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图片:《月光男孩》

【师生谈话录】遇见消极内向的学生

青葭,微信公众号:吹上来的小动物。

“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上一次月考,我把包括你在内的几个同学找出来,和你们谈默写得分太低的问题。那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可能你自己并没有发现。因为你正在看着远处的楼房发呆。我当时觉得,你和其他同学很不一样。其他同学不管成绩好坏,性格如何,总是能让人感觉到他们是有生机的。但是你不一样,你让人感觉像是用厚厚的城墙把自己围起来了,远离尘世一样。”

说完这番话,我看着眼前这个学生,他表情很平静,耷拉着眼皮,指节不停地扣打着我的办公桌,发出清脆响声。

我说:“可不可以不要敲了。”

他收回了手,然后向后靠坐在椅子里。依然耷拉着眼皮。

 

十分钟以前,我让科代表把他叫到这个办公室来。我问他:“你知不知道我 为什么叫你进来。”

他说:“知道,我没交作业是因为本子没带。”

我说:“你明明交作业了啊,这不在这儿吗?只不过你交的是语文书,因为你把今天的笔记写在语文课本上了。”

我每周都会给学生放一些纪录片,要求学生边看要边做笔记。下课就收。目的是让学生把这种观看当作学习而非娱乐。

这个同学完全忘记了今天也有作业并且他自己已经交上来了。他以为我要跟他说的是前几天的事情。

他仿佛活在梦中。

 

他不说话。

我又问他:“你有什么目标吗?”

他说:“没有。”

我说:“那你有没有想过,读高中是为了什么?”

他说:“考个一本。”

我说:“为什么考一本?”

他说:“嗯,因为一本是好学校,可以找到好工作,好生活……”

他的语速很慢,声音很低,我很费劲才听清楚他说什么。而且要极有耐心,否则很可能根本等不到他开口。

他一点都不紧张,甚至非常放松,放松到有点儿……完全无所谓。

就是那种“无非就是来挨骂,赶紧骂完我赶紧走”的态度。

 

我问他:“如果三年后,你考了个理想的分数,可以报一本类的大学。然后你知道该报哪一所吗?一本的大学成百上千,你怎么选?如果你确定了大学,你知道该报什么专业吗?你不知道。那么你也许会想,我就报个热门专业吧。可是热门专业不一定永远热门。比如说十多年前生物就很热门,可现在……”

说到这里,旁边的生物老师幽幽地把目光投来。

我赶紧说:“哎呀不好意思。”

生物老师说:“没关系,你说的是事实。”

然后我就特没心没肺地继续说:“那时候人们都说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世纪。若不是尖子生根本读不了生物。可是转眼间,我们的时代却变成了计算机的时代。生物专业的人并不是说就完全找不到工作,可他们找的绝对不是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个工作。所谓的热门专业,又有用吗?”

可能说的是学生感兴趣的东西,所以他略微有点动容。但还是没说话。

 

于是我看着他,对他说:“我叫你来,并不是因为你昨天作业没交或者今天的笔记做得不好,至少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如果我只想让你把作业做好,我就叫你进来,训斥你一通,然后要求你写个保证或者检查。从此以后专门盯你一段时间。你呢,可以从进来到出去完全一言不发,只听话把检查一写,回去以后认真敷衍我一段时间,这事儿也就过了。大家面子上都好看。你说,这种场景是不是很常见,依照你的性格也完全有可能?”

他点了点头,嘴角扯了扯,算是有了点表情。

我说:“那天我和一群学生谈默写问题的时候,我注意到你一直在发呆。后来我也关注了你一段时间。我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如果我的孩子到了你这个年龄,像你这样整天仿佛在梦游,完全无喜无悲,不是像其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样有喜有悲有怨有怒,就像一口古井。我一定会觉得很难过。我希望我的孩子也可以去操场上奔跑,甚至去和人争吵打架,因为玩手机被老师抓住然后在背后愤愤不平。我希望他活得像一个十多岁的少年。”

这番话可能打动了他。他不再靠坐椅背,而是直起腰来,双手做了一个揉脸的动作。还是慢慢的,仿佛犯困了似的。再放下来的时候,他的眼睛红了。

后来的谈话中,我再次表达这种意思,他又是这个动作。眼睛红红的,泪光盈盈。

 

然后他的表情就略微丰富一些了。话也多了起来。当然,是和前面的他对比。应该说,他总体上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我问他:“你的成绩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降的?”

