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千万别让我喜欢的乐队火了

图片:RyanMcGuire / CC0

不想自己喜欢的明星太火是一种什么心态?

X博士,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

最近在虎扑步行街,直男们因为一件事吵得不可开交:

游戏粉丝们认为:电竞选手 Faker 在韩国的影响力更大;足球迷们则认为:热刺球星孙兴慜在韩国家喻户晓,吵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定论。

这种想法其实不难理解,作为死忠粉,大家一般都觉得自己热爱的东西是最火的,知名度越高,自己越骄傲自豪嘛。

但是最近,我发现了一种与之对立的存在:

他们不愿意分享自己喜欢的乐队或艺人,视之为宝藏;如果自己喜欢的事物不小心火起来了,他们非但不会太过开心,反而会流露出一种非常苦涩心酸的情绪。

我把这类人统称为:宝藏一族

什么是宝藏一族呢?

从定义上讲:宝藏一族,其实就是一部分热衷于小众文化的粉丝,把某支乐队、某部电影或者某位 up 主视为自己的宝藏,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文化在公众视野内大火。

如果某首歌,某部电影通过一些契机忽然火爆,他们就会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那么,宝藏一族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视若珍宝,不愿让别人知道呢?

其实原因很好理解。就是因为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热爱。他们认为自己和喜欢的东西,有一种情感上的共鸣,这种共鸣是非常私人的感受。所以他们不希望这些东西被广泛讨论,甚至被一群只听过一首歌、看过一部电影、读过一段话的人品头论足,肆意解读。说到底,还是因为喜爱。

但是,不少宝藏一族却在追求小众的道路上脱轨了。

很多人对“小众”的信条,就是“小众即美”。而相反的,“广为人知“就是一种原罪。一个导演、一个乐队,一首歌一旦被更多人知道,那么就意味着这些小众的东西就大众了,流行了,也就庸俗了。

就像每个人都呼吸,你说你也喜欢呼吸,那大家可能多半觉得你是个傻子。

话到底,还是因为大众的东西,无法将自己的品味和大众区分,没办法凸显自己的优越感。

所以,为了凸显自己的优越感,很多宝藏一族便走上了一条艰难的路。

首先,每个音乐类综艺对于宝藏一族的逼格而言,都是一记狠狠的重拳。说自己喜欢哪支乐队,就跟整容前和整容后一样,也分为综艺前和综艺后。

比如当你在《有嘻哈》播出前和别人说:“我早在 2005 年就听宋岳庭了,最喜欢的作品是《life s a struggle》,他是我的宝藏男孩。” 大家立刻会觉得你很懂说唱,是个老 MC 了。

但如果在《有嘻哈》播出后,你就得换个 rapper 跟人聊

其次,为了及时和大众拉开差距,宝藏一族们还时刻得把抖音 top100 热曲熟记于心,每天更新的那种。

因为在五年前,如果你说你喜欢陈粒,还会来那么一手吉他弹唱,那大家都会敬你一声民谣大神。

但在五年后的今天,如果说你喜欢陈粒的《桥豆麻袋》,还一副“我给你安利一下”的态度,那我估计对方看你的眼神都不对了。

为了避免这些情况,所以很多宝藏一族直接选择一些日本、北欧的极小众歌曲,网易云音乐不到 100,歌词都没人上传的那种。

但听这些歌也会面临一个风险:那就是公司团建要是选在 KTV,他们准保抓瞎。

试想:当你跃跃欲试,想要展示自己的宝藏,会发现你平时在朋友圈分享的那些歌要么没被收录,要么自己不会唱。

结果喝了点酒,同事点的《情歌王》你倒是每句都挺熟,最终被冠以“流行歌曲之王”的称号。

最重要的是,每位宝藏一族有个致命伤,那就是特怕自己的宝藏被讨厌的女生、班里最 low 的男生或者土土老乡也喜欢上了。

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逼格灾难

比如,你昨天刚发朋友圈说毕赣是你的宝藏导演,明天毕赣就整了个“一吻跨年”,半个小区的人都去看了,被你认为品味最差的女生给你评论:

“《地球最后的夜晚》爱上了❤️。”

又或者你说你是大卫·芬奇的粉丝,刚在朋友圈转发《搏击俱乐部》里的一百种深意,结果平常最爱看《斗破苍穹》的同学早已有了《爱死机》全套资源。

此时,作为一个把大卫芬奇当作自己宝藏导演的青年,他的心情想必妙不可言:又酸涩、又无奈,充满愤慨,却又怅然若失。

在分享《搏击俱乐部》时,宝藏一族本以为自己是睥睨天下的东海龙王,如今一看:

妈的!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想说点啥,证明自己已经粉了好多年了?太过刻意。

啥也不说,随他去?又觉得心里堵得慌。

证明自己慧眼识金的机会被浪费,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的品味高地,又和“那些人”拉到了同一水平线。

对于宝藏一族来说,发现自己心目中的小众文化被大众发掘,这种微妙的心态就像是宴请宾客时,打开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红酒,结果被不懂红酒的朋友们“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当你愤怒地抢过酒瓶,一副对方在暴殄天物、焚琴煮鹤的架势。

却没想到他打了个饱嗝,对你说:“擦,你去超市看看吧,这酒啊,早就烂大街啦!”

