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我国铁路和民航部门是怎样完成春运重任的?

星球研究所 / 知乎

星球研究所,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2020 年春运正在火热上演,14 亿的中国人里,数不清的你我他已经 / 正在 / 即将以各种交通方式回到家乡。这是一条条看似平凡的回家路,但它的背后也有着伟大的故事。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回家路上的人们,和所有坚守春运岗位的人们。

新年的钟声就要到来,背井离乡的人们即将踏上一条特别的旅途。

这是蓝色星球上一年一度最轰轰烈烈的“人类迁徙”,全国上下超过1.7 万架次空中航班、5000 多对旅客列车、79 万余辆客运班车、1.9 万余艘客运船舶已整装待发、箭在弦上。它们将在短短 40 天里,发送旅客近 30 亿人次。

全球再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承载如此巨大的运量,飞速前进的中国正用一种史无前例的方式,将所有渴望团圆的中国人,送往他们天南地北的家乡。

这便是 14 亿中国人的“回家路”


01、2.6%

2019 年 9 月 25 日,历时近 5 年修建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营,北京也随之成为中国大陆第二个配置双国际机场的城市。而在接下来的数十天里,这座如同凤凰展翅般的大型枢纽,即将迎来第一场春运浪潮的考验。届时,全国大大小小 235 个机场将共同发送旅客约7900 万人次,占春运期间总客运量的2.6%。

尽管 2.6%只是春运大军中的冰山一角,但民航客运的增长速度却格外迅猛。

自 2015 年起,仅仅三年,全国民用运输机场数量便从 210 个增至235 个,相当于每年有 8 个新机场拔地而起。而不久之后,地处西南的四川成都也将紧随上海和北京,拥有它的第二座国际机场。

(请横屏观看)

仅仅三年,国内航线数量增长超过 50%,平均每年新增航线 500 余条。它们在大地上空纵横交织,将全国 230 个城市紧密相连,成为一张遮天蔽日、密不透风的天空之网。

同样是仅仅三年,这张天空之网上往来穿梭的人数从全年不到 4 亿人次,一路攀升至5.48 亿人次。不仅相当于运送了 25 个北京市的人口,更是以高达11%的年均增长率,领跑水、陆、空所有交通方式。

熙熙攘攘中,航班起起落落、人潮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跑道、灯火通明的航站楼记录着一座座城市的故事,

也见证着无数普通人的梦想。

而纵观全国,约 84%的旅客吞吐量均集中于 16%的站点中,它们全年迎送旅客超过 1000 万人次,堪称一个个“千万级机场”。

其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全年吞吐量已连续 9 年位列世界第二,预计今年春运期间其日均航班量可达 1624 架次,相当于每 53 秒便有一架飞机起降,稳居全国之首。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预计每日起降航班 1475 架次,位列首都机场之后,但其国际航班的占比却高达 44%,在全国独占鳌头。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则将在春运期间以 1405 架次的日均航班量,与浦东机场几乎并驾齐驱。

40 天里,以它们为首的“千万级机场”,将成为整个天空网络中最忙碌的枢纽站点。而在这张巨大的网络上,每天有近200 万人次向站点中聚集。

他们将搭乘 1.7 万架次航班,挥别脚下的土地,

经由一条条天空之路奔向另一座城市。

在那里正有人等待着、盼望着他们的归来

这样的故事年复一年地上演,而预计 5 年之后,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中心形成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个世界级机场群,将领衔全国320 个民用运输机场,编织出一张更为密集的空中网络。

到那时,北至千里冰封的漠河,南抵碧海潮生的三沙,将会有更多人经由一条条天空之路彼此相连,喷气式引擎的轰鸣也将伴随着更多人的归途。

然而即便民航客运的发展一马当先,但 40 天内 30 亿人次的运输需求实在太过于庞大,中国人的回家路上,还需要一张运输能力更加强大的网络。


02、2.6%→17.3%

今年春运期间,全国铁路客运量预计将达到4.4 亿人次,几乎是民航运量的近6 倍。在钢铁之路的加持下,春运目标的进度条将增至 17.3%。

从 20 世纪 50 年代起,一座座人头攒动的车站、一列列蜿蜒前行的列车,便伴随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走过一年又一年的回家路。

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以经济特区为首的众多东部沿海省市开始飞速崛起。不计其数的人们为了打拼生活、为了闯荡梦想,开始以空前的规模向这些地区迁移流动。

