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原本设计来戒烟的产品,正让更多中国年轻人染上烟瘾

图片:Sajjad Zabihi / CC0

丁香医生,有趣、有知识、有态度,新一代大众健康科普。

「吸烟有害健康」是全球的共识。

而一个原本设计来戒烟的「替代品」——电子烟,正通过「健康」、「炫酷」等概念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这显然不是最需要戒烟的群体。

这在美国已经得到了验证,达特茅斯学院根据调查后估算出:2015 年美国有 2070 名吸烟者在电子烟的帮助下戒烟,但同时 168000 名从未吸烟的青少年在首次尝试使用电子烟后开始吸烟。

2015 年,北京师范大学的团队对 2024 位 12 至 18 岁的青少年做过调查。结果显示:

90% 以上的青少年听说过电子烟,超过 1/4 的人曾使用过电子烟。

在 2019 年的现在,当电子烟成为新的创业风口,这个数字扩大了多少?会带来怎么的后果?

「电子烟」这个东西或许你见得并不多,但是在一些年轻人的圈子中,它已经流行开来了。很多电子烟的使用者,并不把自己当做「烟民」,而更喜欢被称为「玩家」。

在一些卖家和「玩家」的推广下,电子烟甚至和「街头」、「潮流」、「亚文化」、「蒸汽朋克」等标签联系在了一起。

作者朋友圈中的一个电子烟玩家

图片已获授权

在某视频网站上搜索「电子烟」,能找到很多让人「种草」的视频:

许多炫酷的吐烟圈视频,播放量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有弹幕中提到类似「看得我有点想学抽烟了」的说法

图片来源:该网站

很多人似乎感觉这种「吞云吐雾」的画面很炫酷:

要知道, 该视频网站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根据极光大数据 2017 年的研究报告,其中 24 岁以下的用户占超过 75%。

在某宝上,销量几万单的电子烟也很多,其中一款电子烟月销量高达 37390。

这只是其中一款电子烟的月销量

在中国香港地区,以及部分国家,电子烟早已在年轻人中流行:

香港政府发布的《主体性住户统计调查第 64 号报告书》中提到,8.7% 的中学生曾经吸过电子烟,即使 4 至 6 年级的小学生中,也有 1.4% 的人吸过。

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显示,2018 年美国中学生抽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 150 万,比起 2017 年增长了约 71%。

在美国的年轻人中,使用电子烟的比率已经远远高于传统烟

图片来源:美国疾控中心

CDC 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对此评价道:2017 至 2018 年,使用电子烟的年轻人急剧增长,这可能抹杀了对青少年的控烟成果。

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根据《中国烟草学报》2017 年的一篇文章:

英国、美国、法国、新西兰、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在内的 29 个国家,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巴西、阿根廷、新加坡、哥伦比亚、墨西哥等 28 个国家和地区,禁止销售所有类型电子烟。

为什么要禁止?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的通告中提到:大部分电子烟的核心消费成分是经提纯的烟碱即尼古丁。

而尼古丁正是传统香中的成瘾物质。

并且青少年可能会通过电子烟,进一步吸食传统香烟。

国内调查也发现:一些未吸过烟的成人吸食电子烟之后,会进而去吸传统香烟。

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
电子烟对儿童、青少年的风险

图片来源:美国疾控中心官网截图

除了上瘾,电子烟对于青少年还有更多潜在风险:

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电子烟对儿童、青少年、年轻人的危害」,其中提到大脑要到 25 岁才发育成熟,而尼古丁会对这一过程有损伤;电子烟中的香料和吐出的烟雾中会有别的有害物质。

