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英雄联盟官方背景故事中,哪段剧情最虐人?

blues / 知乎

blues,历史,篮球,游戏

我觉得有两个都很虐人,都来自艾卡西亚,卡莎和基兰。卡莎:我是为了他们而活的,即使不被他们理解。

卡莎原名是凯莎,年幼时候仅仅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虽然生在南部沙漠的残酷环境里,白天,她和伙伴们玩耍嬉闹;夜里,她憧憬着自己将来在这世上的位置。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或许十年后,一个叫做凯莎的女孩就要出嫁了。

可惜,虚空来临。

虚空被唤醒了。大地的基岩裂开一道深谷,将凯莎的村落和里面所有人一起吞了下去。只留下如夜般漆黑的扭曲石柱,穿透了大漠的黄沙。
凯莎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困在了地底。恐惧让她动弹不得,但并没有完全绝望——还可以听到其他幸存者的哭喊。他们虚弱地呼唤彼此,像诵经一样一遍遍地重复着各自的名字。三天过去,只剩下她自己的声音。朋友和家人全都不在了,留下黑暗中孤身一人的她。

家人朋友死亡(父亲卡萨丁因为出游还活着),孤身一人凯莎没有放弃,寻找食物为了活下去。

她一路上找到了零星的食物。坍塌留下的废墟中偶然能看到散落的水袋、腐坏的桃子——任何可以果腹的东西都弥足珍贵。

一个 10 岁小女孩,面对虚空生物时候,不后退,勇敢保护自己。

深渊之中聚集着窸窸窣窣的大群生物。一只体型和她一般大小的生物扑上来。她双手紧握着匕首,竭力想要保护自己。虚灵将她扑倒在地,但同时她也将刀刃刺进了它微光脉动的心脏,双双滚下深渊的更深处。

当最后杀死虚空生物之后,反而坚定自己信念,找到回家的路,为了家乡而战。

而在扩展阅读中,更让人心疼的是,卡莎都在保护附近的村庄,但还是被村民当做虚空的怪物,发现后用武器攻击她,即使这样她还是一往无前保持自己初心。

故事的最后,卡莎还是坚定自己信念,消灭虚空,保护这些视她为怪物的人。

虚空已经夺走了我太多东西,但我拒绝让它夺走一切。这些渺小的时刻,当善良和人性照进心扉,当天真和信任消灭了恐惧——所有这些时刻都让我充满了希望,认定我们能够战胜地底深处亘古涌动的暗流。
我第一次逃脱深渊活下来,是为了自己。
或许会有一天,我是为了他们而活的。

我是为了他们而活的,即使不被他们理解。

基兰:花尽一生所学的努力,只为故土。

基兰是艾卡西亚人,对于他而言,面临一次亡国,还有一次亡族,最虐的是,花尽毕生在找寻解救艾卡西亚的方法,但发现符文之地更大危险。

而如果想要解救下艾卡西亚,自我牺牲可能在所难免。

一次亡国:

艾卡西亚的地理位置偏安一隅,加上古恕瑞玛拥有强大天神战士——飞升者,使得艾卡西亚对于恕瑞玛战争毫无还手之力,最终臣服于恕瑞玛。

虽然战争失利,但艾卡西亚许多人是抱有归属恕瑞玛的态度,寻求共同发展。但可惜的是恕瑞玛帝国并没有完全接纳他们。在时光守护者故事中:

虽然这场溃败让艾卡西亚人心服口服,但也有许多人看到了共同发展的机遇。但可惜的是,恕瑞玛没有从根本上接受他们。
这片土地为帝国孕育出了许多英勇的领袖和革命性的思想家,但其中没有任何一人被认可拥有飞升的资格。议会一次又一次地向远在都城的皇帝上书请愿,然而对太阳圆盘的期许却一再被否决,没有任何理由。艾卡西亚付出了那么多,但却似乎永远都不会得到同等对待。

一次亡族:

战败带来不平等的待遇,让艾卡西亚人渐渐丧失了理智,终于想利用远古禁忌之力—虚空。但虚空之力不是艾卡西亚人的帮手,它是整个瓦罗兰大陆的敌人。

艾卡西亚的城墙脚下曾经有过一场残忍的大战。战后的余波将城市周围的土地全部变成了荒漠,也将这座受诅咒的城市从恕瑞玛的地图上抹去了。有人不乏天真地希望,在那儿肆虐的恐怖最终会被遗忘。

虚空力量直接把恕瑞玛派到艾卡西亚的军队全军覆没,同时整个艾卡西亚失去他的历史,人民,所有的一切。

花尽一生所学的努力

基兰面对虚空,成功解救了一个钟楼的人,但他发现,他们似乎是活着的,但又隔离于这个世界。

基兰花费了数十年,试图去理解时间和因果律的奥秘,看起来只有他一人能自由地在这个异常区内自由进行前后移动,而他也不知如何创造了这个异常区。这些人的确是被救下来了。但他就是无法弄清如何进行逆向处理,无法让他们真正活起来。他通过深度冥想和自创的复杂工具,开始卜算过去与现在连接到此刻的丝缕,逐步学会如何跟随这些丝缕一同前进或后退,不断寻找一个他已获得成功的未来……

他就是这样发现了真正的威胁:一切的终结。等待符文之地的大灭绝结局。

从效果上看,基兰现在已经存在于任何地点,而且无时无刻不在。即便如此,他实在是太清楚改变这个世界并催生其他预期之外的命运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通常是自相矛盾,而且总是会更危险的命运。或许如果他能找到一种方式拯救自己的人民,那么这场巨大的灾难也就能迎刃而解了。

唯一的问题是,他在此过程中愿意做出什么牺牲?

现在,他已经做出了巨大牺牲,还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