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今天,《霸王别姬》特别值得重新怀恋

图片:《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为什么是中国电影的巅峰之一?

宣谣,新媒体人

不到园里,怎知春色如许?这部一出世即被奉为经典的《霸王别姬》特别值得重新怀恋。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1993.5.24 这一天,《霸王别姬》获得了第 46 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这是中国电影史的唯一一次,更配得上无数赞誉声名。

作为阁主一生都抹不掉的那份情结,和对李碧华的迷恋,以及对哥哥的无限怀恋,【宣谣别老阁】重开时光机,打开这份 25 年前不解情愫,旧事重提——关于《霸王别姬》的那些旧事儿。

关于《霸王别姬》的好些事儿,早就被大家都被说尽了,阁主以为不敢再碰。但前几日重温了这部看过无数遍依然常看常新的经典旧作,当年第一次看本片的记忆都跟过电影似的又重新回来了,而且依然戚戚然。决定搞一篇关于它的文字(其实整理了资料两三天,发现真是个浩大工程)。

1993 年——那是个敢说敢拍、敢做敢当的电影时代,于出品人徐枫如是,于原著李碧华如是,于导演陈凯歌如是,于主演张国荣亦如是。

关于角儿的这些事儿,有好多你可能都已经知道太多,但依然有很多还算罕见新料,阁主特别跟你梳理出个子丑寅卯,一并俱全地看清楚。

引子 | 缘起戛纳,结果戛纳

先说前话。拍摄于 1992 的《霸王别姬》其实缘起 5 年前的 41 届戛纳电影节——台湾汤臣电影公司老板徐枫(之前与大陆合作、联合出品了《滚滚红尘》,并在当年金马奖上大获全胜)之前并不认识陈凯歌;陈凯歌那年是带《孩子王》(谢园主演,讲述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云贵当乡村教师的文艺闷片)去戛纳参展。跟徐枫随行的侯孝贤张艾嘉都觉得《孩子王》太闷,但徐枫却觉得陈凯歌非常有才,于是与他面谈拍《霸王别姬》。可是,当时陈凯歌文艺气息过胜,要知道他以前都是从大陆作家如史铁生(《边走边唱》的原作《命如琴弦》)、柯蓝(《大阅兵》原作)的文本里找灵感,当时他可看不上香港女作家的通俗小说。

再往前倒,徐枫是怎么发现这部惊世杰作的文本的呢?这和目前唯一的戛纳华人影后张曼玉有着间接联系——80 年代末,Maggie 的经理人陈自强(当年他的经纪的艺人联盟很强大,有成龙、张曼玉、钟楚红、张学友等大明星)找徐枫推荐 Maggie 去台湾拍电影,1987 年她用 Maggie 主演了张艾嘉王小棣等导演拍摄三段式电影,Maggie 是贯穿始终的女主,搭配男主分别是周华健钮承泽张世吴大维(WuMan 是徐枫爱将,这还有后话),本片主题歌是王杰风靡华人区的那首名曲【一场游戏一场梦】

闲篇扯得有点多,继续说回《霸王别姬》。徐枫跟陈自强这么一来二回就成了老友,陈自强特别向徐枫推荐了自己钟爱多年的、电视编导出身的香港女作家李碧华写的关于老北京梨园行一段往事的小说《霸王别姬》。话说,李碧华在当年香港电影人眼里,可是神级“女妖”,但凡有点魔性的导演,都特爱她的小说——在《霸王别姬》之前,她的小说《胭脂扣》(1988,关锦鹏导演)、《古今大战秦俑情》(1989,程小东导演)、《潘金莲之前世今生》(1989,罗卓瑶导演)和《川岛芳子》(1990,方令正导演)都已搬上大银幕,几乎都以全明星阵容打造,并获得口碑和票房双赢。但徐枫并没把这些电影同作家李碧华联系起来。

徐枫用了一整晚时间看完并疯狂地爱上了这部在陈凯歌眼中的“通俗小说”,并随即跟特立独行、极度低调的李碧华面谈,并签署了一纸后来陈凯歌都觉得极度“苛刻”的电影改编合约——有多苛刻?李碧华有权指定主演和导演…这明显是出品方的权利,徐枫直接让给了这位小说作者——因为两枚女子同时钟意张国荣担当男主角程蝶衣,“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片中戏霸袁四爷对程蝶衣的经典描述)。

当然,最终徐枫说服了陈凯歌拍《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也成了陈凯歌的分水岭——之前还在贫困山区里转悠的他,总算有机会走进自己最熟悉的老北京华丽的胡同文化之中,也是他华丽类型转型的第一部电影。

