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功能性灭绝」,是真的吗?

图片:Vimeo / CC0

如何看待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功能性灭绝」?

猫盟CFCA,中国12种本土猫科动物,一种都不能少

今天看到某机构宣布中华穿山甲功能性灭绝了,顿时感到我们猫盟在搞宣传这件事上当标题党的能力还很欠缺啊。

这种话都敢说,不但需要够无畏,更需要够无知才行。

大家都知道我们猫盟是围绕着野生猫科动物来开展工作的。猫科都是食物链上层物种,大猫是顶级物种,小猫是小型动物类群里的顶级物种。

更多戳:想要投胎成为一只大猫?不,你会怂的

搞猫科的好处就是我们会关心到相关区域里所有的物种,并且必须建立起生态系统的观念才能正确开展保护。

因为你光关注猫科本身并没卵用,猫科动物有个很关键的特点是领地型物种,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实际上一座山对于虎豹这样的大猫来说根本不够,因此猫科动物的密度都很低。而且它们要吃大量的肉。因此栖息地不够大、猎物不够多,猫科种群就没法维系,即便有个把只残存个体也保不住。

但是生态系统里其他的物种就不是这样,比如狍子、小麂,它们分布很广、吃草就能活、且没有领地的要求,因此对于环境的要求不是很高,而且种群就算受到一定的打击,只要有一些个体留下来,当威胁消除,它们就能够恢复种群规模。而那些更小的动物,比如老鼠、兔子、獾子这些就更加不容易灭绝。

因此,当我们在评估一个物种的现状的时候,如果我们很缺乏野外数据,那么至少可以先根据以下几点来粗略评估一下:

1. 此物种是广布物种还是狭域分布物种?

2. 此物种在当地生态系统里属于哪一层级?

比如某组织前两年声势浩大的去寻找白鳍豚,并且还说找到了。这就属于没有一点基本的生态系统概念。

白鳍豚是长江里的顶级物种,其级别相当于森林里的老虎。而江豚呢?基本相当于豹吧。

类比华南虎我们就能知道,这类野生动物有没有不是你一厢情愿的事情。支撑起一个顶级物种需要连片完整的栖息地和丰富的猎物这两大因素,外加控制人为干扰,这几项缺一不可。

而且顶级物种本来数量就少,很容易因为阶段性的破坏因素导致种群的崩溃,也就是所谓的功能性灭绝:主要繁殖个体都被消灭,残存个体因为栖息地破碎、猎物不够等因素无法获得繁殖机会,于是种群一蹶不振走向消亡。

所以说顶级物种如果种群被破坏超过了一个临界点,那就基本没希望了。

白鳍豚的消失过程就和华南虎一样,到了最后就不可逆地走向完蛋。

很多人想当然的觉得总有深山老林能存有几只老虎吧?come on,华南虎和白鳍豚都生活在人口密度高的区域,这些地方并没有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可供一个种群繁衍,不像中国西部那样存在大面积的无人干扰栖息地。

就像华北豹,它比老虎的级别低一点,栖息地需求小一点、猎物更广泛一点,因此它熬过了破坏最严重的那个阶段,此后一些地区的华北豹开始有所恢复,而老虎则没有熬过来。

长江里的情况则是白鳍豚完蛋了,但江豚还剩了一些。虽然这个类比并不科学严谨,但就是这么个道理。

而穿山甲的情况则和白鳍豚完全不同。首先中华穿山甲是一种在中国分布非常广的动物,整个长江以南都有。这意味着它们其实对环境的要求并不高,有很强的适应能力。

其次,中华穿山甲主食蚂蚁,这就跟吃草也没多大区别了,对食物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在生态系统里属于比较“低级”的物种。

因此其实中华穿山甲是个不大容易灭绝的物种。但现在穿山甲这么惨也不是没有道理,最主要是这玩意儿太容易抓了。跑不快、洞好找,遇到威胁只会缩一团,而且太值钱了。

畸形的市场需求导致了中国的穿山甲种群遭到毁灭性打击,以至于现在在所有的历史栖息地里几乎都看不到穿山甲了。

但是几乎看不到不等于灭绝!

这种级别的物种,还真就符合那种“深山老林里还残存几只”的情况。据我所知,近年来至少在浙江、云南、广东、海南的野外都有红外相机拍摄到穿山甲的记录,但由于保护的原因这些信息都没有被公开。

而且,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野外安装红外相机并不是针对穿山甲的,通常都会安置在动物经过概率比较高的兽道上。但是穿山甲这种吃蚂蚁的东西不爱走兽道,因此常规的红外相机调查很难拍到它,这也是穿山甲在野外调查记录很少的原因。

去年我们在黄山做调查,得知当地还有两起野生个体被捕捉后救助放生的案例;而且在当地人们对于穿山甲并不陌生,甚至一些小学生都在自家地里见过,浙西-皖南的山区存在穿山甲繁殖种群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此外,在香港和台湾都还有野生穿山甲的种群存在,也属于中华穿山甲。

所以说,中国的穿山甲现在缺乏的是野外系统调查,没有严谨的调查数据作为基础的任何评估都是不负责任的!

而中国的穿山甲野生种群的保护也是有空间的,因为野外还有,栖息地也还在。

某机构非要去找存在可能性极低的物种(白鳍豚)而且宣布“找到了”,然后把明明还有的物种宣布“功能性灭绝”,实在是有点拿野生动物的命运开玩笑了。

在当下这个情况下,中国穿山甲的保护策略是个非常敏感而重要的事情,一步走错可能就导致野外保护的失败。

物种保护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不是生意,这是要为地球上一个物种负责的事情,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们需要再给它们一点时间,再给它们一点信心。


回答来自猫盟CFCA,如有不同意见,欢迎留言,一同探讨。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我们为什么需要电影?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