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没有病毒细菌,日本皇室的致命脚气从何而来?

图片:Toa Heftiba / CC0

SME情报员,讲讲科学史,聊聊科学家,挖挖科学冷知识(公众号:SME)

历史上王室在拥有权力与财富的同时,也可能饱受噩梦般的疾病困扰。比如哈布斯堡家族的大下巴,英国、俄罗斯、西班牙王室中都曾蔓延过的严重血友病。

而在日本近代的皇族成员中也曾流行过一种致命恐怖的怪病。不同的是,它既非是因近亲结婚导致的遗传病,也不是传染性疾病。重点在于,这种怪病在当时只在日本上层社会中爆发流行,其他国家并不多见。为了找到病因,日本皇室花了大量的资金研究却一无所获。

结果使该病不再只属于达官显贵,还成了军队士兵的致命要因。日俄战争期间,该病就杀死了 27000 多名士兵,是战死沙场人数的一半左右。

从日本江户幕府时代开始,就有一种怪病在王侯将相中肆虐。患者刚开始只是感到疲倦、下肢软弱,全身提不起力气,又或是抽搐呕吐等。这倒是跟传统富贵人家娇生惯养的形象相契合。可无论如何调养,情况都不见得好转。

随后他们的脚开始溃烂,肿大,走起路来如万针穿心,疼得直冒冷汗。再后来病情更严重了,他们变得口齿不清、失去触觉、肌肉瘫痪。严重的直接卧床不起,最后虚弱得无法进食,甚至导致死亡。

令人称奇的是,这种怪病跟痛风一样偏爱缠上有钱有势的人。尤其是住在城里的人。穷苦的百姓几乎不会沾染这种怪病。日本人根据这一特殊的现象将这个病取名为江户病 *(旧时的江户是最繁华之地)

如日本第 115 代天皇樱町天皇,江户幕府第 13 代征夷大将军徳川家定与第 14 代征夷大将军徳川家茂都被该病折磨而死。

德川家茂的死间接导致了幕府的倒台,开始了明治天皇的统治时代。这种怪病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日本的历史。之后在 1877 年,日本明治天皇的姑姑和宫亲子内亲王因它死去。同样患有此病的明治天皇下令一定要查出病因。

当时所有人都将此病定性为,由微生物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他们拼了命想找出病毒、细菌或寄生虫等病原体,但始终一无所获。除了根据病症确定其为脚气病 *,整个日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 注:这里的脚气病并非我们常说的由足部真菌引起的脚气。

正当日本天皇不惜血本研究时,这种病不再只局限于日本的上层社会。自 1870 年起,它开始逐渐在士兵、海军、种植园劳工等普通民众中肆虐。

仅在 1878 年至 1892 年间,日本海军每年就有平均三分之一应征入伍的水兵因它病倒。直到一位叫高木兼宽的海军军医出现,才阴差阳错地缓解了这一局势。研究了好几年都没进展的他,在一次翻看海军的航海记录时有了意外发现。

他注意到日本海军每次远航停靠在美国海岸期间都没人患上脚气病。但其他时候都有大量的士兵患上脚气病。同时他发现唯一的异常便是没患病的士兵们,都曾吐槽过难以下咽的汉堡。

高木想,该病是否与士兵的饮食有关?经过调查分析,他发现与欧洲海军相比,日本海军士兵蛋白质摄入量极低。

由此,他推断这种怪病是饮食中缺乏蛋白质导致的。其实高木兼宽做出这样的判断是符合日本当时国情的。说出来很难相信,明治维新前的日本贵族是绝不肯吃肉的。这源于 165 年天武天皇颁布的一项“肉食禁止令”。

内容是每年 4 月初到 9 月底,不得食用牛、马、犬、猿、鸡之肉。兴许是偏执与傲慢的性格,日本贵族居然直接放弃了一切四脚兽类的肉。之后,他们进入了只吃鱼的半素食时代,穷人才吃“低贱”的肉。演变到后来,日本士兵们也不怎么吃肉,一般只吃大米和咸菜。

不吃肉,就难以提供充足的蛋白质,才使日本人患上脚气病。为了改善局势,他效仿欧美国家来改善海军的饮食结构,增加肉类和牛奶。结果发现军队里得脚气病的士兵大大减少了,并且无人因此死亡。可高木得意地公布自己的发现时,却遭来了日本医学界的强烈反对。

大多数人认为高木的理论成果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有任何依据而言。事实也确实如此,只是很可惜没有一位医学家因高木的发现而转换思路。

他们还是卯足了劲在显微镜下寻找致病的微生物。高木曾斥责反对者:“如果外国人发现了这种疾病的原因,那就太可耻了。”可是他本人也没有再深入对食物和脚气病的关系进行研究,提出更有力的证据。

而日本的海军倒是真的因高木提议在饮食中加入大麦,基本躲过了脚气病一劫。但陆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一如既往地吃着大米和咸菜等。结果在日俄战争期间,脚气病杀死了 27000 多名日方士兵,是战死总人数的一半。

如今我们中学就知道,脚气病是因人体缺乏维生素 B1(硫胺素)所导致的。当身体缺乏维生素 B1 时,热能代谢不完全,会产生丙酮酸等酸性物质,进而损伤大脑、神经、心脏等器官,由此出现多发性神经炎等一系列症状。

