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如何用剧本前 10 页讲好一个故事?

图片:《黑客帝国》

陈兔虫,Philosoflying Kid,DocuFilmmaker,导演

以类型片举例,“8 序列法”再适当不过了。

从本质上看,市面上鳞次栉比的编剧理论,从“救猫咪”,“英雄的旅途”理论到那本傻乎乎的《故事》,再到现在很流行的“反类型写作法”,总体上的逻辑都是一致的。

讲故事要从心,讲哲学,讲逻辑,讲创意,讲天才,中国的文艺片作者们还要讲反类型,反工业,但对于实践来说,我们缺的是什么?是技法。

一、基本概念

二、举例 (《黑客帝国》《爆裂鼓手》《回到未来》)

一、基本陈述

一个基本的电影故事可以分为三幕或四幕(ACT)。亚里士多德很早就说过了,叫开头,中间,结尾。人类的阅读习惯千年来可能也没怎么变。

每一幕里有不同的序列 / 章节(Sequence/ Chapter)可以类比成小说目录里那些第一章,第二章的标题。像《狗镇》或者欧洲的很多话剧式电影,文艺电影也会直接给你黑屏写出来标题。

每一幕有自己的大目标 / 主要张力(GOAL /Main Tension)。可以说是构建起整个故事的结构。 每一幕中的每一个序列都有自己的目标 (goal) ,就是主角要去完成某件事或达成某个目标,不管成功或失败。

那题主问的前 10 分钟就属于第一序列(seq1)

当然有很多电影在 seq1 之前还会有个小序列,可以叫它Prologue/Teaser (序章 / 钩子 / 预告),用来建立世界观(比如很多科幻片),奠定基调(比如恐怖片,惊悚片,一开始就吓你一下,或者给你个阴暗的氛围,超现实片一开始就给你些荒诞的情景,让你可以默认之后的片子中的荒诞),或者表现刺激场景,一下子吸引你眼球的(比如动作片)。

第一序列中,我们要建立起主角的现状、寻常世界(Status Quo/ Ordinary World),他是干嘛的,生活在哪儿,他有什么缺陷 / 优点(从而让整部影片最后完成对这个缺点的救赎转变,或者更大的堕落,所谓的人物弧线以及他的 NEED),他有没有自己的人生梦想(Life’s Dream)外在欲望(WANT),和他的内在需求(NEED)

第一序列结束的时候,攻击点(Point of Attack)出现,这个攻击点,一种外在力量,一个突发事件,是影片最重要的驱动器,因为从这之后主角就要“被迫”进入“新世界”,或者说准备开始他的“英雄旅途”。

到第二序列他就需要进行“辩论”:来抗拒这个变化,理解这个变化,直到第二序列结束,锁定(LOCK IN),从而正式进入第二幕(ACT 2)。

很多人说前十分钟要抓住人的眼球,要刺激,要特别,要惊悚,要勾住观众(Teaser/ Hook),确实是一方面的需求;

但归根结底我们在第一序列中要做的是:建立角色、品质。在英语中这是同一个词:Character。

我们不是在说人物的年龄,性别,教育水平,兴趣爱好,工作……我们是在说人物!

人物的品质:一个人物的内在品质(Moral qualities, Person’s Inner Nature)

这个品质,最终会在你的影片中发生变化,或者不变,他从小小的傲慢变成谦虚,或者变成更大的傲慢、偏执,堕落。从自私变成无私。从不信任自己变成自信,等等。

而还有许多技巧,如果运用得好,会非常牛掰,我到后面举例的时候会简单提一下。

比如主题、铺垫的提出(《黑客帝国》里的 belief、Search;《回到未来》的时钟、RocknRoll,《爆裂鼓手》的海报),悬念的设立,颜色、基调的建立,角色的第一句话就是影片主题等等。

补充一下,之所以最早有 8 序列其实是因为早期电影的技术限制,那时候需要换胶卷(reel),所以 90 分钟的电影一般拆成 8 卷,每一卷就是 8-12 分钟。Frank Daniel 最早创立了这种序列结构叙事法:它相当于写了 8 个小故事,每个故事有自己的小目标(sequence goal),最终有机地成为一个大故事。虽然现在我们拍摄、制作影片不会有这个问题了,但是这个习惯其实是保留下来了。因为好莱坞发现序列法目前还是最适合普通观众的观影、阅读习惯的。

早期的电影剧本事实上在剧本里都会写出这个分界点。比如《一夜风流》《The Lady Eve》等等

当然现在的影片也不需要严格的 3 幕 8 序列,你完全可以 4 幕(比如《侏罗纪公园》),十几个序列,每个序列你可以几分钟,也可以十几分钟,这都无所谓的,关键是你的故事。

但是为什么大部分类型片还是 3 幕,其实本质上还是你的故事来决定的。侏罗纪公园在第三幕结束的时候出现了新的主题,所以自然可以有第三幕来解决新的主要张力。

我来具体举些例子。

《黑客帝国 1》:

《黑客帝国》的第 1 页到第 10 页讲了些什么?