《霸王别姬》不仅是李碧华的重头作品,更是陈凯歌难以逾越的巅峰之作——片中人都是民国时代老北京儿的三教九流,市井百态与旧式风貌都在这三小时中极尽展现,举手投足、眼角眉梢全是戏,地道的老北京话儿更是本片一大亮点,梨园行与烟花巷中那些“多少年的老规矩”也是被猎奇的亮色。

壹 | 选角风波起

每一部堪称经典的大制作,选角问题都是最大的风波——筹拍一旦定下来,哪位咖能加盟,都是制作方、出品方最重中之重的大事儿,媒体和观众当然也都死盯着呢!孕育在 1992、降生于 1993 华语电影黄金年代的《霸王别姬》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是已经有过合拍大制作经验的汤臣出品啦!

片中戏班子里最后上吊的小赖子有句经典台词:“他们都成角儿了,得挨多少打啊!” 其实,从第一主角程蝶衣、到男二段小楼和女主菊仙的选角,其实在徐枫和陈凯歌,乃至原著作者李碧华之间,都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精彩博弈。

眼角眉梢不是一场误会

程蝶衣:张国荣 - 尊龙 - 张国荣
陈凯歌提议人选:胡文阁、蔡国庆

哥哥一直都是李碧华的终生偶像,她写《霸王别姬》时几乎就是按哥哥模样写的(虽然哥哥之前就演过《胭脂扣》十二少,但其实最早定下的是郑少秋来演;后来徐克拍《青蛇》,许仙最早也是属意哥哥来演,只是哥哥觉得许仙太懦弱而婉拒)。

最当初,徐枫和李碧华拉着哥哥跟陈凯歌见面,当时对香港电影并不感冒的陈凯歌都不知道张国荣是谁,但这次见面让陈凯歌对哥哥印象奇佳,基本上就定下来哥哥来出演程蝶衣。但因为筹备期过长,哥哥当时有属于蛰伏两年重新复出的状态,已接了《蓝江传》《李洛夫奇案》两部片约,甚至还有黄百鸣的贺岁片《家有喜事》等他签约,此事一搁就是半年时间,原本对程蝶衣一角热血无限的哥哥也有些意兴阑珊了。

与此同时,香港导演杨凡(代表作《流金岁月》《美少年之恋》)向徐枫推荐了另一个重磅人选——以《末代皇帝》走红的好莱坞华裔明星尊龙,他原本就出身梨园行,师从当年著名梨园行老前辈、武旦粉菊花(她徒弟里有著名的萧芳芳、陈宝珠、罗家英、林正英等),又有国际知名度;同时,当年刚出道的陈凯歌也客串过尊龙主演的《末代皇帝》,对他的印象非常好。而当年哥哥相比尊龙来说,的确有点弱势。徐枫当即开了发布会,宣布尊龙为程蝶衣人选,哥哥后来与尊龙在亚太电影节上不期而遇,还恭喜尊龙得到这个好角色。

但其实,哥哥对程蝶衣并没死心——当年香港杂志《号外》主理人兼造型师刘天兰为哥哥做了一套反串造型,让哥哥完全过了把京剧男旦的瘾,这套造型不仅惊艳了香江,更让陈凯歌和徐枫心生懊悔。

而这边的《霸王别姬》剧组,尊龙经纪人开始出幺蛾子,真以为自己贵为国际大明星,就向剧组开出了三大条超级变态的条件——因为不知尊龙在哪个城市拍戏要预定好不知日期的、还必须是头等舱机票、还要给两只宠物狗买头等舱、请私人保姆保镖厨师……

陈凯歌还在犯难时候,徐枫当机立断放弃了这个耍大牌的大明星,顺便把哥哥这期《号外》杂志往他面前一撂,两人当时就拍板——重新把哥哥找回来!

