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如何区分大黄蜂、大胡蜂、大马蜂,还有长得像蜂的家伙们?

图片:《大黄蜂》

新发现,欧洲科学人文杂志第一品牌
熊大熊二经常用来对付光头强的“马蜂窝”里真能挖出蜂蜜来吗?

为什么有些“蜜蜂”看起来有点怪?

看到“黄蜂”我们应该抱头鼠窜还是奋起反抗?

Easy,你应该对这些小家伙怀有敬意和感激。

蜜蜂

在蜂类中,蜜蜂(Honey bees)的名头可能是最响亮的了,我们从蜜蜂身上获利颇多,不仅榨取它们的蜂蜜和花粉,甚至连工蜂喂给蜂王和幼虫的蜂王浆也不放过,连幼虫、死蜂在有些地方也是入菜的,人家用来盖房子的材料也可以被利用,连毒液都可被用来治病——我们对蜜蜂的利用,大概就是定期抄家拆房的节奏……

蜜蜂在生物分类上属于昆虫中的膜翅目蜜蜂科(Apidae),一般特指蜜蜂属(Apis)下的的虫虫们,它们至少在地球上生活了 2300 万 -5600 万年了。不过,别看这数字这么大,在昆虫中,蜜蜂还算是比较年轻的。

蜜蜂(黄耀华 / 摄)

识别蜜蜂其实不难:它们有短粗的身体,毛茸茸的胸部。如果细看,你会发现它的后足特别的发达,上面也有毛,被称为携粉足,上面往往会看到黄色的花粉团。这些收集的花粉会被当作食物带回巢穴,当然,满身的花粉也使得它们成了重要的传粉者。

蜜蜂是组织严谨的社会性昆虫,一般一个巢穴中只有一个可生育的雌性,也就是我们说的蜂王或蜂后,至于雄蜂则会在交配后很快死亡。其余的蜜蜂大多是雌性,但是却不能生育,称为工蜂,其数量能过万,职责就是维系巢穴的正常运转,包括育幼、觅食和防卫等工作。

不得不说,蜜蜂是充满了生存智慧的昆虫,有一套应对各种情况的方案。比如巢穴中它们会通过加速爬动来增加巢穴的温度,也能通过在入口处振翅等来降温或增加空气流动。蜜蜂著名的“8”字和“o”字舞是为同伴指示蜜源的导航手段,其和太阳的位置有关。

当蜜蜂发现蜜源时会回巢通知同伴蜜源的方向,它们会先爬或者飞一个半圆,之后做直线运动,如果头朝上走直线,说明蜜源与太阳方向一致,如果头朝下就说明与太阳方向相反。这条直线还可以和垂直方向有一个夹角,代表和太阳方向的夹角。

但是太阳是不停向西运动的,每小时移动的夹角为 15 度,而在“跳舞”的时候,侦查蜂会结合时间对太阳的方位做出修正。

不止如此,研究还发现,蜜蜂在在采蜜的时候还会用信息素气味标记花朵,而且它们还能识别出别的蜜蜂甚至是某些其它传粉昆虫的气味标记,从而避免访问已经没有花蜜的花朵。

我们人类对蜜蜂的饲养、传播在帮助蜜蜂扩大分布范围上出了不少力,而它们的传粉能力也成为我们农业生产的基础之一。


胡蜂与马蜂

胡蜂、马蜂和黄蜂往往被混为一谈,它们实际上还是略有区别的。

胡蜂是这一大类昆虫的总称,它们隶属于膜翅目下的胡蜂总科(Vespoidea)。

Bald faced hornet, Dolichovespula maculata on goldenrod

胡蜂类的身条更加细长,肉眼看去,它们的胸部也没有蜜蜂那么毛茸茸的,而且在停歇的时候它们的前翅能够纵向折叠,所以看起来很窄。在胡蜂总科中,稍微大一点的黄色的家伙,大概就可以叫做“黄蜂”了……

胡蜂巢(严莹 / 摄)

胡蜂和蜜蜂不同,大多数都是吃荤的,胡蜂总科中至少有 1 万多种,这里面最杰出的就是马蜂。

马蜂属(Polistes)虽然只是胡蜂家族的一个小支脉,但它们是世界性分布的。在欧洲和北美,马蜂巢的数量超过了其它社会性胡蜂的总和。

Polistes dominula

在我国,最常见的是中华马蜂(Polistes chinensis),它们身长大约 1.5 厘米左右。胡蜂、马蜂在繁殖、食性、包括攻击方式都十分接近。

中华马蜂(Polistes chinensis)

温带地区的马蜂一般是雌蜂蛰伏越冬,在来年春季再出来独立营巢。马蜂建造的是裸柱巢,也就是暴露在树之下或者屋檐下的单层巢穴,其外形就像一个倒置的莲蓬。雌蜂的卵巢在此之前已经发育,它需要亲自哺育第一代,之后繁育出的工蜂会承担巢穴中的工作。

在整个夏季,马蜂的工蜂们会将各种昆虫尸体搬运回巢穴作为食物,群体会蓬勃发展。到了秋季,随着天气变冷,群体的状态迅速变差,最后一批出生的是有繁殖能力的雄蜂和雌蜂,它们交配后,雄蜂们会死去,雌蜂将继续蛰伏起来,等待来年春天建立巢穴。至于那些工蜂也会随着巢穴凋落,无法越冬。

雄性与磁性马蜂区别

胡蜂类的主食是肉,所以马蜂巢里没有蜂蜜!

