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太平洋大逃杀案」尘埃落定时,仿佛我自己被判了死刑

图片:Kea Mowat / CC0

如何看待最高法核准「太平洋大逃杀案」五名主犯死刑?

王建树,高三老师

我应该是知乎上少有的,亲身在鲁荣渔某某某号上干过的人。

看到死刑消息,一瞬间仿佛判自己死刑一般。非常感触。

大概几年前事情。港口威海荣成石岛。

每天工作 18 个小时,或者连着工作可能 40 小时不休息。

被限制人身自由。每天扇耳光,因为扇耳光耳朵听不清,影响干活。就删的更狠。

因为放错鱿鱼被干活的铁钩子,小刀,板箱上的铁钉在身上划。没事就踹两脚。在地上踹。专门踹脑袋。

我是当时身体突然出问题,跟不上干活节奏。

但人家是不管你生病没有,就是打着你干活。

对方口头禅就是“你他妈再装病,给我扔海里!操你妈的,我弄死你!”

所以被打的多。其他人应该不至于被打那么多。

打我最多那个渔捞长辽宁人。一米九,200 多斤的一个大胖子。渔船上打手是标配,是规矩。

他喜欢骂着脏话暴跳如雷,却突然特别温柔平静叫你过去,“给我过来,把手套拿给我”

然后你必须把手套脱了,慢慢走过去恭敬地奉上。

他慢悠悠地整理好手套,调整下角度。

先轻轻甩两下到脸上找下位置。

“你不是生病吗?脸色看着不太好啊。”