而哥哥正在两难之际,碰上与黄百鸣《家有喜事》合约当口,黄听说是李碧华作品改编,又是徐枫掌舵,当即把合约延期到哥哥演完《霸王别姬》后,让哥哥有了十足信心接下来这个后来成为经典的程蝶衣一角。

而被放弃的尊龙后来也不甘心,紧接着接下了类似题材的电影《蝴蝶君》(M. Butterfly,1993),也在片中扮民国时期的男旦,与法国外交官发生了一段不伦之恋。但因为题材怪异,以及尊龙棱角过于分明的面孔,最终电影在毁誉参半的争议中落幕。

其实,在徐枫和李碧华没提出哥哥成为程蝶衣人选之前,陈凯歌并没考虑过香港演员来演老北京儿梨园行名角儿。在陈凯歌心中,心中最初人选有俩——第一个就是梅派青衣、梅兰芳第三代弟子,同时也是梅兰芳关门弟子胡文阁,90 年代初他的旦角扮相也是一亮相就惊艳全场;而另一个是在访谈节目自爆、被陈凯歌找过自己演程蝶衣的奶油歌手蔡国庆,但他当时因为怕被定型而拒绝了这个角色…

如今想来,胡文阁扮相绝佳但知名度有限,且没有生活化的演出经验;而蔡国庆当时只在谢铁骊的《包氏父子》和黄蜀芹的《青春万岁》中客串过小角色,且都是奶油过度的学生角色,想驾驭程蝶衣这么高难度的复杂角色,怕是比唱【356 个祝福】、【北京的桥】要难太多了吧?

台上真霸王,台下就是小老百姓

段小楼:成龙 - 姜文 - 陈凯歌 - 张丰毅

定下哥哥演程蝶衣,《霸王别姬》就几乎成功了一半。虞姬有了,那霸王呢?——虽然没有程蝶衣一波三折的大费周折,但男二段小楼一角的人选过程也并不顺利。

一开始,徐枫心中的人选是跟尊龙一样梨园行出身、师从于占元(与粉菊花齐名的武生科班班主)的七小福之一元龙、原名陈港生的成龙。更何况成龙当时的演艺合约也在好友陈自强旗下,身上的霸气也自不用说。当时徐枫想,如果双龙携手,《霸王别姬》准成!但成龙一看剧本是个同性相爱一生的故事,就对徐枫尴尬一笑,这事儿就被略过去了…

后来,徐枫偶遇同样霸气十足的姜文,姜文仔细看了剧本后,对徐枫讲了一句话:演霸王有什么挑战?演虞姬才有挑战!这回换成徐枫尴尬的笑了。这事儿又被略过去了……

还有一则笑谈,陈凯歌后来越发觉得自己爱上了《霸王别姬》,曾试探性地向徐枫提让自己来演段小楼这个霸王,毕竟之前在《末代皇帝》也是演过戏!但徐枫没搭碴儿,这事儿就略过去了……不过演戏这事儿陈凯歌一直没忘,后来在自己的《荆轲刺秦王》《和你在一起》,也算好好地过了一把戏瘾。

徐枫两次出马,纷纷在成龙和姜文面前失了蹄,陈凯歌开始固执己见,推荐自己北电同届表演系同学张丰毅,但徐枫觉得“骆驼祥子”没霸王身上那股子霸气劲儿,感觉像是胡同的小老百姓,有点窝囊!但陈凯歌不同意,他知道张丰毅平时啥样儿,还执意对徐枫讲:段小楼跟程蝶衣不一样,在台上是真霸王,下了台他就是个平头百姓。徐枫觉得这话有理。张丰毅戏装一亮相,她就决定——段小楼就是他的啦!

爱情有时徒有虚名

菊仙:梅艳芳 - 巩俐

相对程蝶衣和段小楼的选角周折,菊仙人选倒是特别笃定。在徐枫心中,菊仙只有梅艳芳巩俐二选一,但既然程蝶衣敲定了哥哥演,梅艳芳就只好被放弃——哥哥×阿梅太熟了,而且两人 CP 感十足,之前俩人演的《胭脂扣》又太成功太经典,再携手完全没新鲜感。再加上阿梅的港女身份,演个老北京儿妓院头牌,口音也是大问题。

徐枫拍板只等巩俐演菊仙,但陈凯歌有顾虑:她是张艺谋的人。徐枫反驳,正因为巩俐没演过你的戏,你才能让她演出不同感觉啊!

