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误 · 一场战争正在你的体内爆发

图片:Hal Gatewood / CC0

有没有在大脑没有思考或发出指令时,身体依旧做出行动的时候?

霜雪明,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手破了。

金黄色葡萄球菌大喜若狂,“兄弟们,终于有缺口了,先闯进血液里的赏金十万两!攻下此城,子子孙孙,世袭富贵!冲啊!”

受伤破口处的中性粒细胞脸色凝重,一边的第一信使飞奔前去中枢淋巴系统报警,留在原地的中性粒细胞说到:“敌军来势汹汹,我们虽然势单力薄,但循环系统就在我们身后!机体养胞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

中性粒细胞大手一挥,握住长剑,漫声道:“我可能再也看不见家门口,脾脏里那条小动脉了。兄弟们,你们怕不怕!”

众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齐声喝道:“不怕!”

“好!今日以结缔组织为限,誓不能让敌军越界一步,就是用尸体堆,也要给我堆出一道防线来!杀!”

战场之上,风云漫卷,大旗烈烈,地上死尸无数,交战双方激烈厮杀,怒吼声贯穿天地。金葡菌一方攻势猛烈,金黄色的浪潮一波又一波涌了上来,好似无穷无尽的海浪,第一线的菌们被巨噬细胞一口一个地咬掉脑袋,第二线的菌们却毫不畏惧,呼喝上前,悍不畏死,顷刻间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菌围住了一个中性粒细胞,困兽之斗。

中性粒细胞虽然以一当十,但终究寡不敌众,一个个倒了下去,但即便倒下,每个中性粒细胞还是引燃了自己身上最后一颗霹雳炎症因子弹,释放的炎症因子弥漫着整个战场,大批金葡菌被呛死,土地在燃烧,空气中充斥着烧焦的气味。

“将军!”一个中性粒细胞头上缠着绷带,浑身浴血地报告:“我们已经弹尽粮绝,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不足一成……将军!咱们就快要死完了!”

接替阵亡将军的单核细胞说到:“兄弟们再撑一阵!最后再撑两个时辰!援兵马上就到!淋巴系统已经回复,骨髓正在紧急恢复造血能力,大批的生力中性粒细胞马上就能出战,此时他们正沿着动脉火速来援。再撑两个时辰!记住!循环系统就在我们身后!”

此时,战场上尸横遍野,金葡菌的尸体好像大地上铺满了金色的毯子,中性粒细胞的尸体点缀其上,渲染成一幅血腥美丽的画卷。

眼看着中性粒细胞死伤枕藉,终于,从血液里赶来的主力部队援军终于赶到,还没到真皮层,就和敌人交上了火。一时间炮火连天,喊杀震地,刚刚安静了没多久的战场再一次喧嚷起来。

“怎么办?他们援军赶到了!”金葡菌首领说道:“我们怕吗?笑话,区区中性粒细胞就想拦住我们金葡大军!痴人说梦!我们已经攻占了他们了他们的组织液,给养源源不断,就地补给后勤,他们有援军?我们就没有?传令下去,全军,全力分裂!就是用脚踩,也给我把他们的淋巴系统踩死”

命令下来,金葡菌们疯狂吃喝组织液里的养分,疯狂地将自己地身体撕裂,两半撕裂的身体,马上成为两个同样的细菌,刚刚形态完整,就又开始疯狂分裂,金葡菌的队伍如瘟疫一般迅速扩张,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赶来的中性粒援军又是一批一批死在了冲锋的路上,但是源源不断的敌军实在是太多了,不论多少援军赶来,金葡菌总是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中性粒细胞再次寡不敌众。

“将军,敌军太多了……我已经不行了,兄弟们也不行了……我想回家,我想看看我弟弟……早幼粒……我也想妈妈……造血干细胞……额。”这名年轻的中性粒细胞,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已经成长为巨噬细胞的单核细胞泪水盈眶,虎目圆睁:“小中!小中!你我一起长大,没想到今天在此永别,小中!”

巨噬细胞依依不舍地放下中性粒细胞的尸体,拔起手边已经卷刃的长刀:“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今日,我们兄弟共赴黄泉!杀!”

最后的巨噬细胞,单枪匹马,手握长刀,冲向了无边无际的金葡菌大军当中!

突然!一声令箭呼啸而起,狼牙翎羽准确地贯穿了金葡菌大军最排头的一个士兵。巨噬细胞猛然回头,瞳孔倏地扩大:

“青霉素来了!”

青霉素来得好快,他们铁衣青马,顶冠铜盔,背悬长弓,长枪如水。

“你且休息休息!”策马从巨噬细胞身边飞驰而过的青霉素面无表情地扔下这句话。

弓弦响处,敌军应声而落,长枪挥出,万马所向披靡。

青霉素的兵器上喂了毒,重达几十斤的大枪一旦挥出,几十个金葡菌惨叫着横飞出去,无数的金葡菌想要一拥而上,将青霉素击落马下,却没想到青霉素的盔甲厚重非常,带上马力,扑上来的金葡菌别说伤人,即便自保也不能够,都被撞飞了出去。

青霉素大军,人如龙,马如风,顷刻间将金葡菌的阵地冲了个七零八落,此时后方的金葡菌还想加紧分裂,制造兵员,没想到青霉素来得好快,眨眼间已经到了眼前,长枪挥动,正在惊愕的金葡菌一颗颗人头落地!

不知过了多久,战场上横尸累累,硝烟中,却已经寂静难言,只剩下遍体鳞伤的几个吞噬细胞在打扫战场。青霉素大军来去如风,一解决战斗,就抽身而去,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最后的巨噬细胞抱着已经死去,渐渐消融的中性粒细胞,看着身边慢慢地,重新汇聚起来的士兵,眼中已经没有眼泪。满是鲜血的大手里,还紧紧攥着中性粒细胞留下的,最后一颗 mRNA。

正是“兵火有余烬,贫村才数家,无人争晓渡,残月下寒沙。”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作为广告从业人员,《啥是佩奇》让我欣喜又失落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