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黑镜》的竞争对手不是游戏,而是抖音

图片:《黑镜:潘达斯奈基》

如何评价《黑镜:潘达斯奈基》(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圣狗子,Freelance cult leader. 公众号“圣狗子”。

《黑镜:潘达斯奈基》的“竞争对手”不是游戏,而是抖音 /Tik Tok 里的短视频,和观众日益缩短的专注力。

《黑镜》主创编剧 Charlie Brooker 说过:“我的注意力总是不够集中”。

每次我坐在家,打开电视上的 Netflix 应用,开始播放列表上的影片的时候,常常会想:

究竟怎么样能让我像在电影院里一样专注呢?

我的客厅的确不如电影院,但电视屏幕足够大,我也买了效果不错的音响。为了专注,我会像在电影院一样特地关掉所有的灯。

但坐在客厅的我,实在有太多可以分心的选择了:

我可以开手机刷五分钟知乎或者微博,回复一条微信上的消息,我可以去厨房取点吃的,吃完之后我可能又觉得太干,想要去喝杯水。在电影院我可是个模范观众,正襟危坐,还会不时训斥试图和我聊天的朋友。

比起电影院,在家里的我有一万个理由去分心。就算我买来最好的电视或者投影仪,最好的音箱设备,我这种注意力涣散的人,依然永远不能获得和在电影院一样的观影感受。

《黑镜》主创编剧 Charlie Brooker 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有严重的注意力不足,现在的他几乎读不完任何小说,能读完的大部分书都是儿童读物——给他孩子睡前讲故事的时候读的。他曾经下载过一个记录每次拿起手机行为和持续时间的 app,结果被记录的数据吓傻了。

对于影视从业者来说,这无疑是令他们沮丧的,自己费尽心血打造结构,精心包装的一个故事,在这个小屏幕的时代,可能还比不上抖音 /Tik Tok 上的一个视频。

而 Netflix 这样一个数据驱动的公司,对这一点的了解,比谁都更清楚。比如今天,他们庆祝般地宣布最新电影 Bird Box 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获得了史上最高的单日播放量,却被人们质疑到底有几个人真的把这部 IMDB 评分只有 6.8 的电影看到了头。

想抓注意力,也不是没有办法。传统的电视剧,大概每隔 5 分钟就要有一个兴奋点,10 分钟就要有一个小高潮。也有适合主妇一边做家务一边看,就算分心也不在意的肥皂剧。

但那可是肥皂剧啊,在这个精品剧集主导,被 FX 电视台总裁称为 Peak TV 的时代,不可能像肥皂剧那样感情泛滥,所你会听到别人反复推荐一部“慢热”的好剧。角色们也不可能像在肥皂剧一样,动不动就互相扇耳光。《权力的游戏》里提利昂一共也就扇了乔弗里一两次耳光,才让人那么刻骨铭心,恨不得循环播放十分钟

而《黑镜:潘达斯奈基 》似乎就是 Charlie Brooker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尝试:既然不能让你像在电影院里一样集中注意力,就每隔几分钟把你拉回来,让你注意屏幕上所发生的。

《冰与火之歌》里奈德代替出去打猎的劳勃处理政务的时候,坐在铁王座上难受的要死,因为征服者伊耿在打造王座的时候,就说过“做国王的不能舒舒服服地坐着”。

《黑镜:潘达斯奈基 》的观点就是“观众不能舒舒服服地坐着玩手机,你必须得注意看我要讲的故事,不然下一步你都不知道你应该做出什么选择。”

《黑镜:潘达斯奈基 》中唯一成功写出剧本的结局里,Stefan 对医生说自己之前的错误是给了玩家太多的选择,而现在他将这些选择移除了,而这一集《黑镜》也是一样,不再给观众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电视的权利。

这种套路看似在游戏里早就存在,但对影视观众来说非同小可,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和主角建立一种联系,而从现在开始,你做的每一个决定所给主角带来的后果,似乎都有责任。

在这一点上,游戏玩家和影视观众们的行为完全不同,游戏玩家似乎更偏向“赢”或是达到“主线结局”,而电视观众则和主角有太深的感情。《黑镜:潘达斯奈基 》有一处会让你选择是否杀死父亲,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我完全不愿意这么做,而我身旁的朋友,一个资深游戏玩家,已经察觉到了这才是“继续故事”的唯一方法。

而网友整理出的剧情路线图,看似和很多游戏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但对于电视剧来说确实头一回。为此 Charlie Booker 甚至让 Netflix 给编剧使用的剧情编辑软件崩溃了。

而头一次在电视上使用这种播放方式,即使在智能电视的时代,这个过程还是有些坎坷,《黑镜:潘达斯奈基 》几乎在所有平台的 Netflix 客户端都可以正常使用,开发时所用的开源软件却唯独不能适配 Apple TV 4K。(相比之下开发游戏需要适配的硬件都要更少?)

比起《底特律:变人》,这种结构似乎只是小孩过家家,但影视镜头的表现力和真人演员的演技,又是现在电子游戏完全不能比拟的。

游戏和电视剧,似乎在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一个未来的叙事形态靠近。虽然对于很多电影爱好者来说,他们会抗拒这个消息:“如果我真的想玩游戏,我会打开游戏机,如果我真的想看电影,我会去买张电影票”。然而现实并不会朝他们理想的方向发展。

不久之后,人工智能不仅能像现在一样制造出逼真的名人视频,甚至一定模拟出拥有不同表演风格的演员,进行动态的演出。

《马男波杰克》里,波杰克半路离开剧组,片方就用后期方式 P 上了模拟的他的脸,最后差点获得了奥斯卡提名。这个极尽夸张用来讽刺的故事,也许离我们并不遥远了。

一个我最喜欢,也是埋得最深的彩蛋:

在五个结局的一个里,Stefan 会像故事一开始一样,乘巴士前往 Tuckersoft 游戏公司。但与之前选择听音乐磁带不同,他放进随身听的,是他开发的游戏的磁带。所以他听到的不是音乐,而是一段杂音一样的声音。

但事实上,这段声音并不是毫无意义,而是一段数据。有人将那段录音输入 ZX Spectrum 电脑(也就是 Stefan 编写游戏时用的电脑)的模拟器中,得到了下面一段二维码:

而这段二维码隐藏的是一个网站:Tuckersoft 游戏公司的网站!

Tuckersoft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怎样才能更有气场?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