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还是烂尾了

图片:《权力的游戏 第八季》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还是烂尾了,主要原因可能是什么?

唐酉芃,牛津政经哲,青城隐居/湘西扶贫/祁连牧马,帆船横渡大西洋

长文。作为在牛津学政治+哲学专业的水货(强行凸人设增加文章可信度......),从整个剧本分线和收线的叙事架构,系统分析一下。

为了帮助理解,中间有参照水浒传和金庸先生。


本文结构概览:


A.首先从宏观角度,拆解分析《权力的游戏》全剧八季的三条主线;

B.然后解释为什么本剧后半段把各条线收拢是一件困难的挑战;

C.再举具体几个的剧情例子,从微观证明,缺少了原著的加持,面对这项困难的挑战,两位编剧首先能力不够,其次还不走心;

最后得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剧本一塌,再好的特效和场景也救不了烂尾的命运了。


A.主线拆解


不论原著还是剧集,主线都分这三大条——

(一).

西边的维斯特洛大陆,长城以南,七国中的政治权力和军事斗争。

(二).

长城和长城以北,以守夜人军团为代表的,人类和夜王(生者与死者)的斗争。

(三).

狭海对岸的另一块大陆,厄斯索斯,以龙妈的视角,讲她在那块大陆的成长和发家史。


除了第(三)条龙妈线相对独立,视角也相对集中,其它两条主线又可以细分出更具体的支线来,而这些支线彼此也穿插缠绕。


第(一)条主线,七国内部斗争线

初期以奈德.史塔克为家主核心的视角展开。跟着他和他的家人,画卷逐渐从北边的临冬城,展开到南边的君临城。

奈德死后,视角主要分成两个集团,北境集团君临集团


北境集团又分出2条支线,临冬城的布兰线,和出征在外的凯特琳/罗柏线。


君临集团更杂。

宫廷内部视角,早期通过奈德、二丫、珊莎来观察。

奈德死后,君临宫廷线是珊莎和提利昂的视角;同时二丫逃亡,开启闯荡江湖路线。

中后期提利昂弑父之后,从君临宫廷线转到龙妈线,而珊莎和小指头进入谷地与拉姆西小剥皮支线,于是宫廷线主要就剩下瑟曦挑起来。

中期宫廷线主要围绕小玫瑰和大麻雀事件,后期逐渐弱化,只剩下瑟曦和詹姆调调情,和科本学士开发一点黑科技,站在窗台前每天喝点红酒。

其它支线还有詹姆线,初期作为囚犯,中期回归君临。

洋葱骑士的史坦尼斯支线,以及由此带出来的红袍女和光之神。

席恩和他姐姐的铁群岛支线。

原著中被删除的多恩线。


第(二)条主线,人类vs夜王。

又分两条,一条是布兰的三眼乌鸦线,一条是雪诺的守夜人线。

布兰线前期在临冬城阶段和主线(一)有交叉;

雪诺线中后期复活后和主线(一)有交叉。


第(三)条主线,龙妈的发家史。

初期龙妈视角,中后期提利昂和瓦里斯从主线(一)跳到主线(三),从君临加入龙妈线。


可以看到,中前期的各条线虽然互相交错影响,但依然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基本上每条线都围绕一到两个主角的视角,各自展开。


而每个主角身边,又各自会有特点鲜明的绿叶角色陪衬:

比如雪诺线的山姆、守夜军团众人、耶哥蕊特、塞外之王曼斯、野人托蒙德;

布兰线的阿多、鲁温学士、女野人欧莎、护驾两兄妹;

龙妈线的部落首领马王、大熊莫蒙特、女翻译、灰虫子;

二丫线的猎狗、小铁匠根特、无面人贾坤;

宫廷/瑟曦线的老泰温.兰尼斯特、小玫瑰、老玫瑰、魔山、大麻雀;

三傻线的的千古一帝乔弗里、小指头。

提利昂线的嫖尽天下波隆、金枪不倒波德克、优秀党员瓦里斯。


这些绿叶基本上固定在某条主线,围绕某个主角发生故事。



所以中前期基本上是各条线互有交错但是独立成篇,各种开枝散叶,没有太多剧情冲突。镜头不断切换,每条主线给几分钟时间,一个主角带几个配角,轮流叙述。

于是每条线独立发展,慢慢养肥。


B.这样一个多线程的宏大叙事结构下,收线是一件困难的挑战


一旦到了后期,不同主线的剧情需要揉在一起,就要求编剧/作者拥有极大的驾驭能力。挖坑容易填坑难。


1)首先是故事剧情本身

中前期各个角色独立线程的时候,编剧和作者有极大的自由度,可以相对自由地引入新地图、新角色、新事件,去推动剧情发展,而不会有太多的桎梏。

比如二丫的江湖冒险线,从维斯特洛大陆到布拉佛斯,基本上没有太干涉其他线程的进度,可以自由地发展;