之后慢悠悠戴上,抡足力气,突然暴起,朝刚才位置啪一声扇过去。

不能躲,不能倒,不能解释,说你错就是你错。更不能不主动去。

不去会打得更惨。别问我怎么知道。

大胖子饱含慈爱的一记耳光。不算疼,只是耳朵会响,整个世界耳鸣眩晕。很像炸弹在身边炸响的感觉。

被扇几个就看他心情了。

捕鱼的防滑手套上面全是颗粒。当时我脸上总镶嵌着橡胶粒。大家娱乐活动之一就是看我洗脸。把镶嵌的马赛克抠出来。

可当他连着左右扇好几个的时候。反倒没感觉了。除了脸肿,别的没大感觉。

到今天没想明白为啥。

这实际都是小事。没干过的人体会不到。被打确定没什么。

好多事情都没什么。因为你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活着下船。

但最痛苦是无休止的起床干活的铃声。经常干了 16 个小时 18 个小时,刚脱下满身的鱼腥,两个小时以后。又开始警铃大响。

一直干活没有睡眠是最痛苦的。没有之一。非常非常痛苦。

是叫警铃吧。时间长,忘了叫什么了。

钓鱿船都是晚上捕捞。鱿鱼趋光。

除了吃饭,几乎没有休息。

几乎每天晚上钓鱿鱼,整理索网浮球,盘绳索缆绳。再放下去,拖网。

几乎每天白天捕捞,用隔板把鱼围到甲板上。装箱,放入冷冻仓。擦洗各种工具准备晚上接着干。

所以就没有睡觉时间了。

海里的缆绳吸满盐水,略微涨大成手腕一样粗,动辄上百米长,为了防止缆绳打结,人必须手动把这上百米甚至数百米缆绳整齐盘在绞盘上,再由柴油机把鱼拖上来。

不断收放胀满海水的缆绳,真是苦不堪言。听说很多新手都是累的晕头转向,一不小心被缆绳带到海里。然后就消失了。

自己海军退伍。上船前。觉得无非就是民船,小点嘛,以为自己可以。可能就船上人说的,当兵当傻了。

船上除了几个像我这样,自认为身体苦不算什么的傻当兵的。几个云南被骗来的小孩。基本上长期干的,都是监狱刚放出来的人。缺两根指头,或者没有耳朵。满背的纹身,很正常。

我本人上船原因比较复杂。不方便说。

只是平时不喜欢玩手机。所以当年也不知道 58 骗人。通过 58 找的认证过的国企远洋捕捞公司。

到了以后,被东北的中介连着倒卖好几次。其中一个叫于经理的,开个黑色桑塔纳。贴吧上见过一个传奇的大神,居然也被他骗了。也是被这个于经理贩卖人口的。

世界真的好小。在那种情况下都好傻。

最后没有给我任何工钱。还要我交吃饭住宿保险给中介船主的好处费的钱。不过最后船靠岸,我跑了。

自己之前交了培训费服装费 840。其他一共花了几千吧。

所以,我很理解,为什么最后听说拿不到钱,大家疯了一样。

第一次体会到教科书上奴隶的感觉。渔捞长脚踩到你脸上,往你身上涂着唾沫。你还要爬起来给他拼命干活。给他当奴工赚钱。

现在当老师。讲到奴隶社会的时候。学生都说我讲的形象生动,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我只是漠然。我希望我只会照本宣科。

而不是因为当过奴隶。看历史书很多都明白了。

下船前渔捞长还威胁我。不要以为下船你就可以蹦跶了。可能因为我反抗了,专门拉倒冷冻鱼舱冻着。差点没成一条大号鱿鱼。最后还是趁天黑,大家都上岸,偷偷跑了。衣服都没敢拿。

实际是在我身上出够气了。也把我压榨差不多了,看着骨瘦如柴干不动了。

要是还能继续压榨,怎么可能跑得了。

“看你长得怪好,你没钱咋不去卖呢!谁让你上了个贼船。听说还是个稚。你信不信下船,我就叫人来,把你卖到某某某做 xx。草你妈的,把你卖了当鸭子。让你干到死”。一边说一边拿指甲刀夹住,然后转你的乳头。

船上大家都是经常光膀子。穿个高筒黑胶鞋。之后我尽量穿个背心。

到今天,我都感谢那条白色的背心。

我当时感觉已经真的撑不住了,高筒胶鞋里已经绑了了平时带的匕首了。退伍多年,肌肉记忆早没了,但是那点血性还是有的。

准备 xx 那个渔捞长了。

幸好,想到一个人。放弃了。任他扭吧。我要活着下船。

否则,今天站在死刑席上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问大逃杀以后,还有没有这种事情的,我可以肯定回答有。最起码有些船还这样。这是人性。所以需要监管。

不仅监管,在贪婪和利益面前,以及满世界的不知人间疾苦的傻白甜,小清新们。要做的还很多很多。

即使全部做到,也不可能杜绝。实际连接近杜绝都十万八千里。

金钱的力量,全世界都一样。

都到 2019 年了。我记得看到数据。全世界好像还有大概 3000 万奴隶。其中,东南亚是重灾区。渔船奴工也是重灾区。

我现在坐邮轮。不会像其他游客那样,指着渔船说那些是渔民。

他们好多只是被拐卖的童工。这点国内还不错,最起码还几乎没有。

我自己是下船后,才知道这个大逃杀事件的。一身冷汗。彻夜睡不着。

好像看的是网易的那篇报告文学。晚上蹲在电脑旁,浑身都在颤抖。

不是怕死那么简单。虽然我很怕死。

也不是怕被判刑。即使今天看到核准死刑,仿佛自己也在被审判席上。

是如果是自己被逼着,要沾血。我该怎么办。

是我该怎么办。

是看着当年船上人,看着他们浑浊的眼睛,那些一样被骗来的战友,或者小云南,杀了他们而活下来。

还是让战友把自己杀了。

杀过无辜的人,后半辈子的良心,后半辈子辗转反侧,后半辈子无数一个人的夜晚。

整整半年,我脑海里一直浮现这个问题。到今天都没想明白。

实际多想了。我当时身体状况,应该是第一批被杀掉的人。帮其他人沾血吧。

这真的是运气。幸好没有上那条大逃杀船。

回来后,还有个后遗症。灯火辉煌的街边看到卖铁板鱿鱼的,听着鱿鱼丝在铁板上滋滋作响,总是容易发呆。

街上一根都要 20 块钱。渔船上吃的可都是最新鲜,最大的鱿鱼丝。吃到吐,是真的吃到恶心那种吐。

一般,大家肯定不知道这些深海鱿鱼是怎么钓上来的。

船上的网是最密那种。保证小拇指那么小的鱼也要打捞上来卖钱。好像是卖作饲料了。反正奴工免费,

“不能让这帮傻逼闲着,死啦大不了有保险公司赔”

