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漫威电影不算是「电影」?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

如何看待导演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称,漫威电影不算是“电影”?

2001室的库布里克,导演/编剧/摄影/未来电影放映员 公号:瓶装火箭电影

1. 长话短说

电影(cinema)是视觉故事,而不仅仅是视觉化了的故事。

对老马来说,漫威电影不算是 cinema。

引用宫崎骏在纪录片《不了神话》中的一句话来进一步解释一下。

我喜欢一部电影不是因为它的故事情节,而是在看到某一些镜头的瞬间会赞叹:这太棒了!我认为这才是电影!

这些只有电影能做得到的瞬间,让电影成为了 cinema。

2. 正文

采访原文

“I don’t see them. I tried, you know? But that’s not cinema. Honestly, the closest I can think of them, as well made as they are, with actors doing the best they can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is theme parks. It isn’t the cinema of human beings trying to convey emotional, psychological experiences to another human being.”

在这段话中,斯科塞斯的观点是:

  1. 漫威电影不是 cinema。
  2. 漫威电影是精致的,视觉化的主题公园。

第二个观点非常个人化,在这里不作讨论。

从第一个观点中,可以看出斯科塞斯对于电影的基本预设:

  • 第一个预设是显而易见的:电影和 cinema 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是 cinema。

在斯科塞斯眼中,什么算的上 cinema 呢?

斯科塞斯在后半部分给出了自己的标准。

It isn't the cinema of human beings trying to convey emotional, psychological experiences to another human being.

马丁·斯科塞斯很爱说话,聊起电影更是滔滔不绝,这些年来我听他在各种访谈和电影纪录片里讨论电影艺术,包括他的大师课(Martin Scorsese teaches filmmaking)。基于此,我认为斯科塞斯的意思是:

  1. cinema 提供给观众(another human being)的是一种情感的体验(emotional experiences)。
  2. 而且,观众产生的这样的情感体验,是观众在电影的视听元素(看到的画面和听到的声音)刺激之下,在心理学层面产生的自然反应。
  3. 利用电影的视听元素对观看者的观看心理进行操控,是电影人(原文中的 human beings)的一种自觉行为。
  4. 简而言之,电影始于导演对自己真诚的情感体验的分享欲(电影人艺术家的一面)。他们通过对电影视听元素的巧妙使用(匠人的一面),在其他观看者(电影人本身也是观众的一员)身上再现了这种情感体验。

电影的视听元素和观众观影体验之间的关系,是电影让作为观众和电影人的斯科塞斯着迷的地方,他多年来反复在访谈中提到这种关系,他称之为“visual literacy”,字面意思是“视觉的文学性”,我想较为精准的翻译应该是「电影性」,但我担心却少了“文学性”作为参考,很难准确传达斯科塞斯的意思,所以姑且翻译成「电影文学性」。

可以看出,至少对于斯科塞斯来说,电影和文学是可以类比的。我们可以粗旷地把文学分为强调故事性和娱乐性的通俗文学,以及强调写实意义及叙事手法的严肃文学。电影和文学的类比也可以更进一步:

  • 通俗文学 - 商业电影 (比如,漫威电影)
  • 严肃文学 - 严肃电影 (cinema)

巧合的是,斯科塞斯在纪录片【希区柯克与特吕弗】中提到了《希区柯克特吕弗对话录》这本书如何改变了人们对于严肃电影(斯科塞斯的用词为“serious cinema”)的定义。

事实上,电影和文学的类比是非常恰当的,前者正是在 20 世纪接替了小说成为了主流的叙事媒介。

斯科塞斯强调「电影文学性」的通识教育,这意味着对他来说,不仅仅电影人需要学习如何更好地拍电影,观众也需要学习如何更好地看电影,正如我们在义务教育阶段学习文学经典一样。可真的有这种必要吗?

我认为有的。尽管我认为观众感受电影试图传递的情感体验的能力与「电影文学性」的高低无关(毕竟这一切发生在心理学层面,这暗示了我们的潜意识也许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我仍然认为(我猜测斯科塞斯也会同意)在通识教育阶段普及「电影文学性」教育是必要的,因为这能够帮助观众建立一个对于电影的共识:电影不仅仅只是讲故事的工具,虽然它也许是迄今为止最直观的讲故事的方法,它还可以抒情啊。这对于电影人的创作和电影艺术的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如果我们从斯科塞斯的这段话里得到一些对于中国电影的启示,那就是少用一点脑,多打开一点感受。在过去的十年里,主流的电影评论思路是走脑为主的,受此影响,观众观看电影的时候,也时时刻刻提防着电影人“把观众当傻子”。我们以新闻报道的标准去要求一个故事片,所以我们会去质疑两个蒙古族少年能不能骑着马穿梭在解放军车辆中间。

希区柯克曾经因为电影中剧情的“不合理”而广受评论界诟病,他的电影也一度被贬低为廉价的刺激。直到二战后,希区柯克的惊悚片在解放的法国上映,一帮年轻的电影评论家用一篇篇的评论文章把希区柯克捧上了“电影作者”的高位,希区柯克的电影也第一次和“严肃电影”挂上钩。作为法国电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特吕弗采访了他最喜爱的导演,在《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中,希区柯克回应了对他影片中情节“合理性”的质疑。

希区柯克:Yes. But you see, to me, plausibility for the sake of plausibility doesn’t help. 是的(我知道那些对我的批评)。但是,如果仅仅为了可信度来设计情节是没有帮助的(对好的电影来说)。
特吕弗:You have the habit of not necessarily looking for implausibility, but of not avoiding it if it’s useful. 你的习惯是,不会刻意运筹出奇,但如果对电影有帮助,也不会故意回避。
希区柯克:I have a favorite saying to myself. Logic is dull. 我最喜欢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就是,逻辑(故事中的)是索然无味的。

马丁·斯科塞斯 1942 年出生,希区柯克巅峰的几部作品,十几岁的斯科塞斯在影院里感受到了电影的伟大魔力。需要强调的是,斯科塞斯对于 cinema,对于「电影文学性」,对于所谓严肃电影的偏爱,绝不意味着他偏爱「艺术电影」。恰恰相反,正如斯科塞斯对希区柯克以及他的惊悚片的推崇,当年他在纽约大学的前身,华盛顿广场学院学习电影的时候,在论文中热情地赞扬卡罗尔·里德的【第三个人】。教授对他的选片提出了质疑,声称【第三个人】仅仅是一部“惊悚片”而已。

可是它真的太棒了,年轻的斯科塞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