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针对新型肺炎,目前各省市采取了哪些疾控措施?

Pixabay / CC0

急诊狼人,急诊医学硕士,中毒救治(百草枯敌草快有机磷、笑气)。

下午 2 点多的时候,抢救室医生来监护室,让我帮忙穿个深静脉。

出监护室的时候,护士长提醒要穿手术衣,戴口罩,戴帽子,带护目镜。我就当没事人一样,走进抢救室。

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能完全看到病人,我转身就走了。

病人,年轻男性,血氧 70!绕了个圈,走到抢救室医生面前,“那人?”

抢救室医生,“就是这个!”

我:“这人重症肺炎?”

抢救室医生:“对。”

我:“病人名字?”

抢救室医生:“…”

小跑回监护室,打开电脑,眼前的片子。

看完片子,心凉了一半,这是病毒性肺炎(重症)的片子。

穿齐了衣服,去了嘈杂的抢救室。

抢救室依然全是人,1 间半屋的狭小空间,拥挤着病人、家属、医生、护士 20 多人。

穿刺深静脉都挪不开一个放物品的车子。

穿刺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消毒皮肤之前带了两层手套,铺巾的时候能听到病人一口口的呼吸。病人因为缺氧,会大口大口的呼吸。我因为穿的多,也大口大口的呼吸。每一个完整的呼吸,都能感觉到气体透过口罩进入我的鼻腔。

呼气变得很长,身体很热。

摸病人的动脉,变得很困难。我反复找了有好久,左手透过两层手套去触摸病人微弱的搏动。

摸到了一个差不多的地方,就进针,麻醉用了 5ml 空针。我习惯麻醉的时候直接探病人的静脉。5ml 麻药全部注射进去,也没有探到静脉。

病人的家属站在对面帮我按着病人,病人已经处于低血氧,肺性脑病的状态,很难控制自己,不是不想控制自己。

我又尝试第二针,静脉在动脉内侧 0.5cm,只能靠摸动脉扎静脉。

进针的时候很害怕扎到自己的手,很久没有的手抖。

第二针顺利探到,换粗针。

一针进去。

进针后,压力不高,颜色暗红,但是患者低血压,低氧,根本没法用肉眼判断是否为静脉血。

我需要拿掉空针,如果是动脉,会喷我一手,压力再高会喷我衣服上。

我尽力保持淡定,分开针头和空针。

还好是静脉血,静脉血慢慢的往外流,顺着铺巾往下流,血即将低落得时候我才意识到脚在那里,顺势躲开,继续送导丝。

导丝进入后,阔皮,阔皮后血会顺着导丝周边流出来,我习惯用纱布压迫止血。

纱布被浸湿之前,送导管进患者身体。

抽出导丝!

缝合皮肤!

收拾锐器!

脱下薄的不能再薄的防护服,离开抢救室。

回到监护室,傻傻的坐着。主任进来,让我立刻去坐门诊。

重新穿上防护服,接诊一个又一个的发烧病人。

抢救室的病人应该是活不了的,这就是医生,这就是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