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牛顿晚年信仰上帝」倒是不假,可是人家从小就信啊

图片:Dimitris Kamaras / CC BY

牛顿晚年信仰上帝是真的吗?

丧心病狂刘老湿,会讲点儿故事,略懂点儿历史,稍有点儿意思。

牛顿晚年信仰上帝这个属于陈年老谣了——人家对上帝的爱从来就没变过。

在咱们伟大社会主义国家成长起来的许多同学都对牛顿有着这样一种误解:那就是会用自己的成长经历套到牛顿身上,然后认为牛顿的一生经历了这样的大起大落:年轻的时候惊才绝艳,在物理学上大放光芒,年纪大了之后功成名就,开始不务正业,最后心中充满疑惑,只好转投神学门下,从上帝那寻求答案——从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沦为一个可悲的神棍。

那就彻底错了。

错在哪呢?错在两点:

第一,牛顿是一个生活在 17 世纪的英国人,他爸在他出生时就病死了,他妈在他三岁的时候带着他改嫁给了一个牧师。他姥姥这边加上他继父全都是虔诚的信徒外加有头有脸的牧师或者神职人员,牛顿生在教堂下长在圣光里,你猜他信不信上帝?

(牛顿母亲的)艾斯库家族是当地受人尊敬的没落贵族 , 家中的男子都能上牛津大学或剑桥大学读书 , 毕业之后也总能成为牧师或教员——牛顿传:最后的炼金术士

第二,牛顿一生大概写下了一百六七十万字的各类著作,其中 84%是神学著作,剩下的 16%才是自然科学著作,只不过这些神学著作大部分没有出版而已。

所以归根到底,牛顿是个神学家,人家研究物理是为了更好的证明上帝的存在,而不是为了让你们没事儿在光滑平面上计算小滑块加速度的。在那个时代的人公认牛顿大爷是最牛的神学家,甚至没有之一

特尼森大主教(Archbishop Tenison)在把三一学院主观的位置交给蒙塔古(Montague)的时候,对牛顿说,如果他愿意接受命令,那么他就是三一学院的主管,并且可以升任教会中的任何一个职位。他对牛顿说:为什么不呢?你知道的关于神的知识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William H. Austin, “Isaac Newton on Science and Religion”

牛顿表示拉倒吧,老子忙着探索上帝的奥秘没空搭理你们,你们自己玩去吧。

所以牛顿的一生从这样的角度来理解才更接近真实情况:笃信上帝的牛顿认为上帝无所不能,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创造了万物并制定了让宇宙运转的法则。因此他决心用自己的智慧找出上帝在设计宇宙时留下的密码,从而写出了《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等一大堆牛逼闪闪的著作。牛顿从来就没想过要把上帝从宇宙里面摘出去,相反,他坚定不移的相信上帝的存在并且一生都在为了证明这事而努力。

你要是读过牛顿的书就能知道,这位简直是三句不离上帝,没事就:啊!我搞明白这个原理啦!太和谐啦!这一定是上帝安排哒!

六颗行星在围绕太阳的同心圆上朝着同一方向运行,而且大致维持在在同一个平面上……彗星的路线则是顺着相当偏心的运行轨道扫过人类所见天空的一切覆盖面,……而这个完美到令人不可思议的星球体系,其完美的程度只能让人将其归因于一个拥有无穷能力的上帝,这个完美的宇宙体系是出自上帝之手,并且受他统治。——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牛顿

自然怎会不具有目的性?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心灵所能感受到的自然界的和谐之美是出自何处?为什么动物的身体也拥有这般巧妙的构造,完全像是出自一个伟大工匠之手?动物的器官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呢?耳朵难道不是根据声学造出来的吗?眼睛难道不符合光学原理吗?......所有这些和谐美不正是表明,这广阔天地中存在着一位无形的、拥有非凡能力的、活生生的上帝吗?——光学·牛顿

不过牛顿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相信上帝这么屌,怎么可能没事干涉宇宙的运行呢?他一定是给宇宙设计了一个十分完美的运行机制,然后给了宇宙一个“第一推动力”,好让它运行起来——然后人类在宇宙里怎么折腾就跟上帝没什么关系了。

这个宇宙观叫“机械宇宙观”,也叫“钟表宇宙观”。而这种观点属于 17 世纪最流行、最前沿、最牛逼闪闪的宇宙观之一。弗朗西斯·腊肉(就是“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的那位)就曾这么解释过这种观点:“上帝开心的藏起自己的作品,直到他们被找到为止”。对于当时的科学家们来说,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寻找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的规律,所以这些科学研究根本就是跟神学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至于您说无神论,说辩证唯物主义,说英特纳雄奈尔就一定会实现——对不起,那些东西咱们都没听说过。

