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明王朝 1566》里,为什么嘉靖动辄就说自己生活俭朴?

图片:《大明王朝 1566》

凯常,笑着给你一个台阶儿下

简单来说就是推锅。

大明王朝的核心问题简单来说就是财政问题,故事一开始就有交代,国库要闹亏空,内阁和嘉靖一致认为不能寅吃卯粮,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改稻为桑。把这一条线理顺了,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比如说:遇到问题去找谁,出现问题谁背锅,问题解决不了账怎么算。举个例子来讲,剧情推进的前期问题纷繁,核心要素则是改稻为桑。为什么?因为这是国策。更因为这个国策旨在解决国库亏空问题。国库亏空问题解决好了,严党继续生存,解决不好,说不定大明朝跟着玩完,这也是严世藩有恃无恐的原因。

在这个问题上,皇帝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呢?或者说嘉靖皇帝想让自己处于什么位置呢?那就是拥有九州万方,对一切负责,同时又要在任何情况下免于追责的超然处境。

所以你看嘉靖经常说,国事交给你们去议

那么国库是因为谁亏空的,怎么就亏空了,怎么才能不亏空,这些问题就必须说清楚。

对于这三个问题,嘉靖撇得明明白白:

我吃穿用度一向俭省,所以亏空不是我闹的;量入为出,开源节流,才能不亏空,所以我同意张居正的意见;改稻为桑能够解决国库亏空问题,所以是“我给你们想出了这么一个辙”(剧里有原话,大概这意思)。

这么一来,问题的性质就变成了:内阁经营不善,落下财政亏空,我做皇帝的仁善,要照顾万方子民,也要顾忌你们这些老人儿,所以我给你们一面子,放出改稻为桑让你们搞,抓紧去弄吧。

那么为了维持这个形象,嘉靖皇帝势必就要打造一个省俭人设,并反复强调。

财政出了亏空,首先是你内阁的问题。但是严党聪明啊,什么事情都往宫里扯,这从第一集第一场内阁会议就显出端倪了,如此以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抛出萝卜带出泥,打断骨头连着筋,什么事情查到宫里这一层,便不了了之了。严党也就可以继续逍遥法外。嘉靖也权当没发生,此为用浊流之术。

事情的关键转折点是沈一石之死。

沈一石代表织造局把本应该买地的粮食全赈了,家底也早已在润滑浙江官场过程中倾得一干二净!改稻为桑难以为继,东南抗倭又要花钱,朝廷没有办法,就只好拿沈一石这个巨富下手,给他安了一个商人乱政的罪过,指望着靠抄家补贴抗倭军饷。

结果一抄家,发现沈一石根本没多少钱,眼瞅着军饷就要掉地上了。

朝廷偌大亏空、沈一石万贯家财,变成了引爆裕王党和严党在浙江全面斗法的炸弹。

这时候朝廷需要一个交代,抗倭战事需要一个交代,天下人更需要一个交代;另一方面,内阁牵进来了,以织造局为代表的“宫里”也牵进来了,杨金水是吕芳派到江南的一条狗,吕芳背后就是嘉靖皇帝他本人……

以前是内阁问题,现在宫里也有问题。宫里是为谁服务的,是在贯彻谁的意志?

这就非常微妙了。

如此一来,嘉靖就必须推锅,把内阁、宫里的人全都推到前面顶罪,才能洗干净自己的体面,逃脱财政亏空的问责。

于是在他下达浙江官场的诏书里,一边痛斥官场贪墨,祸国误民,一边又再次强化自己的省俭人设,让财政亏空这把火不至于烧到自己头上。

正如嘉靖所说,他把朝廷的事情交给了内阁,让严嵩徐阶来负责;把宫里的事情交给吕芳来负责,但是他自己才是最终的总负责。

做事的时候,嘉靖皇帝就是大明朝的户部尚书,出事儿的时候,他就是“四季常服不过八套”。

嘉靖可谓是吃透了《道德经》的谋略,并转化为自己的治国用人之道。此人恒持三宝,曰慈,对臣子厚道,姿态做足,身边的太监天天念叨其不容易,时不时还掉眼泪;曰俭,四季常服不过八套,衣服偏爱穿旧的;曰不敢为天下先,背黑锅你们来,送死你们去。

所谓“圣人垂拱而天下治”者,大抵如此,大抵。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凯鹅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你可能想不到,中风几乎也是中国的特色疾病之一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