高木的方法之所以有效,是因其加入的大麦和肉类等也有丰富的硫胺。在我们现代生活中,这种能杀死人的脚气病几乎绝迹了。但当时脚气病不仅不限于日本贵族,也蔓延到了东南亚的其他国家。

几乎在高木研究脚气病的同时,一位叫艾克曼的荷兰医生被派往印尼。当时爪哇岛是荷兰殖民地,脚气病无情地夺走了许多荷兰占领者的生命。

与日本医学家一样,艾克曼就坚信脚气病肯定是某种细菌感染导致的。于是,他四处提取患者的血液等标本,用显微镜反复观察研究。类似,艾克曼非但没找到病菌,自己反而得了脚气病。

实际上,除了人之外,鸡、兔子等动物也会患上脚气病。偶然的机会下,艾克曼发现医院养鸡场里的鸡也得了脚气病。他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将患病鸡的血液注入健康鸡的体内。不久后也发现健康鸡都出现了脚气病。

正激动之时,他发现另一鸡舍里的与此实验不相关的鸡也发病了。这又给艾克曼泼了一盆冷水,使他的研究停滞不前。

直到有一天,负责照看鸡的饲养员被解雇了,换了新的饲养员。奇怪的事发生了:这群患有脚气病的鸡慢慢自动痊愈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艾克曼筛查后发现,原先的饲养员比较节俭,总是收集吃剩的精米饭给鸡吃。而新饲养员不想那么费事,直接喂了糙米给鸡吃。等艾克曼再次用精米饭喂鸡,鸡又出现了脚气病的症状。之后将精米加工时去除的米胚和糠皮重新加入鸡饲料后,鸡又痊愈了。

艾克曼又找了监狱里的犯人做实验,让两组犯人食用不同的稻米。结果发现,吃精米的犯人脚气病发病率远远高于吃糙米的。当脚气病患者重新吃糙米时,病情又慢慢好转了。实验证明了,糙米中存在一种治疗脚气病的物质。

可人性大都是偏执的, 先入为主的观念,往往很难被改变。此时,艾克曼仍坚持认为脚气病是由病菌引起的。他认为可能精米在经过加工去皮后,某些病原体可能更容易繁殖;

而糙米之所以能够治疗脚气病,是因为它含有糠皮。糠皮含有抑菌的因子。他还声称自己在糠皮中发现了这种因子,并取名为“脚气病病菌解毒剂”。至于潜伏在精米的致病菌,他却自始至终都没能找到。

等到 1896 年,艾克曼离开爪哇岛,从此没有回来。继任者是一名荷兰医生格林斯。抛开所有的偏见,格林斯在艾克曼工作的基础上大胆地提出:

脚气病是机体缺乏某种微量物质所导致的,而这种物质存在于大米的糠皮中。尽管艾克曼仍在寻找病菌,但两人后来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文中提到精米中缺少一种人体不能合成却又不可或缺的物质,缺乏此物质可导致脚气病。

可艾克曼还是改变不了当初的看法,仍在坚持寻找脚气病病菌。1929 年,艾克曼与英国医学家霍普金斯一起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在颁奖典礼上的发言中,艾克曼依然认为脚气病是细菌感染导致的。

接下来,波兰化学家弗克,日本生化学家铃木,分别用不同的方法从米糠中提出除了一种白色的结晶体。这种能治脚气病的物质属于维生素 B 族,称为维生素 B1。

它主要存在于种子的外皮和胚芽中,如米糠和麸皮中含量很丰富。此外,在酵母菌、瘦肉、白菜和芹菜中含量也较丰富。

维生素 B1

原来当时日本贵族不吃肉类食物后,便把心思全都注入到了大米身上。除了要细心脱掉糙米的壳之外,还要想尽办法去除稻米最外面的薄层,不断通风将碎糠彻底去除等。

这样口感上佳的精米饭他们才会吃。但维生素 B1 的含量则大大下降。自以蒸汽为动力的碾米机发明后,机器打磨使得大众也能消费精米了。

蒸汽碾米机

这也是为什么脚气病从日本贵族渗透到士兵、水手等职业。那些死去的日本亡灵恐怕怎么也想不到,罪魁祸首就出现他们精心打磨的高档大米身上。

而这段曲折心酸的医学发展史似乎也验证了叔本华这段著名的言论:“妨碍我们发现真理的不是事物那诱人犯错的虚假外表,也不是我们悟性不足所致,而是因为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和偏见。”

真理的小船,在对抗先入为主的虚假时,船橹和风帆是无能为力的。

* 参考资料

Thiamine deficiency.Wikipedia. on 3 December 2018, at 21:08 (UTC).

Balk, L; Hägerroth, PA; Akerman, G; Hanson, M; Tjärnlund, U; Hansson, T; Hallgrimsson, GT; Zebühr, Y; Broman, D; Mörner, T.; Sundberg, H.; et al. (2009)

How Killer Rice Crippled Tokyo and the Japanese Navy.One stubborn doctor pioneered a cure.BY ANNE EWBANK FEBRUARY 22, 2018

方可,甄橙.孤岛破解脚气病——维生素 B_1 的发现[J].中国卫生人才,2015(12):82-83.

让德川家茂丧命的脚气病对日本近代史影响到底有多大 烧伤超人阿宝 2017-03-06 来源:澎湃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作为广告从业人员,《啥是佩奇》让我欣喜又失落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