首先是闪动的电脑屏幕,定下了这个影片的基调,并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全片的一个主要张力:Is Neo the ONE?(Neo 是不是救世主?)直到最后第三幕,揭露出来,Neo 好像不是,并来到了一个更大的张力和主题:Neo 需要牺牲自己,需要相信,才能真正成为救世主。

之后 Teaser 里是黑衣人追逐 Trinity, Trinity 违反物理规律,横空跳过了大楼,进入电话亭之后突然消失,表现这是个高概念科幻。

有高风险代价(Stakes):黑衣人是会真的杀死你的。

随后留下了几个悬念:

Neo 是谁?黑衣人已经找到了他。黑衣人有个内应。

Neo 的电脑被破解: 他会不会相信这个神秘人,会不会跟着 Trinity 去寻找 Matrix。

剧本里的第 10 页到 Neo 被敲门声吸引结束,而影片的 10 分钟,已经进行到了后面,Neo 跟随电脑指引进入酒吧,并遇见了 Trinity。

10 分钟之后,第一序列会继续进行下去,Neo 遭遇了他的攻击点(Point of Attack):Trinity 找到了他,黑衣人也要找他,他的正常的平凡的生活将被迫发生转变,他不能只做一个安分守己的程序员了。

整个第一序列讲了什么:Neo 是个怀疑论者,他的外世界是正常的世界的一个程序员,内世界是个黑客,并在追寻 Matrix。

他的目标:搜索真相(Searching)这个全片的小主题在影片一开始就潜移默化提出来,相信(Belief)这个主题在一开始提了出来吗,现状是他一开始并不相信他看到的一切。

10 分钟过去了,至少我当时看的时候,还是被影片牢牢黏住了,想要看下去的。

然后我再随便举一些其他的例子,各位可以看看其中的共性。

《回到未来》:

斯皮尔伯格监制的这部电影在圈内被称为“铺垫之王”,开篇 10 分钟把所有的铺垫都做足了,而且几乎每一个镜头在影片中后段都得到了一次甚至两三次的呼应和反转。我小时候看的时候没意识到,只是觉得很流畅,现在再看,才发现这些 set-up,payoff 直接把这个片子做成了一个有机之王。

这个片子的开场 10 分钟并不像黑客帝国那种有 teaser,刺激什么的,但是把铺垫都做足了。就是我们说的一种建立 character 的典型,角色是落水狗(underdog)最终逆袭的建立。

开篇是时钟的声音,然后一组时钟的镜头——这个片子和时间有关。

牛逼的是这个钟:直接就是影片第三幕高潮的博士救孩子的那个画面。

然后有各种埋设铺垫,比如核元素被盗、土地拍卖、新车发售、外星人的杂志,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角色露出正面的第一句话是“Rock n Roll!”这是他的人生梦想,影片后段也揭示了他的这个梦想,这个梦想也和他最终的 Want vs Need 有关。(吐槽一句:优酷的翻译是什么鬼。。他明明说的是 rocknroll,怎么能写成了 Yo。)

然后是他的现实世界(Ordinary World),滑板,小镇,黑人市长,女朋友,懦弱的家族被老师羞辱……再说一遍,太牛了,每个在影片最后都会得到多次呼应。

悬念:接到教授的电话,说有个时间的实验。

他的 Underdog 的处境展现:被老师羞辱,音乐梦想不受尊重。

当然最重要的:钟塔的铺设。

影片开场 10 分钟建立了 Marty 的这个 Character:

他的人生梦想(Life’s Dream)是音乐。

但他的缺陷(flaw)是恐惧(fear),他害怕被拒绝,害怕承担责任,害怕自己表现得不好,没法完成音乐梦想。然后就是等着看他怎么能逆袭。影片第三幕会把他的人物弧线完整化,他的内心需求(NEED)是相信自己,从 fear 变成 bravery。

