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事 · 生完孩子后,她没有再回到我们高中

《匆匆那年》

如何看待高中生性生活?

顾宇,她在哪,家在哪

2003 年,我 15 岁,在美国读高中。

我的微积分课上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白人女同学,是丢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捕捉到的那种漂亮。只不过,她最让人过目难忘的不是她的样貌,而是她隆起的肚子。

第一次在教室里看见她的时候,我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荒诞感。

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十五岁小处男,居然和一个大着肚子的十七岁少女在同一间教室里学习函数,学习导数。

我他妈的到底在经历什么?

不,她她妈的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无疑是聪明的。微积分是大学预备课程,只有智商够用的那一撮学生才会选修这节课。

她也是真诚善良的。当时的我毫无微积分基础,强行选修了这节课,是她对初来乍到的我伸出了援手,助我渡过了最困难的那几个星期。

她是不幸的。有一次,她随口问我,Ben 这个名字如何?我随口回她,很不错啊,听着像一个稳重可靠的男孩。无需她呆滞的眼神提醒,我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因为 Ben 的父亲一点儿也不稳重可靠,Ben 没有父亲。

她又是幸运的。她生活在一个相对包容的社会,有伤心却又支持她把孩子生下来的父母,有可怜她而又尊重她个人选择的老师同学,还有允许她继续求学的制度环境。

归根结底,她是不幸的。在芳华正茂的十七岁,她失去了人生的各种可能性。

某一天,她在上课的时候感觉到了阵痛,被送去了医院,生下了 Ben。

我们微积分课上的同学对此颇为失望,因为她是在上化学课的时候被送去了医院,我们准备了几个月的临产应急方案没有派上用场。

她告诉我,生完孩子后,她会回到学校完成高中学业,等孩子大一点后,她还要去读大学。

生完孩子后,她没有回到我们高中。

我们都能从她的经历中得到启发。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告诫自己要对女孩的身体负责,于是在钱包里放了一个避孕套。

女孩们则要明白,男孩在钱包里放一个避孕套不是对你的身体负责,他这么做是对自己的欲望负责,是为了让你少一个拒绝他的理由。

我崇尚早恋,但我同时认为,性行为不是早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一个男孩因为你拒绝和他发生性行为而离开你,那么,他迟早会离开你,最有可能的是在和你发生性行为后离开你。

如果在浓情蜜意的时候,他求着你说,不给他,他就要难受死了。请你放宽心,他的丁丁不会爆炸,他死不了。

如果他看起来真的要死了,根据我自身经验,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他只是影帝附体,戏精上身。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心更是难测,但我从未听说过,一个男孩会因为生理上暂时无法得到满足而离开他深爱的女孩。

如果你软了心肠,把身体交了出去,却不幸地怀孕了,请你一定要坚强。

你要面对的是家人的失望,冰冷的手术台,绵长磨人的妇科疾病,以及终生不能怀孕的风险。

你会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不再相信人性和生活中的美好,你很难再光明磊落地活着。

你提醒我:“你忘提一个人了。”

我提醒你:“他怯弱,没用,还只是父母的附庸品,你指望他为你做什么?问人借钱给你堕胎?在三无诊所和你抱头痛哭,非卿不娶?”

为了男孩一时的享受,你要尝一辈子的苦果,我用专业的会计知识帮你算了一下,嗯,不值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