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火神山之后甲方要求一天出图怎么办?

Pixabay / CC0

近月白,混乱邪恶建筑派的刀客塔

讲真,如果您或者您那神奇的甲方仔细了解一下的话会马上认识到,火神山的设计并不是真的一天出图。

实际上火神山的图纸是从小汤山的现成图纸改来的。由黄锡璆黄老先生领导 将当初非典时期的小汤山图纸针对选址和疫情特点进行改进。

而评论区里有前辈提出“两个建筑表面相差很大,不是很好看出哪里是基于原图纸修改”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要非常感谢中信设计公开的设计图纸。从图纸中也可以看出两套设计的思路的继承。尽管在工艺,技术上采取了革新,但设计自身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

尽管在立面外观上可能看着大相径庭,但是很明显二者都采用的是鱼骨式布局。多个 H 形模块沿中轴线布置。患者与医护人员的流线层次,洁净层次非常的清晰且尽可能减少交叉,有利于避免交叉感染。

作为应对爆发性传染病的特殊时期的医疗建筑,整座医院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收容尽量多病人 并尽可能实现避免交叉传染。小汤山收治全国七分之一患者,实现零医护人员感染的辉煌战绩已经成功证实了方案的可行性。

但是我们不难看出,这种设计是功能特化型的,牺牲了很多医疗建筑应有的功能,它会是疫情时期对抗医疗挤兑交叉感染的救星,却并不一定适合其他的病种和医疗模式。当我们重新去查找小汤山的新闻,我们会惊讶的发现在抗击非典时期结束,经历了七年的闲置之后,小汤山医院最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这是好事,毕竟这意味着一个灾难的落幕与时代的新生。在那以后我们见证的是中国腾飞的十几年,成长为举足轻重的世界经济体。火神山雷神山亦然,它会是这个时代的伟大结点

欸,跑偏了。

咳咳,所以说,如果您的甲方业主愿意设计一座使用年限(功能上)仅一年的建筑的话,还不赶快双手双脚赞成?这么傻的可爱的甲方最近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以后喝酒听别人抱怨甲方奇葩都有比别人更奇葩可以吹嘘的资本。

欸嘿?

再者,在这样一个节骨眼时期,整个设计改进得到了整个国家行业的支持。武汉省内乃至全国,多个团队涵盖水电暖通结构等等马不停蹄开工,各项审批想来也会得到优先处理,早一天交图就是多救几百条人命。我们不是在为甲方的经济利益而加班,而是真正的为中华民生而通宵鏖战。此时的熬夜加班不再是所谓的建筑业自我感动,而是实打实的成为了整个时代的螺丝钉。

你至少要先有现成的设计图纸,已经将方案落成一次过的经验,为了救同胞与水火而全力合作攻关的决心,牺牲掉各种功能效用,并且不会有神奇的甲方给你带来神奇的要求。

但是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常常会吐槽建筑学是一门自我感动的学科,但所幸有黄老先生这样的人存在。一座建筑是实打实可以影响一座城市的,所谓国士无双,吾辈亦可也。


我最后想说的是,评论区里面有几位前辈此时也仍在为这样一项伟大的事业而通宵鏖战。请允许我在这里再一次表达我这个后辈的敬意!此时的你们才是最伟大的建筑师,你们服务的不是具体的某个甲方,而是这个时代,承前启后的伟大的结点。