其实接下菊仙对巩俐来说,也的确有很大难度——其一,之前没演过老北京儿八大胡同的妓女(其实在刘晓庆主演的《一代妖后》,巩俐有过那么一小段被卖到胡同当妓女的演出经验);其二,刚从《秋菊打官司》杀青就来《霸王别姬》剧组还真有点不适应,从现代陕北农村妇女到民国北京名妓的身份转换,秋菊、菊仙傻傻分不清楚……但阁主以为菊仙是巩皇除了秋菊之外最好的角色,不同阶段的生存状态,真实、贴切、稳准狠,巩皇就是巩皇。

见过真霸王

袁世卿:葛优

袁四爷袁世卿这个从旧时代走来的晚清遗少,是完全没费多大功夫就定下了由当时以《编辑部的故事》刚走红的、其貌不扬的葛优,他慢条斯理地贵族气息、对京剧着迷入魂的一丝不苟、对程蝶衣一见钟情兼一往情深的痴迷,都在葛优演的袁四爷身上每处细节中体现。

如果说段小楼是台上的霸王,那袁四爷就是台下的真霸王。段小楼对人对戏的摇摆不定,越发让袁四爷的执着和珍惜显得弥足珍贵——这个角色虽然着墨很少,却是本片唯一一个最真性情、一开始就立住了的角色,他跟程蝶衣一样,对人对戏,都是从一而终啊!想想他最后被红卫兵斗下台那几步四方步吧,他就是一个活在戏里的情性中人。

花絮一则 其实一开始葛优进组,曾自荐演霸王,也是被陈凯歌一笑置之。试想,姜文的虞姬搭葛优的霸王,也会十分精彩吧?

贰 | 这几片绿叶都掷地有声

陈凯歌本就是长在老北京儿的文化世家,老爸陈怀恺也是颇有艺术造诣,让《霸王别姬》这个出生在老北京儿环境的种种有了那个年代的十足韵味。陈老先生是本片的艺术指导,帮爱子把控着所有艺术方向的尺度,多一分少一分味道就不足够了。

前有陈老先生的定位把控,还有一大堆来自北京人艺的老戏骨担当绿叶,让这部京味儿十足的电影有了充分的韵脚。

其实,哥哥在接下程蝶衣一角后,就提前半年生活在北京,学习北京话儿、研究京剧身段儿和唱腔儿,开拍都要亲自上阵,即使陈凯歌事先预备了一个旦角替身帮他演出舞台部分,但最终没能用上,连贯的舞台镜头即使是背影,哥哥都是亲自演出,连京剧老师都佩服这样的天才学生。

虽然哥哥已经练好了全部普通话台词,但在陈凯歌眼里,还是太“港普”——有一则片场花絮,程蝶衣被批斗时对着菊仙大喊“87 年~87 年”,大家没明白怎么回事,结果一看剧本,发现哥哥是在喊“潘金莲”,cut 镜后现场笑成一片。

于是最终剪辑版本,陈凯歌还是决定用配音,找谁来呢?最终敲定了由北京人艺的杨立新上阵。杨立新是谁?当年还没几个人知道,但转年的《我爱我家》他就成了男一号、贾家大儿子贾志国,一时火爆全国。他给哥哥配音时很寂寞,其他角色都是演员自己早配好的,只有杨立新是留在最后补配的,他既要模仿哥哥略沙哑声音,还要保持韵味十足的北京话儿,难度颇高。但其实他本身就是个京剧票友,票的还是昆腔男旦,正好契合程蝶衣的感觉。

说到《霸王别姬》和《我爱我家》的交集,不得不提到片中演戏院经理那坤的英达。这个戏院经理肯定是个老皇亲国戚,姓那一族估计都是在旗的(正八旗或侧八旗子弟),演的都是一脸媚态,谁红就捧谁,但绝对不能让自己吃亏的那种人精儿,什么时代他都能平稳渡过……英达最擅长这种老油条角色,后来又在陈凯歌的《梅兰芳》继续演戏院经理。

说到英达导演的《我爱我家》,其实他在《霸王别姬》片场已跟哥哥邀约客串一集,哥哥好人卡也发了,打算亮相【心中的明星】一集,圆贾圆圆的明星梦,只是哥哥临时有事飞回香港,让追星族贾圆圆失望了。不然,哥哥就是客串《我爱我家》的唯一港星啦…

喜福成戏班子的关师父是个义正言辞、过于严苛的京剧师父,打骂惩罚都是随时的事儿,但讲起“霸王别姬”的戏时又是声情并茂,听的人都落下泪来,小豆子就是听了师父一句“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后来才下了狠心成了角儿。

关师父的扮演者吕齐也是北京人艺的老戏骨,他也是老熟脸儿——《编辑部的故事》,“人间指南”编辑部里最和气、最权威的主编。从改革开放时期的和气现代主编,变成老北京梨园行不怒自威的老班主,这老戏骨名号撑得住!