而国内也有过电子烟使用过程中爆炸致伤的报导。

另外,电子烟也有「二手烟」问题。

电子烟的气雾可能含有尼古丁、金属颗粒、硅酸盐颗粒以及其它物质,它们同样会危害周围人的健康。

美国 FDA 的一项分析显示,在电子烟的不良事件报告中,有 1/4 与二手暴露有关,如:刺激呼吸道、刺激眼部、咽喉痛、头痛、恶心头晕、儿童呼吸困难等。

当国外纷纷开始对电子烟进行监管时,在中国,电子烟这个新兴产物,还处于一个粗犷发展、缺乏监管的环境中。

巨大的、空白的市场,让国内的创业者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里:

2019 年初,一著名的互联网公司的发布会上,隆重地介绍了一款「健康电子烟」。

多个知名新媒体公司的创始人,也纷纷下场创立了电子烟品牌。

光是 2018 年到现在的短短一年中,已经有十多家电子烟公司成立。

在某宝,售卖电子烟的店家高达 71671 家。

电子烟产业在国内的快速发展,也让相应的监管没能及时跟上。

在美国及亚洲多个国家,电子烟是被列作「烟草制品」;在欧洲、日本、中国台湾等地,则是把电子烟当做「医药产品」来管理。

而在国内,目前并没有明确电子烟的属性。

国内的电子烟公司大多以科技公司为主,他们的经营范围主要是「电子产品」,准入门槛是比「烟草制品」、「医药产品」要低的。

其实 2018 年的时候,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烟草专卖局曾出台了一个通告,其中提到了国内还没有颁布电子烟的行业标准,并且明确了:

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通告的执行情况怎么样呢?我们找到了一些售卖电子烟的网上店铺,试着咨询了一下。

当透露自己是未成年人时,客服的确告诉我们:未成年不能吸电子烟。

但是,当我们刚以「未成年人」身份咨询完,还是下单了之后,店家没有任何后续反馈,直接就发货了。

在整个下单过程中,完全没有需要验证年龄的步骤。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传统香烟,是无法通过互联网购买的。

在美国,2015 年成立的电子烟品牌 Juul 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估值已达到 380 亿美元。但同时,它也被认为是让电子烟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的推手。

Juul 在创业早期的宣传策略都是面向年轻人的,努力将自己塑造成一种「潮品」。

图片来源:Juul

国内的创业者很明白电子烟是一个钢索上的风口,不敢公开向年轻人推广电子烟。

但是在线下,许多的电子烟体验店的实体店中:充满朋克风的店铺装修、打扮潮流的店员吐着烟圈、或许还播放着电子音乐。

总是能够吸引来很多年轻客户。

某网站

对一家电子烟店的报导

Juul 早期打开年轻人市场的另一个策略就是推出了大量的「果味」电子烟,这些香甜的味道比起传统香烟的「难闻」,让原本不吸烟的人更容易开始尝试。

而国内的电子烟也在沿用相似的路线:芒果、薄荷、热带水果再到柠檬茶、绿豆冰棒等烟弹,都是一些更年轻化的味道。

一位投资者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也验证了这点:

有点道德风险,现在大部分是年轻人吸电子烟,而不是老烟民的转化。

当然,对于更多的吸烟者,关心的或许还是电子烟是否真的能够帮助戒烟、是否更健康的问题。

➊ 能否帮助戒烟?

「戒烟」一直是电子烟宣传时的主要卖点。的确有不少研究发现电子烟可能是有助于帮助戒烟,其中一个还发在影响力较高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而很多商家援引的是英国卫生部曾经公布过的一份声明:

图片来源:某互联网公司发布会

但对此,顶级学术期刊《柳叶刀》早对这份声明早已发出过反对意见:

这个研究的证据不够充足,并且对研究者的专业性和利益相关性发出质疑。

《柳叶刀》杂志对英国卫生部的质疑

目前电子烟能帮助戒烟的证据很有限。因为研究数量及研究样本量都很少,而且电子烟问世不过区区数年,对于更长远的效果还有待考究。

对于戒烟的效果,在学界仍是有争议的。

➋ 是不是危害更小?