比如雪诺的长城守夜人线,从黑城堡,到远征塞外遭遇野人,到守卫长城,到被谋杀,也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和自由度。其他主角们在君临、在临冬城、在海峡对面的厄索斯大陆发生的一切,对他本人的剧情发展基本没有太大牵涉;

比如布兰的三眼乌鸦线,逃出临冬城去塞外之后,也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冒险故事;

龙妈中前期创业就更不用说了,从地理到剧情,几乎完全独立的一条线,甚至可以单独提出来做一个故事一本小说。


但后期一旦汇总收线,每条线的情节就需要有更多的考量和妥协。

前期埋下的各种伏笔,各个主要角色间铺垫出的种种恩怨情仇,都需要产生交汇和冲突,并且需要合理的解释。

这就对编剧的剧情驾驭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而剧情也直接影响着各个主角的形象发展,也即人设。

中前期各条线单独发展的时候,不容易出现bug,各个主角都是各条线的视角中心,故事相对独立,周围还有一圈绿叶衬托。

然而一旦把线头会合起来,之前埋下的伏笔就都必须要严丝合缝地接上榫头。每个主角的性格本身各自已经塑造得很强烈了,这时候凑在一起的互动也需要合理,同时还要能推动剧情继续下去。

比如提利昂和龙妈会合之后,两个角色形象怎么平衡;比如雪诺和珊莎(附带小指头)会合,两人各自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角色的性格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戏剧性的化学反应?如果再加上二丫和布兰呢?

再到最后全剧理论上的角色会师最高潮,冰与火的相遇,雪诺(附带二丫三傻布兰)会合龙妈(附带提利昂)。


这些主要角色会合之后,都拥有中前期塑造好的各自鲜明的人设和经历,就必然会产生出各种火花,猛烈推动故事的进程。


举个例子,金庸《天龙八部》里面,前期叙事花开三朵:段誉十回,乔峰十回,虚竹十回。到中后期的少林寺英雄会,三大主角的故事线终于汇总,并且爆发到高峰点。

乔峰的身世之谜+不白之冤,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情,虚竹的身世+逍遥派门户之争,前期所有铺垫的矛盾都在这里爆炸。而金庸有条不紊一一描绘出来,所有角色的形象都展现得淋漓尽致,并且和他们之前的人设相符。这一章精彩到甚至入选了人教版中学语文读本。

而即使这样,金庸之前的坑也挖得太深,按故事正常的线索和逻辑圆不回来,最后被迫从天而降了一个bug人物少林扫地僧,通过机械降神(deus ex machina)才勉强解决。

(「机械降神」是戏剧中,当故事情节进入到死结,突然在意料之外出现的、牵强的解围角色或者情节,从而让故事能继续发展下去。

这里《权游》最后一季二丫从天而降,万军之中刺杀夜王,也是典型的机械降神场景。)


而《权力的游戏》后期,各个主角的会合就显得相当糟糕。


*提利昂和龙妈会合线。

自从提利昂和瓦里斯东渡狭海,会合龙妈之后,两个曾经翻云覆雨的高智商角色,瞬间身在曹营,不献一策。大多数镜头只剩下喝酒扯淡,对剧情贡献接近为零。

后期这俩兄弟作为智囊,唯一的计策是第七季把高庭、多恩和铁群岛派去送死,强行实现剧情杀,平衡双方实力。然后第八季最后迫不及待地跳反,强行制造矛盾让龙妈屠城和送命。(这一部分的不合理之处参见《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龙母为什么要屠城,如何评价这一事件?


