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有的人喜欢半英文半中文讲话?

leovalente / CC0

Ellen,想嫁给无限o(*////▽////*)q的科研喵

(一)定义

这是一个语言现象,叫做语码转换,简单的说是中英文混合, 很多人把它当成一种炫耀英语水平的工具,但是其实这是一个中性的定义,语码(code)本身可以用来指代任何语言或者语言分支里的系统,是一个中性词,转换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中性的过程。比如 Myers-Scotton (1993) 就发现了 Nairobi 当地人在英语和母语之间的转换:

它一分为二,分为语码转换(Code-switching)以及语码混用(Code-mixing),前者指为句间的转换 (inter-sentential switching) , 用语码混用来指称句内的转换 (intra-sentential switching) ,语码转换发生在句子分界处 (clause boundary) , 而语码混用发生在句子内部。但是这个定义也受到了很多质疑,因此产生了不同的流派。

第一,David Li (1999) 认为为了避免语码混用这个词本身代来的消极意义,需要新的表达来替代比如”混合语码“(To avoid negative connotations associated with the term “code-mixing”, …the more general term “code-switching” will be used to cover switching at both the inter- and intra-sentential levels…There is , however, no other satisfactory term which can replace the substantive “mixed code”, and the adjective “code-mixed”…);

第二,Myers-Scotton (1995:36) 也认为句间语码转换和句内语码混用的确牵涉到不同的语法限制, 但是它们却有着相似的社会功能, 所以它们属于同一框架;

第三,Verschueren (1999:119) 用语码转换来概括句间语码转换和句内语码混用,认为这只是一种语言变化,是一种受到普通人欢迎的策略;

第四,Verschueren (1999:119) 用语码混用来囊括句间语码转换和句内语码混用。

另一种定义把它分为 Alternational code-switching 和 Insertional code-switching,前者指两种及以上的句间语言混用(the alternation between two or more languages across sentences,比如”Korean-English bilingual father: U-seo jaranik’a. (I told you to go to sleep.) Go to bed.“而后者指两种及以上的句内语言混用(the alternation between two or more languages within a sentence)。

比如“Korean-English bilingual girl: Umma (Mommy), please tell him [her brother] not to go into my room! I hate him! Midum, how many times have I told you not to come into my room? You ruin everything! I really hate you, you, dudu [meaning “an idiot,” the term his sister usually uses whenever she teases or insults him]!”。


(二)分类

除了简单粗暴的二分法以外还有其他分类方法,Poplack (1980) 继续将其分为了 3 种:句间语码转换 (inter-sentential switching) 、句内语码转换 (intra-sentential switching) 和附加语码转换 (tag switching),附加语码转换指的是在单一语言表达的句子或分句中插入另一种语言表述的附加成分 (tag) 。它也常被认为是句内语码转换的一种,即“a sub-type of intra-sentential switch where only a tag or a set phrase is switched”比如“A Panjabi/English bilingual would say: It's a nice day, hana? (It’s a nice day, isn’t it?)”。

Poplack (1987:54) 通过提出顺畅转换 (smooth switching) 和不顺畅转换 (flagged switching) 的理论发展了自己的语码转换类型。顺畅转换包括 L1 和 L2 之间的顺畅的转换, 而没有初始口误、犹豫、或长时间的停顿) 。不顺畅转换就正好相反, 它往往包括上述那些语言特点或一些特殊的词汇。通常顺畅转换被认为是真正的语码转换, 因为这类转换是研究语码转换的普遍语法限制方面非常重要的语料来源。

Auer(1990)提出了两种类型的语码转换:与语篇相关的转换(discourse-related alternation)和与交际 者相关的转换(participant-related alternation)。

Auer(1990)认为与语篇相关的转换是以说话人为中心的,它可以用来在言谈应对中完成不同的交际行为;而与交际者相关的转换则是以听话人为中心的,它考虑的是听话人的语言喜好和语言能力。我们认为 Auer 的语码转换类型的两分法基本上是从功能角度出发的,这与 Poplack 的语码转换类型有着本质的不同。