熊二对付光头强的“武器”应该是东北地区的野蜜蜂巢,东北和西伯利亚的野蜂蜜是熊的最爱,当然,在人类的市场里也能卖个好价钱。马蜂的尾刺非常不好惹,里面充满了神经毒素和溶血毒素等,而且可以反复蜇刺,有过敏体质的人可能会因此产生强烈的过敏反应而休克。

雌性中华马蜂

更糟糕的是,同蜜蜂一样,它们的毒液中具有召集信息素,如果被蜇刺了还不迅速撤离的话,极可能会招来其同伴的联手攻击,会出人命的!

另一个值得大书一笔的是黑胸胡蜂(Vespa nigrithorax),它的体长超过 2 厘米,在中国大陆上非常常见,也是强大的掠食性昆虫,而且对蜜蜂颇为喜爱,它们对付蜜蜂干净利落,非常“职业化”。

黑胸胡蜂(Vespa nigrithorax)

黑胸胡蜂的毒性更强大,而且这家伙已经入侵到了欧洲,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黑尾胡蜂(严莹 / 摄)

不过,在我国还广泛分布有另一种强大的胡蜂类——金环胡蜂(Vespa mandarinia),它的体长能达到 3.5 厘米甚至更长,是胡蜂中有数的强者,甚至能猎杀其它胡蜂。

金环胡蜂毒性极强,一旦被蜇伤必须就医,数次蜇伤则会有生命危险。


熊蜂

变形金刚里面那个不会说话却很会卖萌的汽车人“大黄蜂”,又是个翻译失误的牺牲品。

Bumblebee 在英语里其实指的是蜜蜂中的熊蜂类,所以,这外星车翻译成“大熊蜂”才合适。强烈建议诸位有志于做翻译工作的兄弟姊妹们,多留意一下物种分类资料。

熊蜂虽然也是蜜蜂类,但它们体型大得多了,体长超过 1.5 厘米,而且浑身毛茸茸的有股子熊样儿。

熊蜂

它们的吻比较长,能过吸食较深花冠里的花蜜。熊蜂的社会性很差,不少种都是独居的,另一些会形成小群体。这样的小群体对大棚农业来讲就是福音了,很多种植者将其用作大棚内植物授粉之用,能够显著增加产量。

熊蜂(严莹 / 摄)

在花朵上还有一些看似蜜蜂的家伙,如果细看,你会发现它们似乎只有前翅,后翅已经退化。没错!它们虽然也采蜜,也在空中悬停,还有一身蜂类的装扮,但它们是蝇。

蚊蝇

蚊蝇类的后翅已经退化成了一个很小的结构,被称为平衡棒,飞行的重任已经完全由前翅承担了起来。

这种“假蜜蜂”中绝大多数是食蚜蝇,我国已知不少于 465 种。故名思议,这家伙是吃蚜虫的。不过做“蚜虫杀手”这种有前途的工作的,不是成体,而是幼体。食蚜蝇的幼体孵化出来以后,会寻找蚜虫密集的地方开吃!

斑眼食蚜蝇(严莹 / 摄)

大灰食蚜蝇(Metasyrphus corollae)为例,其幼虫阶段可捕食蚜虫多达 1000 多只,对我们的农业可是大大有益。食蚜蝇的成体也是植物传粉的使者,在有些地方,它们的数量甚至可以占到传粉昆虫的一半以上。

当然,食蚜蝇的拟态是自然选择造成的经典案例,不仅外形,甚至连飞行姿态也模仿到了,它们看起来太像蜂类了,不少捕食者看着就怕怕。


虻(Tabanidae,虻科)以吸血为生,与蝇属于同类,也是只用一对前翅飞行的昆虫,不过很多时候它们大多数要比一般的苍蝇大不少,有时看起来也有些像蜂类。

虻的攻击性很强,口器锋利发达,能够刺破人和动物的皮肤,造成流血,也会传播疾病。我们曾经在野外遇到过这些家伙,要不是事先准备的驱虫花露水有效,我们就要抱头逃窜了。

如果你在野外遇到这样一群家伙向你围拢过来,赶紧逃吧!

撰文 / 冉浩

摄影 / 严莹 等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新发现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你也正在「自杀式单身」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