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2019 年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建筑?

李乐贤 / 知乎

李乐贤

这一年多亏其他所有行业,特别是科技互联网行业没有太多的“新鲜事儿”,从共享经济和人工智能之后基本上就没有更多的新鲜事,大部分流量都是吐槽吹捧大厂,负能量 996,吹捧贬低 huawei 之类的。给了建筑作为人文社科和设计大类这种显学不少的关注(明星拿奖除外)。如果说司空白的回答是通过一系列场景(Scenario)来分类,作为反向回答,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是通过震惊(Shocking)来回顾这些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 4 个大类和 16 组建筑。

收录的建筑中并不都是 2019 建成的项目,也涵盖一些看似不可能且极端(Extreme),但是发人深省的概念设计。因为我相信在接下来这个十年,建筑学的意义会在为社会与其他行业提供概念思维上取得更大的贡献。

这种贡献会以Superimposition的方式出现,在已有的实体与事物上叠加新的意义。[1]

建筑与建筑师的属性也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以往的建筑职人(匠人)给自己赋予更多的特征,引用 Michael Speaks 的定义:(/)Slash Architect 多功能建筑师,给了这个回答更多的难度。

1. 巴黎圣母院改造 Notre-Dame reimagined

2019 年将作为圣母院被大火摧毁的一年载入史册。在余烬停止冒烟之前,创作欲似火的建筑师们就提出了如何重建的问题。法国参议院最终颁布法令,要求它必须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不影响建筑师的热情和集思广益。

荷兰公司 Concr3de 提出了 3d 打印的石像鬼

而 NAB 工作室设想了一个巨大的温室来代替屋顶

Fuksas 提出了一个由纯水晶制成的塔尖

Ulf Mejergren Architects 的方案提议一个游泳池

当设计师 Sebastian Errazuriz 设计出大教堂用作火箭船发射器的支架时,重新设计圣母院的热潮达到了顶峰,这已经是一场科幻 show 了

相比起这个方案,其他的方案就变得非常温和。

Gensler 设计了一个临时的礼拜堂,它可以变成一个市场

Soltani+LeClercq 设计了一个巨大的灰色面纱来遮挡重建时烧焦的大教堂。(没啥意思,我就不放图了)

2. 森林系“生态”建筑

埃及新首都设计的垂直森林公寓Stefano Boeri unveils vertical forest apartment blocks for Egypt's new capital[2]

意大利建筑师 Stefano Boeri 与埃及设计师 Shimaa Shalash 和意大利景观设计师Laura Gatti合作为埃及的新行政首都设计了三个方形垂直森林公寓楼。

距沙漠中 30 英里的新行政首都建设项目是来自开罗埃及总统 Abdel Fattah El Sisi 的要求。又是一次人定胜天的政治任务。

每座立方形建筑高 30 米,宽 30 米。Stefano Boeri Architetti 估计,这三座建筑将容纳 350 棵树和 14000 棵灌木,超过 100 种。整个立体绿化似乎是在讲述阿尔巴尼亚地拉那森林有关的故事。每个公寓都将有自己的阳台,种植与当地气候相适应的植物,种植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各种高度和开花季节,这样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它们。每一层的植物将提供自然的遮荫,并改善周围的空气质量。这些植物每年将吸收 7 吨二氧化碳,产生 8 吨氧气。

埃及垂直森林的建设将于 2020 年开始,2022 年完成。这个新的行政首都(并不是首都而是开发公司)是埃及军方和住房部门的合资企业,旨在提振埃及经济,缓解开罗的住房危机。开罗 70%的人口居住在非正规住房中。

这个项目从任何一个角度都透露着人类对环境的无奈和情感脆弱;如果有钱,我们只能生存于充满新鲜氧气与丰富绿植的“自然环境”中。无独有偶,相比埃及沙漠不那么缺树缺水的地方,英国设计师 Thomas Heatherwick 和中国开发商正在建设着带有巴比伦特色的空中花园。

“1000 棵树不仅是一个建筑,而且是一个地形,它的形式是两座被树覆盖的山,由数百根柱子组成,”Heatherwick Studio:“这些柱子出现在建筑的顶部形成大型的花盆,每个花盆里都有一些树。”[3]