海里的大水母像巨型果冻一样,脸盘般大小。

皮肤上没有被衣物覆盖的部分,全是蜇的小伤口。密密麻麻。

海水即使夏天也真的很冷很咸。

钓鱿船是不靠岸的。

有点像人生,不被往死里逼,你自己都不相信,就这二十来个人,居然没几天能把在我眼里有航空母舰大的货仓,一排一排装的满满当当,“黏黏有鱼”。

满载返航喽,内心时常难以掩抑的狂喜。

心里盘算着,下船后一定要对周围人更好一些。一定要好好珍惜每一天,好好过好后半生。

迎着夕阳“返航”的时候,一刹那甚至有点小小地成就感。

在海上长期呆过的人都知道永恒的无聊,和偶尔的美不胜收,天人合一,以及

渺沧海之一粟,和半江瑟瑟半江红。

很难用语言形容。

甚至感慨起人生,努力真的可以做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自己一个人时候都能这么用功,大家都能百万富翁了。

然后一天冰冷彻骨的夜里,我们这些百万富翁就在甲板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货船靠帮。把自己辛苦打捞上的鱼,一条不留的带走。留下空荡荡,只有自己回声的货仓。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即将临盆的母亲,被逼着自己打掉辛苦孕育的孩子;

或者更准确,应该是希腊神话里,永无休止地推上巨石,又砸落的西西弗斯。

重新开始捕捞吧。

有评论问,为什么不报警,不告他们。

你到石岛,就知道那里老板有多富。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很多事情不说明白比较好。

再说普通农民工,有什么能力断人财路。自己别被断了,就谢天谢地了。

我跑那天,把手机关机了。怕被定位,买了身最普通的便装,躲在石岛汽车站旁边的一个不显眼的小饭店里。

实际我已经被榨干了,干不动,没利用价值了,但还是害怕万一。

如果被抓回去,结果我清楚。

侦查与反侦查。开车前最后一秒才跳上车。

340 的车票,售票员一脸不耐烦得熟练撕扯着车票,和周围人眼神中,司空见惯我们这些被骗的民工,到现在还记得。

而我只想活着回家。

经历过的人,都明白,“回家”这两个字的感觉。

我只想活着回家。

爸爸去哪儿,有一期是在石岛拍的。一直重复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儿的主题曲。

拍的挺温馨,但我看了两眼,总感觉很魔幻。

回石岛港口的时候。我记得仰望着旁边庞然大物般洁白的韩日邮轮。看着那些游客和我一样也是花了几千块钱,但可以不用被打着干活,可以想睡觉就睡觉,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只求活着下船。

而是舒适地欣赏海景,给自己孩子指着我们,教小孩这是渔船,上面是勤劳的渔民叔叔。

也感觉很魔幻。

蓝天白船海鸥,一声邮轮启航的悠扬汽笛。到今天宛若眼前,环绕耳畔。

远处则是岸上联排的别墅群,海景房,耸立在山海间。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

听三车(轮机)恨恨地说,“这都是渔船老板的,说不定咱老板正在上面抱着小蜜看我们给他干活呢。咱们这种 960 的破船,一条船偷鱼,一年就可以赚他妈的一千万,一千万呢!”

瞬间一切逻辑都解释的通了。

这个世界还存在奴隶,你信吗_手机搜狐网

重案回眸 | 山东“鲁荣渔 2682”真实版大逃杀_手机网易网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女子纱布入腹死亡,我至今没有想通三块纱布怎么进去的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