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感恩,但爱不起来

图片:Clem Onojeghuo / CC0

匿名用户

很多人匿名说出在父母严格管制下,内心深处的痛苦压抑,乃至曾爆发出的极端想法,我几乎都点赞了。我也是 top2 本科毕业的“别人家的孩子”,父母并不极端,在别人看来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可我依然感到无比的压抑,直到现在仍是如此。

记得高中的时候,某一次期中考试不太理想,正好赶上爸爸来看我,他问我考试排第几,我说全校第八,他问班里面呢,我说第二。他什么也没说,若有若无的叹口气,掉头就走了。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比如我高考成绩比平时低很多,等待录取的过程很痛苦,父母没有安慰我,偶尔还会埋怨我考砸了。在别人面前,还总是把“我们还是班里第一,XX 镇第一“挂在嘴边,我听了更加难过和无助。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对父亲极为厌烦,因为我认识到,他爱的并不是我,他爱的是一个“优秀的孩子”,我最大的作用就是成为他显摆的工具

如今,我已工作多年,回到家里,他基本上只过问我升职加薪的事,而从未关注过我是否开心。可我真的不开心,抑郁了将近 20 年,他们怎么可能感受不到我的不快乐呢。他们知道,可他们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取得了什么成就。我工作后就给家里买了电脑、智能手机,可是直到现在,qq 视频发过去,他们都不会点绿色按钮来接通。这个电脑水平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回家之后,爸爸问“你们单位某某某,和你年龄一样,已经什么什么级了,你啥时候提职啊”,我都傻眼了。原来他竟然能找到我们单位的网页,翻了个底朝天,几乎每天都看。我更加逃避,乃至不敢回老家,甚至不愿意给父母打电话。别人可能觉得我不孝顺,可我真的无法面对那盼子成龙的眼神。我也算衣食无忧,和老婆加起来甚至可以说年入百万,并不缺钱,可是一年下来几乎很少笑,甚至越来越不愿意与人交流,深度抑郁,升职加薪对我而言真的不重要,我只是想活得像个正常人。这些话是没办法与父母说的,说了只会让他们觉得我矫情,不懂事。可我又深刻的知道,我只有买大房子,快速升职位,才会让他们开心。可能在外人看来,这是爱,可我并不觉得。爱一个人,你会更关注 TA 的感受,而不是成就。只有你不爱一个人,你才会用成就去评价 TA。

在亲戚同事的眼中,我父亲可以说是最老实靠谱的人,能吃苦肯干活,不舍得花钱都留给子女。这些都是对的,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父母为了供我读书也可以说耗尽了心力。我愿意回报他们,尽我所能的买他们需要的东西,但似乎这就是我能做的全部了。很少和他们相聚,甚至很少打电话回家,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

感恩,但爱不起来,这种感受本身就很折磨人。从小就不善于面对情感问题,可似乎他们又总是添乱的。记得大学的时候,写信回家,被埋怨字体难看,有勾画的痕迹,他们拿给别人看的时候感觉很丢人。我无法和他们表达我的感受,那是我的家信,是和他们的分享,可他们更在乎的是,远方那个顶级学府读书的孩子,来信是否整洁,是否会影响和别人显摆时的快感。也许正是这些事,让我更加畏惧,畏惧失败,畏惧与人打交道,乃至丧失爱人与被爱的能力。并不是埋怨他们什么,可要说我的抑郁与 他们 一直以来的教育没有关系,似乎也并不通。

人近中年,慢慢对别人多了一些体谅,也逐渐明白,父母那一代人,是缺爱的一代,他们不懂得如何去爱孩子。他们并不快乐的人生,以及一辈子贫困的经历,让他们永远丧失了某些观察世界的角度。我会努力的去爱他们,带他们感受从未感受的世界,也希望他们将来有一天,能够开始关注儿子的不快乐。

加油!每一个内心压抑的人,努力去面对自己,面对人生,面对世界。也希望这个世界更加宽容一点,没有人是天生的魔鬼。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人为什么要睡觉,做梦代表睡得好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