Muysken(1995)提出了另外一种语码转换类型:交替(alternation)、插入(insertion)和词汇等同(congruent lexicalization)。Muysken 还提出了区分上述类型的语码转换的 13 条标准。交替是由一种语言向另一种语言的真正的转换,其中涉及到语法和词汇,交替是一种特殊的语码转换,它发生在话轮之间或话轮之内。


(三)理论

Myers-Scotton (1993)提出了基质模型理论(The Matrix Language Frame model),即在语码转换的现象种,又一个语言作为基质(matrix)出现,或者基础语言(base language),形成语法基础,比如在香港,广东话(Cantonese)经常是语码混合的基质,如 Ngo5 wui5 call back nei5,是 I'll call you back 的意思。Myers-Scotton (1993)同年继续提出了标记理论(Markedness model),作为非标记(unmarked/expected)选择的语码转换,比如在英国出生的中国人在家可能会跟父母说英语及普通话,是一种无意识举动;第二种是作为标记(marked/unexpected)选择,是有意之举,比如在香港的父母可能会跟小孩子说英语,旨在提高孩子的口语水瓶;第三种是探索选择(exploratory ),比如我在香港不确定对面的亚洲人是日本韩国还是中国人,可能我会使用英语作为开场语言。标记性概念运用于语言变异研究, 称语码选择也存在“ 无标记的 ”与“ 有标记的”区别。无标记选择指在规约化语境作出符合社会规范或期望的语言选择, 有标记选择则与此立 。无标记选择是基本的,经常可见的现 象 。


(四)应用

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出发,Gumperz (1972, 1982) 曾把会话中的语码转换当作一种社会现象来对待,提出了“juxtaposition within the same speech exchange of passages of speech belonging to two different grammatical systems or subsystems”的定义,并且提出了情景中的语码转换(situational codeswitching)和喻意中的语码转换(metaphorical codeswitching)的概念。情景语 码转换指那些由于情景的变化而引发的语码转换,这类语码转换意味着“只有一种语言或语言变体适 合在某个特定的情景中使用,讲话人需要改变自己的语言选择来适应情景因素的改变,从而最终维持 讲话的合适性”(Auer, 1998:156)。

情景语码转换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概念化线索 (conceptualization cue),通过语码转换,交际者可以成功地理解和把握情景。喻意语码转换指那些在情景不变的情况下,交际者为了表达一定的交际意图而实施的语码转换。喻意语码转换打破了情景与语言选择之间的规约关系,因而交际对象就需要付出更多的气力来对语码转换的用意进行推理。

从心理语言学的角度出发,Clyne (1967, 1972) 就区分了两种类型的语码转换:外部调节的语码转换(externally conditioned codeswitching)和内部调节的语码转换( internally conditioned codeswitching)。顾名思义,外部调节的语码转换指的是由外界因素引起的语码转换,内部 调节的语码转换则指由于语码转换者自身的原因而引起的语码转换。

谈到激发因素(triggering),Appeal & Muysken(1987:125)认为某些词汇会出现在主导语言表述的 双语语篇中,这些词汇就往往能激发(trigger)语码转换,而且起激发作用的词汇和被激发的词汇都 是可预料的,因此起激发作用的词汇能使说话人放弃当前的语言而用另一种语言完成句子”(Clyne, 1991:193)。

Giles 等人提出的调适理论(accommodation theory)是语码转换心理语言学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理论,该理论的核心是“人际语篇(interpersonal discourse)中的语言行为对于交际者来说,从语言习惯和喜好,从发音到个别词汇的选择,都是非常敏感的”(David Li, 1996: 3)。但是调适理论仅仅根据“趋 同”(convergence)和“离弃”(divergence)来分析语码转换显然是不够的,它们只能说明语码转换的某些实例。


(五)具体操作

(1)被混合的部分:

