己身上自以为的慢性病,并想靠着权健轻松的赚上一个月几万的收入。这可能吗,这肯定不可能啊,我妈老是教导我不能急功近利,但是她呢,为什么我怎么劝都不会听。

说的好好的,我从盐城回来,我说啥她都会听,结果 家人是你成功路上最大的阻碍,直接把我怼回去,再怎么劝就都不听了。而这中间最苦的就是我爸,干最苦力的活,挣来的钱被我妈大把大把的花在这些虚头巴脑的保健品上,我心疼我爸,真的心。工地那么重的活回到家,还得做饭等我妈甚至送到我妈所谓的工作室给她吃。中间他们吵了很多次,但我爸都是为了我妈好,我妈执拗的简直不像话。我劝了很多次,劝到我心力交瘁,劝到我到现在都不想回家。上面有老哥说权健让他家破人亡,我觉得我这个曾经温馨的家也要荡然无存了。

再说回权健,那么几款明星产品,火龙液,本草什么的,麦芽精,真是呵呵了,那么多种医生都没办法的东西,他们靠这个就能包治百病了?对了,本人还有强直性脊柱炎,医生都束手无策,他权健说能治好,真是医学上的奇迹。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又跑题了。只能说,权健害人不浅,它抓住了中老年人怕病,想赚钱的心理,无限给你画饼,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愚昧的人只会越陷越深。

而我想说,国家真的可以允许这些人钻空子吗?就因为他们骗了这么多钱正常交税?这么多人开完全虚头巴脑的会议,真的就不会管?假大空的宣传就真的不会治理,让他们钻空子?他们传说中的传奇事件,那些高管真的就不能以诈骗罪被抓去判刑?祸害老百姓,拢敛钱财真的不会被告非法集资?监管局真的不能监管他们?环保局真的不能查们?消费者协会真的管不了这些灰色地带?只是后悔当初没有学法律,不能用法律告死这些害人的假借直销骗人的传销组织。

飒姐,妇产科主治医师,公众号:医女正传

几年前,我曾经跟着我姐去一个权健的窝点听过课。姐夫去世以后,我姐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那时候我的大外甥刚刚结婚,操办完喜事以后,家中经济可以说捉襟见肘,我姐就想着做点什么事可以挣点钱贴补家用,这个时候,一个邻居找上了她。

邻居推荐的就是权健,而赚钱的方法就是加入权健,发展下线的同时,开一家火疗馆。这位邻居自己就在某乡镇经营者一家火疗馆,据说整天生意火爆月入过万。

对于文化水平不怎么高的我姐来说,月入过万,已经是非常高的收入了,这位邻居在带着我姐参观了她的火疗馆以后,我姐有些动心,于是邻居又邀请她去市区公司办公地点听课。

我姐是带着钱去的,当时就准备交钱加入了。好在她平时有什么事,都喜欢和我商量,于是去之前,问我能不能跟她一起,刚好我也休班,就一起去了。

我们坐着公交车,晃晃悠悠到了市区,又晃晃悠悠出来了,到了近郊的一片自建居民楼。我很纳闷,不是大公司吗?为啥在这种地方?穿越了两条小路,我们到了一处院子。

院子不小,一进门就是停的乱七八糟的电动车,一台洗衣机正在墙角嗡嗡转动,在洗一大堆毛巾。一个废弃的花坛,扔满了白色的大桶,上面还写着一个个名字。

进了房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客厅里面有一个玻璃展柜,里面放着权健的各种产品。什么灵芝孢子粉,什么口服液,什么骨正基。还没等细看,就被叫进了旁边的房间。

房间不大,大概 20 平方,里面密密麻麻坐满了人,大都是中老年人,而且应该都不是经济条件很好的那种,前面站着一位衣着光鲜的美女,身后一块白板,俨然一个小课堂。

当我们坐下,美女就开始开讲,讲的不是什么健康知识,而是让人如何疯狂赚钱让人激动的各种例子:

交 6000 元,加入之后可以继续发展下线,发展一个下线可以拿到多少钱,然后下线发展下线,你又可以拿到多少钱,这样一直拿一直拿,上边发展了可以拿,下边发展了你还可以拿,一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收入几十万!

交 20000 元,就可以成为更高一级别的代理,所得到的发展下线的费用也就更高!我们公司的某某代理,在做了权健以后,北京几套房,澳洲几套房,目前啥也不做,一年收入上千万!

我记得最为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加入权健,你不仅可以拿上面的钱,还可以拿下面的钱,上拿下拿,这是其他的公司根本就办不到的政策!”

然后就是“我们有专门的肿瘤医院,花了几千万开发了神秘的治疗癌症的中药,全世界最为先进的技术,不仅可以治疗癌症,还可以治疗糖尿病!”

如果说前面那些宣传还不太明显,但是听到后面这些,不仅治疗癌症,还可以治疗糖尿病,我就实在听不下去,装作上厕所出来了。

我闻着刺鼻的酒精味道上了二楼,二楼客厅里堆满了一个一个白色的大桶,上面仍然是写着名字,我打开一看,全是酒精。屋子里浓重的酒精味道让人呼吸困难,仿佛点火就能爆炸。

而旁边的房间里,就是正在做火疗的人们。毛巾粘满酒精,烧了再按灭,然后涂抹一个带着叫火龙液的薄膜。据说脸上烧可以美容,肚子上烧治疗各种宫寒不孕妇科病,烧不同的地方,就能治不同的病。我几乎要被酒精味熏晕过去,赶紧下楼了。

结果到了楼下,发现楼下已经换了画风,美女老师声泪俱下,讲述着一个个穷途末路穷困潦倒的人做了权健,奋起往前冲,很快实现了财务自由,买别墅购豪车,重新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到了激动之处还让大家一起喊口号!