由 Vo Trong Nghia Architects 设计的花园露台连接的居住空间[4]

建筑的组织方式就像是旁边建筑违章加建出来的立体花园。花园建筑位于越南胡志明市,由 Vo Trong Nghia 建筑事务所设计。Ha House 是 Vo Trong Nghia 建筑事务所“树屋”系列的最新作品,该项目旨在让城市居民更接近自然。

3. 完美融入环境 Perfectly fit into the context [5]

在斯瓦尔巴特群岛的游客中心设计北极种子库 Snøhetta designs Arctic seed vault visitor centre on Svalbard

Snøhetta 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斯匹次卑尔根岛设计了一个游客中心和两个档案馆(北极圈内)。

这座被命名为 Arc 的建筑,将成为人们从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世界上最大的安全种子库)和北极世界档案(世界历史和文化的数字金库)中查看展品的地方。Snøhetta 高级建筑师说“一些游客试图去参观它,但当他们意识到只能从外面看到它时,他们很失望,因为大部分的保险库都在地下,有严格的安全措施。”“游客中心将让人们在不进入保险库的情况下体验保险库中储存的东西。”

入口建筑将包含售票处、咖啡厅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它将是由交叉层压木材(CLT)制成的矩形结构,将通过高跷从地面升起。该建筑将覆盖烧焦的木材和深色玻璃面板,并在顶部安装太阳能板。沿着入口大楼,通过一个封闭的玻璃桥与之相连,大的圆锥形建筑为展览大楼。

Snøhetta 设计了一个展览空间,类似于实际的形式归档空间,这是位于地下永久冻土之中。虽然入口建筑是理性和禁欲的,你可能会从其他建筑中认出一些东西,但在内部空间是内向和神秘的,具有价值。

还是斯诺赫塔,设计的水下餐厅 Under (Underwater Restaurant) / Snohetta[6]

Snøhetta 所设计的一艘“沉没”的建筑,该项目位于挪威海岸线的最南端,来自北部和南部的海洋风暴在这里交汇。位于一个独特的交汇处,海洋物种在这里的咸水和半咸水中繁荣生长,在这个地点产生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大概的地理位置情况就和大连附近差不多,冷热海水和淡水交汇,水生物种多样(海鲜好吃)。

Snøhetta-designed 餐厅还可以作为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向大海的野生动物和多岩石的海岸线挪威的南端提供一个伪造人工自然的设施。

林德涅斯(Lindesnes)因其恶劣的天气条件而闻名,通常每天几次从平静到暴风雨。到达现场后,将参观者带入安静的橡树色门厅,很快就消除了他们对户外不守规矩的印象。在这里,粗糙的木质饰面和甜美的木材气味逐渐下降为优雅的橡木楼梯。当天花板表面从橡木变成纺织品时,带有黄铜管扶手的深色粗钢栏杆向下通向柔软的内部。餐厅内部温暖而亲切的气氛营造出敬畏和神秘感。

Under 建在驳船上,作为混凝土管壳,距现场二十米。窗户是在浸没之前安装的。在浸没期间,该结构自行漂浮,并通过单独的起重机和拖船精确地移动到了最终位置。淹没之后,结构工作完成,建筑物用螺栓固定在锚固在海底下方基岩的混凝土板上。为了确保正确连接到混凝土板上的螺栓,施工团队用水填充了结构使其下沉。确保将所有螺栓完全拧紧后,将水排干,从而开始进行内部工作。

作为沉没(船)感受的比喻,包裹着织物的内部空间的颜色在水深处越深,颜色就会越深,越强烈。定制的纺织品伸展在定制的隔音板上,以落入大海的落日为色彩,伴随着人们从楼梯上经过。在入口处,天花板的中性色深深地变成了夕阳的粉红色,浓烈的珊瑚色,海绿色,最后在到达餐厅时变成了深蓝色。精细编织的天花板的微妙优雅为建筑营造出宁静的氛围。

螺旋景观塔 Tower of Spiral / Doarchi[7]

请允许我大言不惭的把自己设计的项目加到这个 List 里面来,螺旋之塔(朋友戏称“社会主义的螺丝钉”)钉在深圳的华侨城光明农场,这是一片山好水好,烤乳鸽特别好吃的田园景观。由于用地属性为基本农田,只允许在上面做一些构筑物……

