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日韩也属于发达国家,为什么普通人看起来活得那么累?

图片:《LIVE》

超级赛亚人

我在东京的时候,不小心用热水把家里上网的猫浇坏了。打电话给 NTT(网络运营商),两个小时不到就送来了新的。而在阿姆斯特丹的住所,无线网故障将近两个月,打电话数次依然没人维修。

再举个例子,日本早稻田大学和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都是各自国内相当不错的大学。然而在回复邮件的速度上,早大工作日 24 小时内一定会答复,阿大回邮件的速度平均是一到两周。

就我个人体验而言,在各种服务的效率上,日本几乎完爆荷兰。可从另一面来看,如此效率的背后,是各种繁杂的规矩和极其压抑的社会环境。

与悠闲而又随意的荷兰人相比,日本人十分敏感,细致,有时甚至近乎刻板的死守规矩,上下级观念深入骨髓,大多数人从众心理严重。比起肉体上的辛苦,日本社会的各种无形的条条框框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在荷兰,学生甚至可以对熟悉的教授直呼其名,偶尔还会互相开开玩笑。而在日本,学生见教授要考虑自己敬语是否用的正确,举止是否有失礼仪。比起荷兰人的单刀直入,日本人相对委婉。在日本,空気を読む(类似于察言观色的意思)是一项必备技能,这也导致了日本人在作出行动之前往往会三思甚至 n 思,这一点我们可能会在日本动漫,尤其少女漫中有所感受。日本人十分善于思考,好处是会把许多事做的极其周全。坏处是许多时候过度思考,有时能从很小的事情上思考出一大坨长篇大论。这种事无巨细的思考往往更加重了他们的心理负担。

荷兰人曾经告诉我,他们很少加班。到了下班的时刻,公司从上到下跑的快如龙卷风。在公司里,领导并不仅仅关心业务,更会关心员工是否做的开心。如果没到下班时间便完成了今日分内的工作,剩下的时间可以放松或者做点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可在日本则全然不同。日本社会尤其鼓吹努力和奋斗,这一点我们同样能从各种日剧或者动漫里感受到。但日本人的努力,逐渐在往畸形的方向发展。许多人并不是在努力,而是做出[努力的姿态],从而去避免他人的指责。我曾经做兼职的地方,看到有员工已经完成分内的事情,却把已经摆整齐的东西重新打乱再摆放。大家看起来都忙忙碌碌,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许多人并非真正在努力,而是为了避免别人的负面评价在已经完成的工作上磨洋工,作出努力的样子。在精神上,没有人会关注你今天是否开心。日本的社会也并不欣赏真性情的人,许多人认为,那些即使内心狂风暴雨也拼死忍耐,在他人面前伪装出朝气蓬勃阳光灿烂状态的人才是值得称赞的。

在日本,你会感受到生活的便利,服务的周到,交通的发达,基础设施的完善,但与欧洲相比,感受不到他们的幸福。在日本的社会环境下,许多人脸上挂着并非发自心底的笑容,口里说着言不由衷的敬语,这些人在内心巨大矛盾的拉扯下,一部分人逐渐麻木并习惯于现实,另一部分人则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纵身跃向铁轨。

个人感觉比起欧洲,日本的社会贫富差距依然不小。从阶级固化和人口老龄化以及资源向大城市集中的趋势来看,我国的发展趋势越来越贴近如今的日本。虽然可能要被喷,但我依然想说,我们底层人民的幸福感大概主要靠培养自己想开的能力和豁达的人生观。

想开点,比什么都好。

网易看客,看看这个荒诞而有趣的世界。公众号:pic163

补充一个角度,许多韩国年轻人(大学生群体为主)认为自己“活的很累”,甚至将国家比喻为“地狱朝鲜” —— 归根结底,是因为找不到理想中体面的白领工作。

随着韩国整体国民教育水平的提高,韩国青年的能力差距非常小,集中于中间值。

这群中等能力的大学生毕业后,大企业进不去,低技能工作不愿意做……而社会中真正“匹配”大学生的岗位太少了,只好彼此争个头破血流,造成了年轻人“特别累”的困局。

以下是比较详细的文章解答:


韩国年轻人正在孜孜不倦地创造着新时代的语言,其中,以明戳戳 Diss 社会的最为流行。

比如「地狱朝鲜」。

虽然生于发达国家,却感受到了地狱般的绝望。还有许许多多类似的说法,在诉说年轻人的忧虑。

首先是三分钟韩国流行语小课堂 ——

延毕族

由于无法就业,选择延缓毕业的大学生。常用手段是休学或考研,更有甚者,会舍身挂科,换取多一个学期的校园时光。

超过三成的大四学生拒绝走入社会,梨花女子大学的金珠英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我早就修够了学分,本打算 2015 年初毕业,但一直没找到工作。我不想放弃在校生能享受的各种待遇。”