我的妈呀,我感觉自己进了传销窝点,生怕下一刻就会来一群五大三粗的硬汉把我们给软禁了!我姐身上还带着家里仅剩的 6000 块钱,我装作接了个电话,一脸慌张告诉我姐,我妈有急事找她,好像是我大姨身体不好了,我姐一听,赶紧跟着我出来了。

结果邻居也跟了出来,非让我姐交了钱加入了再走,在我姐开口之前,我就抢着说,钱今天没带,就是来看看,回家考虑一下,如果做就去银行取钱。我姐还算有点理智,知道附和我的话,终于我们算是安全回了家。

最后,我姐总算是没有加入,但是她周围的亲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权健洗脑。说实话,市区里面没看到几个明目张胆的火疗馆,大多隐藏在民房胡同里,但是去了郊区,到了县城乡镇,火疗馆可以说如同雨后春笋,一家接着一家开!

想要快速发财的中老年人,文化水平不太高的人群,三四线小城市的乡镇,是权健快速发展壮大的肥沃土壤。但是加入的人那么多,真正赚钱的人却没几个,这种钱,是需要喝了别人的血才能挣到手的。

刚才我给我姐打了个电话,问她还记得那个邻居吗?我姐说前几天还见到,不过因为走火入魔痴迷权健,老公跟她离了婚。而我姐的表弟,臭不要脸地和一个针灸科女医生搞外遇,俩人已经加入权健开了火疗馆,整天吹嘘多么多么赚钱,贷款买了辆最低配的哈佛 h6,整天开着吹牛逼,做了权健才一个月,原来开的比亚迪 f0 就升级成为豪华越野了!

我问我姐,你羡慕他们赚钱吗?我姐说,拉倒吧,真赚钱假赚钱,自己心里有数!坑别人赚来的钱,早晚有一天得怎么来的怎么出去!

鱼子昂,我可是又萌又二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啊!

两年前,我一根正苗红的预备大学生,为了高考,怒患腰椎间盘突出。

那个疼啊,弯腰系个鞋带都跟上刑似的。

 

我还年轻,我腰不能就这样了啊。那年,18 岁的我愁容满面。

怎么办呢?

我为此去询问了我的亲姨,一位根正苗红的医院科室主任。虽然所在医院不大,但也是正儿八经的公立医院。

我那同样愁容满面的爸妈,赶紧与与我姨进行咨询。咨询完毕,我爸妈一脸亲遇救世主的表情:

“娃啊,你命真好,遇上救星啦!”

我:???什么救星?

正疑惑着,就看见我那亲爱的爸妈,抬手就为我奉上了一双神奇的——

 

 

鞋垫???

 

喏,就下面这货

看见这棕不溜秋浑身带刺儿的玩意儿,我的内心是打哆嗦的。毕竟当年非要拿水蛭来治我血液病的也是他们,这个不能不防。

我小心翼翼地问:“这啥东西?”

答曰:“鞋垫。”

废话我还看不出来是鞋垫嘛。我问:

“干嘛用的?”

“治你的腰突。”我那满脸亲遇耶稣表情的亲妈,她突然凑上我的脸,神秘兮兮:

“跟你说,只要穿上不出三个月,你腰突不治而愈!”

我听完心里更毛了。我挠挠头:“这一个破鞋垫儿,治个什么腰突啊?”

她满面自信:“这你就不懂了吧。”然后就开始滔滔不绝什么“秘石磁疗”什么“人体穴位”之类,全是听不懂的话。

她说的话里唯一一句说中了的,就是这破鞋垫儿的神奇原理,以我粗浅的本科知识确实没听懂。

 

好吧。管他呢。你买下,我大不了不用就是

于是我面带熟练的“面对父母式职业假笑”,敷衍地随口问了句:

“哦知道了,那这鞋垫多少钱啊?”

答曰:“一千三。”

我抬头:“多少??”

我妈耐心回答:“原价一千三。”她神秘兮兮:“我们有渠道,买的便宜。”

我长出一口气。哦,又是这种原价现价的商家把戏。随口问:“那现价呢?”

答曰:“一千零 XX。”

我:………

 

你们真 tm 敢买啊。

 

那成了,千儿把块的东西了,我还敢不用吗?

没办法。看着这顶花带刺的所谓“鞋垫”,我含泪穿上了。穿之前,我看了一眼商标:

权 健。

好,我记住你了。

 

穿上不出俩星期,我的大学生活就被这破鞋垫折磨不堪了。

我揉着我那被疯狂蹂躏的弱小无助可怜小脚底板(它这时候已经被底下那个顶花带刺儿的鞋垫磨出好几个大水泡了),痛定思痛:

妈的,不穿这玩意了,命要紧。

况且,穿俩星期了,腰突也没见好啊。

 

于是,我脱了鞋垫儿,解放了垫奴——脚底板。一时开心,就去健身房办了张年卡,顺便找了个教练买了一套康复课。

一星期二到三次风雨无阻,我眼看着我腰突慢慢地不疼了。

我妈打来电话:“孩儿啊,鞋垫一定要好好穿啊!”

我:嗯嗯好的一定的。

 

一学期过完,我腰突基本不疼了。我回家时候,我爸妈满脸欣慰:“看!都是我买的鞋垫起作用了!”

我笑而不语。

 

你问 权健 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你说拿个鞋垫儿号称三个月治腰突的,能是什么玩意儿?

令人恶心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冒着风险说一句,现在所谓的「音乐排行榜」,简直可以承包半年笑点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