对比传统香烟,电子烟的确少了部分有害物质,如焦油等。但电子烟中也有健康隐患:可吸入肺部的超细颗粒、与肺病相关的双乙酰、重金属等......

图片来源:美国疾控中心

并且由于缺乏行业标准,这些有害物的多少得不到保证。

而不同的电子烟的成分可能会有很大不同,比方说,有一些调味用的香精可以用于食用,但是吸入则会对肺部有害。

美国疾控中心罗列的电子烟危害
截图仅为其中一部分危害

图片来源:美国疾控中心

因为缺少长期的研究,很难直接说电子烟是更健康的选择。

电子烟是不是真的能戒烟,是不是真的危害更小,仍有待科学界的研究。

但在全球范围内毫无疑问的共识是:

避免青少年开始吸电子烟。

电子烟不是无害的。

回到国内看看,电子烟产品的宣传却越来越魔幻了,甚至还自称能够「清肺」、「排毒」:

但最可怕的宣传不是来自商家,而是来自身边:

  • 关注、喜欢的博主为电子烟站台背书;
  • 校园里面的风云人物拿着电子烟团云吐雾、谈笑风生;
  • 同事或朋友告诉我们:「这个没什么危害」;
  • ......

别说青少年,即使是很多成年人也都会觉得「没啥危害」。

大概 70 年前,烟草公司曾宣称吸烟是健康的,甚至可以用来治病;而许多明星也曾经为它做过代言。

这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烟草的流行。

现在,「电子烟」正通过相似的标签和路径,渗透进我们生活。

烟草让全世界付出了惨痛的健康代价,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全球有 11 亿吸烟者,每年有 700 多万人因它失去生命。

曾经,我们没能阻止烟草的流行。

现在,我们或许能避免电子烟成为时尚。

本文经由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李文丰 医生、神经科学硕士 执业医师 庄时利和 审核

参考文献:
[1]Wang, X., Zhang, X., Xu, X., & Gao, Y. (2018). Electronic cigarette use and smoking cessation behavior among adolescents in China. Addictive Behaviors, 82, 129-134. doi: 10.1016/j.addbeh.2018.02.029
[2] 极光大数据:2017 年哔哩哔哩研究报告. (2019). Retrieved from zhuanlan.zhihu.com/p/30
[3]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统计处. 主体性住户统计调查第 64 号报告书.
[4]Youth and Tobacco Use. (2019). Retrieved from cdc.gov/tobacco/data_st
[5] 丁冬. (2017). 国外电子烟管制概况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中国烟草学报, 23(4), 128-134.
[6]Borrelli, B., & O’Connor, G. (2019). E-Cigarettes to Assist with Smoking Cessatio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0(7), 678-679. doi: 10.1056/nejme1816406
[7]Durmowicz E L , Rudy S F , Chen I L . Electronic cigarettes: analysis of FDA adverse experience reports in non-users.[J]. Tobacco Control, 2016, 25(2):242.
[8]Hartmann-Boyce J, Begh R, Aveyard P. Electronic cigarettes for smoking cessation. BMJ 2018; 360:j5543
[9]Polosa, R. (2015). E-cigarettes: Public Health England's evidence based confusion?. The Lancet, 386(10000), 1237-1238.
[10]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E-cigarette use among youth and young adults: a report of the Surgeon General. Atlanta, GA: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2016.
[11]Goniewicz ML, Gupta R, Lee YH, et al. Nicotine levels in electronic cigarette refill solution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products from the U.S., Korea, and Poland. Int J Drug Policy. 2015;26:583–588.
[12] 电子烟:风口与原罪. (2019). Retrieved from mp.weixin.qq.com/s/Qwlm
[13]Soneji, S., Sung, H., Primack, B., Pierce, J. and Sargent, J. (2018). Quantifying population-level health benefits and harms of e-cigarette use in the United States. PLOS ONE, 13(3), p.e0193328.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美联储再次宣布降息 25 个基点,会产生哪些影响?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