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时而社交能力特强,时而特别恐惧社交怎么办?

图片:TeroVesalainen / CC0

王怡蕊,微信号:ChangePath家庭心理;澳大利亚心理学博士

强社交力的人也可能有低自尊。

09 年我还在上博士的时候,在昆士兰大学校内的心理诊所实习,遇到了一个叫 Jake(化名)的大二白人男生。Jake 个头不算高,运动健将的身材,金色的头发很卷弹,卷曲程度颇似方便面。当时天气已凉,他仍然穿着土澳的「四季皆宜装」—— T 恤、短裤、夹趾凉拖,散发出一股 Aussie laid-back 的慵懒与闲适。

Jake 告诉我,他之所以会来心理治疗,是因为社交焦虑。

这个焦虑已经显著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当时的我临床经验比较浅,所以听到社交焦虑这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感到有几分意外。

Jake 自述是土生土长的布里斯班人,从小到大的朋友不少,基本每周末都会有 party 聚会之类。他非常喜欢户外运动,游泳、冲浪、板球都不错,在大学里的成绩也还可以。Jake 目前没有稳定的长期女友,但也有交往中的对象。

从外貌、举止,到衣着打扮、兴趣爱好,Jake 和大街上其他的澳洲男生没什么两样,几乎可以说是青年中产阶级白人男性的典型代表。

为什么题主和 Jake 这样能力很强的社交活跃分子也会社恐?

因为,强社交力和社交恐惧并不矛盾。

我给大家自制了一张「自信的冰山图」。

  • 浮在水面之上的是一个人的社交表现,我们可以直接地观察到。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掩藏在社交力下面的是自信,以及藏在更深处的自尊。
  • 自信指的是对自己能力的信心,别人无法直接观测到,但是可以通过你的社交表现作出一些推测。
  • 自尊指的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在我的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我有多少自我价值,有多值得他人尊重?

我认为,题目并不存在双重人格,而是在强社交力的冰山之下,埋藏了一颗低自尊的心

自尊感从童年开始塑形,自尊是自信的源泉

如果一个人自尊的评判是「我认为自己是有价值的,我喜欢真实的自己」,那么在这个良好自尊的基础上,这个人可以接纳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对自己的能力有适度的自信心,从而推动积极的社交表现。

但是,一个低自尊的人可能会坚定不移地相信:

  • 我一无是处
  • 不论我怎么努力,我永远都不够好
  • 只有我成绩好、表现好,别人才会喜欢我,没有人会喜欢真正的我。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这些想法可能像信仰一样根深蒂固、难以扭转。

不论 TA 的客观能力有多强、在别人眼中有多优秀、取得了多少褒奖和证书,这些外界的肯定都无法撼动冰山深处的低自尊。这一点可能会让亲友们很是费解,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也各种肯定和鼓励 TA 了,为什么仿佛清风拂山岗、毫无用处?

低自尊感的人自己也很困惑、无奈。

他们本能的解决之道是进一步地提升自己、证明自己,「既然我觉得自己不行,那就让自己行起来」。然而,这个解决之道不仅仅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更是导致低自尊循环的罪魁祸首

曾有一个纽约大学 Stern 商学院的学生,大二的时候申请三大投行的暑期实习,三大投行都面试他了,但都没有给他 offer,他告诉我他很抑郁,想要跳楼或者吞枪自杀。获得他的 consent 后,我打电话给他的父母,父母买了最早的一班飞机过来。

学生的母亲是伯克利大学的生物学教授,父亲是一名成功的进出口商人。面谈中,母亲表示,既然是因为最后的面试不过关而导致抑郁,那么就给他聘请一位专业的面试训练官,帮他提升面试技巧。以他父母的人脉和财力,我并不怀疑他们能请到顶级的面试训练官,但是我否定了这个提议。

作为一个天资聪颖的犹太小伙子,他的问题不是面试水平不够高,而是没有学会失败,缺乏真正的自尊感。

学生告诉我,大二时没有进入三大投行的实习生项目,毕业以后就可能无法获得他们的工作 offer,将来也就无法拿到投行的 partnership,也就无法进入华尔街最迅速的上升通道,也就无法……,也就无法给自己的子孙留下遗产(该男生只有 20 岁,暂时单身)。

在他看来,他的全部自我价值来源于自己的成就(以及为子孙创造的遗产)。所以他拼命努力的方向是更进一步地提升自己的外部成就。我想让他和他父母明白的是,他的问题不是成就不够高,而是最核心的「自我价值公式」出错了。

低自尊者眼中的自我价值公式

自我价值 = 外部成就 / 认可

健康的自我价值公式

自我价值 = 我的性格 + 我的喜好 + 我的经历 + …… (每天早上起床,在与任何人有接触之前,一切让我成为我的东西)+ 外部成就 / 认可

如果我们的全部自我价值由他人或他物所决定,那么我们的自尊心会「以物喜,以己悲」,被肯定的时候就高兴,被否定的时候就痛苦,随着他人或他物而起起伏伏。

对于这个纽大的学生来说,一件不如意的事情就可能威胁到他作为人最本质的自我认知。对于题主来说,在面对其他社交力卓越的人时,社恐尤其严重,其原因可能在于,题主把自我价值感建立在自己超人一等的社交力上。当这个优势消失,甚至自感不如别人的时候,自尊 / 自我认知受到严重的威胁,威胁激发恐惧感,恐惧导致注意力过度地收缩到自己身上,这种过分的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会放大自身的不足、过度分析,在紧张和焦虑情绪的影响下,造成社交动作变形,然后,不佳的社交表现会进一步影响自信心,最终导致恶性循环。

自信提升的方法有很多(篇幅关系,无法展开),之所以很多方法效果不佳,或者一时有效,但不能持久,我认为关键在于,只解决了自信层面的问题,没有能改变自尊层面的问题、修正错误的自我价值等式。我们需要理解,我不等同于我的成就、外貌、财力……,我的价值在于我是我。我无条件地接纳和喜爱自己,我的自我价值并不随着外界的肯定与否而改变,我的价值由我自己决定。

如果你觉得很难接受这个概念,或者在理智上接受了这个概念,但在情感上无法接受,请参考辩证行为疗法 (DBT)中的 radical acceptance。接纳是一种能力,可以通过反复地练习来提升。图片中给出的是 DBT 眼中,接纳所需要的能力。

此外,关于自信提升的具体策略,我推荐弗雷德里克·方热医生的两本书《医治受伤的自信》、《从自我苛责中解放出来》。

社交恐惧的改善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无法用一两篇文章说清楚,我正在编写一套社恐的知乎私家课,敬请期待。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过度自信」其实比我们想象中更加普遍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