他说:“想玩的时候。”

很含糊,其实我想知道是高一上学期还是下学期。

想了想,我又问:“你平时都玩什么?打游戏吗?我平时就喜欢打游戏。”

他微微地笑了,说:“没有,我看小说。”

这几句话很含糊,又是非常用力才听到的。

我问:“什么小说?”

他不说。

我说:“网络小说吧?”

他点点头。

我说:“玄幻?修真?穿越?”

他说:“玄幻。”

我说:“你能说几本喜欢的小说吗?”

他又不说。

我说:“我也看了很多网络小说,你说吧,不用担心我没听过。你就说你认为我理论上应该知道的那些作品。”

过了好一会儿,他说:“《斗破苍穹》《武动乾坤》。”

我说:“啊,这些我都知道。咦,那个《武动乾坤》好像拍过电视剧吧。”

他说:“嗯,湖南卫视放的。”

我们总算打开了话题。

 

然后我问他:“我问你几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如果你不愿意回答,就不回答。你和你家长关系怎么样?”

他说:“我妈妈之前一直在外面打工,我读高中以后她回来了,每天早出晚归,我下晚自习之后能碰面。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各自休息。”

他的原话有非常精准的对母亲几点钟上班下班的描述,和他回家后和家长的交流情况。很详细,然而也没几句话。我记不住了,所以写得很简略。

然后他又说:“我爸爸,在安装网线,每天到处跑。我们一家人平时……其实没怎么沟通。”

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当我问他和父母相处如何的时候,他下意识先介绍的母亲,然后才是父亲。

 

我说:“你身边有人对你成绩下降的事情说过什么吗?”

他说:“我爸爸说过。”

我说:“你爸爸知道你看小说吗?”

他说:“不知道。”

除了他爸爸之外,再没有任何人对他成绩下降说过什么,包括他的老师们。

不知道是因为他没有存在感,还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不太好沟通。

 

我说:“其实今天晚上这一番谈话,并不能帮助改变什么。但是我们有了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同时也给了你一个审视自己的契机。你的学习习惯不好,可以慢慢来。等到哪一天你想通了,自然会好起来的。”

我说这话,其实有结束的意思,毕竟当时已经过了大半节课了,我还把他留在办公室。

但是他并没起身,沉默了一会儿,主动找话题说:“其实我就是懒。”

我说:“懒很正常,是人都懒。我也懒。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作为老师,和你聊天的时候我也在自我检讨,我没有让你感觉到学习的乐趣,没有帮你找到学习的目标,这也是我的不足。”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就是又想学,又不想学。”

再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我可以不看小说的,也没什么意思。但是不看又不知道做什么。”

反正就是不起身离开。

 

我说:“其实你应该做的事情有很多,只不过你现在很茫然,你没有发自内心地意识到这些东西有多重要。你只是道理上听别人说得多了。人绝对不可能明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却不去做。你不去做,就是潜意识里还没有面对这件事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有这个阶段,不愿意去做正确的事情。你这种状态是完全正常的。只不过刚好和高中阶段碰上了而已。我以前的学生也有这样的,只不过他们很多都是初中阶段这样,到了高中就好了。”

他沉默。

我说:“如果你确实现阶段不愿意学习,那么你就做好心理准备,最后高考的结果可能会很不理想。只要你觉得这个结果是值得的,那就可以。如果你觉得不值得,那就在心里给自己一个期限,比如说进入高三之前一定想办法调整好。如果你还没想通到底值不值得,那么你至少做到每天把作业保证质量地完成,剩下的时间稍微放松一点,可不可以?”

他没有回答,看神情有点犹豫,估摸着是不肯放弃高考。

我心里有数了。对他说:“那好,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你以后有什么疑问随时来找我,好吗?”

他听见前半句没什么反应,听见可以随时来找我,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总结:这是一个特别闷、特别不愿意和老师交流的学生。和他交流的过程一定不能着急。要耐心寻找可以打动他的点,不要急着教训他,要去了解他。从后面了解的情况来看,他没什么朋友,和父母交流也少,看电子书其实是一种沉溺。

事实上,绝大多数沉迷于游戏、阅读等等爱好,以至于荒废现实的人,多半内心都是比较孤独的。

要慢慢等待,花总会开的。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你能玩懂游戏,但能听懂游戏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