仅广东一省,便聚集了全国近25%的流动人口,是排名第二的浙江省的 2 倍之多,相当于每 5 个广东人中就有 1 名跨省远道而来,成为这座城市的建设者。

因而每逢年关将至,火车站中便人潮涌动,几乎一票难求。

对他们来说,一张小小的车票、一条长长的铁轨便是乡愁。

时至今日,广州依然是春运期间铁路发送旅客最多的城市,但广州南站已取代广州站成为新的中流砥柱。在这里,春运期间旅客发送量已突破 1000 万人次,是此前广州站记录的 2 倍多。

京广高铁、贵广高铁、南广高铁、广珠城际以及广深港高铁,五条重要的高铁干线汇聚于此,人称“五龙交会”。

从这里出发的人们,北可穿越中原大地直达首都北京,

南可通过深圳和珠海口岸进入港澳特区,

又或是一路西行翻越崇山峻岭,抵达广西。

而就在一个月前,历经 10 余年修建的成贵高铁也已全线通车。它一端起于成都,另一端则在贵阳与贵广高铁连成一线。

自此以后,人们只需要不到 8 小时,便能从广州一路直通成都。

在未来,这条高速铁路还将继续向北延伸,直至穿过横亘东西的秦岭山脉抵达兰州和西宁,成为我国“八纵八横”高铁网规划中一条至关重要的纵向通道。

在这张宏伟的蓝图里,每天将有数千对动车组穿过高山深谷,

跨过大江大河,

或在巍巍群山间穿破云雾,

或在莽莽雪原上绝尘而去。

仅在春运的 40 天里,动车组运量将超过2.7 亿人次,约为同期铁路客运总量的63%,而另外37%的客流则将由一列列普速列车,通过一张线路更密、里程更长的网络去往全国各地、四面八方。

这便是中国的普速铁路网,由 12 条主要通道相互交织,将中国的东北、京津冀、山东半岛、长三角、珠三角、西北和西南等地区连为一体。

截至 2019 年底,其总营业里程约 10.4 万公里,是高铁里程的近 3 倍。

然而在 20 多年前,行驶在这张网络上的列车平均时速仅有约 48 公里,即便是北京至上海的重点干线,全程也要耗费近17 个小时。作为当时全国仅有的铁路网络,显得格外捉襟见肘。

在漫长的回家路上,窗外的风景缓缓掠过,

拥挤的车厢热闹嘈杂,

无尽的泡面堆积成山,

▼(请横屏观看

诸如此类的种种情景,逐渐成了人们心中最为鲜明的时代记忆。

而转变发生在 1997 年 4 月 1 日,以京广、京沪、京哈三大铁路干线为先锋,吹响了中国铁路大提速的号角。

自此以后,车窗外的风景变换越来越快,回家的路途也显得越来越短。

历时 7 年,五次铁路大提速将客运列车最高时速提高至 200 公里,北京至上海只需不到13 小时。而在万众瞩目的京沪高铁开通后,这趟旅程更是缩短至不到 5 小时。昨日今夕,恍如隔世。

如今,普速铁路网、高速铁路网两张方兴未艾的钢铁网络,共同铺展在中国大地之上,全年客运量超过30 亿人次,相当于运送了 2 个多中国的人口。

而随着铁路运力与日俱增,每年春运的铁路客运量也开始连年上升。未来,在中国人的回家路上,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钢铁之路还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03、17.3%→98.5%

然而在春运的浪潮中,运量最大的并非铁路而是公路。

短短 40 天里,它将以“一己之力”运送旅客约24.3 亿人次,在所有交通方式中“一骑绝尘”。若和民航、铁路共同计算,足以完成春运总客运量的 98.5%。

在中国,铁路里程约 13.9 万公里,可绕赤道约 3.5 圈。而公路里程则将近485 万公里,可绕赤道超过120 圈。它们连接繁华的都市,

深入偏僻的乡村,

如同毛细血管一般百折千回、密密匝匝覆盖在大地之上。

然而,如此错综复杂的庞大网络却非一日而就。早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年,春运总客流量已突破1 亿人次,但全国上下的公路标准却依然参差不齐,人们回家的路途也依然缓慢而颠簸。

直到 1981 年,一套雄心勃勃的干线公路网络规划方案应运而生。70 条规划线路、十万公里里程,每一条均以字母“G”为标识,使用 3 位数字统一编号,人称“国道网”。

