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在厕所里求助手机的象棋特级大师

图片:Pexels / CC0

游研社,看懂游戏,研究快乐。
我虐菜,我炸鱼,我抱 AI 大腿,但我是国际象棋特级大师。

 

文 / 栓子

22 年前,卡斯帕罗夫在与超级电脑“深蓝”的对局中走完了第十九步,然后宣布认输,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位输给计算机的棋类世界冠军。

那时的他一定想不到,未来的人类棋手还会有和电脑“并肩作战”的一天,只是方式看起来实在是有点……不体面。

7 月 11 日,法国一场国际象棋比赛中,一位工作人员拍下了这样一张照片:

这大概是少有的可以说得上“正义”的厕所偷拍照了。因为图中这位坐在马桶盖上玩手机的先生,正是全世界排第 53 名的国际特级大师 Igors Rausis ,他出生于前苏联,目前是代表捷克参加各种比赛。

而这张照片拍摄的时候,他自己的对局还在进行中呢。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用手机作弊,试图让 AI 在比赛里拉他一把,仅仅是“比赛中途使用手机”这项行为本身,按规则来说也已经属于作弊。人证物证俱在,再说什么其实也没用了。

Rausis 干脆利落地承认了卫生间里的那部手机就是他的,并且迅速发了一份“战术撤退”的声明:

“我昨天昏了头了。我已经写下供词承认昨天在比赛中途使用手机了,除了这个还能说些什么?是的,那场比赛之后我就已经感到疲惫了,脸书上那些喷子们也造成了影响……我已经下完了人生中最后一场棋了。”

这段模棱两可的话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如果我主动退休的话,各种指控、调查和处罚就追不上我了。”

对局中的 Igors Rausis

但 FIDE(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可并不吃这套,更何况,整个国际象棋圈子里的人已经怀疑 Rausis 很久了。

即使没有掏手机作弊这档子事,Rausis 也很难说是一名“饱受尊敬”的国际特级大师。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此君差不多可以说是国际象棋界的岳不群,武功高强(当然,现在要打个问号了),但行事却并不怎么光明磊落。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作为一名世界顶尖的世界象棋大师,Rausis 先生最常做的事,是虐菜

Rausis 在过去的几年里让自己的排名分一路突飞猛进,从 2500 分左右(世界排名 2000 左右)一路进步到了 2686 分(世界排名第 53 名),靠的就是故意和比自己弱的对手对决。

从上面的这张图就可以看出来,Rausis 在 2003 年到 2012 年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水平一直没什么提高,但是最近几年仿佛突然开窍,成绩一路坐火箭式上升。而这大部分的提升,都有赖于他炸鱼式的比赛策略。

就拿出了事的这场法国圣特拉斯堡公开赛来说,他是这届奖金只有区区 1000 欧元的比赛中仅有的一位国际特级大师。作为头号种子选手,他比第二名足足高了 300 多分,差不多相当于王者段位跑进白金局大杀特杀,就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但对 Rausis 来说,这些虐菜得来的胜利自有其意义所在——不然为什么他的分数能一直往上蹦呢?

这和 FIDE 的积分制度有关:根据规则,如果对局双方的分数差距大于 400 分,为了计算方便,一律按照 400 分算。这样一来,虽然 Rausis 炸鱼赢一盘也就得个 0.8 分,但架不住腿脚勤快,只要他到处参加各种低水平比赛,就能一直稳定上分。

最快的时候,我们的劳模 Rausis 先生一个月足足升了 17.3 分之多,这对于不少棋手来说几乎是一生的难关。而他,就这样扶摇直上,在 58 岁高龄成为了历史上年龄最大的世界前 100 名棋手。

对于这种靠蹭规则漏洞上分的行为,不少人都提出了质疑,而且这种质疑声正在变得越来越大,但也有很多不知个中秘辛的人把 Rausis 当成了“打破年龄限制努力上进”的典范。

一位同样出身前苏联的国际特级大师,Andrey Deviatkin,动情地表示“这难道是现代的训练方法加上对比赛的坚持和热情,使得他把不可能变为了可能?”

随着手机事件的败露,关于 Rausis 的种种争议终于以一种不那么光彩的方式画上了句号。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过去曾有过这样的作弊行为,但此例一开,过去的一切也都显得更加疑云重重。

无论如何,他的职业生涯到此算是结束了。

对于棋类爱好者来说,利用 AI 作弊正在成为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如果说 Rausis 还只是“很有可能”抱 AI 大腿的话,那么 2015 年迪拜公开赛上同样被抓现行的 Gaoiz Nigalidze 就真是确凿无疑了——他行径败露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和现实中一样的对局。

Gaoiz Nigalidze 被发现作弊时的手机截屏

不仅仅是国际象棋,作为另一大棋类运动的围棋也正面临着一样的阴影。

去年四月份,在国内的一场业余围棋比赛中,就出现了选手把手机插在上衣口袋中,让手机摄像头拍摄盘面的疑似作弊行为。与他对局的人下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而一旁围观的人更是发现此人每一步都与围棋 AI 软件“LeeleZero”的选择相同,下起棋来更是一路匀速,几乎没什么思考的痕迹。

这种做法看起来简直和电影《Her》里的场面一样

更令人费解的是,在被警告不准携带手机参赛之后,这名选手径直离开了比赛场地,原因是“本人患有抑郁症”,而围观的人影响到了他,他决定从此扔掉围棋相关的书籍和刊物,再也不涉足围棋。

看起来,在“滥用 AI”这件事上,国象特级大师和业余围棋选手也没什么区别。而随着 AI 技术的发展,怀疑也就像一颗种子,从此种在了人们的心里。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过度自信」其实比我们想象中更加普遍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