螺旋景观塔的底部是一个废弃的水景,我们是利用这个水井和周围一圈夯土作为基础的。一圈圈像是环形山坡地的梯田是这片花海唯一的地貌特征。这些圈组成了最基础的建筑与场地关系。

这个项目完全只考虑如何从地面上升?如何从塔顶下来?中国旅游景点的特征是人多,不管去哪儿都是看人。我希望螺旋塔是一个尽量不需要看到人的地方。所以螺旋是由两根单向变直径螺旋组成;人从地面向上走时,看内部景观。从塔顶下来时,看外部景观。

项目的命运多舛,停工三次后终于被良心施工队完成。原本结构设计的结构尺寸只有建成建筑的 1/3,但是施工队内心的恐惧让他们加粗了原有的结构设计。

这一组完美融入环境的项目有点多……可能是我今年比较喜欢这一类沉浸于自然的建筑

北极鲸鱼观察设施 Dorte Mandrup's Arctic whale watching facility will "grow out of the landscape"

多特·曼德鲁普(Dorte Mandrup)是除了 Snøhetta 之外另外一家高逼格的欧洲建筑事务所。去年发布了《鲸鱼》的图像,这是一种观赏鲸鱼的观点,类似于挪威北部海岸北极圈内的一块巨大的岩石露头。鲸鱼是由丹麦工作室 Dorte Mandrup 设计的,可与安第内斯(Andenes)镇附近的沿海景观融为一体,这是世界上观察鲸鱼的最佳场所之一。

它是一项国际竞赛的获奖设计,希望借此在挪威(世界上允许小须鲸商业捕捞的三个国家之一)挪威“提高认识并激发鲸鱼及其环境的学习与保护”。

4. 未来的城市和材料? Construction material for the future city?

我个人感觉 2019 年发布的木质建筑设计项目前所未有的多,几乎每一天我的订阅号上都能看到很多篇。木质建筑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木陌生,几乎大部分的传统中国民居都是砖木土混合的支撑和围护结构。但是对于基于用石头混凝土这类材料发展起来的西方建筑业,木头就成了“东方的和尚会念经”。全球经济下行(其实是意味着经济增长接近顶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环保健康的行列,这种社会意识从欧洲发达地区席卷整个现代社会。绿化和木质建筑就成了建筑健康的代言品;另外,在北美由于加拿大木材供应量大,链条成熟。大量的木质建筑其实也非常常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工成本较低。

扎哈事务所世界第一个全木质体育场 Zaha Hadid Architects wins approval for world's first all-timber stadium[8]

大部分建筑师都期待着世界上第一个木制足球场落成,这个目标设定者是: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为英格兰足球俱乐部森林绿流浪者队(Forest Green Rovers)设计的世界上第一个木制足球场的计划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Chris 说:“我知道抨击 ZHA 可能仍很时尚。但是我非常喜欢这种设计,并希望一旦完成就去参观。”

Paul Puzzello 同意:“如果木材是通往未来的道路,我很欣赏看到 Ban,Kuma 和 Zaha Hadid 之类的实践对塑性材料进行制造,将其带到圆柱和横梁之外。”

“对绿色思维和流畅的设计表示敬意,但是隔壁有消防站吗?” Sacrecoeur 开玩笑。

这是第二次尝试获得森林绿色流浪者足球俱乐部拥有 5000 个座位的木材体育场的规划许可,该俱乐部目前在第二联赛中效力,此前最初的提议于 2019 年 6 月被斯特劳德地方议会否决。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 ZHA)更改了体育场设计,使其包括全天候球场,并采用了不同的美化策略。这是为了减轻人们对体育场设计无法充分弥补将要建造的绿色场地的担忧。

BIG 为丰田在富士山脚下设计的“编制”城市 Toyota is Building a "Prototype City of the Future" Near Mt. Fuji[9]

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丰田汽车透露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即在富士山基地 175 英亩的场地上创建“未来的原型城市”。富士该地点被称为 Woven City,将由 Bjarke Ingels 设计,并被设想为“生活实验室”,居民和研究人员可以在现实世界的孵化器中生活和测试尖端技术。