它包括 12 条以数字“1”作为编号开头,从北京向四面八方铺开的首都放射线,28 条以数字“2”开头纵向延伸的北南纵线,▼

以及 30 条以数字“3”作为编号,首尾横向展开的东西横线。

经过近 10 年的建设,十万公里国道基本连通,但其中二级公路以上路段却还不到全部国道里程的 1/4。

但正是这个时期,国家进入了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人口快速流动、经济高速发展,春运客运量迅速突破7 亿人次。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铁路的运力紧缺、一票难求,令其客运份额连年下跌,至 1994 年时已跌破 10%,而这部分损失的客流量几乎全部涌入了公路之中。

然而,当公路上汽车、非汽车、行人相互交叉时,混行通行能力将大幅降低,因此一般双车道的二级公路日均交通量不超过 15000 辆。

这就意味着,面对日益沉重的运输压力,一种“更宽、更快、更强”的公路势在必行。这份使命最终被寄托在高速公路身上。对这种公路来说,二级公路的最大交通量仅仅只达到它的下限。

于是,到 1997 年底,全国已有 27 个省份纷纷实现高速公路“零的突破”,4 年后中国高速公路里程更是跃居世界第二,仅当年春运期间的公路客运量便已接近13 亿人次。

散落各地的高速公路,效果便如此立竿见影,那么如果有朝一日,高速公路也连接成网又将会怎样呢?2004 年,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正式出炉,一幅振奋人心的图景已然展开。它同样包括从北京出发的首都放射线共 7 条,

纵贯全国的北南纵线共 9 条,

横亘大地的东西横线共 18 条,人称“7918 网”。

时至今日,这些“最高等级公路”以旗鼓相当的里程,承担了 2 倍于普通国道的交通量。

而未来,这张国家高速公路网还将再增加 2 条北南纵线,将全国所有超过 20 万人口的城市紧密相连。

曾经的普通国道网络,更将新增北南纵线 20 条、东西横线 31 条,以及联络线 81 条,最终实现“县县覆盖”。

加之里程超过 440 万公里的省道、县道、乡道、村道,中国大地上各类蜿蜒曲折的道路跨过茫无涯际的海湾,

穿过人迹罕至的荒野,

翻越连绵不绝的群山,

直至连接每一座小镇、村庄。

而在它们的尽头,总有一些人会在等待,

也总有一扇门留着灯光。


04、98.5%→100%

天上地下,密密麻麻的航线、铁路、公路,已将绝大部分人送往天南地北各个角落。最后4500 万人次的运输任务,将由一条条“水上之路”来完成。

春运期间水运客运量预计占比,制图@赵榜 / 星球研究所

这是一种运量大、成本低的运输方式,无论是旅客还是汽车,

甚至火车,都能通过轮渡直接运输。

而春运期间,将有 1.9 万余艘客运船舶穿行于渤海湾、舟山水域、台湾海峡、琼州海峡等重点海域,以及长江、珠江、京杭运河等重点内河航道之上。

至此,以民航、高铁、高速公路为骨架,普铁、航道、普通国道为血脉,省道、农村公路等为基础,一个“十纵十横”的通道网络正逐渐形成。

这张网络上有多少中国人,就有多少中国人的回家路。

在这些路上,我们顶着拂晓的寒风,奔赴一个又一个站点,为的是回家。

我们风尘仆仆,辗转一座又一座城市,为的是回家。

我们翘首以盼,哪怕历尽等待的焦急,

哪怕饱尝风雪的考验,为的仍是回家。

而包括临时加开的 10.4 万个夜间航班、302 对临客列车、107.5 对夜间动车以及 137 班夜间轮渡在内,数以万计的飞机、列车、客车、客船,以及不计其数的春运工作者,也正夜以继日、孜孜不倦为14 亿人的回家路保驾护航。

此时此刻,一个国家正准备过年,万家团圆的日子就要到来。

你 准备好了吗?


【写在最后】

实际上就单日客运量而言,暑期、国庆都曾打破“春运”的记录。但仍然只有在“春运”期间,人们脚下的道路、身处的旅程、怀揣的情感才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毕竟此时,一条条道路连接的是天南地北的山河、城市、村庄,更是 14 亿中国人渴望团圆的心愿。

【参考文献】

  • [1] 中国政府网,交通运输部“十三五”交通运输发展规划专题等官方网站
  • [2] 国家发改委. 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 年 -2030 年).
  • [3] 国家发改委. 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 年).
  • [4] 国家发改委. 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2017 年).
  • [5] 中国民航局. 2018 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
  • [6] 中国民航局. 2018 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
  • [7] 中国统计局. 2015 年全国 1%人口抽样调查资料.
  • [8] 交通运输部. 全国内河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2007 年).
  • [9] 人民交通出版社. 中国公路史(1-2 册).
  • [10] 飞常准 airsavvi | Map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