当然最重要的 point of attack 还没有出现,要在影片 12-15 分钟左右出现,从而结束第一序列:时光机器的出现。

这里我再补充一个小点:在定稿剧本中,开场其实讲的是其他的事。

原剧本 Marty 在教室里出现和老师争吵,教授的出场是直接在广场中。

后来导演、编剧 Robert Zemeckis 听斯皮尔伯格的话,把这所有的都删掉了,直接用的钟表,和吉他。因为这个能更直接展现影片“关于时间”“关于人生梦想”的主题,就是比较注重影片开始的调性,同理可见《黑客帝国》中,不直接用 Trinity,而是用的电脑屏幕,绿色的 matrix 的原因。

南加大的副院长一直有强调一件事:就是好的类型片,不要去迷惑观众,而是直接给主题,越早建立 status quo(现状),越早让主角说出人生梦想,越早让副角色提出主题及其反面,越有效,你可以让观众意外,让观众去猜,但不要故意让观众云里雾里。见仁见智吧,感觉无数中国文艺片的电影人要中枪。

《爆裂鼓手》,

作为小成本的神作,你也可以看到这点。

另外有个技巧就是,让角色在第一序列里陈述某个主题,让另一个角色去说相反的,这样可以让观众更有粘性地去跟随主题和整部影片。

就是主角和父亲在电影院里的那段对话:要不要把所有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爸爸说人生有很多选择,儿子说要孤注一掷。

然后我们就看主角到底会不会为了得到老师的认可,去受尽折磨,还是最终会选择反抗。

原版《华尔街》里,是一个前辈说“好事多磨”,一个前辈说“能走捷径”。然后就是看主角的堕落的一生选择。

《超时空接触》里,爸爸说,如果太空只有我们,太不幸了。传教士说基督教和上帝。我们看朱迪福斯特如何去嘲笑传教士,然后影片最后升华成,每一种信仰都值得尊重。

说回《爆裂鼓手》,它妙的一个点在于影片的前 10 分钟几乎把整个电影都囊括了,Andrew 为了取悦 Fletcher,愿意做一切,然后不断被 Fletcher 玩弄。之后电影的几乎所有环节,都是在重复这种玩弄,把情绪推向高潮。

影片开场就建立了 Andrew 的 Status Quo:练鼓,被嘲弄,孤独没有朋友的局外人形象。

他有自己的人生梦想:成为伟大的鼓手(海报、与女友、父亲的交谈); 有具体的 WANT:要进入 Fletcher 的乐队;有很明确的,观众能感受到的 NEED:他应该远离 Fletcher,做自己。

妥妥的一只 underdog,怎么往上爬?所以到了影片最后的那一段他反过来控制 Fletcher,那段长时间的鼓的独奏作为影片的结尾,一句台词都不需要,观众都会热血沸腾。Emotion 都足够到了他该到的位置。

正是因为影片开场的那 10 分钟 set-up,影片最后,罕见地在同一场戏中,完成了所有的结尾:

Andrew 有了自己的 NewHope/Bulb Moment:

主题:为了让人发挥潜力,是否有一条边界线?真正的 CharlieParker(伟大的鼓手)永远不会被打击死吗?

得到了自己的 NEED:不在乎是否取悦 Fletcher,自己可以站起来。

得到了自己的 WANT:他对 Fletcher 已经足够好。

得到了自己的 Life Dream:成为一个好的音乐家。

而“反派”Fletcher 竟然也得到了他的 WANT:他真正培养出了一个 Charlie Parker。

前所未有!

另外提一嘴,

《爆裂》的导演、编剧,所以我们常说他再也拍不出处女作这样的片子了,真的算做到了某种极致。《LalaLand》好像挺多人喜欢,确实是挺“好看”的,但是我远远比不上爆裂,一些人觉得他掉下神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很多人认为他是新导演,但其实他在《爆裂鼓手》之前已经算是好莱坞小有名气的编剧了,给别人写了十几个剧本了。重点是他的《爆裂鼓手》写了几十版,这是他的内心的真正的作品,尤其是“对开头不断的重写”,原剧本中还有很多其他对话,直接被删光了,然后力量和角色的塑造反而更强大。

这点我躺枪,我经常两三个小时写出一个故事大纲。前辈经常说你这个非常棒,但是不要告诉我你只写了半天,因为你用的是几十年。而真的是在不断的改写中,这个影片的主题才真正的呈现出来。 我不知道,可能真的会有天才吧,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多写写,多重写吧,你的开场 10 分钟也可以变得很厉害的。