就业 9 大准备事项

一个合格的应聘者,面试前需要准备九种基础材料:学历、学分、英语成绩、海外语言研修履历、技能资格证、比赛获奖证书、实习经历、志愿活动经历,以及 —— 整容。

文歉

「生为文科生,我很抱歉」的简称。世道艰难,越来越多的文科生发现,鲜少有岗位是为自己准备的。一份 2018 年韩国企业招聘调查报告显示,理工科相关的职位为 53.6%,而文科相关的只有 20.2%。

青年失信

背负贷款的韩国大学生在毕业后长期找不到工作,不能及时偿还贷款,导致信用度下降。

上班虫

形容像“虫”一样,没有私人生活,每天在公司和家之间爬来爬去的上班族。

宜家世代

职场中的年轻人将自己比喻为宜家产品,价格低廉,随时可以被取代,毫无安全感可言。

信息监狱

在智能手机时代,上班如坐牢,每时每刻都能无法忽视的工作消息,没有私人时间。

CS 人

CS 即「Children+Salaryman」,指那些不能靠工资养活自己,需要接受父母救助的年轻上班族。据统计,韩国 20 至 30 岁的就业人员中,有超过三成还在接受父母资助,平均额度为每月 59.4 万韩元,约人民币 3600 元。

N 抛世代

早期的说法是三抛世代,紧接着是五抛,七抛,直到 N 抛。根据症状轻重,年轻人可自行选择抛弃恋爱、结婚、生子、买房、人际交往、梦想和希望等人生选项。

年轻人口口相传的流行语中,是对韩国社会的大型不满。其中,还属大学生的怒气值最高。

一毕业就等于失业

「地狱」不是一天建成的,沦陷要从 2008 年说起。

经历过全球金融危机的重创后,韩国经济发展速度下滑,就业环境日益严峻。今天 10 月,韩国的青年失业率上涨至 8.6%,比去年同期增加了 0.1 个百分点。

政府报告中的一个小数点背后,是数十万年轻人无处安放的人生。

韩国大邱某私立大学的就业准备生智雅,希望能在进入首尔的企业。然而毕业两年,投出去的简历不计其数,却连一次面试的机会都没得到。不肯放弃的她,只好在补习班准备英语考试,安慰自己至少还在努力着。

明明考上了大学,却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最普通”的生活都难以触及。智雅常常懊恼,如果高中努力一点,考上首尔的大学,人生也许是另外一番风景。

可是考上首尔的好学校,就万事大吉吗?

曾经,只要考进 SKY(首尔大、高丽大、延世大),就意味着半只脚踏进了大财团。然而,随着就业市场的不断萎缩,即便出身 SKY 院校的高材生,也不意味着高枕无忧。

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院的金星玲,每次谈到就业都忍不住落泪:“我曾经以为,如果进入了法学院,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幸福地生活下去了。”

拼死拼活考进大学后,只是换来了一条新的起跑线。

于是,有人从大一就告别社团,参加三星辅导班;有条件的学生一律出国留学,没条件的也绞尽脑汁争取海外交换机会;最不济的,就是报托福班,往简历里填个好分数。

据统计,2016 年韩国企业的正式新入职员工的平均年龄为 29.2 岁,女员工的平均年龄为 27.9 岁。

换句话说,几乎所有韩国大学生都无法在毕业后马上找到工作。告别校园后,他们会进入一段漫长的准备就业期,换上一个新的身份 —— “就业准备生”。

没人知道,准备期有多长。更气人的是,连面试官都会问 —— 毕业后的这段空档期,你做了什么?

为了一个过得去的答案,就业准备生们丝毫不敢怠慢,只能在无止境的考证、投简历、参加面试中循环。

一部分准备生会住进价格低廉的考试院,每月月租约为人民币 1500 元到 2000 元。考试院的房间很小,只有张开手臂的距离,放着一张桌子和一个床铺。

家境较好的学生,不愿住进狭窄的考试院,会选择在学校租一个 Oneroom,类似国内的开间。

智勇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 Oneroom,房间很旧,打开窗户会招来蟑螂,冰箱常年空空如也。他不愿跟父母诉苦,也很久没回过家了,因为无法负担来回的路费。

还有好一点的准备生,以非正式员工的身份混进了大企业。

但这个“好”只是相对的。非正式工相当于实习生或临时工,平均工资比正式工低得多(约 8000 元人民币),不享有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等福利。到达合同约定时间后,公司还可以自行选择续约、转正或终止合约。

甚至,通往「地狱」的道路没有尽头,就业准备生很惨,正式员工的日子也不好过。

韩国网友们编写了韩国版的社畜童话,讽刺韩国职场的残酷现实。以《卖火柴的小姑娘》为例 ——

韩国有个卖火柴的小姑娘,她是公司的正式员工,但是月薪只有 130 万韩元(7800 元),却要在寒冷的环境下一个月工作 200 个小时。卖火柴的时候实在是太冷了,于是她点燃了一根火柴取暖。后来,她被发现滥用公司财物,遭到法院起诉。

我们为什么要读大学

纪录片《我们为什么上大学——美好的日子》拍下了几位釜山大学生的聚餐场景。杯起杯落间,话题永远都在“找工作”和“未来”上打转。

大四的尤敏对未来非常不安:“为什么社会对我们年轻人的要求这么多?”