短语 / 词素 / 单词,最常见的是混用实词,lexical items – nouns/verbs/adjectives;Proper nouns (names of places, people),或者“填空”,因为找不到需要用的语言里的完美翻译或者对应,在香港最常见的结构是“N+N:中文 data (Chinese data), V+N 傾 project (to discuss a project), A+N: unplugged 音樂 (unplugged music)”。

(2)需要混合的领域:

计算机语篇(Computer discourse):USB手指 (USB flash drive),中文Windows (Chinese Windows), 望住個mon (Looking at the monitor), checkemail (Checking email);商务语篇(Business discourse):個市fluctuate得好緊要 (The stock market fluctuates widely.) 佢主要負責admin,我係personnel 果邊 o 既 (She is responsible for administration); I belong to the personnel department.);时尚语篇(Fashion discourse): Designer labels/Clothing items, styles, etc. (e.g. https://goo.gl/lvjBP5) ;饮食语篇(Food discourse):menu,happy hour,recipe, bar,pub,cappuccino,latte;乐器语篇(Showbiz discourse):琴晚去左個jazz concert (Last night I went to a jazz concert.),VO compounds: 彈bass guitar (play bass guitar),拉cello (play cello),唱solo (sing solo)。

(3)以新闻纸媒为例:吕黛蓉等三人(2003)选取 2002 年 1 月到 2003 年 5 月广州地区几份比较有影响的新闻报纸, 它们分别是: 《广州日报》 、《羊城 晚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周末》和《信息时报》 作为研究对象,由于这些报纸均为中文报纸, 所以由此推断出在一般情况下,所收集语料的主体语言(matrix language) 应为中文, 嵌入语言(embedded language)应为英文 。

统计结果显示句内转换的现象占了 97.7 %, 而句际转换只有 2.3 % 。在句内转换的所有个案中, 名词词组所占比例相当之高, 其次是介词短语(系统功能语言学对“短语”和“词组”有严格区分。这一结果与 Li 研究香港传媒报纸的词类统计结果基本相似(见 Li 1994: 34), 唯一的不同在于介词短语在我们的语料中出现得较多 。这一结果与标记统计有关, 是由于介词 versus 的缩略形式 vs .在体育版面的标题中出现多次造成的。在名词词组中, 专有名词占了总数的 90.5 %,而其中缩略语则占了总数的 40.1 %。

从语码转换在各语篇体裁的分布情况来看(为了统计方便起见, 这里只考虑句内转换的情况),语码转换出现频率最高的是科技新闻和娱乐新闻语篇, 出现最少的是国内新闻版面 , 其次是体育新闻和国际新闻, 后三项所占比例相加的总 和只有科技新闻的 1/2 。在各语篇体裁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项当然是名词词组, 其中专有名词和缩略语占了绝对优势,值得注意的是, 科技新闻中的转换几乎全为专有名词, 而娱乐新闻虽然专有名词的转换比例很高, 但是缩略语的转换比例却特别低。

语码转换在新闻报纸各语篇体裁的出现是遵循一定规律的, 这个规律就是在较为正式的语篇体裁中, 如国际新闻和国内新闻版面, 语码转换比较少见; 而在语体风格没有那么严肃的语篇中, 如娱乐新闻和科技新闻版面, 语码转换出现的机率就相对大得多。从这里可以看出语码转换的出现是与语言的正式程度有关的, 语码转换现象一般出现在非正式的语境 。

(4)以课堂为例:

陈立平(2004)对解放军外国语学院 425 名本科生和 32 名教师课堂上教师语码转换调查结果表明,语码转换是教师普遍使用的策略,师生对此均持肯定态度,并认为教师使用母语主要是出于教学考虑。但是调查也发现教师比学生更高地估计了母语的教学功能,并存在过多使用母语的情况。为此,他最后提出了 4 条语码转换原则,既提倡最大程度上使用目标语言,同时又肯定适时适量使用母语的辅助作用:总结了以下几条课堂教师语码转换原则 :