其他随意想到的小总结:

- 如果是高概念的片子,信息交代,建立世界。

这个很简单。《指环王》,讲述戒指的背景,怎么到达咕噜手中。

《星球大战》:公主怎么把计划交给了机器人,主角遇到机器人,因此得到了地图。

- 建立悬念,建立故事势能:悬念是建立故事势能的最佳方式。

这个例子太多了,《记忆碎片》不用提了。

昆汀《无耻混蛋》:开场纳粹和农夫聊天,地下藏着一家犹太人,纳粹军官会不会发现他们?光这个开场一个场景,昆汀剧本里就写了 20 多页,但你真的不会觉得这些对话很无聊。

- 但建立悬念不代表一定要搞乱观众的脑子,不要害怕自己的主题太早表现出来。好的编剧是有能力,在影片的第二幕第三幕依然带着观众前行的。你有的是技巧,可以有反转,可以有 surprise,很多编剧可能犯的错就是故意强行反转,废话,你前面什么都没展现,突然影片最后就 blablabla 了,这谁受得了,真把观众当傻子了。

《黑客帝国》开场就能看到 Matrix,这没有泄底,它继续问的问题是”Is Neo the ONE?”

《月光男孩》《伯德小姐》作为文艺片,它们的开场,第一个镜头都直接引出了电影的主题和概念。

- 铺垫呼应法

这个编剧们应该都会,就看这个能不能做好了。之前已经提到了很多。

- 建立主要张力和高代价 Stakes:

伯格曼算很艺术片了吧,你看《第七封印》,也是有很强的张力的:他能不能在下棋时击败死神?

《偷自行车的人》:他为了孩子,能不能拿回自行车?要不要去偷自行车?

《血色将至》:男主能否变成石油大亨,他会不会为了成功,放弃一切道德原则甚至是孩子?

日本电影经常被吐槽没有张力,但是你看是枝裕和的几部市场表现还可以的片子,其实也是有的。

- 尽早建立角色,尤其是 Status Quo:观众从一开始可以与其绑定,emotion 跟随。

《沉默的羔羊》Starling:女性 underdog 的形象鲜明。

皮克斯也有类似的表述,他们的剧作规则是: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XXX, everyday XXX.

One day, XXX happens, because of that, XXX happens, and then, XXX happens, until final, XXX is resolved.

我们要写好前十分钟,最好也能讲清楚这个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XXX, everyday XXX. 当然我觉得 there was XXX,里面要表现出这个 XXX 的“缺陷”,给故事改变的势能空间。

- 行为,展现,而不是告诉。

这个很简单吧,能不用旁白的就少用旁白,能不让角色 blablabla 说个没完的,就尽量用事件呈现。

- 有个小技巧是类型片经常用的,就是表现角色缺陷的行为,或者事件,最好都指向同一个缺陷,而不是东一下,西一下。因为影片不是剧,有限的时间内,表现一个弧线就很好了,比如《三块广告牌》女主的三次角色揭露,都指向的是她的“愤怒”,而不是一次关于愤怒,一次关于骄傲,一次关于自私。这么做的话,容易让观众的跟随性降低,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这个大部分成功影片都是如此,不再赘述。

缺陷的空间也尽量可以建得大一点,让角色或者角色的关系,在影片后段的时候有大量的机会和次数去转变,从拒绝到小转变到中,到大,到终极等等。

比如《雨人》,全片其实都是关于汤姆克鲁斯和达斯汀霍夫曼的关系的转变。一开始建立起汤姆克鲁斯的自私性格就至关重要。

同理:《海底总动员》《克莱默夫妇》《瓦力》

如果是多角色片,这个弧线就做得稍微简单点,但最好角色间的缺陷都是有关联的。比如《木兰花》《真爱至上》。

- 另外还有多情节片、非线性叙事片、包裹片,这里先不聊了。以后有机会可以再写。但本质是一样的,总之就是开头十分钟你要铺设好站台,然后才能有参差不齐的地铁线路。

比如《撞车》《21 克》《记忆碎片》《降临》《非常嫌疑犯》《公民凯恩》《大魔域》以及集大成的《低俗小说》(笑)。

- 越具体的 WANT 可能越好。比如《沉默的羔羊》Starling 的人生梦想是成为 FBI,但影片中具体的 WANT 是破解水牛比尔的案件。

就像我正在写一个导演的故事:他的人生梦想是成为伟大的导演,但是具体的 WANT 可能是想先进 NYU,想拍出一部关于导演的纪录片。越具体,观众会越觉得形象和可以捉摸。

