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为什么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独处?

图片:harutmovsisyan / CC0

Owl of Minerva,vx: wenmiau

需要明白,我们现今生活语境中所谓的“独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独处。如果把人置于一个完全孤立的环境,比如一个空白的房间,并拿走所有的随身物品,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惩罚。实际上,即便只在这种环境待 6 - 15 分钟,大部分人(约 70%的男性和 25%的女性)宁愿这个房间内有一台设备可以电击自己[1].

而且,我们的“独处”也并不等于“孤独”,也就是说并不等价于“社交隔离“[2]. 我们在独处的时间仍然有大量的类社交联系(伪社交联系)[3, 4],无论是读书、网络迷失——与作者的单向思想交流,还是刷社交软件 APP——偏单向社交联系。这样的独处型社交活动仍然能满足我们对社交联系的精神需求(本质上是生理需求)[5]. 社交的对象体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去实体化——甚至不需要是一个真实的人,比如角色扮演类游戏、二次元等。“独处”的概念因为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不过我们的脑子并不会把真实社交联系和伪社交联系加以区分[6]——这两种社交能产生一样的神经反应。“云社交”因此能到来的如此自然、没有得到任何抵触。

在真实社交联系中,社交信息发出方需要得到接收方的积极反馈才能继续这样的联系,而积极的反馈需要情绪性的反应(激情、同情等),不然就会显得虚伪,这同样会对社交联系产生负面效果[7]. 所以真实社交对参与者来说不是免费的,而是需要精神投入的,并且是高成本的。在一个高情绪需求环境,参与者会很容易的感到疲劳,从而变得麻木。比如护理行业从业者需要频繁的面对同情心疲劳(Compassion fatigue )问题[8]. 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一方如果情绪需求过多、过于强烈,会导致另一方的情绪疲劳,从而导致双方关系的破裂[9]. 同样的道理,加班过多的人群,除了面对身体的疲劳,还也要面对情绪的疲劳[10]. 这导致 TA 们难以在工作和生活中给出足够强度或者合适的情绪性反应。

而伪社交联系,则几乎可以完全避免对社交反馈的需求——你阅读的作者会不紧不慢的讲 TA 的故事而不在乎你的处境和感受;你关注的主播会无条件的爱你,所需要的仅仅是你偶尔刷一点礼物或者贡献几条弹幕。而作为参与者,你在这样的社交联系中得到了与真实社交一样的效果——一样的满足了你的社交情绪需求。在这点上来看,伪社交联系可以说是对真实社交的“蒸馏”版了——一个低成本、高效费比的版本,一个云端共享异地热备版本。

所以,当一个社会里工作时间越长,生活的压力越大,人们就越需要这种低成本高鲁棒性的社交。因此,这种独处型社交的流行化,代表的是我们社会对个人生存资源的压迫激烈化。在过去,一家人里面一个成员工作,就足够养活一大家子人,而如今,生产力大大发展,一个成员工作对大部分家庭来说会使 TA 们的生活陷入困境。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悖论, 稍微深究就会发现其后隐藏的生产分配制度的变化。不是我们病了,是我们的社会组织方式病了。


[1] Wilson, T. D., Reinhard, D. A., Westgate, E. C., Gilbert, D. T., Ellerbeck, N., Hahn, C., ... & Shaked, A. (2014). Just think: The challenges of the disengaged mind.Science,345(6192), 75-77.

[2] Weiss, R. S. (1973). Loneliness: The experience of emotional and social isolation.

[3] Beniger, J. R. (1987). Personalization of mass media and the growth of pseudo-community.Communication research,14 (3), 352-371.

[4] Shin, D. H. (2016). Do users experience real sociability through social TV? Analyzing parasocial behavior in relation to social TV.Journal of 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Media,60(1), 140-159.

[5] Porges, S. W. (2003). Social engagement and attachment: a phylogenetic perspective.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1008(1), 31-47.

[6] Vrtička, P., Andersson, F., Grandjean, D., Sander, D., & Vuilleumier, P. (2008). Individual attachment style modulates human amygdala and striatum activation during social appraisal.PLoS One,3(8), e2868.

[7] Chen, P. H. A., Whalen, P. J., Freeman, J. B., Taylor, J. M., & Heatherton, T. F. (2015). Brain reward activity to masked in-group smiling faces predicts friendship development.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6(4), 415-421.

[8] Figley, C. R. (1995). Compassion fatigue: Toward a new understanding of the costs of caring.

[9] Negash, S., & Sahin, S. (2011). Compassion fatigue in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Implications for therapists and clients.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37(1), 1-13.

[10] Rose, D., Horne, S., Rose, J. L., & Hastings, R. P. (2004). Negative emotional reactions to challenging behaviour and staff burnout: Two replication studies.Journal of Applied Research in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17(3), 219-223.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班主任组织小学生一起登顶珠峰,应该给孩子报名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