除了对大众化的恐慌,更多宝藏一族对“商业化”十分憎恨。他们认为,先锋、精神、反叛、实验这些高端词汇和 money 不可调和。

他们会在喜欢的宝藏歌手签经纪公司,上节目或者开始赚钱后选择“脱粉

这招可以一举两得:既能显示自己不是跟风追捧,恰到好处的说出自己已经粉了好几年的真相,又能体现自己对于商业化的失望和对独立音乐的

这种行为虽然充满了小资产阶级的患得患失,但也是个人行为。

但还有一种人,为了维持这种高贵冷艳的小众格调,甚至产生了很明显的贫穷崇拜心态。也就是希望自己喜欢的歌手永远穷困潦倒,就着西北风写歌。

如果说希望歌手不火还能接受,毕竟人家还能靠演出自给自足。但是还有很多人对 up 主们也提出了这种希望。

有人表示:这是我的宝藏 up 主,求别火,不想让别人知道。

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言论在纯靠流量广告吃饭的 up 主看来并不是祝福,更像是一种恶毒的诅咒。

更有甚者,把自己当作是乐队和歌手的精神战术教练,赛博爹妈,只要艺人有了点要火的征兆,就大肆批判,宣布你这支乐队“变味儿”了。

如果乐队为了涨点演出费上上综艺,参加选秀,他们就觉得你没志气,妥协了:

但他们在批判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小众乐队上节目赚钱,恰恰是因为原本的乐迷付费能力太差,大多数人热衷于白嫖。

说白了就是,好多人自称是小众乐队的精神原始股东,但是你就天天在网易云一顿听,咔咔听,用爱发电,每天都在朋友圈和微博上转发评论,觉得自己特别光荣。

还有人自称某位 up 主的铁粉,兢兢业业出了大半年视频,想卖点东西,你不买就算了,还说他不再纯粹了:

无论是玩乐队还是拍视频,这都和你天天上班一样,就是一份职业。区别在于,你用劳动换取工资,别人用创作赚取收益。

赚钱,这是每个创作者的基本权利,天经地义。

但如果你不幸成为一支小众乐队、或者精品 UP 主,那你就惨了,赚不到钱就算了,明明啥也没做错还会经常面临失道寡助的境地,被全网声讨:

“你变味儿了!”

“没出息!”

“商业化了!”

相信每个被如此对待的 UP 主都会时常怀疑人生:

那些把我们视为宝藏 UP 主的粉丝们,他们一不帮忙宣传,藏着掖着;二不鼓励变现,语言抨击;三自己也不花钱,常年白嫖。

他们到底是一种什么存在?

所以我认为,那些希望自己的宝藏不为人知,常年不愿付费的小众青年,远不如愿意给偶像花钱的饭圈女孩值得肯定。

因为她们对“如何支持偶像”这一点看得更加通透,在获取了小鲜肉们音乐、舞蹈亦或是外貌上的满足感后,愿意以最直接的金钱方式作为回报。

这是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逻辑。

比如《偶像练习生》,因为农夫山泉是这档节目的赞助商,所以你想给谁投票,就得买农夫山泉。

好多蔡徐坤粉丝,为了他能在《偶像练习生》里脱颖而出,直接买好多箱农夫山泉,直接把淘宝店给买断货了。

如果说农夫山泉太便宜,在蔡徐坤和 prada 合作之后,他的粉丝们又开始疯狂购买奢侈品:

且不说蔡徐坤的水平到底如何,那资本一看你这粉丝有这么强的消费能力,肯定给你配最好的制作人,最好的设备,把你整的星光璀璨,咱们一起发财,岂不美哉?

而且,别说是投票、付费听歌和买票看演出这种小事情了,饭圈的付费方式层出不穷,商业模式先进,收入种类多元。

比如日本的娱乐公司杰尼斯事务所,主要收入来源于会员费。

也就是说:如果你是公司里哪个团体的粉丝,那你就得买会员,只有这样才能在演唱会时优先购票,或者得到衍生品等福利。

这种商业模式和英超、西甲大部分俱乐部的会员模式差不多。

除此之外,饭圈各个明星的衍生品也卖得非常火热,李易峰的生日会周边就卖出了 1000 多套,即便价格不菲。

而且,你甚至可以在 app 里给喜欢的明星集资应援,通过众筹的方式,让他登上时代广场的大屏幕:

在看了很多付费项目之后,我在惊叹的同时,也觉得很可惜。

因为我觉得,这些流量明星没有能打动我的内涵,也没有创作出值得人们铭记的作品,却赚得盆满钵满。

那些认真在创作的人非但很难赚钱,被要求免费挤奶,作品还动不动就会被人主动藏起来,用作装逼的工具。

但是没办法,因为饭圈女孩们在狂热的行为背后,就是对这条真理看得更为通透:

当今社会,最直接的支持就是——金钱支持。

所以我建议每个小众乐队、作家、导演和 up 主们,都效仿饭圈,设立一个付费会员 app,让那些不愿意他们火的“铁粉”们按月充值。

不充值的人,无论是人家火了、富了还是商业了,都没资格发表任何评价: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北京那么多人的排泄物去哪里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