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读研时的「打杂」,是必要的锻炼还是无意义地浪费时间?

图片:Pexels / CC0

陈思言,科研人员/机械工程师/文史与艺术爱好者

首先,“打杂”实际上是一个相对于理想科研工作预期的伪概念。在真实的科研工作里,科研工作不仅包括做实验、筛数据、写论文这些传统项目,还要包括与行政人员日常撕逼、和供应商讨价还价、四面八方找项目投本子、填不完的表格与开不完的会议、迎来送往端茶送水、抓住一切 social 的机会跪舔大佬等一系列操作。所以,搞出成果不是目的,让课题组运行下去才是第一要务。从这个角度出发,传统意义上那些“非打杂”的工作只是维持课题组运作的手段之一,只要有利于课题组运行和研发力量集中的,哪怕是处理负责技术主攻任务的研究员的个人事务,都算是正事,无所谓打杂。因为,科研工作的唯一目的就是:让科研人员有事可做有饭可吃。这一点在你从学生变成青椒的时候会深有体会。但是,找学生处理私事是有限度的,其界限在于“在尊重学生个人意愿的前提下为课题组谋求共同利益”,即本质上是“双赢”的情况,比如帮导师去取个课题资料或者帮加班的师兄接个孩子什么的。己所不欲,千万勿施于人。至于什么“让学生在午饭时间放下饭盒给自己的女朋友送辣翅”或者“让学生公开叫自己爸爸”的王八蛋行为可以休矣。遗憾的是,目前,这种问题的监管更多的还只能靠导师的自觉。

其次,科研是一个以课题组为单位的工作,不是以个人为单位的工作。即使这个方向只有你一个人,发表论文的时候需要导师背书站台总是免不了的。这就决定了课题组的运作必须以水平不一的研究员彼此协作的方式开展。所以,原则上,课题组负责人会倾向于把每个成员都安排到其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上去。这就导致某些工作一直都会落在特定的人身上,比如研一的负责报账、博一的负责指导新人、博二博三专攻论文等等。如果你一直“打杂”,很有可能是因为:你在研究主任眼里干不了别的。这对于很多学生而言是个特别难以接受的残酷事实。(当然,你的导师也可能向你解释说:“我尤其信任你”,至于该相信哪个了就看你的情商水平了。)

最后,现在科研圈的现状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对于相对较小的课题组,“打杂”所占的时间比例过大(活就那么多,人手多每个人就少干点)会产生马太效应,导致大课题组赢者通吃,甚至垄断某一子方向全部话语权的情况。这意味着,充足的资金可以让大组雇佣专职人员(比如行政助理)来处理研发以外的所有事务,使尽可能多的课题组成员把精力集中到研究上;同时,更加充沛的人力保证课题组可以在多个潜在方向开展研究,避免把鸡蛋放在一个筐里,大大的提高了课题组成员的生存率。这无疑会挤压小课题组的生存空间,逼他们在自生自灭和抱大腿之间选择其一:人力的相对匮乏导致小课题组往往只能在选定方向上采取“导师攻坚,学生辅助”的高风险运行模式,这不仅会把非研发事务的压力全部转嫁到学生身上,挤占其有限的学习时间;还会使学生因缺乏独立方向的科研探索经历而出现素质短板,更有可能使学生因仅能被动的反馈导师的指挥与导师产生不必要的矛盾,增加课题组内部运行的成本。如此的此消彼长,必然会导致矛盾的激化与发展的不平衡,产生“大导压小导,小导压学生”的压力转嫁与恶性循环。

所以,打杂问题看似简单的师生矛盾,实际上是体系结构失衡和宣传偏差共同产生的恶果

那么站在学生的角度,“打杂”有没有必要呢?

以我个人的经历,我觉得,有必要。1、打杂有助于打破学生对科研不切实际的幻想,认识到科研人员也是要吃饭的、科研工作本身也是个一地鸡毛的行当,想挖萝卜就难免要踩一脚烂泥,让那些一心要成为大科学家或者道德楷模的小朋友清醒清醒。2、打杂有助于学生了解课题组运行的内在逻辑与业内的各种潜规则,为未来的职业科研生涯打个前站:搞清楚如果以后自己开门立户,有没有能力把这一团乱麻捋顺。如果不能,毕业之后赶快另寻出路。3、打杂有助于培养学生和人打交道的能力与团队合作精神,有助于使学生认清自己处于业内食物链最底层的事实,并在和各种“不能讲理”的人与事打交道的过程中及时摆正心态,认识到科研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想当爷爷必须从孙子做起的行业铁律,早日去除“主角心态”,尽快投入科研生涯的打怪升级中去。

但是,做为老师,我也深知:学生辛苦读一次研究生,不是为了和你学“打杂”的;如果必须找学生“打杂”,无论何种事务,都应该保证学生的正常学习与生活,并按照契约精神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

(比如,我读书时所在的课题组规定:负责财务与行政的同学每月增加 300 元补贴,负责人每 2 个月轮换一次;遇到临时事务由学生代办时,课题组会报销往返交通费并发放当日餐补)

其实,只要公平公正处理,大部分研究生是不反感暂时性的从事“打杂”这种使团队“共赢”的公务的。真正让学生反感的,是被导师或上级当作免费劳力,有恃无恐的反复侵害自己的正当权益!

总之,希望我以后可以成为一个有能力的导师,给学生创造一个尽可能好的科研环境,让他们能够更多的专注于科学研究的工作,并在和我共事的几年里都能有所收获。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回归制造业?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