根据新闻稿,这座城市的名称是指三种街道类型,它们将“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有机的网格图案,以帮助加速自治性的测试”。一种将专门用于快车,一种用于低速个人机动车辆和行人的混合,第三种将是“仅适合行人的公园式长廊”。仅允许零排放的自动驾驶车辆。丰田将把其电子调色板用于多种用途:作为送货车,共享乘车服务以及移动办公室或零售空间。

整体的建筑风格和材料非常的 MUJI…主色调都是原木色打造。绿化和景观设计似乎填充了除了 3 条主要同行道路其他的空间。

PLP 事务所设计的鹿特丹木塔 PLP Architecture Designs New Timber Tower for Rotterdam[10]

PLP Architecture 和开发商普罗旺斯特(Provast)为鹿特丹推出了一个新的木材和混凝土塔。该项目被称为“树屋”,旨在为城市中心的居民和游客创造一个开放和可持续的环境。这座高 140 米的 37 层建筑将建在中央车站旁边,如果建成将是荷兰最高的混合结构建筑。

JAJA 设计的丹麦第一座木制停车场 Open Platform and JAJA Architects Win Competition to Design Denmark’s First Wooden Parking House[11]

又是“第一座木制……”,不知道 2019 年有多少的第一个木制建筑?

开放平台(OP)和 JAJA 建筑师,罗摩工作室和 Søren Jensen 工程师一起赢得了新的停车在奥尔胡斯的公开竞争。按照丹麦到 2050 年实现气候中性的愿景,该建筑将成为丹麦第一个木制停车场。

该项目位于正在建设中的南港附近,将“在未来地区的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获奖团队由建筑工作室 Open Platform(OP)和 JAJA Architects 以及图形设计工作室 RAMA 和 SørenJensen Engineers 组成,创建了一个 19,300 平方米的建筑,“说明了实践与诗意之间的平衡”。事实上,陪审团报告说:“提案和提案的精美空间品质是通过事件和活动选项的整合而丰富的。停车场为实现更具创意和绿色环保的城市做出了巨大贡献。”

Ennead 设计的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 New Nature Reserve and Public Aquarium in China[12]

请允许我再放一个自己参与的项目,这个项目被邀标的时候,作为建筑师我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就像上大学的时候忽然拿到一个任务书一样手足无措,这是一个完全无法依赖已有经验设计的房子。但是我对鱼类和海洋生物非常感兴趣,还是硬着头皮开始了这个项目。

于是我和团队就开启了谦卑的研究求教之旅,找了海洋生物学专家,找了生态净化的景观顾问(andropogon),找了轻质可持续结构的顾问,等等……

每一次讨论和研究都迸发出了巨大的信息量,从生物的 life cycle、面临的生存挑战、现在长江的水质与生存情况,建筑环境中水生物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综合考虑;我们最终对设计进行了概念定向。并且将水生池塘和生态景观也纳入了整个设计的过程中。

具体细节的设计说明见链接卡片:

Gallery of Ennead Designs New Nature Reserve and Public Aquarium in China - 14

最后的成果尽量涵盖并解决以上研究的方方面面,以建筑和景观设计作为回应。整个项目基地由长江各区段水生植物汇聚成自净化的生态体系,同时建筑的高位水池由植被覆盖兼顾野生生物栖息地。救援与养殖水池分为室内外,室外以驯化野化和繁育为主。室内水池以保种育苗和科普教育为主。

建筑除了鱼类生存的空间,还包含了研究与参观人员需要的空间。架高的运输轨道兼顾观测长廊,地面与水池之间的空隙作为储藏和潜水员更衣室。大量的水净化和控温空调设备机房都包含于其中。

建筑本身,我们也将其当作一个生物来对待。由不易腐烂的胶合木作为主体结构,无需喷漆并具有自净功能的 PTFE 膜结构作为表皮,兼备雨水收集和处理系统。顶部部分覆盖太阳能板,水池内部由地缘加热控制水温。几乎是一个可以自力更生的大房子。

除了鱼类的救助和蓄养,我们在项目要求之外,有限的造价范围内考虑到了局部的科普需求。毕竟人类活动是环境问题的罪魁祸首,希望可以通过一个建筑向人们传达一种保护长江生态和我们中华儿女自己栖息地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