在《霸王别姬》里,有四个鲜活的妓女形象,每个都极度出彩儿,令旧社会的八大胡同文化登时大放异彩。先是花满楼的头牌菊仙,巩俐演得又风骚又实在、既勇猛又风情;然后就是跟菊仙争风吃醋的小妓女彩凤,窝在段小楼怀里一场戏就风骚入骨;再就是花满楼的老鸨子,菊仙决定为自己赎身,老鸨子一句“那窑姐儿永远都是窑姐儿”就给菊仙盖棺定论了……

但阁主其实要说的,并不是花满楼的妓女,而是还没成为程蝶衣的小豆子妈、妓女艳红,这个落魄窑姐儿应该是个“暗门子”,可没菊仙们那么风光,连私生的“男孩大了都留不住”,忍痛把小豆子卖给戏班子。当时还未出名的蒋雯丽在片中只有短短两场戏,却是一开场亮相的大戏眼——给小豆子断六指儿、在关师父面前又委屈又骚浪的求情,直接抢了各位主角不少的戏码。

另则花絮 蒋雯丽也是因本片与摄影师顾长卫相识而成为夫妻至今。

程蝶衣从张公公家出来捡了个孩子,后来长大变成祸害的小四儿,成年小四儿是雷汉演的,这个被时代迫害又迫害了身边人的小子也是备受唾弃。

嫌雷汉演的成年小四儿太娘?在崔健导演的电影《蓝色骨头》里,他可是一条硬汉,他演的是男主(尹昉)少年时代的青年爸爸(该角色由俩演员分饰青年和老年),被女主倪虹洁一枪打中命根子…

叁 | 少年裘马,才子佳人

除开片名之前亮相的老年霸王与虞姬,哥哥的程蝶衣与张丰毅的段小楼在 35 分钟时才正式亮相,前半小时是两拨小演员在撑场。这几个小孩都是陈凯歌跟父亲从戏曲学校特别选出来的科班出身的小演员,身段、唱腔、扮相都非常俊。

小豆子一出场,所有人都惊呼,这根本就是哥哥的婴幼版啊!这个有着倔强眼神的小男孩(很多人误以为是女孩)名叫马明威,随后演了一部《中国妈妈》就留学澳大利亚了,并未在演艺圈发展,这么好的演技实在可惜了……

童年小豆子费洋也是个小机伶鬼儿,不止猴儿戏有板有眼,即使画上猴脸儿也各种表情都是戏。出身京剧世家的费洋后来改名费振翔,在浙江卫视版《西游记》里演孙悟空,后来还在陈凯歌的《梅兰芳》中担任戏剧部分总导演。

少年小豆子尹治虽然没有童年小豆子好看,但扮起虞姬来,扮相实在动人,也跟哥哥版虞姬有一拼。他应该是几个小演员中发展得最好的一个,本来学老生的尹治扮起青衣来也是有板有眼。

尹治长大后演了不少角色,在四大名旦传记电视剧《荀慧生》演梅兰芳本尊,一了夙愿。后来在电影《梅兰芳》中分饰两角——一边演黎明的舞台替身,跟章子怡的孟小冬唱一出【游龙戏凤】;另一边还演了女扮男装刺杀孟小冬的异装癖刺客。

唯一长歪了的是少年小石头赵海龙,本来在《霸王别姬》里演小石头需要跟膀大腰圆的霸气男孩,他倒是合适。现如今他最知名的角色就是《甄嬛传》里,甄嬛碎玉轩的总管太监康禄海了。

肆 | 露个脸儿都是大明星

抓住几个只露个脸儿的大龙套,但你要知道,真是个儿顶个儿的大咖哟~阁主给你数数看!

为《霸王别姬》跑龙套、演了个红卫兵的吴大维当年可是港片力捧的红小生,只是后来到大陆发展主攻主持界了。徐枫担任制片的几部电影里,他就主演和参演了张艾嘉等导演的《黄色故事》,CP张曼玉;在许鞍华《今夜星光灿烂》CP林青霞;除了在《霸王别姬》跑了个龙套,又在陈凯歌的《风月》中 CP巩俐,全是大明星。

第二只小鲜肉是在花满楼逼菊仙跳楼的嫖客之一的黄磊,他还特意给自己加了几句台词,对着菊仙说“你前脚儿跳下去,我后脚儿就跳,给你当棺材板儿”,对着段小楼喊“别他妈找不痛快”,文艺小生也痞气了一把。之前他主演过陈凯歌的《边走边唱》,后来跑去探班,被导演抓住跑了个龙套。估计巩俐都忘了,身边这小龙套是黄磊这件事了吧?