- 对应的,每一个序列的小目标可以尽量明确。

《阳光小美女》,甚至都让角色亲口告诉你,我要去参赛,我要去佛罗里达,我要赢得比赛。

仔细看公路片的剧本,很多都是如此,《末路狂花》等等。可能就《老无所依》、文德斯比较诡异一些。

《黑客帝国》,开场 Trinity 要去寻找电话亭,Neo 要跟随小白兔去酒吧,这都是具体的,而不是漫无目的的游走。

《回到未来》开场小镇部分,你看上去好像 Marty 是游走在小镇里,但小镇里的每一个元素,都是有作用的,从黑人市长、滑板、咖啡店、钟塔,到最后都会有呼应,所以你会觉得影片是有机的。

伍迪艾伦,日落日出三部曲,欧洲新浪潮,你看上去够松散了吧,但仔细品一品他们的对话脉络,逻辑情感线完全是顺的。

当然我个人是很喜欢“松散”的小文艺片的,但是我也清楚这不是符合大众口味的欣赏观感的。是的,我说的就是蔡明亮同学。

我一直认同的一个理念是,我们只有真正了解了工业化的方式,才有资格说怎么样去超越它。

其实和哲学是一样的,“破”是最简单的事,难的是“立”,你都不愿意去了解黑格尔、康德,谈什么自己的哲学? 最多是民科、民哲吧。

反类型片的典范《三块广告牌》,在影片中段才开始反类型,你看他第一幕,前几个序列的铺设完完全全是按照经典叙事法来的,所以反类型才会这么惊艳。

- 多改写!多写!多改!

《玩具总动员》本来只是关于玩具的一个冒险故事,写着写着就衍生出了主题:Woody 能否找回自己的地位,巴斯光年引出玩具作为主体的意义是什么?

《黑客帝国》,Neo 屏幕上的第一个词是 Wake up,影片关于觉醒。 Neo 屏幕上的第二个词 Searching,影片关于搜寻。电影的第一个对话,is Neo the ONE? Trinity 的第一句话,do you believe?影片关于相信。Neo 见到的第一个黑帮男和女朋友的名字 Choi,De Joure,法语连起来是“choice of the day”,一天的选择。影片不是关于 Neo 的选择吗?选择是否相信。

《回到未来》:原来只是一个简单的时间旅行的片子,后来主题慢慢变成了“爱,能拯救一切。”

这些 10 分钟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剧本写着写着,再绕回来改写出来的。

- 最后,习惯的问题。

作为职业编剧,最好每天都写一点吧。虽然我做不到~

不管是陈国富,还是好莱坞的一些老师,都是这么告诫我的:把写作当成去教堂,而不是天才的灵光一现。写作就像把锅子放在灶台上,不是说每天放一会会儿,然后隔几天都不煮,那那锅东西肯定煮不熟。 写作的时候,就把老婆孩子都赶走,或者你自己把自己赶走吧。

@张小北 说的片方不看的问题,前一阵子上影节和 Blacklist 的创始人 Franklin 聊,他提到他创造 blacklist 的最大初衷,正是因为好莱坞的电影厂们,只看前 10 分钟,而错过了太多的好的剧本,这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是整个工业化市场的困境。所以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了这个平台。

人们以前喜欢《侏罗纪公园》《大白鲨》《异型》,现在也一样,喜欢的是《盗梦空间》是《复仇者联盟》;《朱诺》《充气娃娃之恋》这种一般电影厂根本不愿意看下去的低概念剧本,需要的是机会,所以 Blacklist 做到了这一点。不知道中国是否有机会吧。

事实上《爆裂鼓手》一开始的美国票房和宣发也很差,因为发行商是按照 Music 类型来发行影片的,直到最后,人们发现这根本不是,口碑才一下子水涨船高。

影片重要的是什么,是故事是情节是人物,但真正能让人记住的,我自己感觉是情感或者主题。比如《百万美元宝贝》相比《洛奇》会更让我心动。

这或许是我心中,好电影和伟大的电影的最大区别。

PS:

不了解 Blacklist 的可以查一下,挺传奇的一事。有点像我之前写过的《互联网之子》.

如何评价纪录片《互联网之子》?本片的意义在哪里?

Ps: 推荐南加大 - 上科大的编剧培训项目,有时候,一些归纳总结确能醍醐灌顶。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A battle of Title: 「称呼」是一种「信仰」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