所以你以为牛顿跟莱布尼茨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仅仅是因为俩人都声称自己发明了微积分么?图样!除此之外牛顿还顶看不上莱布尼茨的“万物有灵论”和“神正论”,莱布尼茨也对牛顿的机械宇宙观不屑一顾:“上帝要是像钟表匠一样创造宇宙的话,那是不是还得定期给宇宙上弦啊?”(一般习惯以“世界就好像一个钟表,当钟表师傅完成装配之後,将钟表上发条,接著钟表会自行运作,师傅不会再过问”来比喻机械宇宙说)。

人的一生呐,不能只看个人的奋斗,有时候也要看一看历史的进程。牛顿出世的时候,信仰上帝还是个极其理所当然的事儿——就好像今天的中国人大多都是无神论者一样正常。而同时期的科学家们都在研究些什么呢?胡克没事就把自己的胳膊放到抽成真空的玻璃罩里,看血管膨胀玩儿(顺便一提,这哥们热衷于此不能自拔,后来甚至建了一个足够大的真空室把自己放了进去,差点搞出人命);一些发明家痴迷于“化屎为饭”;英国皇家学会会议上的热门是给狗换血,以发掘“四体液理论”深处的奥秘,以及把羊的血输送到人体内。而牛顿,牛顿为了研究光与色彩的奥秘甚至“将锥子放到眼球与骨骼中间,并尽可能伸到眼球后方,然后用锥子末端挤我的眼睛,……出现了一些深色和彩色的圆圈”。

对牛顿来讲,信仰上帝是他人生中头等重要的大事,恰如呼吸、睡眠与饮食一样,是他生存的意义所在。你要是能穿越回去跟他讲,说牛顿大爷我觉得你晚年信仰上帝真是件让人遗憾的事情,我估计他能一个地爆天星把你打回去——什么晚年信仰上帝!老子对上帝的信仰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好吗!

“Nature and nature's laws lay hid in night; God said "Let Newton be" and all was light.”(自然的法则隐藏在黑暗之中。上帝说:让牛顿出世吧,于是一切豁然开朗。)

乌鸦乌鸦,除了玩,什么都不擅长

各位小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前的欧洲人不知道基督教是个宗教……

就好比说,你上小学的时候,加入少先队是不需要多想的。

一个小学生不入队,大家不会说:“又来一个信自由主义的啊”。只会说:“这孩子太难管了,不然打一顿?”

你和别人,都不会把入队当成意识形态选择,也不会考虑你加入了第几国际、这是共产主义的哪个分支、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哪个阶段……入队就是入队而已。

牛顿活着的时候,信教不是可以选择的,不是“可以信或者不信”“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宗教信”……这触犯了道德底线。

对他们来说,信教是人品问题。

知乎很多人提过,外国人发现某个平凡中国人是团员的时候,经常很震惊。“哇,那你一定什么什么吧……”

这个事情的确是自己申请的,但不是外人想的那样,没有那么多内心戏。而且跟他们解释不清。现在牛顿一定觉得和我们解释不清。

很多杠精还说,那为什么牛顿长大以后还信?——喂,共产主义信仰不是宗教,基督教真的是宗教!宗教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就是不质疑上帝。

接受了整个系统,根本无法去除其中一个元素。

所以我这个比喻,说的是文化背景。基督教是牛顿的文化背景,如同新民主主义革命后的中国是我们的文化背景。这不是洗脑,牛顿总要生活在某个文化背景里,为什么要求他的意识形态和现代人完全一样?这不是很过分吗?

比较傻的是,认为伟大人物就不会受文化背景影响,所有决定都出于个人意志。或者认为某人的伟大全来自其文化背景,拼命跪舔这个文化。两者结合,我们就得到了……还想把别人 500 年前的文化移植到自己身上,找 Dr.He 改造基因还比较快吧。

西方文艺作品中说某个人是个“好基督徒”,并不是我们现在说的“信仰很坚定的人”,而只是说他是个好人。

就好像民国时期的报纸中,经常说某人“是个孝子”,现在港台报章中还经常习惯性这样写。某消防员殉职,一定要说他是个孝子,这纯粹是说他是好人。

“孝道”就是中国古代的信仰,不孝的人身败名裂,没人会问:“你父母对你做了什么吗?”这不是可以选的,就是个道德底线,以前欧洲的基督教也是这样。

当然,古代欧洲也有不很信的人,就好比中国古代也有不服丧的人。——可是你别让你政敌知道。即使是毫无感情的后妈,也得服丧,不然别人会真心觉得你是坏人,这就是宗教制度的约束力。

就是现在,我们这一代人,很多美国乡村的青年,在发现世界上有其他宗教的时候,世界观都会崩塌。他们从小只知道基督教,以为基督教就是世界,是所有人的道德标准。然而信教这个东西,最怕就是选择。

互联网普及以后,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以上所言,是常识。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了解这种常识,但是一些人都信基督教了,连这点西方文化常识都没有,到处用“牛顿信教”“笛卡尔信教”“斯大林小时候信教”说服别人。骑墙观望的各位,你们真要和这些蠢人为伍吗?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在日本学驾照,我被教学片感动哭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