没办法,提利昂和龙妈两个主角的光芒都太耀眼,性格都太强。然而在同一个故事场景下,必然有表现的主次,而这边的重点依然在龙妈。

当然如果编剧或者作者的水平足够强悍,也许能做到两个主角同时闪光。但很遗憾,《权游》这两位编剧显然不属于此类。


*史塔克兄弟姐妹会合线

同样,第五季结尾私生子之战后,珊莎线并入雪诺线;再之后布兰和二丫也回归。之前四条分支的主角聚在一起,编剧的叙事同样陷入了挣扎。

最后布兰开始全程挂机,翻着白眼当神棍望天,退出舞台中心(更显得最后他被推选成国王的生硬)。

雪诺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基本上沦为了需要打仗砍人的时候,他作为理论男一号出来遛一遛。但其余时候都是跟着剧情本身在走了。

小指头这些人已经完全脱线,成为了群众演员。最后曾经纵横捭阖的阴谋家小指头在临冬城坐了半天冷板凳,领了个便当谢幕。


*雪诺和龙妈冰火会合线

到了第七季再次收线,龙妈+提利昂线 和 史塔克兄弟姐妹线 会合,冰与火之歌终于交汇,应该是理论上一个高峰。

然而雪诺和龙妈的爱情,就显得挺勉强。

龙妈和马王的爱情,一点一点发展,都用了一整季的各种故事来铺垫和发展;

雪诺和耶哥蕊特也调情了两三季。


结果雪诺和龙妈一见面,一对眼,没过多久就迅速午夜敲门、干柴烈火了。没了原著,这时候编剧已经懒得费神去制造太多事件和场景去铺垫发展了,要你们在一起就在一起。

好吧勉强就算你们命中注定心有灵犀吧。


3)除了不同主角间的线路会合异常艰难之外,每个主角身边还都附带一堆配角,每个配角也都已经塑造出了各自的形象。

之前的分散视角,一个剧情场景里面,一个主角加上2-3个绿叶配角,很合适。比如雪诺在长城带山姆和其他兄弟,比如龙妈在东边带大熊和灰虫子,比如提利昂带波隆和瓦里斯。

但一旦合在一起了,2-3个主角+周围的一大片绿叶,瞬间故事就会变得非常拥挤,很难给每个人找到合理又合适他们性格的事情去做。

于是配角需要杀一部分,慢慢弱化一部分,剩下一部分的性格也变得不鲜明了。


比如珊莎线的小指头沉默了一整季,默默死了;

比如布兰线的忠实女护卫弥拉,最后说走就走了,再也没有出场;

比如第七季赶紧把多恩和高庭搞死,一方面平衡双方阵营实力,一方面配角已经太多了,像老玫瑰这样前期显得太厉害的角色,编剧也没法很好地再驾驭,合理地放入最后的剧情里。

比如提利昂线的波隆,坐了很久冷板凳,最后第八季就只出现了两次:一次移形换影,穿越城墙和守卫,莫名其妙出现在提利昂和詹姆的营帐门口;一次大结局,作为一个大字不识、毫无相关经验和人望的雇佣杀手,莫名其妙当上了财政总管。

(看到那里我真的一脸不可思议:???????)


一个非常相似的例子。


《水浒传》里,前期分视角展开,各条英雄好汉的故事相当精彩。宋江主线,林冲主线,鲁智深主线,武松主线,各自展开来写,每个人都有声有色,酣畅淋漓,每个主角周围也都有几个绿叶烘托陪衬。

拳打镇关西,大闹野猪林,风雪山神庙,怒杀阎婆惜,血溅狮子楼,醉打蒋门神。每个好汉都有很多家喻户晓的代表镜头。

然而一旦都入了梁山,大聚义之后,视角合并到了一块儿,人物命运、故事线索也都合并到了一块儿。这时候每个人就鲜有太出彩的时候了。

于是就只剩下了一战高太尉,二战高太尉,三战高太尉……

写独角戏容易,写同一个场景下的群像戏难。


C.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剧情线路,编剧首先能力不足,然后还不走心

这俩编剧掌控全局的能力比原著马丁差了十八条街。


我读过原著英文版前四本的全文,基本上刚好对应剧集的前四季。

电视剧中前期基本上是照着原著拍,故事略有一些细微的删改和合并,但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

前期电视剧和原著,很多时候连对话内容都差不多,经常连单词都没换。


乔治.马丁自己就是写电视剧剧本出身——这点和金庸一模一样。而马丁和金庸通过文字,对剧本和镜头的掌控能力和展现能力都是出神入化。《冰与火之歌》的原著本身基本上就可以作为镜头剧本来读了。

而一旦中后期《权游》电视剧没有了原著剧本的加持,再加上前面提到的,收线本身的难度,两个编剧就开始疯狂挣扎了。

剧本写不好,人物越来越性格模糊,剧情越来越不合情理。全靠着马丁给了结局的大致走向,只能拼命把故事往既定结局上面靠。


然而编剧本身的剧情创作以及人物塑造水平不够,很多地方就显得越来越强行。

到第七季抓鬼那里已经完全崩了,我在另一篇里面有提到——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龙母为什么要屠城,如何评价这一事件? - 唐酉芃的回答 - 知乎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龙母为什么要屠城,如何评价这一事件?


