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是「非常的大」还是「非常地大」?

MonikaP / CC0

难得糊涂,语文/英语教师,亦懂保研/博

语文老师强答一下。

这是个好问题。

先下结论:“非常 de 大”到底写“的”还是“地”,学术界有争议,生活中两种用法都常见,在没有明确结论前,二者均可,即:

非常的大=非常地大。

而不是像本问题下很多回答那样,咬定“非常地大”才正确。

当然,话说回来,中文表达中,一般“非常大”即可,加“de”字似乎是汉语欧化的一种表现,不太提倡。

一、“的”和“地”的一般用法

首先,强调一点,不要谣传国家不再区分“的”“地”“得”,这三个词目前严格区分。网络上乱用不意味着大家就接受乱用,在正式文体中,如法律条文、公文和新闻报道均要求严格区分。

现在有没有区分「的」「地」「得」的必要?

一般而言,“的”是定语标志,构成定中关系,“地”是状语标志,构成状中关系。而非网上流行说的“的 + 名词”“地 + 动词”,因为决定到底用哪个“de”不取决于其修饰的词性,而在被修饰词的语法成分。

提请各位注意的是,这只是“一般而言”的情况,换言之,存在特殊情况。

二、“程度副词 +de+ 被修饰词”的用法

本题实际问的是“程度副词 +de+ 被修饰词”的用法,其他的还有”十分 de 大“”非常 de 累“”这样 de 惨“……

在这个问题上,学界的意见并不统一,各有各的论据。总体而言,分为三派。

第一派是主”地“派。语言文字学大家吕叔湘先生(即《现代汉语词典》原主编)指出:

一般语法书上说“的”是定语的标志,“地”是状语的标志。什么是定语和状语?定语是名词的修饰语,状语是动词、形容词的修饰语。换句话说,用“的”还是用“地”,要看后面是名词还是动词、形容词。(《关于“的”、“地”、“得”的分别》,《语文杂记》,《吕叔湘文集》第五卷)

因此,“十分 de 大”“非常 de 累”“这样 de 惨”到底用哪个“de”,取决于“大”“累”“惨”的语法成分。这一派认为上述词语都是“形容词”,属于状中关系,因此用“地”。

第二派是主“的”派。这一派指出:

定语用“的”,状语用“地”,补语用“得”,许多学过语法的人对此深信不疑,其实他们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当。定语用“的”、补语用“得”(当然也可以不用),是不错的;但状语用“地”却不完全符合汉语语用实际。

状语有两种:动词前的状语和形容词前的状语。动词前的状语用“地”基本正确,只有个别例外,如“他真的结婚了”。而形容词前的状语不能一概用“地”。如果状语是程度副词,后边用 de,就应当写成“的”。如“十分的漂亮、相当的干净、越发的可爱、格外的大方”。

(PS:以前有学生问过我是“真的爱你”还是“真地爱你”,“真的很美”还是“真地很美”,在此大家直接理解为约定俗成的表达,只有“真的”,没有“真地”,这个问题上学者没有争议,生活中也只有“真的”。

这一派中,还有一些学者认为“的”“地”不必区分,统一用“的”(但大多数学者并不赞同),自然”十分 de 大”“非常 de 累”“这样 de 惨”都用“的”。

第三派是“的”“地"均可派。他们指出:

状语后边的 de,如果有人写成“的”,不要认为一定错误。“主语 + 非常 +de+ 形容词”中,“非常”后边用“地”,没问题。如:态度非常地殷勤|预感非常地不好。
但是,如果有人写成“的”,不能说是错的。例如:他帮着把行李拿上车,态度非常的殷勤(谌容《梦中的河》)|那年高考结束的时候,我的预感非常的不好(安顿《绝对隐私》)。

以“感到非常 +de+ 形容词”为例,有学者指出:

在“感到 + 非常 +de+ 形容词”的结构中,“非常 de+ 形容词”仍然是个状中结构。我手边有个现当代文学作品语料库,共有 657 134 个句子。其中写成“感到非常的 + 形容词”的,共有 3 句:感到非常的不方便(孙犁《风云初记》) |感到非常的轻松(周而复《上海的早晨》)|感到非常的难堪(王小波《未来世界》)。写成“感到非常地 + 形容词”的,只有 1 句:感到非常地痛苦(白帆《寂寞的太太们》)。

进一步,学者指出:

跟“非常”同类的程度副词,如“十分、极度”等,作状语时后边如果出现 de,既有人写“地”,也有人写“的”。例如“十分”:这个念头十分地顽固(李佩甫《羊的门》)|我们十分的痛心(冯志《敌后武工队》)。又如“极度”:极度地疲惫(马兰《阅读与对话》)|感到极度的空虚(周而复《上海的早晨》)。

三、结论

“的”“地”(包括“得”)分工均有必要,不宜统一,也不要乱用和混用。

实际上,一般说“非常大”“十分累”“极度舒适”……不必加“de”。

如果实在要用,目前,到底是“非常的大”还是“非常地大”,没有定论,两种用法均可。一般而言,如果你实在把握不准用哪个“de”,优先考虑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