“我们灿烂的未来不一定要活成社会所期待的那样!”

听到这句,一旁的多絮马上反驳道:“谁说我们的未来一定要是灿烂的,未来只是未来而已。”

在全员丧气的就业冰河期,那些一不小心找到了工作的“幸运儿”甚至不敢大肆庆祝,反而藏着掖着 —— 纵观身边好友,个个都是社会闲散人员,自己的好消息会加深他们的焦虑。

在韩国,流行着「汤匙阶级理论」的说法 —— 根据不同的家庭条件,可以分成金、银、铜、土四大阶级。含着土汤匙出生的倒霉孩子,终其一生只能在原来的阶级打转。

韩国综艺节目《舌战》总结了网友对不同阶级的划分标准 ——

工作之间也分阶级。假设大企业正式员工的平均时薪水平为 100,那么大企业非正式职工的薪资水平为 86,中小企业正式职工的薪资水平为 61,中小企业非正式职工为 48。

于是,地方出生的学生拼了命要去首尔,首尔学生拼了命要去大企业。然而,随着乐天集团、韩进海运、三星电子、现代汽车等大财阀先后遭遇危机,留给正式员工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许多大学生宁愿家里蹲,或者反反复复在大企业实习,只为一张转正的号码牌。

许多专家指出,韩国大学生就业难,归根结底是“结构性矛盾” :一边是数十万找不到的大学生,一边是数十万空缺的中小企业岗位。

然而,怎样才能化解矛盾呢?

韩国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申光英表示:“我们不能用老一辈的水准,去要求现在的失业者,让他们放低找工作的要求。”

曾经,一条“韩国博士生应聘清洁工”震惊全国,这位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道:“父母从小到大无怨无悔地供我读书,绝不是为了让我扫大街,但就业屡屡受挫,为了生存我只能面对现实。

“至少这份工作有养老金和医保。”

让拥有高等学历的大学生去端盘子、扫大街,显然浪费教育资源;倡导国民不要考大学,降低平均教育水平,似乎也不妥。唯一的出路,似乎只有刺激经济上涨,创造更多与大学生匹配的职位。

当现实打成了死结,身处其中的年轻人只能在惴惴不安中前行。

据统计,每 7 位就业准备生中就有 1 位有过自杀的想法,39.5%的就业准备生有抑郁的症状。

今年 1 月,首尔警署收到一位 60 岁老人的报案,称 30 多岁的儿子因无法就业患上抑郁症,四个月前离家出走,音讯全无。

除了离家,还有超七成的年轻人希望「脱朝鲜」,目的地是加拿大、澳洲或美国。

口口声声喊着「地狱朝鲜」韩国青年们,在发泄完毕后,终究要咬紧牙关走入社会。

未来的前面可以有无数个形容词。没人能够许诺,未来一定是灿烂的。

未来只是未来而已。

参考资料 -----------------------------

[1] 第一财经日报,韩国“结构性失业”危机:高学历者就业难

[2] 人民网,“就业难”致韩国 270 万本科毕业生家里蹲

[3]《环球》杂志,马琼,韩国:低调的就业者

[4] 韩国国家统计局,청년실업률,생활물가지수

[5] Naver 知识百科: 88만원 세대, 삼포세대, 모라토리엄족, 이케아 세대,N포세대

[6] 韩国国家统计局,,청년실업률,생활물가지수

[7] 헬조선(1) : What the Hell-이제 우리는 자조한다

[8] 2030 직장인 30%는 부모 지원 필요한 ‘찰러리맨’

[9] 성인 10명 중 7명은 ‘탈조선’을 꿈꾼다···가장 이민가고 싶은 나라는?

[10] "스펙을 찍어내자"…취업 5종 세트는 이제 '기본'

[11] 韓, 청년이 불행한 나라…10~39세 사망원인 1위 자살

[12] ‘여전히 헬조선?’ 10~30대 사망원인 1위는 극단적 선택

[13] 정규직, 비정규직보다 월 136만5000원 더 번다

[14] 20대 취업준비생, 숨진 채 발견…‘취준생 감옥’ 출구 없나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如果中途没有退赛,今年《歌手》的总冠军应该非他莫属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