还有天桥看热闹一闪而过的文兴宇老爷子。当时《霸王别姬》在北影厂拍外景,还是人艺话剧导演的文兴宇老爷子被抓去跑龙套,这一龇牙就把《我爱我家》傅明老人的特色露出来了。

这样算下来,《我爱我家》老中三位(英达、杨立新、文兴宇)与《编辑部的故事》两位(葛优、吕齐)都跟《霸王别姬》脱不了关系啰!

片中还有一个看起来比较奇怪的中景镜头——小豆子小石头在张公公府上有个姨太太的镜头。其实,这个女子正是徐枫的亲妹妹、《霸王别姬》的执行制片人徐杰(另一个执行制片人徐彬是她们的亲弟弟,姐弟三人都是汤臣的员工)。

徐杰可是香港电影 80 年代的玉女明星,主演过刘德华电影处女作《彩云曲》,跟“中环三太子”张国荣、陈百强、钟保罗(如今这三只高颜值三太子先后离世,此貌只应天上有)主演了青春片《失业生》,还在《今夜星光灿烂》尔冬升前度,当年徐杰的清纯美貌也令人心醉。后来跟姐姐徐枫加盟汤臣,潜心做幕后了。

伍 | 前缘后事

前尘往事成云烟,直到当爱已成往事……很多旧事真的不能重提,一提就伤透了心。因为这部《霸王别姬》而起,勾起四大主角好几起儿前世今生。

哥哥 × 巩俐 × 陈凯歌

《风月》VS 夭折的“徐陆传”

《霸王别姬》风光无限后,陈凯歌就开始筹备老上海题材的大制作《风月》,汤臣依然是出品方,徐枫还是制片人。男主依然延续哥哥的风情,女主从试机的王祖贤、到开机一个月就被弃用的王静莹,再到先进组最后没演成女主反倒嫁给导演的陈红,最终还是落到了巩俐身上,如此哥哥×巩俐×陈凯歌×徐枫的黄金组合再度成组,但无论是原著小说叶兆言,还是后来的编剧王安忆,本片都在创作上与陈凯歌之间出现了严重分歧,最终没能得到预期效果,令汤臣公司赔得很惨,徐枫也就此跟陈凯歌结束了近十年的亲密合作。

其实哥哥跟巩皇还有个约定,本计划在《风月》后拍摄一部关于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爱情电影,来一次更激烈的文艺人爱恋。但奈何两人都太红,项目一再搁浅最终夭折,成为巩皇今生最大遗憾…

还有徐克筹拍《青蛇》之初,拟请哥哥×巩皇×阿梅×梁家辉分饰许仙、白素贞、小青和法海,最终四人纷纷婉拒,几年后成了如今版本。如果当初哥哥与巩皇接拍,就再次成了“碧华梦中人”CP 了。

巩俐 × 张丰毅

《西楚霸王》VS《荆轲刺秦王》
李碧华梦中人:巩俐《秦俑》、张丰毅《诱僧》

演过《霸王别姬》,张丰毅跟巩皇再度携手走进古装史诗片《西楚霸王》,但这次张丰毅演的不是楚霸王项羽,而是死对头刘邦,而巩皇演刘邦妻子吕雉。本片也是各种换角大风波,原本拟定由张丰毅×巩皇出演霸王×虞姬、张曼玉演吕雉,但霸气的巩皇非演吕雉不可,最后 Maggie 纷纷启片而去,虞姬与霸王最终换上了关之琳×吕良伟

后来俩人又一块进入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张丰毅是荆轲、巩皇是赵姬。

至于“碧华梦中人”,巩皇早于《霸王别姬》就跟张艺谋双双主演了《古今大战秦俑情》,冬儿与不死秦俑蒙天放上演了一出三世三生的情缘。

而张丰毅在《霸王别姬》之后,又走进李碧华的《诱僧》,成为陈冲的红鄂公主与吴兴国的将军石彦生之间的绊脚石、反派 boss、大将军霍达。

葛优 × 巩俐

《活着》VS《代号美洲豹》

在《霸王别姬》中,巩皇跟葛优只有一场对手戏——菊仙替段小楼出面,给了袁四爷一个下马威,逼迫他救程蝶衣。这既视感总让阁主想到很多。

其实巩皇跟葛优早就在老谋子1989 年一部商业片《代号美洲豹》中就演过情侣了,但那会葛大爷是丧尽天良大灰狼,而巩皇是天真无邪小白兔;《霸王别姬》后,俩人有双双走出陈凯歌片场,走进老谋子《活着》片场,演一对余华笔下的患难夫妻。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回归制造业?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