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真正的电影,都应该在电影院看?

gautherottiphaine / CC0

2001室的库布里克,导演/编剧/摄影/未来电影放映员 公号:瓶装火箭电影

电影艺术迄今为止的几次大的美学革命,起初都是为了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

我觉得电影技术目前经历的大的技术和美学革命大概的脉络如下。

1. 追求更“逼真”的画面初级阶段: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

2. 在电视的逼迫下追求视觉奇观:cinerama,cinemascope,变形宽荧幕。这一阶段我认为起初是追求“逼真”的沉浸式效果,比如最早的 cinerama 影片,但随之而来的宽荧幕并没有继承这种“沉浸感”,更多地变成了一个“电影化”的幕幅选择。

3. 与 2 同时发生的其实还有 3D 技术的登场,当然在其短暂的亮相之后需要等待几十年才能再次回到舞台中央。

4. CinemaScope 奠定了现代电影的美学品味,并被成长于变形宽荧幕电影时代的一代电影人发扬光大:比如 Wes Anderson, Quentin Tarantino。

5. 电影这个艺术形式,本来就是跟观看场景分不开的。

之前在聊 IMAX 的一篇文章里写过。

聊一下技术对于影院形态以及电影美学的影响。我一直觉得默片时代的电影是一个单独存在的艺术形式,姑且叫它”经典电影“吧,同步音轨让它寿终正寝。有了声音的电影,叫它现代电影吧,关于它的作用和背后的逻辑我同意巴赞Total Cinema的看法,我觉得电影就是在追求一种终极真实的幻觉,很微妙,不是绝对的真实,而是特别真的假,一种身临其境的视听和情感体验,一种让你愿意相信的假,姑且叫它“终极电影”。所以后面的彩色电影、3D、宽银幕(Cinerama/CinemaScope/ 变形宽银幕)、高帧率和高分辨率(代表人物李安导演)都是这种“终极电影”的不同进化形态。“终极电影”还远远没有进化完全,这一点我想我们都会同意,而且在这条路上我们很难不走弯路。上述提到过的技术,同步音轨淘汰了现场配乐,改变了影院的形态;宽银幕改变了银幕的尺寸,毫无疑问改变了现代影院的形态,现在绝大多数影院都采取的是 1.85 或 2.39 宽高比的银幕。

电影的这种“沉浸感”,这种“特别真的假”,“你愿意相信的假象”,如果不在一个「黑盒子里」(影院)去看,还会有同样的魔力吗?我觉得这个是斯科塞斯心知肚明的,也是他悲观的原因。

「电影最好在大银幕上放映」,斯科塞斯在文章中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It’s a perilous time in film exhibition, and there are fewer independent theaters than ever. The equation has flipped and streaming has become the primary delivery system. Still, I don’t know a single filmmaker who doesn’t want to design films for the big screen, to be projected before audiences in theaters.

但是除了「看电影」“正确方式”这个问题,对电影人来说,「拍电影」的方式方法同样至关重要。刚刚完成 netflix 出品的【爱尔兰人】拍摄的斯科塞斯大方地承认了自己身上这个巨大的矛盾:他的影片将在流媒体上首发,一如诺亚·鲍姆巴赫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婚姻生活】(2019 年 12 月 6 日首发),以及更早的【罗马】。

只有 Netflix 允许斯科塞斯以他想要的方式来拍摄【爱尔兰人】。

Netflix 也允许了阿方索·卡隆用他想要的方式来拍摄【罗马】,一部制作成本 1500 万美元,票房 510 万美元的伟大的「作者电影」。

说白了就是 Netflix 的盈利模式和发展阶段决定了它不会单纯以一部影片的票房预期去限制拍摄的周期和成本。

显然,在「拍电影」的“正确方式”和「放映电影」的“正确方式”只能二选一的当下,「电影作者」选择了前者。

这是最坏的时代,最纯粹的电影,无法第一时间在电影院与观众见面,让人肝肠寸断。

这也是最好的时代,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容易看到那些让我们爱上电影艺术的伟大作品。

CC 标准收藏也在今年推出了自己的流媒体网站,对电影艺术的未来,我们应该保持乐观。

2001 室的库布里克:啥是 IMAX?看这一篇就够了

如何看待《教父》导演弗朗西斯称「漫威电影令人讨厌」?漫威是「电影界的麦当劳」这一说法准确吗?

如何看待导演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称,漫威电影不算是“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