到了《权力的游戏》最后这两季,每个角色做出改变命运、改变故事走向的关键节点,不再是按照此前故事铺垫和构建出来的「人设」,而是被编剧强行拉扯着去做任务。
于是故事变成了意料之外,情理之外。

而由此推演出来的「高潮」,除了一如既往用钱砸出来的高水平的特效和大场面视觉效果之外,就会显得无比突兀和尴尬。

比如,已知:【夜王和异鬼大军在临冬城必有宿命的一战。】
<——但是又已知:之前设定里已经有了异鬼不能越过长城,因为长城有魔法加持。
所以就必须把长城搞塌。

<——但是已知:之前设定了长城如此高耸入云,一般的大军不可能搞塌。
那就给夜王送条龙吧。

<——但是丹妮为什么吃饱了撑的,千里迢迢骑着龙跑去长城以北给夜王千里送呢。
那就强行加个任务,把所有主角组个队,让他们没头没脑去北边抓个鬼吧。(????)


比如第七季,丹妮渡海到维斯特洛大陆,不携三条龙和浩浩荡荡的大军,先雷霆闪电平推了瑟曦,再坐上铁王座,集结全国力量北上抗击夜王。

非要所有人集体智商掉线,非要明知不可为地去和瑟曦谈判,又千里迢迢跑去北境抓一个异鬼徒劳证明,再回君临开座谈会,再又跑回北境打夜王,再又打回君临。

任意门传送开了无数次,也完全无视了前面几季不断渲染的——人类自己权力的游戏只是小菜,全大陆的真正威胁、整个人类生存的威胁,是在北边的异鬼。

因为智障编剧一定要把强行丹妮的黑化留在最后啊,因为丹妮必须要去君临屠城黑化,所以瑟曦就只能留到最后来灭,所以就不能把打异鬼留到大结局。

因为如果丹妮先黑化屠城,那之后的异鬼和夜王就没法打了。

于是第七季所有人莫名其妙集体智障,莫名其妙对瑟曦抱有幻想,莫名其妙去抓鬼,谈判之后又屁颠屁颠跑回北境先打夜王去了。反正君临城必须留到最后,用来给丹妮黑化屠城。


最终一切剧中角色都丧失了之前六七季铺垫的所有独立人格,没有了各自的灵魂,变成了为了服务剧情的走向,提线木偶一样的NPC角色。为了实现编剧的某个目标和预设,违背自己的人设,强行去做某件事情。

编剧写权游最终季,就像考试时偷瞄到邻座学霸答案,但不知道这个答案怎么计算出来的,于是过程分为零。

而且编剧不光水平不够,还完全没有用心去做。

比如夜王线,就算编剧水平再差,总该试着去给个夜王的背后的解释吧。之前铺垫这么多,夜王的起源,尸鬼的奇异阵法造型,夜王的目的,等等等等。

但最后夜王没头没脑挂掉之后,再也没有任何解释。于是夜王就沦为了一个所有文化作品里面最差劲的类型——「我没有动机我没有故事,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反派,我就是要杀光人类。」比三流网文还不如,变成为了反派而反派。

这样连《神奇宝贝》里面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火箭队都不如,人家抓个皮卡丘还有动机还有幕后故事呢。

而前面六季用海量篇幅塑造的布兰三眼乌鸦线也烂尾了:夜王和三眼乌鸦的纠葛,为什么夜王一定要找三眼乌鸦,布兰用了六季成为三眼乌鸦的使命,全都没有任何解释地断掉。

整整八季剧布兰的使命就成了,用六季成为三眼乌鸦,用两季开白眼挂机看戏,最后莫名其妙登个基。

这已经不是编剧水平不够就能解释了,完全是编剧根本没走心。

(提利昂:组织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当这个国王。

——布兰:你说我这么久过来是为什么?苟全性命于乱世,苟利国家生死以……)