  • 目标语优先原则。鉴于大学英语专业学生已具备一定的语言基础, 且课外接触英语的机会较少, 教师应首先选择英语作为无标记的工作语言, 保证学生有最大量的目标语输入。其实, 努力听懂教师的语言也是语言学习过程的一个重要内容 (Wong-Fillmore, 1985) ;
  • 标记性母语使用原则。单纯的输入不能保证学生能吸收, 因此在最大量目标语输入的条件下, 教师有意识、有标记地使用母语可以起到润滑油的作用, 从而减轻学生的焦虑情绪, 加快学生对目标语的吸收过程;
  • 母语使用适时、适量原则。适时、适量原 则要求教师根据课程和学生的特点有节制地使用母语 。适时就是要选择母语具有重要教学功能 (如帮 助学生理解 、翻译术语或难句、提高时间效率、 活跃课堂气氛等) 的时机。适量就是点到为止,不要长篇大论。过多使用母语反而会造成学生对目标语的焦虑情绪, (Levine, 2003) 妨碍目标语的输入和吸收 ;
  • 顺应原则。当实施以上原则遇到困难时, 教师可以观察学生的反应, 或直接询问学生的意见 , 随时调整语码选择策略, 以满足学生的需求。

(5)以学生为例:

薛冰及向明友(2019)以质性研究方法为主,辅以量化统计,通过观察、访谈等手段进行语料收集,旨在探究英语专业学生校园汉英语码转换的动因及其对语码转换所持态度。研究发现,校园语码转换动机可分为三类:对语言现实的顺应,对社会规约的顺应以及对心理状况的顺应。顺应语言现实包括对语言差异及表达模式的适应;顺应社会规约包括话语主题影响和语言权威影响;顺应心理状况包括活跃气氛、显示亲疏、寻求便利、利于表达等四方面。大多数受访学生将汉英语码转换看作一种中性现象,对校园汉英语码转换持积极态度。


(六)转换动机

第一个转换原因是为了适应,在适应性理论(Accommodation Theory)下,人们会为了配合不同的话语对象改变自己的说话风格和形式:

第一种是契合(Convergence),比如更接近对方的说话方式,契合也包括两种,第一种是向上契合(Upward convergence),在面试采访中,被采访者往往下意识去观察采访者的说话方式和方法,模仿语气,若此时面试官夹杂了一个英文单词,那么面试对象很有可能继续沿用这个说法,第二种是向下契合(Downward convergence),比如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对话(teacher talk),当老师发现学生出现了语码转换的现象,很有可能重复一遍然后用英语解释学生使用中文替代的那个新单词,或者母亲和孩子说话(baby talk)也有这种可能性。

第二种是区分(Divergence),人们为了和说话对象保持不一样的自我而刻意强调自己身份,比如作为中国人在海外,有可能在一群外国人面前偶尔和自己的中国小伙伴蹦出几个中文单词,来加强这个群体的黏着性和强调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认知,和外国人区分开来。

在香港有一下几种情况:委婉语(Euphemism):The English equivalent sounds less intimidating. e.g. underwea;清晰度(Specificity):The English equivalent has “narrower”(or broader) semantic coverage. e.g. fans (=fans of all kinds), book (=reserve);双语双关(Bilingual punning): Playing with homophonous words e.g. fun;省时省事(Principle of economy):The English equivalent is more concise. e.g. check-in;身份标记(Identity marker):To appear more “westernized” or “Hong Kong” (vs other Chinese communities)。


参考文献:

[1]陈立平.英语专业教师在课堂上语码转换调查[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4(05):34-40.

[2]何自然,于国栋.语码转换研究述评[J].现代外语,2001(01):85-95.

[3]吕黛蓉,黄国文,王瑾.从功能语言学角度看语码转换[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3(12):6-10.

[4]薛冰,向明友.英语专业学生校园语码转换动机探析[J].山东外语教学,2019,40(04):57-67.

[5]于国栋.语码转换的语用学研究[J].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00(06):22-27.

[6]祝畹瑾.语码转换与标记模式——《语码转换的社会动机》评介[J].国外语言学,1994(02):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