至于更细节的具体情节的不合理之处,俯仰皆是,所有人都在吐槽,就不再这里详谈了,简单随手列举一些——

前两集算是大战前的铺垫,大家还有期待,还能忍。

第三集决战夜王的无脑守城战术;主角们被千百异鬼包围也杀不死;布兰全程翻白眼;二丫机械降神凭空出现。

第四集詹姆和Brienne狗血一夜情;龙妈在天上居然看不到攸伦的舰队偷袭,一条龙被秒杀另一条龙无限闪避;去君临城无意义地谈判;瑟曦不在城墙上放箭团灭龙妈。

第五集龙妈莫名其妙发疯屠城;猎狗突然非要找魔山同归于尽(之前两兄弟在君临一起当差这么多年都能忍,逃出君临周游全国许多年也没想去报仇,最后突然就去拼命了);攸伦和詹姆毫无交集,城破之后突然一定要冲上去打一架。

第六集龙妈的城楼讲话自带麦克风效果;龙妈死了无垢者和多斯拉克骑兵谜之不骚乱;布兰从塞外回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谜之全票当选。

etc.


另一方面,倘若没有马丁交待的结局走向(龙妈黑化),两个编剧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平平稳稳地做一个传统的顺风顺水的结局:雪诺和龙妈在一起,顺利打败夜王和瑟曦,成为国王和王后,中间各个角色再发发糖,最后表示又历史翻开新的篇章。这样也不至于最后崩得这么厉害。


同样像我上一篇写的——


其实大团圆的结局是相对安全的写法、也是最讨好读者的。只用按照既定的人设和故事节奏,一步一步来就好。

名垂青史如托尔金的《指环王》,最后也是荡平了各种邪恶势力之后,主角避世远遁。像《奥德赛》最后主角和家人团聚,《神雕侠侣》最后打败敌人最后华山论剑皆大欢喜,《哈利波特》干掉伏地魔从此风平浪静,都是这类路线。

乔治马丁构思出这样一个深刻的、反传统的结尾方向,不过估计自己也在挣扎怎么把纷繁复杂的线索和剧情过度过去,原著也无限拖稿了好几年。

如果电视剧真的能用2-3季的时间慢慢把这个转折的铺垫做踏实,拍好这样一个反传统套路的结局。有了惊才绝艳的开端,还能再有一个更上一层楼的结局,那就真的是绝代了。

最后糟蹋成这样,一声叹息。


但马丁有这样一个史诗结局的宏大野心,也为之付出了很多年的心血,到现在他也依然在改稿完善。

龙妈并不是不能黑化,雪诺并不是不能杀龙妈,但这样一个反转的结局,和角色的转变,需要前面极其缜密的铺垫,才能让观众信服。

而两个水平远远不如马丁的编剧,强行这样搞一波,还不走心。最后就变成了铺垫完全不足,剧情毫无逻辑,人物人设全部崩塌。

按照两个编剧的采访,他们在拍第三季的时候就和马丁深谈过,知道了最终结局主要人物的命运。

前五季的时候跟着原著拍,到了后期开始放飞自我,


于是这样,没有原著加持 + 编剧水平低下还不走心 + 最后收线本来就是最艰难的工程,这部剧终于彻底烂尾了。


真的很遗憾。


最后总结

全文讲了:

A. 拆解分析了全剧各条主要线路

B. 解释了后期把收线汇拢难度很高,因为需要合理化

1)故事情节本身的发展

2)主要人物既成的性格形象,和由此引发的戏剧冲突

3)其他众多纷繁的配角形象

其间穿插佐证了编剧在这几点上做得都很烂

C. 指出了没有原著加持之后,本剧后半部份剧情的种种荒谬之处,凸显了编剧的业务水平低下,还根本没走心去做。



所以最后这部曾经的神剧就这样烂尾了。


叹气,还记得最开始看前两季的时候,惊艳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


End.


浊世滔滔,垃圾流量铺天盖地。太过爱惜羽毛的沉默、或者一骑独逸,把公共话语空间拱手让给傻逼,也都是被动意义上的不作为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并算不上”virtuous”(真正的德行)。

还是爬上来挂了牌,和光同尘,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哪怕多传给一个人也都是好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新开了公众号:uuulysses,每周末写一篇。多指教。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2019 年 9 月 19 日在德国发布的华为 Mate 30 系列有哪些亮点和不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